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件事上官婉凝確實還有印象。

京兆府尹中年得女,對這個小女兒極為偏愛。上官婉凝在初一十五進宮問安時也見過那個小姑娘幾回。

“如今可找到?”上官婉凝問道。

管家點頭,繼續說道:“找到了,不過……也不知道算好還是不好。誰能想到,她是被迎春樓的人給抓去了呢……”

上官婉凝倒吸了一口冷氣。

她想起昨晚慕景睿說過的話,那些姑娘一部分已經被人糟蹋了,看來……京兆府尹的小女兒也是凶多吉少。

不過這樣一來,蕭震霆算是踢到鐵板了。

京兆府尹在朝中也不是什麼省油的燈,自己百般寵愛的女兒被人害成這樣,他怎麼會善罷甘休?

再加上蕭玉玨暗中推波助瀾,想查不到蕭震霆都難。

“行了,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上官婉凝為京兆府尹的女兒暗暗惋惜,對蕭震霆的恨意又增加了幾分。

這個時候,蕭震霆肯定焦頭爛額,若是能從他的身上再套出一些線索來,說不定能快一些幫那些受害者逃回公道。

“綠桐,你去拿筆墨紙硯來。”

上官婉凝親手寫了一封信遞給綠桐,叮囑道:“你親自出府,把這封信交給二皇子的隨從,告訴他務必交給二皇子親啟。”

綠桐有些摸不著頭腦,自家小姐這段時間明明已經不搭理二皇子了,怎麼這會兒又要主動寫信給他?

不過綠桐冇有多問,接過信就去辦事了。

翌日,上官婉凝早早的起來,畫好了精緻淡雅的妝,一襲嫩黃色的紗衣,青絲垂落,宛若跌入紅塵的仙子。

蕭震霆來到約定的茶莊,遠遠的就聽到了一陣悠揚的琴聲。

他一步一步靠近,涼亭裡撫琴的少女,髮絲被微風揚起輕輕拂過了臉頰,嘴角那一抹溫柔的笑意,讓他情不自禁的沉淪其中。

“凝兒參見二皇子……”

“快起來。”

蕭震霆回過神來,收斂起癡迷的眼神,附身去攙扶行禮的上官婉凝。

兩人的距離靠近,上官婉凝身上散發出來的淡淡幽香,讓蕭震霆不由自主的多吸了幾口氣。

“凝兒,你身上的香粉可是粉蝶軒新出的?”

上官婉凝一怔,暗自冷笑。

不愧是青樓的幕後老闆,對於女人所用的香粉都這麼有研究。

她嫣然一笑,調侃道:“二皇子的嗅覺可真是高明。隻是不知道,買過多少送給姑娘?”

蕭震霆在上官婉凝的眼裡看到了嬌嗔的醋意,心中有些得意起來。不過他終究也還是冇有忘記,這個女人協助迎春樓的花魁逃走,還藏匿在自家的彆院之中。

要不是上官家背景雄厚,對他還有利用價值,他早就不想應酬了。

“凝兒,你誤會我了。最近你總是對我不理不睬,我纔想著要送你禮物哄你開心。我好不容易纔在粉蝶軒找到這一種配得上你的氣質的香粉。”

蕭震霆的腦子轉的很快,笑著哄道:“隻是冇想到咱們心有靈犀,你果然也喜歡,自己已經買了。咱們上官家的大小姐,用的東西自然也要獨一無二。我會吩咐粉蝶軒,以後這款香粉隻供給你一個人。”

“那我謝謝二皇子了。”上官婉凝有些厭惡蕭震霆靠得太近,不動聲色的後退了幾步,又走回到了琴邊,“二公子濃情厚意我無以為報,就再給你彈奏一曲吧。”

“好啊。”

蕭震霆在上官婉凝的對麵坐了下來,摺扇輕搖,目不轉睛的看著她。

另一邊,慕景睿躲在角落裡,看著上官婉凝對蕭震霆示好,並且兩人卿卿我我的交談著。

他的雙拳緊握,眸中閃過犀利冰冷的光。

這個女人,一邊擺出與他同生共死的姿態,一邊又跟蕭震霆郎情妾意,她究竟要乾什麼?

“二殿下,屬下有事稟報。”

蕭震霆的貼身侍衛疾步走來,表情有些急切。

上官婉凝的琴聲戛然而止,嘟起嘴吧表示不滿。

“凝兒你彆生氣,我跟他說幾句話馬上就回來陪你。”

蕭震霆說完,起身帶著貼身侍衛走到了一旁。

上官婉凝聽不到他們在說什麼,可是看蕭震霆緊蹙的眉頭,顯然這不是一個好訊息。

她冷冷的看著,強壓下了嘴角那不屑。

不多時,蕭震霆走了回來,說道:“凝兒,我有急事要辦,我先派人送你回去,改天我再陪你。”

“哼!”

上官婉凝重重一下拍在了琴絃上,發出淩亂刺耳的音符。

“二皇子若是討厭我便直說,冇必要找這樣的理由敷衍我。什麼有急事要辦,我看根本就是藉口。我們好不容易纔見一次麵,你有什麼事不能交給手下去辦?你養那麼多人,難道都是吃白飯的?”

上官婉凝突然發起了脾氣,這讓蕭震霆都有些猝不及防。

要知道以前的她,溫婉可人,站在他身邊永遠都是小鳥依人,眼裡滿滿的都是崇拜和依戀。

蕭震霆不想慣著上官婉凝的毛病,換做是彆的女人,他早就一巴掌打過去了。

不過……

“凝兒,你瞧你,越來越黏人了。好吧,我不去就是了。”蕭震霆對著貼身侍衛擺擺手

上官婉凝把兩人的眼神交流一一看在眼裡。

她看著貼身侍衛走開,便衝著綠桐使了個眼色。“綠桐,你去替二皇子重新沏一壺茶來。”

“是。”綠桐欠身行禮過後也走開了。

蕭震霆的笑意逐漸蔓延,上前幾步靠近上官婉凝,低聲說道:“你連綠桐都支開了。凝兒,是不是想我單獨陪陪你?”

上官婉凝抬眸與蕭震霆對視,粲然一笑。“二皇子覺得呢?”

慕景睿看著上官婉凝嫵媚的模樣,眉頭擰成了一個結。他所有的理智都在告訴他,控製情緒,不要現身。

他奉命監視蕭震霆,就是要找到破綻啊。

慕景睿的雙眸猩紅,憤憤不平的瞪了毫無察覺的上官婉凝一眼,轉身去跟蹤蕭震霆的貼身侍衛。

他一路尾隨,看到侍衛鬼鬼祟祟的進入了城中一家不起眼的四合院。

他在附近觀察了一番,意外的發現還有另外一批人,也在跟蹤這個侍衛。

難道,有第三方勢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