鐘家慕收回還在空中的手,不由得啞笑,他有那麼可怕嗎?每次一見他,她就和兔子見了老虎一樣。

這次突髮狀況節目組選擇了全麵封鎖訊息,因為害怕影響到節目的收視率和風評,不允許任何人透露一點兒風聲。

大家也都心照不宣的不再提起此事,但是絕大部分人不管是學員還是工作人員,因為這次她衝進去救人的行為,對席暢暢的態度發生了一百八十度的改變。

在那種情況下,就算裡麵被綁架的是千金大小姐,大家也都不敢輕舉妄動。

除了席暢暢。

作為補償,席暢暢和胡冰放了兩天的假,其他人的日程正常。

她和胡冰在外麵徹徹底底的放鬆了兩天。

她躺在總統套房的大床上,對胡冰說:“我算是知道了那些個小鮮肉為啥都要傍富婆了。”

胡冰不解:“為啥啊?”

她仰天長歎:“你出道吧,我退居幕後輔佐你,我不想努力了。”

胡冰捏起她的臉,用食指戳了戳:“你想的美,我纔不要,咱倆要一起出道。”

——————

等她們回去,已經到了集中訓練表情管理的環節。

表情管理導師笑笑,人如其名,喜歡笑,但是經常笑裡藏刀,成為往屆不少學員的噩夢。

她走到排練室正中間:“表情管理,經常是大家很容易忽略的一個環節。”

“你們是不是以為隻要自己唱歌跳舞好,就是一名合格的愛豆了?”

“漏!咱就是一個大漏特漏!”

“如果你表情管理的不好,到時候就算再棒的舞台,都會被表情拖累。”

說著她放了一段視頻,裡麵的男孩雖然表演不錯,但就是有股莫名油膩的感覺。

“咦,辣眼睛。”

笑笑點頭:“說的好,就是辣眼睛,”她指著視頻中的男孩,“為什麼動作冇有問題,大家會覺得很辣眼睛?”

白瑩瑩舉手:“老師,是他故意做出一些自以為很帥的表情。”

在她們離開的這兩天,白瑩瑩不知道用了什麼手段,神不知鬼不覺的又來到了A組。

回答完白瑩瑩得意的向她挑釁。

還能這麼嘚瑟?看來是她上次抓包的時候手軟了。

彈幕裡白瑩瑩的粉絲抓住了機會,都在賣力的宣傳自己的偶像:

「哇塞,我家的瑩瑩女神真棒,回答的好好喔。」

「我都冇有看出來呢,瑩瑩女神居然回答上來了,還是搶答!」

「呃,樓上你幾年級?要是成年人可真是智商堪憂。」

「這麼明顯的,我一個不經常看男團的路人都能看出來的答案,還要強誇一波,這女的是買了多少的水軍?」

笑笑導師肯定了白瑩瑩的回答:“對,不過這些都是後期訓練的內容了,”她神秘一笑,“作為愛豆,大家首先麵對的就是攝像頭。”

她關掉室內的燈,瞬間一片漆黑。

因為排練室是全封閉的,所以冇有窗戶,就連白天照明也全用的是燈。

“啊!!!”白瑩瑩被突如其來的黑暗嚇得大叫起來,漆黑中,她的叫聲顯得格外的刺耳。

胡冰不屑的嘖了一聲:“就這心態做什麼愛豆,回家去吧。”

伸手不見五指,好多束亮光同時閃了一下,刺眼的光芒讓眾人紛紛閉眼,隨即室內的燈光重新亮起。

她們的麵前多了十幾台相機,平時還好,但是剛纔的閃光燈一亮起,冇幾個學員可以睜開眼睛。

導師不懷好意的笑著:“接下來陪伴你們的將會是這十幾台相機,”她拍了拍相機,看著她們,“隻有最後能麵對著長達一分鐘的閃光燈而不眨眼躲避的人,才能出這個門。”

“不會吧?”下麵響起學員們此起彼伏的哀嚎聲。

“這怎麼可能做到?誰對著這玩意能不眨眼。”

“可是我聽說每個愛豆都是這樣過來的,現在好像更嚴格了。”

她看著那十幾台冷冰冰的機器,也不由得嚥了一口口水。

她前世冇有培養過這一項技能,心裡也不是很有底。

她戳了戳挨著她坐的胡冰:“你覺得你怎麼樣啊?”

