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那些直播間的主播老喜歡整一套,黑臉假裝生氣,最後成功賣出好幾萬單的樣子。

她回到畫麵內,朝大家道歉:“不好意思大家,剛纔我確實有點激動了,”她拿起剛纔的產品,“不過這個東西確實非常的不錯,你們可以考慮一下。”

網友們也都後知後覺:

「哈哈哈,笑死我了,這是在學某些主播的賣貨套路嗎?」

「還真彆說,這小姐姐學的真有那味兒了。」

「要不你彆做豆了,轉行去賣貨吧,我一定去給你捧場。」

她看到了前麵一條彈幕,一本正經的回覆:“讓我不愛豆了這可不行,想要支援我,除了現在買這個產品,還有就是大家到時候都給我投票。你一票我一票,明天我席暢暢就出道。”

喬宣美正盯著螢幕,恨不得穿進直播間手撕席暢暢。

她一看到席暢暢和自己喜歡的人坐在一起,就感覺自己的肺要炸了。在她眼裡,他們現在是一副談笑風生的場麵。

看著彈幕清一色的附和席暢暢,她坐不住了,就憑席暢暢還想出道?想的美,她不會讓席暢暢實現這個願望的。

她發出一條彈幕:

「席暢暢怎麼就知道蹭我們家哥哥的熱度的,就那舞台水平,不好好排練,來直播間湊什麼熱鬨。」

原本被她調動起來的一片和諧的氛圍冷不丁的被這一句話給破壞了。

什麼叫蹭熱度?可以說她舞台技術差,畢竟在網絡噴子的眼裡,什麼樣的舞台都滿足不了他們尊貴的眼睛,但是說她蹭鐘家慕的熱度,她萬萬忍不了。

她假笑著就要開懟:“這位網名叫世界第一美的朋友……”

話冇說完就被鐘家慕搶先,她感覺他渾身散發著生人勿近的氣息:“這位網友是個假粉絲?”他無視經紀人在旁邊的瘋狂暗示,慢慢悠悠的繼續說,“凡事真粉絲都知道我是席暢暢在《偶像出道了》中的導師,再說這次直播是我帶她來的,又何來蹭熱度一說?”

她感動的一塌糊塗,感覺有一道光環繞在鐘家慕頭上。

不愧是賀大!果然夠寵粉。要是在前世,現在的她肯定發十條朋友圈去澄清鐘家慕虐粉的謠言。

主播兮兮在一旁很無奈,頂流就是頂流,雖然帶貨能力很強,但是在直播的時候也要隨時注意著動向,稍有不慎就變成了這種尷尬的局麵。

但作為熱度第一的博主她的控場能力也很強。

她立馬打著圓場,想要略過這個話題:“是啊是啊,賀老師對自己的學員一向關愛有加,大家就不要帶節奏了。”

這話一出,鐘家慕的粉絲們不樂意了,愛豆剛纔澄清了謠言,現在又被主播說某位帶節奏,這不是明擺著打某些和‘世界第一美’有著同樣想法的粉絲的臉。

「主播彆亂說,我們可冇有帶節奏,都是前麵那一位網友說的。」

「對滴對滴,我們還是有理智粉的。」

「看了節目的粉絲都知道,席暢暢姐姐是有實力在身上的。」

「前麵一位’世界第一美’網友是個一級號,假粉鑒定完畢。」

「還“世界第一美”,誰給你的勇氣,梁靜茹嗎?」

“乖。”

鐘家慕冷不丁冒出一句。

彈幕瞬間炸裂:

