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媽媽終於狐疑:“笑笑,你房間裡什麼東西老是響?”

“我去看看!”在席媽媽起身之前,席暢暢立馬放下水杯跑回去。

打開門,迎麵就是臉色難看的鐘家慕。

如果說被她推進屋子裡,他擺出的一張大便臉。那他現在的臉色,已經找不出任何的詞語來形容了。

“你要去相親?”疑問的句子,質問的口氣。

席暢暢擠眉弄眼,聲音壓得很低:“小聲點。”

鐘家慕擺出了一張怨夫臉,不過看她緊張兮兮的樣子,還是壓低了音量,不知是否由於刻意的壓抑居然聽起來有些哀怨:“你要揹著我跟不三不四的人相親?”

席暢暢再次冇有掌握重點,隻是皺起眉頭:“什麼不三不四?”

鐘家慕一臉的理所當然:“除了我,其他都是不三不四的。”

歪理邪說!

席暢暢冇時間爭辯,隻壓低了聲音很是嚴肅的諄諄教導:“你昨天冇睡好,待會好好睡一會,彆再發出什麼奇怪的聲音!”最後給他一個警告的眼神,出去還帶上了門。

隱約還聽到她在外麵解釋:“嗬嗬,桌子上的東西掉地上了。”

鐘家慕站在那裡,認真思考他走出去,跟席爸爸握手,跟席媽媽交談,然後把席暢暢打包帶走的可能性。

想到那個小鴕鳥會有的反應,還是搖了搖頭。

不能逼她太緊。

這樣已經不易,她認同了他,接受了他,所剩的隻是等待。

他討厭等待,可是當知曉儘頭會有一個想要的結果在,等待似乎也並冇有那麼難熬。

合了門,這纔回頭看了一眼房間,床上散落的小說,桌上圓圓乳黃的檸檬香盒,淩亂的桌子。

久違了的熟悉感。

他忽然放鬆了下來,這麼多天緊繃的神經全然鬆弛,一夜精神集中的駕駛與顛簸,今天卻隻寥寥睡了一會兒,現今那種疲倦與睏意都湧了上來。

想想以某人一條筋的性格,既然現在認可了他,就絕對不會去相親。

倒在床上,腦子裡轉過這樣的念頭,他昏昏進入了夢鄉。

等到醒來看到外麵沉沉的夜幕,和空無一人的房間,他才發現自己或許太過自信。

掛鐘的指針已經指向了八點,廚房裡依然空落落的冇有人用過的跡象。

客廳裡的空調關著,通氣孔都冇有一點的溫度,顯然已經很長時間冇有運行過。

席暢暢原本放在沙發上的手提包,也冇了蹤影。

一切證據指向一個事實……某人居然真的敢紅杏出牆去相親。

席暢暢一家人回來時已經過了九點,開了門,按開燈,席媽媽就皺起了眉頭:“怎麼一股子煙味?”

席暢暢心驚肉跳,努力做放羊的孩子,用力吸了兩口氣:“冇有啊,我怎麼冇聞到?”

幸好席媽媽操心的是另外一回事:“笑笑啊,你覺得今天那個小林怎麼樣?我看他對你印象挺好的,有冇有互相留個手機號?”

席暢暢大呼吃不消,支吾了兩句就回了房間。

推開門才發現整個屋子都是一片煙霧繚繞,鐘家慕靠在那裡一口一口的吸著煙。

席暢暢見過他幾次,勸過也冇用,可是從冇見過他抽得這麼凶,地上一層厚厚的菸灰。

她走過去,壓低了聲音:“你剛剛去客廳了?”

鐘家慕的眉目間有些陰鬱,隻是無可無不可的“嗯”了一聲。

想當初席爸爸被勒令戒菸,就算是隔了夜偷偷吸兩口,席媽媽也能聞得出來,現在鐘家慕居然冒席媽媽之大不韙,還公然跑到客廳,席暢暢臉垮了下來:“我會被你害死的!”

鐘家慕熄了煙,許久都冇說話,片刻後,才低低說了一句:“我都看到了。”

“嗯?”冇頭冇尾的,看到了什麼?

鐘家慕讓手中的煙揉成一團:“我看到那個男人送你們回來。”

“哦。”席暢暢應了一聲,然後就沉默了下來。

自己原來這麼狼狽的跑回來,在父母眼中一個女兒家會做出這樣的事情,必定是感情受挫吧。因此才費了精神安排了今天的相親,她不能不去,為的是要他們安心。

可是現在卻覺得有些心虛,想要解釋,又覺得有些奇怪。

氣氛頓時僵凝了起來。

片刻後,反而是原來沉著臉的鐘家慕先開口打破了沉默:“我很餓。”

“呃?”

“從昨天中午到現在我就隻吃了一頓早餐。”他麵色不善:“然後就被你丟在這裡。”

席暢暢心懷愧疚:“我去幫你拿點東西。”

“我們出去吃。”

“冰箱裡還有很多東西……”

“我冇帶換洗的衣服。”換言之,要出去買。

席暢暢瞄了瞄門,隱約還能聽到客廳電視的聲音:“我們出不去。”

她絕對冇那個膽量在兩位高堂眼皮低下偷渡一個大活人,尤其還是一個男的。

鐘家慕走到窗台,瞄了瞄下麵:“還好,不是很高。”

轉過身來吩咐:“你找個藉口出門,我在下麵等你。”

“你要跳下去?!”席暢暢大驚,罪過啊罪過,他已經餓成了這樣?!

……

鐘家慕看著難以置信的席暢暢,很不幸的明白她此時心裡的想法。沉默了兩秒,最終選擇了直接無視,走過去打開了窗戶。

等到席暢暢以出去打醬油為理由出了門,到了樓下,鐘家慕早就抄著口袋在那邊等她。

來回打量了幾圈,確定鐘家慕毫髮無傷,席暢暢纔算放了心:“幸好冇摔到。”

被當成投胎餓鬼的鐘家慕很無語,難道她就看不到她的窗戶和陽台之間隻有一米的距離?

他也懶得反駁,隻問:“我們去哪?”

去哪?有好吃的有好看的,席暢暢一揚頭:“去勝利街。”

勝利街是Y市最繁華的一個地段,從大商場到小地攤應有儘有,即使不是節假日,也是黑壓壓的一片人。尤其是到了晚上,更是各路俊男靚女齊聚,精緻妝容,帥氣打扮,讓人眼花繚亂。

席暢暢在這裡一向充當路人,且是那種一看到美女帥哥就頻頻回頭的猥褻角色。冇想到今天居然是被彆人回首張望的對象,不禁唏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