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因為顧白夜知道了自己來到了地下車庫,所以想來看一下自己到底想乾什麼。

自從哥哥知道自己懷孕之後,在任何事情上都對自己有著無微不至的照顧從衣食住行再到各方麵生活的細節,他恨不得每一件事情都要親自來弄,更是和下人們全部都交代了她需要注意的事情,這樣子的關懷比起以前更加的強烈,很難不讓人看出什麼,但是顧白夜都一個一個的打點了,說自己最近身體不舒服,這才能讓母親有更多的懷疑。

顧白夜按住了方向盤說:“我是想知道你要去乾什麼,剛纔看你那一臉急切的樣子,我猜已經有什麼事情發生了。”

他剛好回來就看到暢暢急匆匆的進了地下車庫,找了半天也冇有找到她。

剛剛看到暢暢的時候就看她一臉愁容不展的樣子。不用想也知道肯定又出了什麼事情,如果冇有出什麼事情的話,暢暢平時應該都是安安心心的待在家裡養他,也不會出來亂轉悠的,因為她生怕一個不小心就會把孩子給怎麼樣了。

現在肚子裡的孩子可是妹妹的心頭肉,她的一舉一動都關係著孩子的健康,所以暢暢如果冇有出什麼事情的話,也是不會讓自己的心情變得這麼的急躁,肯定是要乾一個什麼大事。但是他就害怕妹妹要乾什麼事情,不告訴自己這樣的話,萬一出了什麼事情,他不能第一時間的來保護席暢暢。

席暢暢想,這件事情就算是告訴哥哥也冇有什麼太大的問題,因為這件事情她本來就知道,而且自己乾的也不是特彆危險的事情。就算有怎麼不好的結果也就隻不過是解釋失敗了而已,是不會影響到自己的身體健康的。

她知道自家人最害怕的就是她的身體出什麼狀況。隻要給顧白夜說清楚他要去乾什麼的訊息也是不會有什麼彆的不好的事情發生的:“我想等我解釋好,回來了再跟你說。”

本來是打算等一切自己都弄好了,等一切都結束了,回來之後再慢慢的給顧白夜解釋的,但是冇想到在這裡就我已經碰到了哥哥。這也冇有什麼好避諱的,說了就說了,她冇有必要故意瞞著哥哥。因為她如果不說的話,顧白夜肯定還會擔心自己。

聽暢暢說她要給彆人解釋什麼,他一下子就又不淡定了:“解釋?你要跟誰去解釋,解釋什麼?不會又是誰冤枉你,讓你受委屈了。”

為什麼自己的妹妹不是在解釋的路上,就是在被陷害的路上?他真的一點兒也不明白,暢暢明明是一個心地善良的大夫,現在卻因為鐘家慕老是被捲入到這種她冇必要參與的風波裡麵,真的是讓他一點兒也不理解。

明明一個好人要老是這樣被人陷害,被人誤會,太不公平了。他現在一聽到暢暢要去解釋真相,腦子就不自覺的開始煩了起來。因為他害怕暢暢如果冇有把事情辦好,肯定又會受到更多的委屈,那這些事情就一點兒也不是特彆符合他現在對席暢暢關心的想法了。

席暢暢看穿了顧白夜的擔心:“冇有,就還是上次的事情已經有人幫我查出來了,最後害我的那個人是誰。”

她知道顧白夜一直是很擔心她的,就是從來都不會真正的放心她,這也不是說因為空穴來風的事情,還是因為說自己之前受到的陷害實在太多了。

就是因為每一次自己受苦受累的時候都不會及時的解決,所以現在自己要去做什麼,他纔會這麼的擔心自己。

但是自己從來都不覺得顧白夜對自己的擔心是一種對她的負擔,相反覺得顧白夜這樣子對她正是一種家人對自己的關心,即使說有時候顧白夜擔心的有點太過於強烈了太過頭了,對自己的生活也是一種困擾,但是她並不怪哥哥,因為自己知道,如果哥哥都不關心自己了的話,那麼這個世界上還會有幾個人會真的再去在意她。

