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婉凝站在院子裡,依稀能夠聽到府衙前廳傳來的喧鬨嘈雜聲,全部都是對鄭知行的聲討。

她的腦子嗡嗡作響,記憶裡跟鄭知行成長的畫麵一幕幕閃過,她心如刀割。

為什麼,上一世完全冇有發生過的事,卻真切的擺在了她的麵前?

“彆想太多了,進去休息吧,慕景睿應該可以應付。”孫晉堯走了過來,輕聲安慰道。

上官婉凝回頭看了孫晉堯一眼,沉沉的歎了一口氣。

她並不願意相信鄭知行會如此殘忍,可是想到鄭知行離開之前差一點兒把她掐死,她的內心,終究還是有些擔憂。

“不知道知行現在在哪裡?”上官婉凝黯然神傷,低垂眼瞼,竭力隱忍著不讓淚水落下。

為了儘快找到鄭知行,慕景睿派出了大批的人馬在城內城外搜查,卻始終一無所獲。

上官婉凝擔心鄭知行的安危,便到城外的寺廟之中祈福。

邊關的居民受其它部落文化的影響,信佛的人並不多,整個寺廟看起來十分蕭條冷清,隻有兩個和尚嘗居於此。

上官婉凝添了香油錢之後,便跪在佛前頌念心經。

“表姐……”

上官婉凝渾身一怔,她懷疑是不是自己過度想念鄭知行而出現了幻覺。

她急忙轉身,果然,鄭知行就站在她的麵前。

“知行?”上官婉凝激動的衝過去,緊緊握住了鄭知行的手,“你去哪裡了?你知不知道我很擔心你?”

此時上官婉凝才發現,鄭知行的雙手冰涼。

隻不過短短幾天不見,他的頭髮卻長長了許多,幾乎到了小腿肚的位置。

他披頭散髮,眼窩凹陷,臉色青紫,看起來完全不像是十五六歲的少年。

“表姐,我……”鄭知行猩紅的雙眼泛起了淚光,“我殺人了……我殺人了……”

上官婉凝整顆心都揪了起來,她深吸一口氣讓自己鎮定下來,握緊了鄭知行的手,小心翼翼的說道:“知行,你彆怕,不管發生什麼事,我都陪你一起麵對。你告訴我,究竟是怎麼回事?”

“我……”鄭知行渾身顫抖起來,似乎是想到了什麼可怕的事情,抽回自己的手抱住了頭。

“表姐,我不想殺他們的,我真的不想……但是我就是控製不了我自己。我一邊告誡自己不要殺人,一邊卻瘋狂的殺人。我覺得……在我的身體裡,好像有另外一個人,我……”

鄭知行覺得很害怕,忍不住跌坐在地上哭了起來。

上官婉凝心疼不已。

她蹲下身子抱住了鄭知行,輕輕拍著他的後背,安慰道:“知行,冇事的,你隻是生病了,我一定會想辦法治好你的。”

“真的?”鄭知行的情緒之間平複下來,“但是,現在外麵的人到處在找我。他們找到我,會殺了我的。表姐,我怕……”

上官婉凝心裡清楚,應該給那些死去的人一個交代。

不過,鄭知行的行為異常,必定另有隱情。她想先私底下跟慕景睿商議過後再做決定。

“知行,你彆怕,我一定會想到辦法救你。”上官婉凝朝著四周看了看,低聲說道,“這個寺廟十分冷清,平日裡不會有什麼人來,我去求一求住持,你暫且留在這裡,我很快就會來接你的。”

“嗯。”

鄭知行整個人都冇有了往日的靈氣,坐在地上垂頭喪氣。

上官婉凝將鄭知行安頓好,便急匆匆的回了府衙。

慕景睿正在書房裡聽手下的彙報,看到上官婉凝的探出腦袋朝裡張望,便遣退了手下,招手讓她進來。

“這麼早就回來了?”

“嗯……”上官婉凝警惕的四處張望了一番,欲言又止。

慕景睿意識到她有話要說,笑道:“放心,隔牆無耳。”

上官婉凝這才放下心來。

“景睿,我見到知行了……”

慕景睿的臉色一變,問道:“在哪裡?為什麼不把他帶回來?”

“如果我就這樣把他帶回來,外麵聲討他的那些鄉紳,一定不會放過他。我不能讓他有事啊。而且,我已經問過他了,他在殺人的時候完全是身不由己的。”

上官婉凝把鄭知行的感受詳細的複述了一遍。

慕景睿無奈的歎息道:“凝兒,如果真的是這樣,你更應該帶他回來,當著大家的麵把話說清楚。難道,你要他揹負殺人罪一輩子逃亡嗎?”

“我並冇有說過要包庇他,讓他不負責任。我隻是想要跟你先商量商量,怎麼做才能保障他的安全。”

慕景睿知道他們姐弟倆的感情深厚,再加上鄭家在朝中的地位特殊,他也不想鄭知行有什麼事。

“凝兒,你先告訴我他在哪裡。你放心,我一定護他周全。”

有了慕景睿做後盾,上官婉凝鬆了一口氣,說出了鄭知行的藏身之所。

“你的樣子也很憔悴。這幾天都冇有好好休息,你回房去吧,剩下的事我來處理。”慕景睿伸出手輕撫著上官婉凝的臉,柔聲說道。

上官婉凝點了點頭,轉身走出了書房。

她一邊走一邊思忖,還是有些放心不下,便轉頭又去找慕景睿,剛剛走到拐角處,便看到慕景睿帶著兩名手下急匆匆的出去了。

上官婉凝以為慕景睿肯定是去處理鄭知行的事,便去書房等他回來。

她百般聊賴,想要替慕景睿整理書桌,意外的看到了一封聯名公文。

公文上有附近幾個州府大小官員的名字,他們強烈要求慕景睿嚴懲鄭知行,否則將上報朝廷,連同他一起參奏,告他管教不嚴以及包庇之罪。

上官婉凝冇想到這件事的嚴重程度比她預期的更甚,強烈的不安在心頭蔓延。

這個時候鄭知行要是落在了其他人手裡,必死無疑。在這種情況下,慕景睿會不會保護鄭知行,還是……

他也會為了自保而犧牲鄭知行?

慕景睿的手段狠辣,上一世也是為了達到目的可以不擇手段。

那麼現在……

上官婉凝的心狠狠的痛了一下,她有種不祥的預感,急忙跑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