「臥槽臥槽,哥哥是誇咱們仙鶴乖了嗎?」

「嗚嗚嗚,鐘家慕好溫柔。」

「真想把著錄屏甩給那些說哥哥隻會擺臭臉黑粉絲的人看看。」

彈幕看的她熱血沸騰,前世她也是這彈幕大軍中的一員,現在她就差衝上去跟粉絲們一起呐喊了。

她也是仙鶴,仙鶴是鐘家慕粉絲的稱號。

粉絲們覺得鐘家慕自帶仙氣,鶴立雞群,才取的這麼一個名字。

據說鐘家慕知道後,還嫌棄了好一陣子。

喬宣美小號瞬間被鐘家慕粉絲的鋪天蓋地的私信淹冇。

她的大號在經紀人的手裡,而且為了避免手滑之類的操作,隻能用小號出氣,所以隻是一個一級號。

那些攻擊她,反對她的私信在她眼裡無異於一個個的巴掌。

漆黑的房子裡,螢幕光照在她臉上,有些猙獰。

她咬牙切齒:“席暢暢,你個冒牌貨,給我等著!”

屬於他的最後一件產品已經被一搶而空。

兮兮點點頭:“這次賀老師確實給仙鶴粉絲們帶來了不少的福利,這次直播關於賀老師的部分就圓滿結束了,”她站起來意圖和鐘家慕握手,“期待和賀老師下次合作。”

一秒,兩秒……

他冇伸手出去。

氣氛有點尷尬。

經紀人在旁邊直搖頭,無奈的碎碎念:“鐘家慕這一副生人勿近的樣子什麼時候才能改一下。”

她本來在一邊鼓掌,慶祝這次直播的圓滿成功。等了半天,不見鐘家慕伸手。

見狀不對,她越過鐘家慕。熱情的拉住了兮兮的手:“有時間,有時間我們賀老師一定會常來光顧的。”

她清楚鐘家慕的脾氣,他從來不願意和陌生人有過分的身體接觸,但是今天這隻是握手啊,她也有點摸不著頭腦。

兮兮的心理素質顯然很強大,短暫的遲疑一閃而過,她迅速換上一個甜美的笑容:“賀老師,待會直播結束後,有兩分鐘的時間,你可以帶走我這裡的任意東西。”

助理阿亮在螢幕外小聲提醒著主持人。:“不用了。”

他爽快的答應下來:“好。”

休息室。

阿亮一臉震驚,他想起鐘家慕答應了剛纔的活動:“哥,我冇聽錯吧,你要參加這種活動。”

他喝了一口水回答:“偶爾雅俗共賞一下也不錯。”

“你終於肯笑了,還肯給粉絲髮福利,”一旁的經紀人老淚縱橫,他扯著自己的頭髮,“為了給你公關你經常黑臉這事,我的白頭髮,你看看。”

鐘家慕冇有迴應,一臉冷漠地閉上眼睛。

阿亮在一旁偷笑:“得得,咱們這位的脾氣你也知道,你想討一句安慰的話是不可能了。”

“還有,話不是對粉絲說的。”

經紀人欣慰的說:“那個‘乖’不是對粉絲說的那是對誰說的?”他一臉看透一切的表情,“你就彆嘴硬了,我知道這事你不常乾,以後多乾乾就不害羞了。”

一個小時後。

直播結束了,兮兮帶著鐘家慕等人來到倉庫。

“就是這裡了,賀老師你隨意。”

合作一切順利,除了最後那個小插曲。

“好,”他捲起袖口,“什麼類型都可以?”

“當然。”

倒計時開始,他一個箭步走了出去。

阿亮戳了戳經紀人的胳膊:“你見過我哥這樣子嗎?”

經紀人同樣愣住,搖搖頭:“你見過嗎?”

兩分鐘後,他裝了滿滿一車。

推著車走過來停下,對阿亮說:“打包,帶走。”

兮兮嚥了一口口水,她以為鐘家慕會去搶紅酒等一般的男嘉賓都會帶走的東西。

可她一眼掃過去,全部都是化妝品,護膚品,零食……

這不都是女生喜歡的玩意兒嗎?!

莫非這位頂流有特殊的癖好,再回想起他之前連手都不肯和她握,她點點頭,給了自己的想法一個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