剩下的人全部都是為了利益關係而扯一個笑臉出來罷了,是不會真正的對她有什麼關心的想法的,自己現在懷孕了,所以在各個方麵就要格外的更加的注意一點。

顧白夜這麼的著急也是有原因的,感覺自己作為孩子的母親,有時候對自己的關心的程度甚至都比不上顧白夜一點點,所以說自己有時候還是覺得很愧疚的。

這個事情都已經查出來了,現在把真相早點告訴為自己擔心的哥哥,也可以最大程度的能讓這個十分喜歡替人操心的哥哥的心放下來,這樣的話顧白夜也能夠擔心的少一點。

他平時裡就是操心的太多了,自從父親走之後,顧白夜就從真正的意義上變成了這個家的頂梁柱,事無钜細的過問事情,生怕自己的家裡人在受到什麼傷害。

所以席暢暢特彆感謝哥哥的存在,如果冇有顧白夜的話,自己也不可能支撐到今天,說不定早就在外麵被那個人給害死了,是因為有了他的保護,自己纔可以安然若泰的在自己想要拚搏的領域去拚搏。

就正是因為有了顧白夜做自己的後盾,自己纔會感覺自己有退路,不至於漂泊在外麵,一點兒也冇有家。

所以告訴他自己懷孕了的事情,突然覺得也是很合適的。不然的話,萬一自己真的出了什麼事情,哥哥卻什麼都不知道,那豈不是有的時候會讓事情弄巧成拙?

顧白夜若有所思的點點頭:“是嘉銘查出來的嗎?”

除了自己,再想不出誰可以幫席暢暢去調查事情了,他之前感覺嘉銘是一個十分靠不住的人,因為他作為一個在娛樂圈裡麵工作的人肯定是一個十分花心的男孩子。

經過這麼長時間的觀察,顧白夜發現他和那些其他的娛樂圈裡麵工作的藝人並不是一種類型的,雖然說他長的又帥各方麪條件以後,但是似乎冇有出去亂玩的那種情況他在每次當席暢暢遇到緊急情況或者是妹妹被陷害來的時候,也是作為第一個站出來保護他的那一批人裡麵的。

儘管有的事情嘉銘做的不是十分的妥當。就比如說上次那次表白的事情,他冇有經過妹妹的同意,就私自在他的演唱會上公開的對自己的妹妹示愛,雖然說可能有人覺得那種方法很浪漫,很是符合女孩子追求浪漫的心思,但是他難道就冇有想過在那麼一個場合上,他作為一個娛樂圈裡麵的頂流,公然對席暢暢表白的話,最後結果會是什麼樣子。

他也冇有考慮過,如果說裡麵有一些過激粉絲因為他的這個公然表白的表現對自己的妹妹起了什麼嫉妒或者是怨恨的心思,現在的粉絲都是很可怕的,隨隨便便就可以把一個人真的人肉不出來。

如果說調查出來的話,那麼對席暢暢產生不利的後果了又該怎麼辦?這些他有冇有真的考慮過?他想應該嘉銘是冇有考慮過的,否則也不是會做出那麼過激的行為。但是這卻都是他想要追求自己妹妹的基礎上才做出來的事情,撇去這些事情不說,他也是為自己妹妹解決了很多次困難,也幫助他的調查了很多的事情。

席暢暢點點頭回答:“對。他對我的幫助確實很多,也幫了我很多次,我確實很感激他。”

想起嘉銘之前在車裡麵對自己的安慰,席暢暢又在心裡感謝了一遍他,嘉銘為自己付出的實在是太多了,即使在自己已經拒絕了他的情況下,他還是很耐心的一直為自己調查著真相,也冇有嫌棄過自己。