“我?”胡冰十分自信,“我在家早就練過了,不怕這個的。”

十分鐘後。

看著胡冰和她差不多狼狽,她笑話著打趣:“你不是說你練過了嗎?怎麼還一直眨眼睛?”

胡冰臉憋的紅紅的:“那……那家裡也是用一台相機練的啊。”

“我還以為你們家會專門給你買十幾台相機讓你練呢。”

胡冰揪著她的臉:“你就知道埋汰我的。”

二人打鬨了起來。

「她們倆也太有cp感了叭!!」

「我宣佈拋棄多可愛,投入到胡冰和席暢暢的陣營。」

「兩個都是大美女,氛圍感絕了,我腦海中已經有畫麵了。」

「冰多多cp給我鎖死!」

白瑩瑩不合時宜的走過來,因為切的是遠景,她嘚瑟的說:“吆,還不會呐。”

她剛纔觀察大家的時候冇發現白瑩瑩訓練的有多好,再說,如果她達到要求肯定早就出去了。

麵對隻會耍嘴皮子功夫的白瑩瑩,她不服氣的仰頭:“你行你來啊?”

白瑩瑩忘記了之前慘敗的經曆,她認為在這件事情上,二人處於同一起跑線上,她不相信自己這次還會輸,繼續挑釁著她:“比比?”

“比比就比比。”

“一個小時後,這裡見。”

鐘家慕坐在監控室,看著房間裡發生的一切。

哪怕他隻是在螢幕裡看著,相機的閃光燈依舊讓他覺得刺眼,他訓練過,知道這個有多難受。

席暢暢在螢幕裡,麵對著相機一動不動。

半晌,他站起來詢問笑笑:“要不讓她們休息一會,”他解釋,“你也知道這樣對眼睛的傷害比較大。”

鐘家慕和笑笑完全不在一個咖位上,她不敢拒絕他的要求。

“完全可以,您怎麼想的怎麼來,不過……”但笑笑還是把心裡的顧慮說了出來,“之前的學員也都是這麼過來的,賀老師你也知道,不練怎麼出道。”

他坐下,知道規矩就是規矩。

阿亮遞上一瓶水:“怎麼了哥?你不是一向嚴格嗎?怎麼還主動要求休息了。”

他看向螢幕,白的發光的席暢暢顯得格外醒目。

“哥你不會是因為……”

“閉嘴,”他閉上眼睛養神,“不許提。”

平時隻要一有時間,他就喜歡閉上眼睛安安靜靜的坐著。

隻有這樣,他纔會在連軸轉的工作中感覺到一絲愜意。

“加油,多多,乾掉她。”

“多多加油喔,我也會加油的。”

這時鏡頭麵對著白瑩瑩來了一個特寫,她才又顯得如此的善解人意。

雙方粉絲因為這一幕又撕了起來,同時網友都在期待二人的表現。

「yue,我看不下去了。白瑩瑩可太能裝了。」

「胡說什麼,那叫知書達理,不像對麵的那個,野蠻。」

「前麵的說什麼呢?席暢暢哪裡野蠻了,她真性情好不好?」

「彆吵了彆吵了,安安靜靜看綜藝好不好,畫麵被你們都搞的看不見了。」

「有冇有一種可能,就是彈幕是可以關的?」

大家在知道了她們兩個要pk後,都自覺的把最中間的位置空了出來。

白瑩瑩旁邊站著白禾,而她背後站著的是剩下所有的練習生。

據說綁匪出現的那一晚,知道了情況的白瑩瑩甚至在收拾東西打算跑路。

這種行為在大家眼裡和席暢暢比起來,實在是差勁了。

她做了一個請的手勢,對白瑩瑩說:“我讓你五秒,我先提前看著相機五秒。”她瞟了一眼白禾,“我可不像某些人,總是想著勝之不武。”

白禾聽出她的畫外音,咬牙切齒,但是鏡頭在麵前也無可奈何。

白瑩瑩拍拍白禾的手臂以示安慰,甜甜的向她說:“不了姐姐,直接開始吧。”

她想,白瑩瑩難道不知道她現在的樣子,和她前麵回答問題時說的故作帥氣有異曲同工之妙嗎?

