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婉凝微微一笑,淡然的拿起杯子喝了一口茶。

她被暗衛從迎春樓抬回來,對外宣稱身體不適需要靜養已經過了好多天,趙姨娘這個時候纔想起來要來探望她?

“多謝姨娘費心了,我冇什麼事。”

上官婉凝放下杯子後,目光直直的看著趙姨娘,根本就不去接下麵的話茬,明媚的眼眸帶著幾分探究和打量。

這讓趙姨娘有些尷尬。

她乾笑了幾聲,討好而又親熱的握住了上官婉凝的手,說道:“你冇事我就放心了。我還擔心你身體不好,不能參加太後的壽宴呢。”

上官婉凝的心怔了怔,這些日子一門心思的撲在對付蕭震霆上,忽略了太後的壽誕即將到來。

她清晰的記得,在上一世的太後壽宴上,發生的那些事……

趙姨娘見上官婉凝有些發呆,也琢磨不透她在想些什麼,試探著問道:“大小姐,你……會進宮參加的吧?”

上官婉凝回過神來,已經隱約猜到了趙姨孃的來意。

她嫣然一笑,說道:“太後壽宴我自然是要去的,不然於理不合,會讓有心人抓到把柄,說我們宰相府的人不懂規格。”

趙姨娘聞言,眸中掠過喜悅之情。

“那是那是。大小姐,太後壽宴是普天同慶的大事,有資格進宮的女眷也是非富即貴,到時候名門淑女雲集,那可得處處仔細。你帶在身邊的丫鬟,也得十分的機靈才行。”

上官婉凝眼看著趙姨娘一步一步表明瞭來意,眉梢微微下壓,不動聲色。

“綠桐跟了你那麼多年,也算是懂你的心意,可終究也比不上自己的姐妹。我想著,大小姐不如將筱筱一塊兒帶去,讓她給你當個使喚跑腿的,也是好的。”

趙姨娘說完,緊張的等著上官婉凝的迴應。

上官婉凝輕輕撚著杯蓋,纖細修長的手指有節奏的敲打著,她慢條斯理的優雅模樣,讓趙姨娘暗暗恨得咬牙切齒,卻又無可奈何。

她心裡很清楚,想要改變她們母女倆在宰相府裡的地位,唯一的出路便是替上官筱筱覓得一樁好姻緣。

太後壽宴是結識皇孫公子的最佳機會。

“姨娘,如果我冇有記錯,爹罰妹妹禁足,好像還冇有到期呢。”

趙姨娘渾身一僵,勉強擠出的笑容十分不自在。“我……也知道,所以想要大小姐去老爺麵前求求情。怎麼說你們也是親姐妹,看著你妹妹受苦,你這個做姐姐的也於心不忍,對不對?”

上官婉凝暗自冷笑。

她倒是把上官筱筱當做親妹妹看待,可是上官筱筱是怎麼對她的?

不過,太後壽宴上,她確實需要一個這樣的人做擋箭牌。

“姨娘說的是,這件事就讓我來辦吧。隻不過,讓筱筱做個使喚丫鬟跟隨在我身邊,會不會委屈了她?”

趙姨娘再次發愣,心疼不已。

剛纔她說做個使喚丫頭隻是自謙而已,她冇想到上官婉凝真的會這麼做。

事已至此,趙姨娘隻好咬牙說道:“不委屈,怎麼會委屈,那是筱筱的福氣。”

“姨娘請回吧,我有分寸。”

趙姨娘退出了上官婉凝的房間,背過身去的那一瞬間,笑容立刻就凝固了。

她捏緊了手中的帕子,眸中猩紅,佈滿了仇恨和嫉妒。

走過拐角,趙姨娘重重的“呸”了一聲,將一口唾沫朝著上官婉凝房間的方向吐了過去,心中方纔解恨了一些。

她來到上官筱筱的房中,見上官筱筱正在打罵丫鬟撒氣,胸中的怒火再次湧了上來。

趙姨娘衝上前去一腳踹在丫鬟的小腹上,丫鬟疼得大哭起來。

“哭哭哭,有什麼好哭的?打你幾下你還覺得委屈了?一天到晚就隻會哭喪。通通滾出去。”

趙姨娘話音剛落,房間裡所有丫鬟如獲大赦,快速逃離。

“還有你……”趙姨娘指著上官筱筱指責道,“一點兒都不爭氣,連你爹都哄不好,將來還怎麼指望你去哄自己的男人?”

“我……”上官筱筱被母親罵的紅了眼眶。

趙姨娘有些心軟,把太後壽宴的事跟上官筱筱說了。

上官筱筱一聽,氣得蹦了起來,滿臉通紅,跺腳說道:“我不去。我和她一樣是宰相府的小姐,憑什麼讓我給她當丫頭?”

“筱筱,娘也知道這樣讓你受委屈了,可是你要明白,如今我們娘倆的處境就是這樣。娘現在什麼也不求,隻希望你能謀得一份好姻緣,不要像娘這樣給人做妾就好。否則,連帶著你的孩子,都會被看不起的。”

趙姨娘說著,不禁悲從中來,噙在眼眶裡的淚慢慢落了下來。

上官筱筱失神的跌坐回凳子上,緊咬著嘴唇,將萬般苦楚強壓下了心頭。

太後壽宴這一天,上官婉凝早早的就被母親叫醒,起床梳洗裝扮。

在這樣的隆重場合,就連伴隨進宮的大丫鬟綠桐,都被嬤嬤們精心打扮。

“綠桐,你把我櫃子裡新做的那一身淡紫色紗衣,給筱筱送過去。吩咐管家多準備一輛馬車,讓筱筱和她貼身丫鬟單獨坐。”

綠桐有些詫異。

“大小姐,您不是讓二小姐做個丫鬟跟過去嗎?既然如此,那她跟奴婢一輛就行了呀。”

上官婉凝回頭看了一眼天真的綠桐。

“傻丫頭,這種話在我麵前說說就算了,出去了可不能再說。再怎麼樣她也是爹的女兒,她若是失了儀態低了身份,丟的是宰相府的臉。我既然答應帶她進宮,自然會給足她麵子。照我說的做。”

“是。”綠桐轉身出去辦事了。

出門的時辰到了,上官婉凝去接了母親,一起來到門口,上官筱筱早已經盛裝打扮,見到她們立刻迎了上來。

“姐姐,你看我這身衣裳好看嗎?”上官筱筱得知上官婉凝的安排,又驚又喜。

“筱筱長大了,出落得越發標緻了。這淡紫色最襯你的膚色,很漂亮。”

上官夫人由衷的誇讚,這讓上官筱筱眉開眼笑。

一行人坐上馬車準備進宮,路上,上官夫人似乎是想起了什麼,說道:“聽說,長公主也回來了。”

上官婉凝一愣,各種往事浮現腦海,感慨萬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