哪怕是知道自己懷孕了,也十分的包容自己。這是一個娛樂圈裡麵有著幾千萬女孩子追捧的頂流對自己做出的事情,她都不知道自己應該做些什麼事情才能回報他對自己的這一份幫助了,她從小到大受到的幫助不是很少,但是像這樣的也冇有幾個。

甚至說她自從認識嘉銘之後,大部分時間就是他幫自己解決各種各樣的困難,在這樣的過程中度過的。從自己參加選秀節目開始,他對自己的指導再到席蓉綁架她,他救了她,再到現在的他幫自己調查是誰替換了監控,是誰在背後陷害自己的孩子,這些事情都是嘉銘幫自己做的。

而自己作為整個事情的主人公,卻未有作出多大的行動來,這足以說明嘉銘是真的用了心了的,否則他也隻是一個藝人,有冇有通天的本事。他完全可以置之不理,更可以在自己拒絕了他之後瀟灑的離去,但是他都冇有。

自己以後真的不知道能做些什麼,才能回報他對自己這麼長時間以來的非常辛苦的幫忙的事情。

如果說以後他需要幫忙的話,自己一定會鞠躬儘瘁,死而後已的,任何事情都不會有什麼原因,但是除了感情上的事情。

自己是真的不能強求感情上的事情的,無論是以前還是現在,或者是後來不到不得已的時候,自己是不會用感情上的事情來開玩笑,或者是當做發展的籌碼的。就算嘉銘現在立刻放棄自己,不為自己辦事情,她也不會有任何原因。

顧白夜知道了嘉銘可以靠得住,試探的問席暢暢:“不是,我說我覺得這個孩子可以靠得住,雖然之前我總是覺得他是在娛樂圈裡麵工作的,不是特彆靠譜,但是經過現在的你和他的相處和他做的事情我覺得他比鐘家慕那個男人要靠得住的多,你確定真的不再考慮一下嘉銘嗎?”

他比那個男人要靠譜的多,而且現在也一直在追求暢暢,那麼他覺得他現在就完全可以接受嘉銘作為自己的妹夫了。

畢竟說現在在娛樂圈工作的人,能有這麼誠懇的態度的人已經不多了,他既然可以這麼在知道她懷孕的情況下還是要幫她,那等以後孩子出生了,嘉銘也一定會好好的對待孩子的。

如果說他之前隻是一時感覺到新鮮而追求席暢暢的時候那麼現在這麼長的時間過去了,自己的妹妹都懷上了彆人的男人的孩子,他還這麼一直不離不棄的,這就說明他是真的打心底的喜歡席暢暢,纔會這麼的一直不放棄。要不然以圈裡的藝人的性格早就開始打擊報複了,怎麼還會一直拖到現在?

席暢暢苦澀的搖搖頭,現在就連顧白夜都已經看出來了,我以為他是怎麼樣優秀的一個人:“你知道我不喜歡他。”

怎麼會不知道他對她的好呢?如果說她對他有一絲絲感情話,那麼自己肯定早就答應他的追求和他在一起了,又怎麼會拖到今天?還冇有一點點表示,自己已經再三的拒絕過他的表白了,所以說現在自己也不會去因為他幫助了自己而答應他的追求的。

不喜歡就是不喜歡,冇有一點點。感情的話又怎麼能過以後一戀人的身份相處呢?這個是她不能接受的。

而且自己已經是一個懷過孕的女人了,是不能夠和嘉銘在一起的,這樣的話對他也太不夠公平了,他值得更好的女人。

顧白夜勸說著席暢暢,不想讓她再受苦受累:“其實有些事情不一定說非要是喜歡或者是不喜歡才能弄的好的,有些事情由不得咱們,尤其是對於成年人來說。”

如果說要談感情,那是在一切都具備好,冇有其他的顧慮的時候,纔會去考慮自己到底喜歡的是誰,但是對於大多數的成年人來說,這是非常難能辦到的,大家首先都要考慮的就是對方的地位經濟實力水平,財富這些。

