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晉堯搖搖頭。

他是有想過替上官婉凝做些什麼,因此悄悄的去了驛站。

可是當他到達的時候發現,城南關總兵的兒子已經躺在床上痛苦的哀嚎了。

聽說,他騎馬的時候從馬背上摔了下來,雙腿都摔斷了,幾個月都下不了床。

“什麼?”上官婉凝聽說以後大吃了一驚。

城南關總兵是武狀元出身,他們家世代習武,聽說他兒子馬上功夫不弱,怎麼會從馬背上摔下來?

“城南關總兵隻是進京述職,不會在京城停留太久。這兩天若是不能上門提親,那麼……基本不可能了。”

聽了孫晉堯的話,上官婉凝長長的舒出了一口氣,所有的焦慮和憂愁瞬間煙消雲散。

她絲毫不掩飾自己的喜悅,哼著小曲就帶著綠桐回了房間。

上官嶽暗自懊惱,他並不死心,又替上官婉凝找了其他的婆家。

第二個人,在提親前一晚被人揭發貪贓枉法,連夜被刑部衙門帶走了;

第三個人,突然被派往邊關巡查,三年五載都回不來;

第四個人……

接連失敗以後,上官嶽在家氣得暴跳如雷。

他派人暗中調查,全部都是慕景睿在搞鬼。暴怒之餘,他猛然之間發現,慕景睿在朝中的勢力和手段,遠比他想象之中要淩厲的多。

這……

就更麻煩了。

這意味著慕景睿完全有資格跟義勇侯府抗衡。

上官嶽不得不暫且擱置上官婉凝的婚事。

這讓上官婉凝輕鬆了許多。

她暫時無法跟慕景睿聯絡,便安心的跟在鹿湘子身邊學醫,每天和孫晉堯一起討論醫理,日子過的也算充實。

這個月的十五,是一年一度的花燈節,不設宵禁,無論男女老幼都能上街觀看花燈,街上熙熙攘攘,熱鬨非凡。

慕景言換上了一身鵝黃色的衣衫,略施粉黛,對著鏡子滿意的照了照,這才悄悄的溜到後院。

“去哪兒?”

一個聲音從身後傳來,慕景言輕輕咬了咬嘴唇,調整好自己的表情纔敢轉身,笑眯眯的看著慕景睿。

“哥,今天花燈節,我出去逛逛。”

“出去就出去,乾嘛鬼鬼祟祟的。”慕景睿走到了妹妹麵前,仔細的打量了她一番。

慕景言一聽就不高興了。

“我哪有鬼鬼祟祟的,我隻是想要抄近路嘛。從後門出去比較近。”

慕景睿也冇有深究,這段時間朝廷的公務和對上官婉凝的思念壓得他透不過氣來。

“彆玩得太晚,你畢竟是女孩子,一個人在外麵不安全。多帶點兒銀子。”

“知道了,真囉嗦。”慕景言打開後院的門就走,“回來給你帶宵夜哦。”

慕景言來到約定的地點,卻發現四週一片寂靜。她東張西望,喃喃自語道:“怎麼還不來……”

話未說完,她就感覺到身後正有人快速靠近。

慕景言立刻警覺起來,立刻朝著對方的脈門抓了過去。

對方不躲不閃,順利就靠在了她的肩膀上。

慕景言渾身一怔,被對方有機可乘,反手將她攬入懷中,快速的吻上了她的唇。

“你……你壞死了,偷襲我。”

慕景言迴應著蕭玉玨的吻,等到他將她放開,才捶打著他的胸膛埋怨。

蕭玉玨寵溺的握住了她的手,放在唇邊又親了一下。

“有冇有想我了?”

“冇有。”慕景言轉過頭忍著笑意蔓延。

“真的?”

“當然是真的。”

“好吧,那我走了,等你想我的時候我再來找你。”

“你敢。”

慕景言在蕭玉玨的腰間掐了一把。

“普天之下也就是你敢這樣跟我說話了。”蕭玉玨捏了捏慕景言的鼻子,“走吧,我們去看花燈。”

蕭玉玨牽著慕景言的手往街道走,兩人就像是普通的小情侶一樣,玩得不亦樂乎。

對於蕭玉玨來說,隻有在慕景言的麵前,他才能真正的釋放自我。

因為他知道,這個女人愛著他,隻是愛他的人,不會有任何複雜的目的,更加不會害他。

“聽說,能夠有幸去點花燈的人,就能實現一個願望。”

兩人來到了一個大的廣場,中間放了一盞巨大的蓮花燈,栩栩如生。

蕭玉玨順著慕景言手指的方向看過去,果然,未滿了一堆人在競爭點燈資格。

“你想點嗎?”蕭玉玨笑問道。

“想啊。不過,想要點花燈除了要交一百兩銀子之外,還要猜中燈謎才行。猜不中,銀子也冇得退。”

蕭玉玨微微一笑。“咱們試試。”

反正銀子不是問題。

蕭玉玨交了銀子,主事人便給了他一個燈謎。

就在他低頭思量之時,幾個人影朝著他快速靠近,緊接著,幾道殺氣襲湧而來,將他團團包圍。

待蕭玉玨察覺之時已經來不及了。

身體傳來一陣劇痛,肩膀被劍氣劃破一道口子。

一群黑衣人疾馳而來,圍觀的人群快速散開逃竄。

“殿下……”

慕景言見蕭玉玨受了傷,頓時嚇出一身冷汗,急忙將他護在身後拚死抵擋。

暗中隱藏在人群裡保護蕭玉玨的侍衛此時也拔出長劍跳了出來。

然而,蕭玉玨為了要跟慕景言單獨相處,帶的人並不多,在黑衣人的圍攻之下,他們節節敗退。

“慕姑娘,帶殿下先走。”

慕景言幾乎是冇有猶豫,扶著蕭玉玨就跑。

兩人冇跑出多遠,又被幾個黑衣人截住了。

“你先走,彆管我。”蕭玉玨忍著劇痛說道。

慕景言憤憤的瞪了他一眼。“你把我當什麼人了?我告訴你,無論什麼樣的情況,我都不會讓你比我先死。”

說罷,慕景言便迎了上去。

蕭玉玨想要幫忙,可隻是輕輕一動,傷口就傳來劇痛。

他眼看著慕景言就要支撐不住了,一道人影踏月而來,劍氣掃過,震退了黑衣人,加入戰圈之後,幾招便將黑衣人全部擊斃。

“參見太子殿下。”

蕭玉玨看清來人是慕景睿,長長的舒出了一口氣。

“你……你來得真是時候,在晚一點,你就要替……我和你妹妹收屍了……”

蕭玉玨的視線越來越模糊,他知道不會再有危險,精神鬆懈下來,眼前一黑便暈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