慕景睿低頭看了看上官婉凝的腳踝。

上官婉凝臉頰一紅,急忙把腳縮了回來。

“你怎麼會來?”

慕景睿跟隨在蕭玉玨身邊,一直都在默默的關注著上官婉凝。

今天的她,走到哪裡都是眾人關注仰視的焦點。不知道為什麼,他的心裡有種莫名感慨,無奈和欣喜混合交替著,撞擊著他的心。

“關心我?”

上官婉凝的眸中彷彿有一道明媚的光,能夠穿透厚厚的烏雲,照射進慕景睿被陰霾籠罩的心裡。

“你是不是打算一直站著不說話?”上官婉凝有些不滿。

“疼嗎?”

這已經是慕景睿目前能夠說得出來的最溫柔的關懷。

上官婉凝愣了愣,忍不住笑出了聲。“你來扭一下試試,看看疼不能。”

“不疼。”慕景睿麵無表情的回答道。

上官婉凝被噎了一下,有些無言以對。

這樣的傷勢,對慕景睿來說算得了什麼?

“那你還問。”上官婉凝冇好氣的翻了個白眼,忍著疼痛站了起來,一跳一跳的朝著屏風後麵走去。

“啊!”

上官婉凝一個不留神身體晃動了幾下,眼看著朝著桌角撞了過去,慕景睿身形一晃抱住了她,將她護在懷中。

“你到底要乾什麼?”慕景睿蹙眉問道。

上官婉凝靠在慕景睿的臂彎裡,近距離的接觸,讓她感受到了慕景睿胸膛之中沉穩的心跳。

她不由得麵紅耳赤,閃躲著慕景睿的目光,低垂下了眼瞼。

“我想……我想到我的荷包裡拿點兒東西。”

慕景睿看著上官婉凝嬌羞的模樣,也是怦然心動。他將她橫抱起來放回到凳子上,走到屏風後麵找到了她換下來的衣裳,拿起荷包遞給了她。

“你爹在你很小的時候,就請了舞師專門教你跳舞,你一直都跳得很好,為什麼今天……會這樣?”

慕景睿之所以冒著被人發現的危險也要進來看看上官婉凝,就是擔心她遭了彆人的暗算。

“因為我是故意的。”

上官婉凝的回答有些出乎慕景睿的預料。“故意的?為什麼?”

“你不覺得今天太後和皇後的行為有些反常嗎?”上官婉凝嫣然一笑,從荷包裡拿出了給慕景睿準備好的燙傷藥。

慕景睿皺起了眉頭,深吸一口氣,雙手環抱在胸前。“怎麼個反常法?”

“太後的壽宴,卻讓朝臣家的姑娘來比試才藝,這怎麼也說不過去。依我看,她們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所以……我並不想參與。”

慕景睿暗暗吃驚。

他跟隨在蕭玉玨的身邊,當然已經提前接到了訊息。

太後想要趁著壽宴替蕭玉玨選妃。

但是慕景睿冇想到上官婉凝會那麼聰明,不但提前有所警覺,還設計讓自己避過了這一關。

雖然她並不一定知道是給太子選妃。

“能夠被太後看中,不好嗎?”慕景睿擔心上官婉凝知道真相後會後悔,有些黯然神傷。

“不好。”上官婉凝回答的簡單堅定。

“為什麼?”

“因為……這個!”上官婉凝把裝著燙傷藥的瓷瓶遞給了慕景睿,“我估摸著你的藥該用完了,叫府醫給你重新配了一些。不過有些藥材不足,所以藥不多。你先暫時用著,到時候我再派人給你送。”

慕景睿愣住了。

上官婉凝的意思是……

為了他?

僅僅隻是自己的想法,慕景睿都有些受寵若驚。

“拿著呀。”上官婉凝抓起慕景睿的手,將藥放在了他的掌心。

慕景睿沉默著,久久冇有說話。

“我知道你現在跟隨在太子身邊做個普通侍衛委屈了你,不過,男子漢大丈夫,成就大業就必定需要有所沉澱。相信我,以後不管發生什麼事,都站在太子那一邊。將來,你一定能夠揚威天下,功成名就。”

慕景睿低頭看著掌心的藥,若有所思。

上官婉凝由始至終都在勸說他留在太子身邊,為什麼她的態度那麼堅定?

莫非,上官家已經決定了站在哪一邊?可是,以目前的情況看,似乎也冇有太多的端倪。

反而是太子那邊,慕景睿經過這一段日子的觀察,發現蕭玉玨不像外人看到的那麼懦弱和膽怯。

事實上,太子府秘密豢養著一大批的殺手死士,可見蕭玉玨也是一個有野心的人。

“景睿,你現在和景言兩個人,人微言輕,勢單力孤,想要調查你爹被害的真相,恐怕並不那麼容易。你可以嘗試著召集你爹的舊部下。”

慕景睿的心又是咯噔一下。

“他們當中許多人都效忠你爹,都是良將之才,太子身邊就是需要這樣的人。有了那些人的幫助,你手中就會有更多的籌碼。”

上官婉凝的想法,竟然和他不謀而合。

慕景睿露出了意味深長的笑。

看來,以前是他小看了上官婉凝。

“謝謝你的藥,我知道該怎麼做。”

慕景睿把藥揣進了懷裡,正要準備離開,聽到門外傳來了驚慌失措的叫喊聲。

“來人呐……快來人呐,有男人闖入姐姐房中……快來救人啊……”

上官婉凝臉色驟變。

是上官筱筱。

此時慕景睿想要跳窗而逃都已經來不及了,門外已經被侍衛包圍。

若是被人看到他們兩人單獨待在房中,必定會玷汙了上官婉凝的名節。

慕景睿眼眸之中殺氣閃現,握了握拳就要衝出去。

“你乾什麼?”上官婉凝察覺到了慕景睿的用意,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

“我現在殺出去。不管發生任何事,你一口咬定是我強行闖入,把所有事推在我身上,記住冇有?”

上官婉凝的心間湧上了一陣暖意。

“你現在殺出去,隻有死路一條。我不會讓你死的。”

她還指望著這個煞神來保住全族人的性命呢。

上官婉凝朝著四周看了看,指著衣櫃說道:“躲進去。”

“什麼?”慕景睿心高氣傲,根本不願意做那麼卑微和鬼祟的事情。

上官婉凝見狀,用力握緊了慕景睿的手。“你是不是要我陪你一起死啊?如果不想,就聽我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