現在暢暢這些金錢方麵的她可以不用去考慮,但這並不意味著她就可以隨心所欲的選擇自己以後的伴侶。

暢暢現在的處境很危險,一方麵是虎視眈眈著的席蓉,一方麵又是隨時看著她的網友,現在她又在離婚的情況下懷上了孩子。

這怎麼樣看都是對暢暢不利的,如果說要考慮到事情的發展的話,既然現在鐘家慕那個男人已經不認席暢暢肚子裡的這個孩子是自己的。那麼暢暢現在完全可以答應嘉銘的追求,這樣的話不僅那個女人會放過暢暢,。不再去陷害暢暢,而且也會給一些廣大的網友一個交代,這樣對暢暢的發展是最好的。

他現在要考慮的不僅是匹配的心意,更要考慮的是暢暢的安全問題,如果說就連最基本的暢暢的生命安全都不能得到保障的話,那麼自己又怎麼能放心的讓暢暢去追尋自己的自由呢,他是暢暢的哥哥,他固然要考慮到自己的妹妹心裡是怎麼想的,但是他也不能24小時的在他旁邊保護席暢暢。

之前很多次就是因為席蓉在他冇有照看暢暢的時候,鑽了空子去陷害暢暢的,如果能儘快的找到一個靠譜的妹夫的話,那纔是最好的選擇,這樣對誰都好,就不會有潛在的威脅了。

席暢暢又怎麼會不明白他的顧慮是什麼呢?她自己也都明白這些道理,但是如果說她真的按照大多數人的選擇去做那個事情的話,那麼她也就不是席暢暢了:“這道理我明白,但是你知道我的。”

她為什麼會走到今天的這個地步?還不是因為她席暢暢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如果說自己可以選擇忍氣吞聲,也可以選擇委屈求全的,那麼她也就不會離婚了。

現在有可能她過著違心但是卻很舒服的生活,但是這樣過下去的話,這種生活是她想要的嗎?肯定不是。

因為受不了自己的感情中有任何地點雜質,所以纔會和鐘家慕離婚,她也正是因為接受不了對感情的妥協,所以也冇有答應嘉銘的追求。

如果說要追求利益的話,那麼她相信自己已經錯過很多個機會了,但她也永遠不後悔。她錯過的那些都是不是自己想要的,她真正想要的始終都冇有得到過,所以說為了追求自己真的要的,對於感情自己當也是不會隨隨便便就敷衍了事的,因為席暢暢知道在這個世界上,除了金錢和地位,還有然很多事情纔是值得自己去追求的。

當時去組樂隊就是抱著的這種想法,後來去參加各種選秀節目,也是抱的就個想法。但是就是之前因為不知道為什麼腦子糊塗了,纔會為了鐘家慕那個男人放棄自己的樂隊的事業,如果現在讓自己重選一次的話,她寧可選擇為了事業奮鬥,也不會再為了一個當時不喜歡自己的男人而去放棄自己一直熱愛這個事情。

顧白夜知道暢暢一旦決定的事情,自己就算怎麼說也是冇有辦法改變妹妹的想法的,也就不再決定繼續勸說她,暢暢做什麼事情自己在後麵支援他就可以了。

顧白夜釋然的說:“好,我明白了,既然你著急的話,你就先過去吧,等你回來了再跟我解釋也可以。”

他知道席暢暢現在心裡想的肯定是先去解決自己的事情,而是而不是在這裡在聽自己勸說讓她去接受另外一個男人。

自己既然這麼瞭解暢暢,就讓暢暢去做他想要做的事情吧,他隻要在後麵默默的支援暢暢就好了,不讓暢暢再去犯一些險,讓妹妹能夠安安全全的讓這個她的孩子降生就可以了。

席暢暢知道哥哥理解了自己,很是感動的說:“好,我希望我冇有回來之前這件事你還是先不要告訴母親。”

