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聖壇傍山而建,推開大門,裡麵氣勢磅礴,竟然是掏空了山體。

抬起頭怪石倒立林立,一座座異獸雕像栩栩如生。通往象征權利的座椅上,所有台階全部都是人工敲鑿而成。

聖壇的中間是一個巨大的水池,煙霧繚繞,讓人看不清水下究竟有些什麼東西。

聖池的旁邊擺放著各種奇形怪狀的法器,有些還閃爍著陰冷的寒光。

以蠻夷族的國力,想要建造這樣一個聖壇,必定耗費了幾代人的心血。

怪不得,聖子在蠻夷族的地位如此崇高。

“隻要那位姑娘來到這裡讓我做法,我隻需要她一碗血,就能治好我反噬的傷。我也會遵守諾言,替她的朋友解毒。”

慕景睿斜視了聖子一眼,依舊冇有說話。

這個傢夥倒是很會揣測人心,看穿了他是在為上官婉凝探路。

“你難道就不想替你的子民們求求情,讓我不要殺他們?”慕景睿冷冷說道。

聖子卻不以為意。

“慕將軍是行軍打仗之人,最是懂得權衡利弊。戰爭如此殘酷,豈是求情能夠改變的。”

慕景睿對這個聖子徹底厭惡了。

自私的人他見得多了,但是這麼自私的,還是頭一次見。

慕景睿示意手下的人把聖子再次關押,回到外麵軍帳之後,再次派人通知了羋司前來相見。

“我朝乃禮儀之邦,並不想大動乾戈,隻是,也從不軟弱任憑欺負。如今,我們的兵馬已經打到了這裡,隨時都能將你們滅族。隻是,我朝君王感念上蒼有好生之德,不願意多造殺孽。”

慕景睿的話,讓羋司的臉上露出了欣喜的笑。

“我可以撤兵停止戰爭,但是,我有個條件。”

“慕將軍請說。”

在這樣的情況下,就算慕景睿讓他去死,羋司也會照做。

“我要你們簽下條約,向中原朝廷俯首稱臣,並且永不進犯。”

羋司激動地起身嚮慕景睿行了個大禮。

這樣的條件原本就在預料之中。

“我代表我的子民,感謝慕將軍。”

慕景睿在心中默默歎息,其實以他的性格,寧願將蠻夷族趕儘殺絕,也不要什麼俯首稱臣。

可是,想到上官婉凝可能會因此而留下終身遺憾,終究還是於心不忍。

更何況……

能少殺一些人,少殺一些無辜的百姓,也是好的。

慕景睿很快就把這裡的情況整理成奏摺,八百裡快馬加鞭送往京城稟報。

他帶兵回城,把自己的決定告訴了上官婉凝。

“景睿,謝謝你。”上官婉凝握緊了慕景睿的手,憔悴的臉上綻放出了燦爛的笑。

慕景睿眉頭微蹙並不高興。

“你為了彆的男人來謝我?”

“小氣鬼。”上官婉凝輕輕嘀咕了一聲。

慕景睿想要儘快班師回朝跟上官婉凝完婚,便很快安排了聖子回到蠻夷,並且親自護送上官婉凝來到了聖壇。

上官婉凝也被眼前的壯觀驚豔了一番。

“姑娘,我們開始吧。”

聖子帶著四名少女迎了上來,行了一個恭敬的大禮。

上官婉凝略微沉吟,說道:“我既然答應了用我的血救你,就一定不會反悔。不過……你要先告訴我,怎麼為我朋友解毒。”

聖子微微一笑。“姑娘信不過我?”

“自然信不過。你為了自己逃命可以丟下效忠於你的部下,也能為了自己的安危不顧百姓。你這樣的品行,叫我如何相信?”

上官婉凝毫不留情的一番挖苦,讓聖子的笑容凝固在了臉上。

他想要發作,但是眼角餘光看到雙手環抱在胸前站立一旁的慕景睿,他又隻能強壓下自己的火氣。

聖子走到一旁,提起筆寫下了一個藥方遞給上官婉凝。

上官婉凝仔細看了看,確實跟孫晉堯的症狀對應。

“如果藥方有問題,我一定殺了你。”慕景睿冰冷的警告道。

“放心,我言而有信。”

聖子心裡憋屈,卻又無可奈何。

上官婉凝把藥方交給了慕景睿保管,跟著四名少女走到了水池邊。

四名少女一言不發便開始褪去衣衫。

慕景睿渾身一怔,急忙轉過身去。“你們要乾什麼?”

“姑娘們需要一塵不染的進入聖池之中……”

“不可能。”

慕景睿立刻打斷了聖子的話。

他已經認定了上官婉凝是他的女人,他怎麼能夠容忍,自己的女人在其他男人麵前寬衣解帶。

他拉起上官婉凝就要走。

聖子身形一晃擋在了他們的麵前。

“慕將軍這是要反悔嗎?”

“你若是之前就告訴我是這樣的方式,我根本不會答應。”

“所以,我纔沒有說。”聖子盯著慕景睿的眼眸,“你們既然進來了,就冇那麼容易出去。”

聖子的話語之中帶著威脅,這讓慕景睿更加惱火。

他的眸中閃過一道犀利的光。“你以為我怕你?”

說著,慕景睿的手腕一動,纏繞在腰間的軟劍,已經握在了手中。

聖子淡淡一笑,吹了一聲口哨,無數隻蝙蝠從黑暗之中飛出來,在上官婉凝和慕景睿的身邊圍繞盤旋。

上官婉凝嚇得花容失色,下意識的朝著慕景睿的懷裡躲。

“我要是死了,蠻夷全族都會死。”慕景睿怒斥道。

“我隻關心我自己的生死。隻有我活著,我才能為百姓謀福。”

慕景睿又氣又惱,更多的是後悔。

“凝兒,彆怕,我一定護你周全。”

上官婉凝深吸一口氣,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她抬起頭看著那些蝙蝠,它們暫時不攻擊他們,是還受聖子的控製。

“我願意寬衣進入聖池,隻是……你彆再耍花樣。”

“凝兒!”慕景睿臉色鐵青,“不行。”

“慕將軍,我也不想跟你魚死網破,同歸於儘。我會像你一樣背過身去,並且用黑巾遮住眼睛,你意下如何?”

“好。”

上官婉凝不等慕景睿說話,便主動答應了下來。她轉身看著慕景睿,安撫道:“我不想堯哥哥死,也不想你死;更加不想因為我們的死而引發兩國征戰。到時候屍橫遍野,受苦的隻會是百姓。”

慕景睿心如死灰,他知道自己改變不了上官婉凝的決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