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婉凝站起來欠身行禮,低垂眼眸,說道:“皇後孃娘過獎了。凝兒的母親自幼教導,女子無才便是德。所謂的勝過狀元郎,不過是坊間誇大其詞。人家狀元郎堂堂天子門生,不跟我這個小女子計較而已。”

“上官大小姐可真是謙虛了。”皇後也冇有再多說什麼。

上官婉凝順勢就退了回去。

她暗暗留意觀察,見太後和皇後交換了眼神,留下了兩首詩的紙張,交給了內侍總管。

午膳用罷,又是一連串的繁文縟節。隨後,眾人陪著太後在禦花園裡散步賞花。

暖春的午後陽光和煦,微微輕輕拂過,洋溢著溫暖的氣息,空氣裡瀰漫著清甜的花香味道。

幾隻彩蝶在花叢之中翩然起舞,令人心曠神怡,如癡如醉。

“哀家時常聽宮裡的人提起,如今的朝中大臣,家中養的女兒個個都是才藝雙絕的。今天哀家高興,就找幾個閨女替哀家跳個舞助個興吧。若是跳得好,哀家重重有賞。”

許多大家閨秀聽了都躍躍欲試。

畢竟,能夠在太後的麵前表現,將來必定能夠有所受益。

幾個膽子大的姑娘立刻自告奮勇,皇後有點名叫了幾個人,其中就包括上官婉凝。

“劉公公,你帶著幾位小姐們去內堂準備準備吧。”

“奴才遵命,”劉公公應承完了皇後,轉身對著幾位如花似玉的姑娘躬身笑道,“幾位小姐,隨奴纔來吧。”

上官婉凝有些無奈,腦子裡快速的轉動著,突然眼角的餘光瞥見上官筱筱默默的向後退,趁著眾人不注意時朝著另外一個方向走去。

“綠桐,你跟著她。”

上官婉凝悄悄叮嚀了綠桐。

綠桐會意的點頭。

“二皇子,你找我?”

上官筱筱來到了假山後麵,看到的卻並不是蕭震霆,而是蕭震霆身邊的貼身太監。

她的臉色頓時就垮了下來,語氣也變得不那麼友善,冷冷質問道:“找我乾什麼?”

太監輕蔑的看了看上官筱筱,顯然也冇有把她放在眼裡。

他從袖中掏出了一個小小的布包,遞過去說道:“這是二殿下讓我交給你的。一會兒你找個機會,在上官婉凝跳舞之前,放進她的舞鞋裡。”

“這是什麼?”上官筱筱接過以後打開,是一枚閃爍著藍色光芒的銀針。

這根銀針……有毒。

“你不用問是什麼,按照二殿下的交代去做就是了。我要提醒你一句,自己仔細著點兒,要是不小心紮進肉裡,可彆怪彆人。”

太監說罷,揚長而去。

上官筱筱看著銀針,嘴角勾起了猙獰的笑。

綠桐躲在暗處,看的膽戰心驚。她怎麼也冇想到,自家二小姐居然勾結外人要害大小姐。

她竭力隱忍著心頭的衝擊起伏,馬上就回了後堂,將剛纔看到的事情,一五一十的稟報給了上官婉凝。

上官婉凝暗暗冷笑道:“果然是個吃裡扒外的東西,一頭喂不熟的白眼狼。”

“大小姐,現在怎麼辦?要不要奴婢去揭穿她?”

“不用,你就當做什麼也不知道,我自有分寸。”

上官婉凝讓綠桐去找了兩雙一模一樣的舞鞋,在太監宮女的服侍下穿好了舞衣。

絲竹聲想起,有姑娘率先出去獻藝了。

不多時,上官筱筱滿臉笑容的走了進來,一如往常般親熱的挽住了上官婉凝的手臂。

“姐姐,我剛纔在外麵看了看,她們跳的都不如你好。你一定能討得太後的歡心。”

“是嗎?”上官婉凝輕聲細語的說道,“我還是有些緊張。”

“姐姐,你不用緊張,你一定是最好的。”上官筱筱見時機成熟,蹲下了身子,“我替你穿上鞋子吧,馬上就輪到你了。”

綠桐緊張的想要上前阻攔,被上官婉凝以眼神製止。

上官筱筱看著穿好了舞鞋的上官婉凝,強壓下了嘴角揚起的冷笑。

“謝謝妹妹了,你去外麵等我吧,我馬上就來。”

“好啊。”

上官筱筱走後,綠桐立刻拿出準備好的另外一雙讓上官婉凝換上,並且小心翼翼的拿出了上官筱筱趁機藏入的那根銀針。

“大小姐,這個要如何處置?”

“你拿著銀針去找我舅舅,讓他找信得過的大夫瞧瞧,究竟是些什麼名堂。若是舅舅問起彆的,你就說什麼也不知道。”

“奴婢明白。”

綠桐走後,上官婉凝便走出了內堂。

她的出現,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傾城絕色的容顏,妙曼婀娜的身姿,清麗脫俗的氣質,站在眾多年輕貌美的姑娘之中,也是最耀眼的那一個。

她緩緩走到了中間,隨著音樂響起翩翩起舞。

“哎呀……”

上官婉凝隻跳了幾步便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儀態儘失,人群裡傳來了一陣唏噓之聲。

她顯得有些驚慌失措,強忍著疼痛跪了下來。

“請太後恕罪,凝兒笨拙,雖然也學過跳舞,可是卻怎麼也學不會。太後,我……”

太後和皇後相互看了看,都不禁搖頭歎息。

傳聞中上官家的大小姐才色雙絕,氣質高雅;平日裡見她也是落落大方,怎麼到了關鍵時刻如此愚笨。

“算了,也不關你的事。”太後的態度有些冷漠,“來人,送上官小姐去內堂休息。”

“謝太後。”

上官婉凝在幾個老嬤嬤的攙扶下回到了內堂。

她看到人群裡母親焦急的注視著她,便俏皮的眨了眨眼睛。

上官夫人暗暗鬆了一口氣。雖然現在不能馬上去檢視女兒的傷勢,不過見她能夠露出輕鬆的表情,應該冇有大問題。

“我冇什麼大礙,我想一個人安靜的休息一會兒,你們都下去吧。”

上官婉凝遣退了老嬤嬤,輕輕的撩起了裙襬,腳踝又紅又腫。

為了逼真一些,她故意扭傷了腳。她想要揉一揉,輕輕一按,疼得倒吸一口冷氣。

“早知道……就不那麼拚了,做做樣子得了……”

上官婉凝喃喃自語著,突然視線之內出現了一雙修長的腿。

她渾身一怔,急忙抬頭,對上了一雙深邃的眼眸。

“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