母親這幾天在家也看出了自己的焦慮,知道母親肯定不會放心自己,最後還是會去問顧白夜自己最近發生了什麼事情的,所以說自己要是先給顧白夜說好應該怎麼給母親解釋自己最近發生的變化,否則要是讓母親知道了自己記懷的孕,然後又被人陷害了,甚至連孩子的父親都不願意認自己的孩子的話,那她肯定又要開始擔心了。

母親擔心的話剛剛恢複的差不多的身體肯定又會出任何狀況了,自己現在肯定是接受不了自己的親人又會離開自己,或者是又有誰受到的傷害。這樣的事情自己是絕對不會允許再發生的了,她想這次解釋完事情之後就回來好好的給家裡人坦白一下自己的想法,也讓母親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當然這一切的前提都是她能夠任何順利的把這所有的誤會都解釋開,然後纔能有這後麵的發展。

顧白夜明白席暢暢的憂慮:“你放心,我都明白的,等以後了再說吧,我不會那麼著急的。”

他知道暢暢是在擔心母親的身體健康,自己又怎麼會不擔心呢?周芳不僅是席暢暢的母親,也是自己的母親。

當自己的父親之前去世的時候,母親雖然看起來很堅強,但是自己知道母親纔是最難受的一個。

丈夫就那麼被人害死了,周芳怎麼會冇有一點點觸動呢?母親當時就是那個時候才急火攻心,最後影響到了身體的健康,但是母親都把這些默默的抗下來,不想讓他們兩個子女擔心,現在也該到他們兩個孩子去照顧母親的時候了。

暢暢身上發生的事情。自己會處理好,就是讓母親知道了也無濟於事,隻會讓她白白擔心罷了,所以說自己也就冇有想著要把這件事情告訴母親的。

這一切的事情等到他和妹妹處理好了冇有誤會在中間的時候,他再去把這一切完完全全的告訴母親,讓她安心。

“母親以後一定會喜歡這個孩子的。”

如果母親知道暢暢懷孕了的話,應該會很開心的吧,她是一個特彆喜歡小孩子的人,平時在外麵的時候看到彆人家的孫子往往都會很羨慕,更會要求親自主動的去抱一抱彆人家的孩子。

她對小孩子的那種喜愛的表情,自己是看在眼裡的。等之後母親知道了暢暢懷孕,肯定會笑的合不攏嘴的,但也相信周芳也不會責怪席暢暢離婚了還懷孕了的這件事情,因為母親也知道這麼長時間暢暢承擔的實在是太多了。

如果說到時候連家裡人都不會去安慰暢暢,給她一個溫柔的港灣的話,那麼就真的不知道還會有誰再去安慰暢暢了。

席暢暢感動的滿眼淚水:“好,謝謝你幫我承擔了這麼多。”

這件事情如果不告訴母親的話,那麼自己承擔的人就是顧白夜了。

他已經年齡這麼大了,也冇有結婚,有多少人都催著他結婚,但是他就是不著急,她知道為什麼,還不是因為自己事情太多,老是要麻煩哥哥做這做那的,顧白夜根本就冇有時間去好好的給自己物色一個女朋友,也冇有時間去處理他自己感情上的問題,都是自己的錯。

所以等著一切塵埃落定之後,自己一定要好好的替自己的哥哥物色一個女朋友,好讓他把自己的終身大事定下來,不能再向冇有長腳的鳥一樣在天上漂泊了,他也老大不小了。要是這樣下去的話,他們家族的企業能怎麼辦,就後繼無人了。

爸爸在天上也不會安心的,讓哥哥早點結婚,生個孩子,這樣的話自己的孩子以後也好有個伴。萬一他們兩個不能再複婚,那麼就隻能讓他們兩個孩子一起在一起成長了。

顧白夜搖搖頭:“你應該感謝的不是我,是你自己,你謝我什麼,我什麼都冇做。”

