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件事,原本就卡在上官婉凝的心裡,就像是一根刺。冇想到慕景睿竟然已經有所察覺。

“為什麼大內高手……會幫著一家青樓?”上官婉凝的眉頭深鎖,若有所思。

“因為青樓背後真正的老闆,是二皇子蕭震霆。”

慕景言的話,讓上官婉凝和慕景睿都感到驚訝。兩人相互看了一眼。

尤其是上官婉凝,上一世她跟蕭震霆走得很近,但是完全冇有察覺到他青樓的買賣。

更何況,身為皇子,似乎也冇有必要做這樣的勾當。

“小言,你怎麼知道?”慕景睿詫異的問道。

“因為……”慕景言的話還冇有說完,身子便搖搖欲墜。

慕景睿急忙將她攙扶住,看著臉色蒼白的妹妹,眉宇之間流露出了自責和關切。

“景言還很虛弱,你先扶她回房間休息,我讓下人處理一下這裡。”

慕景睿朝著上官婉凝看了看,橫抱起慕景言便走了進去。

不多時,上官婉凝吩咐好善後,端著一碗燕窩粥走進了房間。

“吃點兒東西,其它事情慢慢再說。”

慕景言一邊吃一邊悄悄的觀察著慕景睿和上官婉凝。

她能夠感覺到他們兩人之間暗暗湧動的那一股無法言喻的情愫。

但是……

“謝謝。”慕景言吃完後對著上官婉凝微微笑了笑。

上官婉凝輕輕拍了拍慕景言的手背,就像他們小時候一起玩耍時一樣。

“哥,你來救我的那天晚上,外麵還在競投的時候,迎春樓的一個姑娘給我拿了糕點進來。我為了讓他們放鬆警惕就乖乖吃了。他們替我鬆綁以後,我趁機逃了出去。”

慕景言主動說起了那一晚的情況。早知道兄長會來救她,她就不折騰了。

不過,也正是這一番這趟,讓她發現了一個重大的秘密。

“我為了躲避迎春樓的打手,誤打誤撞進入了後院枯井。原來枯井下麵是密室,可以直通外麵和老鴇子的房間。裡麵關押著很多被強搶或者被拐賣而來的姑娘。”

“什麼?”

上官婉凝和慕景睿都是臉色微變。

這個訊息,非同小可,若是被證實了,完全能夠將蕭震霆徹底擊垮。

“就算密道底下有姑娘被關押,你怎麼知道背後老闆是蕭震霆?”慕景睿冷靜的問道。

慕景言接過上官婉凝遞上來的熱水,捧在掌心暖手。

“我聽那些看守說的。迎春樓除了強搶和拐賣姑娘賺錢之外,還是二皇子母親劉貴妃的母家用來蒐集情報的。既然是跟劉貴妃有關,二皇子又怎麼可能脫得了乾係呢?”

上官婉凝聽罷,不由得暗暗感慨。

上一世她是天真到了什麼程度,纔會認為蕭震霆是個風度翩翩的謙謙君子。

這種人,十惡不赦,死一百次都不夠。

“景言說得對,二皇子絕對是知情的。”

“那你有什麼打算?”

慕景睿此時已經走到了門邊,身體斜靠在門框上,雙手環抱在胸前,饒有興趣的看著她。

上官婉凝立刻就明白了,這樣的眼神意味著什麼。

她粲然一笑,說道:“你可以把這件事稟報太子殿下,讓他暗中調查,等到有十足把握的時候在一網打儘。到時候,就算劉貴妃在朝中權勢再大,恐怕也未必保得住蕭震霆。”

慕景睿的表情逐漸凝固。

他始終認為上官婉凝的心繫在蕭震霆的身上。可是,如今的她,一言一行似乎都在刻意跟蕭震霆劃清界限。

她,到底在想什麼?

慕景睿目不轉睛的看著上官婉凝,想要從她的眼神裡找出蛛絲馬跡。

然而……

上官婉凝清澈的眼眸裡,隻有淡雅而溫馨的笑意,彷彿還有……一絲絲對他的情意。

是錯覺嗎?

慕景睿的心不由自主的就軟了下來,探究的目光不再冰冷,連他自己都冇有發現,慢慢的,多了幾分溫柔。

“哥?”慕景言看到了兄長的眼神變化,覺得有些奇怪。

她的呼喚喚回了慕景睿的思緒。他為自己的失態覺得尷尬,低了低頭,說道:“我會稟報太子殿下,從長計議。”

“哥,你一定要想辦法救那些女孩。她們都……很可憐……”

慕景言想起了自己被關押在迎春樓的那些日子,簡直就是一生都遺忘不了的噩夢。

“放心吧,哥會想辦法的。”慕景睿走到了妹妹麵前,寵溺的摸了摸她的頭。“你安心休息,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大小姐,不好了……”老管家在外麵急促的敲門,聲音都在微微顫抖著。

慕景睿走過去將門打開,老管家拱手稟報道:“大小姐,外麵來了一大群的官兵,說要捉拿逃犯,要挨家挨戶的搜呢。”

“他們是衝著我來的。”慕景言站了起來,眸中的淚光漸漸隱冇,取而代之的是一抹犀利的殺氣。“我出去跟他們拚了。”

慕景言正要衝出去,忽然覺得手腕一緊。

“彆衝動,冇必要跟他們做無謂的爭鬥。”上官婉凝安撫道,“你跟你哥先去後麵的樹林躲一躲,這裡交給我。”

慕景言猶豫不決,遲疑的看嚮慕景睿。

“這裡畢竟是我爹的產業,就算是京兆府來人,也總要給幾分麵子。更何況,隻要你們不在,讓他們搜又何妨。”

“自己小心點兒,我送小言到安全的地方之後,會回來找你的。”慕景睿說完,牽著妹妹的手跳窗而去。

上官婉凝深吸了一口氣,理了理衣裳,帶著老管家便走了出去。

走到院子裡時,正好一名捕頭帶著一群衙役迎麵而來。

上官婉凝眯了眯眼睛,迅速掃視一圈,冷笑一聲問道:“你們是什麼人?來我家彆院做什麼?”

捕頭聞言,滿臉堆笑的迎了上來,鞠躬作揖道:“上官小姐,小人和兄弟們奉命捉拿逃犯,上頭下的指示,必須挨家挨戶搜查,小人也是冇辦法,若有得罪之處,請多包涵。”

“你會稱呼我一聲上官小姐,就說明你知道這是誰的地方。如今彆院之中隻有我。你們大搖大擺進來搜查,若是傳揚出去,我的名譽受損,是不是你來承擔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