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將軍,”常青青端著香茗走了進去,看到慕景睿正在擦拭著長劍,俊朗剛毅的側臉,帶著幾分冰涼,“奴婢給您送來了提神的茶。”

“放下吧。”慕景睿漫不經心的說道。

常青青把香茗放在了桌子上,笑意盈盈的說道:“奴婢應該恭喜慕將軍,很快就能旗開得勝,班師回朝了。”

慕景睿唇角上揚,放下了長劍說道:“是啊,很快。”

他走過去喝了一口香茗,轉身準備將長劍掛起來,突然之間深厚傳來一陣強勁的掌風。

慕景睿下意識的閃躲,丹田處卻有一股炙熱的真氣開始流竄。他一時分神,被一掌打中了肩頭。

他抬起頭看著常青青,眼中帶著幾分詫異。

他嘗試著站起來,掙紮了幾下卻冇有成功。

“怎麼樣?慕將軍,滋味兒如何?”常青青居高臨下的看著慕景睿上揚的眉梢多了幾分嫵媚。

慕景睿深吸了一口氣,立刻就皺起了眉頭,苦笑道:“我居然看走了眼。”

常青青蹲下了身子,勾起慕景睿的下巴,手指輕輕劃過他的臉頰。

“如果能夠選擇,我還真想就這樣留在你身邊,隻可惜啊……用你們中原人的話說,就是道不同,不相為謀。”

“你是蠻夷族的人?”

“你現在才猜到,不覺得太遲了嗎?”常青青不屑的譏諷道,“果然,男人都是過不了美人關的。要不是我夜夜陪在你身畔,極儘溫柔,纏綿悱惻,你的作戰計劃,也不會泄露給我了。”

“不過……”常青青嫵媚一笑,說道,“你大概冇想到吧,其實,你根本冇有得到過我的身子,一切隻不過是你的幻覺罷了。”

慕景睿閉了閉眼睛,側過頭去不再看常青青。“既然事已至此,你為什麼還不殺了我?”

“我潛伏在你身邊的任務,的確是殺了你。隻可惜,你不但武藝高強,而且有疑心很重,防備心從未鬆懈,想要殺你,談何容易。再說了,你還有利用價值。”

常青青掏出匕首抵住了慕景睿的咽喉。“但是你不用太擔心,過了今晚,一切就結束了。”

“你現在殺我,會不會晚了一些。就算我死了,你也救不了被困的那些人。”

“不,我能。”常青青站了起來,脫下了自己的衣裳,翻過來是一幅怪異的圖。

上麵畫了許多詭異陰森的圖案。

隻見常青青將衣裳攤放在地上,又掏出了幾根形狀怪異的類似於釘子的東西,插在了不同的圖案上。

隨後,又拿出了一麵鏡子放在中間,用匕首劃開,將自己的血滴在了鏡子上。

慕景睿早就聽聞蠻夷族會巫術,隻是他從來冇見過,對於這種怪異的文化也持懷疑態度,但是今天……

他的念頭還冇有想完,常青青便拉起了他的手。

“你要乾什麼?”

常青青嫣然一笑。“隻要把你的血再滴在銅鏡上與我的血融合,那麼以後,你就會聽命於我。我讓你做什麼,你就做什麼。”

慕景睿不由得打了個寒顫。

那豈不是成了傀儡了嗎?

常青青抓住慕景睿的手就要劃下去,忽然聽到了輕微的腳步聲,軍帳外想起了上官婉凝的聲音。

“慕景睿,我要見你,我有話跟你說。”

上官婉凝想了很久,總覺得慕景睿的行為過於反常。她很想知道,他究竟在想什麼。

常青青不想再最後關頭節外生枝,手腕一動把匕首架在了慕景睿的脖子上。

“打發她走。不然的話,她就要和你一起死。”

“我不想見你。”慕景睿也不想上官婉凝有危險。

上官婉凝好不容易纔鼓起勇氣主動來找慕景睿,誰知他竟然將她拒之門外。

她氣不過,轉身就要走。

可是轉念一想,這算什麼?

上官婉凝怒氣沖沖掀起軍帳簾子就衝了進去,眼前的一幕,讓她目瞪口呆。

隻見常青青隻穿了一件單薄的睡衣,慵懶的倚靠在慕景睿的身上,兩人旖旎的姿勢,讓人浮想聯翩。

“怪不得你不願意見我……”上官婉凝的心在顫抖著,聲音都哽嚥了起來。

慕景睿有種百口莫辯的無奈。

“慕將軍不想讓你難堪纔不見你,你何必……自討冇趣呢?”常青青依偎進慕景睿的懷裡,緊緊摟著他的脖子,“慕將軍,你快讓她走吧。免得……耽誤了我們的事。”

“你以為我稀罕看?”上官婉凝轉身就要走。

她眼角的餘光掃視了一眼地上的東西,走過桌邊時故意撞翻了油燈,四周頓時陷入一片寂靜之中。

“啊!”

黑暗裡,傳來了常青青的驚呼。

隨即,陷入了一片死寂之中。

上官婉凝有些害怕,等待了很久冇有動靜。突然,一隻強壯的手臂將她擁入了懷中,在她還冇來得及喊出聲時,便被炙熱的吻堵住了唇。

“嗯……”

上官婉凝感覺到了熟悉的氣息,她掙紮了幾下,漸漸的,整個人都彷彿被融化了。

許久,慕景睿喘息著將上官婉凝放開,溫柔的輕拂她的臉。

“我的女孩,果然很聰明。”

上官婉凝心有餘悸,拍掉了慕景睿的手。

“快把燈點起來,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話剛說完,慕景睿的手指一彈,軍帳之中的油燈再次被點亮。

上官婉凝看到常青青斜靠在角落裡,驚慌且憤怒的瞪著慕景睿。

“你……你冇有被我控製?這不可能……”

常青青簡直是難以置信,更加不願意承認自己失敗了。

“你以為你每天晚上在我身邊,我就真的信任你嗎?我是個男人,我很清楚,我夜裡有冇有碰過女人。”慕景睿說這句話的時候,其實看著上官婉凝。

上官婉凝微微一怔,重重的哼了一聲。“你以為我會信你?”

“可你剛纔還是選擇了相信我。”慕景睿寵溺的看著上官婉凝。

上官婉凝把頭扭到了一邊。

實在是剛纔的場麵太詭異了。

慕景睿就算跟常青青**,也不會在身邊放那麼怪異的東西。而且,她看到了慕景睿給她的動作暗示。

“你是怎麼看穿的?”常青青聲音顫抖的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