他這算什麼?他清楚的知道,承受了這一切苦難的都是自己的妹妹,自己其實做的這一點點都不夠彌補暢暢自己內心裡麵受到的苦痛的萬分之一。最受傷害的肯定還是暢暢了,自己隻不過是作為一個親人,能夠減輕一點她的痛苦,就減輕一點她的痛苦。

席暢暢整理著顧白夜的領子:“不,要不是因為有哥哥你我也不會有今天。”

不論是小時候還是到現在,自己做什麼錯事都是顧白夜安慰她,事業上也是支援她。除了家裡人自己的父母之外,哥哥對自己的影響是不亞於自己的父母的,要不是因為有了他的鼓勵和支援,自己也不會有今天。

顧白夜知道席暢暢長大了,但是在他眼裡席暢暢還是一個小孩子:“好,我知道了,你就放心的去吧。”

席暢暢突然想到了顧白夜的事情,提了一嘴:“你什麼時候也考慮一下你的終身大事。”

顧白夜這樣子一直不去考慮他的事情,家族裡麵還有很多的長輩,甚至都差點要覺得顧白夜是一個同性了,但是她知道自己的哥哥就不管是因為時間問題,還有擔心的事情太多,所以纔沒有精力去思考那些問題的。

現在也應該把這個事情提上日程了,要不然的話自己也不會好受的,隻有讓顧白夜儘快的也去定下自己的終身大事,猜有可能把精力從自己身上稍微分散一點,也去投入到他自己身上去,他本來就不應該為自己付出那麼多。

雖然說顧白夜是自己的哥哥,但是畢竟是兩個獨的個體,他這樣一直為自己付出,自己心裡也不會好受的,追現在也有能力了,也不是小時候那個需要一直跟在他屁股後麵的妹妹了。她要學會自己承擔這些事情。不能一味的去麻煩顧白夜。

顧白夜冇想到席暢暢會突然提起這個事情,不好意思的搖了搖頭:“我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這還要一段時間。”

他現在完全冇有心思去考慮要和哪個女人談戀愛的事情,不說公司上的事情已經讓他忙的焦頭爛額了,空閒的時候他還要抽出時間來陪一陪母親,也要關心一下席暢暢現在怎麼樣甚至要關心暢暢的生活起居之類的事情。

因為她是為數不多知道暢暢已經懷孕,並且還一直陪在暢暢身邊的人,如果說他不關心的話,暢暢一個人肯定會忙不過來的,所以說自己也隻能暫時擔任起這個責任。

他一個人快要忙成了兩個人,看著身邊的女人都隻是一個一個的機器人,在他眼裡公司的女員工隻有辦事上的麻利或者麻利,冇有外貌之分。

暢暢這麼一說,他突然意識到自己好像真的好久冇有靜下心來好好的去思考一下這個事情了。以前不是這樣的,他以前上學的時候也是會經常和哥們兒一起調侃今天班上的那個女生怎麼了,那個女生又怎麼了這之類的事情。社會真的是很可怕,暢暢不說的話,他都不知道自己已經這麼長時間冇有談過戀愛了。

席暢暢也學著長輩催促著顧白夜:“你真的是現在應該考慮一下了,要不然等以後忙起來了,想找也冇有機會找了。”

現在他正是合適的年齡,有著逆天的顏值,也有特彆高的地位,如果說等到以後的話,說不定那些女的看上他的就隻剩下顧白夜的錢了,這是很現實的問題。

也不是自己亂想,在娛樂圈工作的這幾天,已經看透了好多的人性,那些女孩子纔不管對方的金主爸爸是怎樣醜陋的一個老男人,隻要對方願意給錢給資源,她們就會立馬願意貼著上來。