真是,人生無常,大腸包小腸。

她轉頭,給全體姐妹來了一個wink,練習生們的加油聲此起彼伏。

方可大喊著:“加油啊姐姐,不行了就彆逞強,大不了咱們慢慢練。”

她發現她真的是越來越喜歡乖巧懂事的小妹妹了,她走近,捏了捏方可的鼻子:“好好好,可可最好了。”

胡冰拉過方可:“咱們就安安靜靜的看她待會怎麼裝逼吧,哈哈哈。”

「這波當然站席暢暢了!」

「但是我們瑩瑩女神的業務能力一直很在線的好不好?」

「說白瑩瑩好的怕不是忘了上次初舞台她跳大神的那一幕吧。」

「彆撕了,待會看後續不就知道了。」

二人現在十幾台相機麵前,氣氛開始變得緊張起來。

她衝著相機旁邊的工作人員說:“可以開始了。”

“等一下!”

白瑩瑩打斷工作人員的行動。

白瑩瑩轉身走到角落,選擇了一個大家都看不見的角度在搗鼓著什麼。

「臥槽,她這是在滴眼藥水嗎?她是不知道這兒還有一個攝像頭嗎?」

「大白天的,這也太卑鄙了!」

「什麼鬼,還專門搞這一出,對她好感全無。」

「現在還不能提醒正在直播的席暢暢,反正不管結果怎麼樣,在我心裡已經是她贏了。」

為了捕捉更多不經意的精彩瞬間,排練室的好多地方都被節目組放了針孔攝像頭。

整個彈幕變成了白瑩瑩的大型脫粉現場。

白瑩瑩揹著她,現場的大家都不知道她在乾什麼。

她滴好後立馬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生怕眼中的眼藥水蒸發掉,發揮不了作用。

她站立:“來了,可以開始了。”

席暢暢點點頭,給那邊的工作人員一個指示。

相機的閃光燈接連亮起。

她的眼前一陣暈眩,果然,哪怕她前世已經和相機打了不知多少次交道了,還是不太適應這個強光。

——————

監控室裡,笑笑聚精會神的觀看著她倆的battle。

笑笑點點頭:“這屆的學員,有幾個實力確實不錯,”她指著席暢暢,“我很看好她。”

鐘家慕睜開眼睛,看到笑笑指著席暢暢,給她拋去一個問題:“那你猜,她們堅持幾秒。”

笑笑思索了一會,表達自己的想法:“有三十秒已經很不錯了吧,畢竟是第一天訓練。”

他否定了笑笑的觀點,眼睛再次閉上:“我不這麼看。”

“那你也有點小瞧席暢暢了,”笑笑說,“她每次表演,我覺得都很不錯。”

——————

排練室。

方可很擔心她,扯著胡冰的袖子:“姐姐,我都感覺刺眼的,多多姐姐現在豈不是難受爆了”

胡冰一邊從方可手裡把袖子拿回來,一邊回答她:“冇事的,她很強,你又不是不知道。”她雖然嘴上安慰著方可,但看向席暢暢的時候,也忍不住擔心。

這邊二人都聚精會神。

她餘光一撇,白瑩瑩眼淚都流了出來。

其實這種時候她倒是希望自己也能流淚,有眼淚的話眼眶裡就不會那麼乾澀了。

「嘖嘖嘖,白瑩瑩真是夠了,用這種方法。」

「心疼我們喬大寶。」

旁邊的人提醒著:“已經過了三十秒。”

才三十秒?這短短半分鐘她感覺好像過了一個世紀。

眼睛已經開始逐漸不適。

白瑩瑩瞥到她小動作多了起來,勸說她:“多多,你堅持不下去就認輸吧。逞強的受傷的話,我也會心疼的。”

綠茶,妥妥的綠茶。

她這個時候眼睛不能眨,否則肯定一個白眼過去。

她冇有跟著白瑩瑩奉承,淡淡的回懟:“我可以。”

嘴上說著,但是眼睛裡開始有比較強烈的痛感。

她不想,也不能輸給一個綠茶。

前世高手如雲的藝校,要贏得第一,不僅要有高顏值,更重要的是要有超高的學習能力加持。

她沉住氣,控製住自己蠢蠢欲動的身體。

又過了十秒,正當全心貫注比賽的時候,她感覺到旁邊的白瑩瑩一陣顫抖。

一秒,兩秒,三秒……

“我不乾了!”白瑩瑩捂住眼睛,轉身就走。

她離開意味著堅持不下去放棄了比賽。

觀看的眾人一陣沸騰:“贏了!!!”

彈幕也滿屏都是

「贏了!」

大家都沉浸在喜悅中。

很快就有人發現了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