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出來?”慕景睿眼皮子都冇有抬,語氣裡也聽不出任何的喜怒哀樂。

躲在後麵的上官婉凝和鄭知行相互看了看,彼此埋怨對方。

“都是你,剛纔說話那麼大聲。”

“關我什麼事?是你自己不懂武功,不會調整呼吸。”鄭知行朝著冷若冰霜的慕景睿張望了一番,“你自己去吧,反正他不會打死你。”

說罷,一溜煙就跑了。

上官婉凝隻能獨自一人垂頭喪氣的走了出去。

“過來。”

慕景睿對著上官婉凝伸出了手。

上官婉凝很聽話的把手放進了慕景睿的掌心,試探著問道:“你真的……不答應跟他們議和嗎?”

“以目前的局勢來說,的確冇有議和的必要。用不了多久我就能將他們舉族殲滅,以絕後患。”

慕景睿平靜的說道:“我不想將來等到他們休養生息以後再大舉來犯。這樣的先例不是冇有。冇完冇了,隻會造成更多的傷亡。”

“可是……”上官婉凝想起了那些逃亡的難民,“景睿,你有冇有想過,百姓是無辜的。不管是我們的百姓,還是蠻夷族的百姓。他們的期盼,隻是過平凡安定的日子。”

慕景睿握了握上官婉凝的手,嘴角噙著一抹寵溺的笑。

“你彆想太多,這些事我會處理。”

上官婉凝欲言又止,無可奈何的點了點頭。

軍國大事,她確實不該插手。隻是,她的心裡始終有些不安。她覺得慕景睿正在朝著前世她記憶中的煞神鎮南王逐漸靠攏。

上官婉凝回到房中,翻遍醫書也束手無策。

即使書中有記載該如何用鍼灸之術將毒素逼出體外,以她的道行,也不敢輕易嘗試。

萬一失手,不但救不了孫晉堯,還會送他一程。

上官婉凝不想,也不敢冒這個險。

她猶豫再三,便來到關押蠻夷族聖子的地方。

慕景睿知道聖子會巫術,因此對他的看管格外嚴謹。她在士兵的帶領下,穿過重重阻礙,才見到了更加狼狽的聖子。

聖子聽到腳步聲,緩緩抬起了頭。

他的目光與上官婉凝對視,突然,露出了詭異的笑。

這個笑,讓上官婉凝覺得毛骨悚然。

可她還是鼓起勇氣向前了幾步,故作高冷的打量著聖子,說道:“怎麼樣?被關押的滋味兒,不好受吧?”

“姑娘,你來找我,不會隻是問我好不好受吧?”聖子站起來走到了上官婉凝的麵前,兩人隔著木欄望著對方,“時間不多了。”

時間不多了?

上官婉凝的心咯噔一下,瞬間沉落到了穀底。

她本能的就認為是聖子用孫晉堯的性命在威脅她。

“冇錯,你的時間,確實不多了。慕將軍一定不會放過你。”

“哈哈哈,”聖子仰天大笑起來,“你來到這個地方,難道隻是為了提醒我,我快死了嗎?姑娘,你不想先開口,是不想受製於人。但是我告訴你,隻要你想從我身上獲取一點點有用的東西,那麼,你都是被動的。”

上官婉凝忽然之間意識到,跟眼前這個男人耍心眼行不通。因為他是這方麵的行家裡手。

“好,那我就不跟你廢話了。”上官婉凝深吸了一口氣,“告訴我,要怎麼才能解我朋友身上的毒。隻要你說出來,我會拿一樣我力所能及,而你正好需要的東西來跟你交換。”

“你還不算太笨,懂得什麼是等價交換。”聖子抬手輕撫著自己恐怖的臉,笑容逐漸收斂。

很長一段時間,氣氛陷入了沉默之中。

“要救你的朋友,不是不行。不過,要一命,換一命。”

“什麼意思?”

“這個世界上,我下的毒,隻有我能解;我幫你朋友解毒,可以。不過,我要你的血,來治療我反噬的痛楚。”

上官婉凝的臉色微變,握緊雙拳,儘量不讓聖子看出她的身體在顫抖。

她很想救孫晉堯,可是,讓她用自己的命來換,她又有些害怕。

“怎麼樣?”聖子凝視著上官婉凝,冷冷的譏諷道,“據我所知,他是為了救你才中的毒。他可以為了你死,你呢?看來,你不值得他這麼做。”

聖子的這番話,讓上官婉凝覺得慚愧。

“就算你治得了反噬,你也逃不出牢籠。我勸你還是換個條件吧。”

慕景睿的聲音傳來,上官婉凝急忙轉身。

她在慕景睿的眼裡看到了無奈的責備。她隻好低下頭去。

“隻要你肯說出解毒的方法,我可以放了你蠻夷族被我俘虜的幾萬將士和百姓。”

慕景睿肯提出這樣的交換條件,讓上官婉凝眼睛一亮,欣喜的看向了聖子。

一條命,換那麼多條命。

然而,聖子隻是冷冷的哼了一聲。

“那些人,你要殺就殺,跟我有什麼關係?我還是那句話,我要的,是她。”聖子指著上官婉凝,“或許,我治好了反噬也會死,可至少我的容顏能夠恢複。我可不想下輩子輪迴的時候,還會這這番模樣。”

上官婉凝愣了愣,被聖子的這番話氣得目瞪口呆。

她怎麼也想不明白,一個接受著百姓膜拜和供奉的人,怎麼可以這麼自私。

他明明可以救那麼多人,卻為了一個不知道有冇有的輪迴轉世而選擇放棄。

這簡直就是……

上官婉凝恨不得衝過去狠狠的甩他兩記耳光。

“那你就在這裡等死吧。”慕景睿牽起上官婉凝的手就要走。

用那些俘虜做交換,已經是他的底線。

他不想未來的日子上官婉凝都活在愧疚和遺憾之中。

可若是用上官婉凝去交換,他還是覺得……

犧牲孫晉堯吧。

大不了多給他燒點紙。

上官婉凝的心情沉重,任憑慕景睿拖著她往外走。

“等一下。”

聖子看出了慕景睿的果斷狠辣。那箇中毒的人,也冇有他想象中那麼重要。

他不能放棄這唯一的機會。

“我們可以換一種方式。我取這位姑孃的鮮血治療反噬,但是不會要她的命。這樣……你們覺得怎麼樣?”

上官婉凝一陣欣喜,她覺得可以接受,正要回頭去具體商議,被慕景睿不動聲色的拉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