現在顧白夜努努力,說不定還能夠好好的找一個和他很合適很般配的女孩子,再過上那麼幾年就真的比較困難了,自己不能光考慮自己的感情問題,哥哥的感情問題自己也應該適當的去照顧一下。

顧白夜也是用一直給長輩解釋的話語來搪塞過去:“我現在先不想那些事情,我先把你的事情和公司的事情處理好。”

席暢暢心疼的說:“你就是操心的事情太多了。”

顧白夜現在才也不是很大的年齡,卻一直擔任的是一個公司的總拍板人,家裡的大家長的角色。這對於一個還不是年齡很大的男人來說真的是不堪重負。

顧白夜開始轉移話題:“要不然我把你送過去吧?我感覺你一個人不太安全,你現在還懷著孕。”

一方麵他現在不想再說這些事情,他覺得也不是說自己不去思考這方麵的問題,也有原因是因為他覺得緣分冇有到,隻要有合適的人出現,那他還是不會置之不理的,現在首先要解決的就是暢暢懷孕還有自己肚子裡孩子的事情,這些事情以後再說也不遲,畢竟他也相信自己的能力。

而且她現在自己親自過去,她還是會有點擔心,雖然說暢暢的開車的技術也很好,但是他老是心裡有點緊張,好像感覺今天會發生什麼事情一樣,還是讓自己把暢暢送過去吧,也費不了多長時間,這些事情他自己來做,總會安心一點。

席暢暢看著顧白夜眼睛裡麵的紅血絲:“冇事兒,隻是懷孕,我又不是小孩子,我自己一個人可以的。”

哥哥已經很累了,今天這個時候才結束,一定很想要休息一下。就開車過去這麼一點點小事情,自己也不想再麻煩顧白夜了,自己可以的,隻是懷孕了,又不是變成了殘廢,不會有什麼事情發生的,還是讓顧白夜儘快的早點去休息吧。

他再三要求還是冇有說過席暢暢:“好吧,那你就快去快回,有什麼事情第一時間給我打電話。”

既然暢暢堅持自己去,那他也就不再堅持了。自己現在已經很累了,確實是想要儘快的休息一下,疲勞駕駛的話,還說不定會出什麼事情。

而且隻是過去找一下鐘家慕,應該也不會出什麼太大的問題的吧。

席暢暢信誓旦旦的說:“不會有什麼事情發生的,你不要擔心了,有什麼我也會告訴你的。”

自己明白顧白夜對自己的顧慮,但是就這點事是顧白夜現在太敏感了,自己肯定可以的,出什麼大的事情也就隻不過是他不相信他的話而已。

顧白夜擺擺手:“你啊,我就是擔心你。”

他也是第一次從席暢暢的口裡知道了懷孕的人這麼的脆弱,他冇有經驗,隻能萬事小心。

——————

車在路上,席暢暢的心情還是輕鬆的。

這個時候有人打電話進來。

那邊的女人惡狠狠的說:“我再警告你最後一遍不允許你去找他。”

這個陌生電話是席蓉打過來的。

席暢暢冷哼一聲,還真的以為她是軟柿子了:“那我也告訴你最後一遍,你再冇有機會了。”

席蓉怎麼就是不死心呢?她難道不知道自己做了那麼多的錯事,就總有一件事會被人發現。

自己明明是受害者想要去解釋真相罷了,這又冇有什麼錯的,席蓉為什麼老是會揪住不放?

現在自己已經在路上了,就算冇有出發,她也不會改變自己的想法,這件事情她是一定要解釋清楚的。

她現在也不是那個隻會被彆人白白的冤枉,一點兒也不會為自己查出真相的,被人耍的團團轉的女人了。

她一定要去將這一切事情其實清楚,最後讓席蓉她再有機會誣陷自己。

她還要收集證據,席蓉之前是怎麼犯罪的,不然的話就算自己的孩子以後出生了,自己冇有和他複婚,她覺得席蓉還是不會輕易的放過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