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償?拿什麼補償?銀子嗎?你們這些人除了用銀子砸人之外還會乾什麼?”

“就是,我們不稀罕,我們就要鄭知行不得好死。”

話音剛落,眾人便一起衝了上來。

上官婉凝見狀,下意識的想要護著鄭知行的棺木,卻被人一把推開,摔在了地上。

鄭重見狀,怒火中燒,再也按捺不住。

他拔出隨身鋼刀衝了過去,嗬斥道:“你們誰敢再亂來,就彆怪我不客氣了。”

“我們怕你啊。”

那群死者家屬依舊不依不饒,也不懼鄭重手裡的鋼刀,依然前仆後繼衝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