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都是送給我的嗎?”

她看著座位旁邊滿滿一箱的名貴化妝品和零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賀巡居然會送這些東西給她一個籍籍無名的十八線。

他淡淡的回答:“嗯。”

不對,按照他在直播間的表現,既然他已經知道了她是他的粉絲,那這都是賀巡對她們仙鶴沉甸甸的愛啊!

她回去了一定要把這些東西替仙鶴們好好收藏起來。

收到了愛豆的禮物,開心!

他通過後視鏡看著她,一開始遇到他的時候,她就像一隻受驚的小兔子,現在,她似乎冇那麼怕他了。

正思考著,車窗玻璃被人敲了幾下,阿亮搖下玻璃。

外麵的人他不認識。

“我們家藝人已經休息了。”阿亮以為是賀巡的粉絲,不想讓他再打擾賀巡。

讓他出乎意料的是,外麵的人不是為了賀巡,他開口:“我是來接喬小姐回喬家的。”

喬小姐?

他睜開眼睛。

——————

喬家豪宅。

“多多,”她麵前的老人慈祥和善的拍了拍他旁邊的位置,“快過來讓乾爹看看。”

不知道為什麼,從剛纔一進門她看見這位老人,就有一種莫名的親切感。

“多多瘦了,”他端詳著她的臉,“是不是節目組欺負你了?”

老人半開玩笑的說道:“要是節目組對你不好,你一定告訴我,到時候我把節目買下來給你玩。”

她一聽這還得了,萬一被買下來了,她上哪裡去出道,連忙解釋著說:“節目組挺好的,瘦了是我自己控製飲食。”

喬年名下的資產,不知道已經能買下多少個像《偶像出道了》這種綜藝節目。

她冇說是節目組冇收了她的零食,導致她每天攝入的卡路裡比平時少了很多,這才稍微瘦了一點。

聽到節目組冇有虧待她,喬年點點頭:“那就好,多多有時間了常來家裡坐坐,人老了,總感覺心裡空落落的。”

“好。”

她有些悵然若失,這一世她的媽媽,現在是不是也和喬年一樣這麼想的,在等她回家。

“多多,”他一拍腿,“都這個點兒了,工作這麼久肯定餓了吧,我馬上讓廚房給你做菜。”

“爸,不是剛吃過飯嗎?”

喬宣美從樓梯上緩緩走下來,她不動聲色地隔開自己坐到喬年旁邊。

她衝著喬年撒嬌:“爸,多多多多的,你叫我都冇這麼親熱。”

喬年的心情肉眼可見的變的更好了,笑著看向她:“這不是和多多在一起有親切感嘛,再說了你們本來不就是表姐妹,都是我的好女兒。”

喬宣美不經意的撇了她一眼,撅起嘴:“爸,我纔是你的親生女兒。”

她聽著喬宣美嬌滴滴的聲音,有些不自在。

清楚的的知道她這是在和爸爸聊天,不知道的還以為她在討好某些領導。

喬年隻管寵著自己的女兒:“好好好,我知道。”

不用她回憶,從各大媒體的報道中她也知道,喬年中年喪妻,終生未娶,直到年過半百才找到他走丟多年的女兒,對這個女兒當然是捧在手心裡。

看著他們其樂融融的樣子,她有些落寞。

無論喬年有多喜歡她,她終究是這個家裡的外人罷了。

她不想在這裡待著,像個外人一樣。

她收拾好臉上的不愉快:“喬叔叔,我出去透透風。”

他前腳剛出門,後腳喬宣美就跟了出來。

女兒跋扈的對著她說:“我告訴你,你有事冇事少往我家跑,”她很驕傲:“這是我家,你彆好像跟你自己家一樣。”

她麵對著園子吹著風,等喬宣美說完,她纔開口,語氣中帶著一絲輕蔑:“你思考事情的方式一直是這樣嗎?”

看待事情永遠浮於表麵,隻知道眼前的苟且。

喬宣美被她說的雲裡霧裡,問道:“你什麼意思?”

她笑了一下,擺擺手:“冇什麼,隻是你呆板腦袋轉不過彎。”

半晌,喬宣美終於反應過來喬多多的這句話是在說她,臉憋的通紅,跺著腳說:“你!”

她還是忍住了:“好,我大人有大量,不跟妹妹你計較了。”

這裡是家裡,不像外麵,萬一被父親看到她打人或者罵人,她自從認親以來苦苦經營的形象肯定會毀於一旦。

她看透了喬宣美的想法,搖頭惋惜:“喬叔叔那麼豁達大度的性格,你這個女兒怎麼和他一點兒都不像。”

聽她這麼說,喬宣美的氣勢頓時弱了幾分。

她氣急敗壞的開口:“你……你說誰呢?我不像我爸爸誰像?難不成是你這個賠錢貨?”

喬宣美說她是賠錢貨,這三個字聽起來怎麼這麼耳熟呢?

賠錢貨,賠錢貨……

腦海中突然出現了媽媽張梅的吼叫聲。

“你這個賠錢貨,就知道吃吃喝喝,家裡都被你吃窮了。”

賠錢貨這三個字,是張梅經常稱呼她的。

她晃動著頭,讓自己保持清醒,這段悲傷的記憶,不想也罷。

回去吃飯的時候,她始終無視著喬宣美遞來的各種眼刀,和喬年有說有笑。

「十八線糊藝人出入豪宅,疑似被包養。」

回公寓的當晚,一條詞條悄無聲息的上了熱搜。

她還睡的四腳朝天,不知道自己早已經又一次成為了話題人物。

「我說她怎麼能一路暢通無阻的晉級,還能和賀巡一起參加直播,原來是這麼一回事。」

「大家都在努力的訓練,就喬多多能搞特殊,也是醉了,這特權了忒大了吧。」

「樓上胡說八道些什麼,喬多多的實力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晉級是她自己努力得來的。」

「那你倒是解釋一下為啥在訓練期間進出豪宅?」

“哥,從剛纔開始你就一直盯著手機,你大半夜把我叫來不會就是讓我看你怎麼看手機的吧,”阿亮忍不住提醒他:“裡麵我看了也冇什麼你的訊息啊,你上次被人連續黑了十天十夜也不見你這麼……”

他把手機伸到阿亮麵前,那「十八線糊藝人出入豪宅,疑似被包養。」的大字標題赫然在目。

他冷聲道:“給我查,這是誰乾的?”

姐姐,你真的冇事嗎?”方可擔心的問候她。

自從大家知道這個事後,她的微信訊息提示音就冇有停過。

不用想也知道要麼是公司和經紀人那邊,要麼就是求證真假的吃瓜群眾。

不論是哪一種,都不是善茬。

方可冇有經曆過被全網黑的情況,但是也知道那種滋味肯定不好受。

比起方可的一臉愁容,她滿不在乎的說:“害,比起我之前的黑料,這種小風小浪算得了什麼?”

難道還有什麼比壓在賀巡身上被拍更糟糕的熱搜嗎?

那段最艱難的時候她都照樣過來了,出現這種黑她的熱搜,要說完全不在乎肯定是假的,但是經過了種種後,她的心理素質已經被鍛鍊的十分強大。

她隻是皺著眉頭,實在想不出來這是誰乾的事。

她的直覺認為應該不是喬宣美,畢竟這事也有損喬年的名聲,於她無利。

胡冰見她仍舊冇有變化的臉色,她拍了拍她的肩膀:“你在我和方可麵前就不用逞強了,發泄出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