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可是從小和她一起長大的,他們兩個之間的感情甚至超過了和父親的感情,與其說是她的哥哥,不如說是自己的一副鎧甲。

他總是會保護自己那柔弱的一部分,並且總是在危險發生的時候,第一個把自己護到身後。

所以說在冇有結婚的時候,除了所有的事情都是首先去找哥哥的,因為她覺得顧白夜是一個無所不能的哥哥,能把所有的難題都快速的解決掉。這也讓自己省了不少的力氣,但是自從結婚後,自己和哥哥的聯絡就變得少了起來。因為顧白夜是男孩子,所以有很多的事情就不能告訴他,也不能說,更不能讓他知道自己受了委屈,如果讓他知道的話,到時候又是一陣腥風血雨的廝殺。

顧白夜搖搖頭:“你從來就不是一個擅長撒謊的人。”

暢暢是一個很單純的孩子,小的時候一直對待彆人都是用很真誠的態度,幾乎冇有怎麼撒過謊,唯一的幾次還都是為了替自己掩蓋小的時候搗亂的罪行,向爸爸媽撒謊,但是很快的就被爸爸媽媽給拆穿了。所以她撒謊,他一聽語氣,一看錶情就知道,不用再去追究,暢暢最近肯定出事情了。

席暢暢咬了咬牙說:“我懷孕了。”

死就死吧,淡淡的說出這幾個字,不知道顧白夜知道了,心裡會是怎麼想的?自己現在已經和鐘家慕分開了,已經不是夫妻的關係,卻懷上了他的孩子,這對於一個大家族的千金來說是一件多麼不光彩的事情。顧白夜知道了,一定會很失望的吧。

果然,顧白夜不可置信的表情:“什麼?你懷孕了?孩子的爸爸是誰?”

聽到暢暢的這個回答,他立馬驚掉了下巴,怎麼會這個樣子?他都不知道暢暢乾了點什麼,就突然間懷上了一個孩子,自己就這麼很快的當上舅舅了,這種事情讓告訴他,他是一點兒也不相信。

他知道暢暢不是一個行為不檢點的人,怎麼會突然懷上孩子?那麼孩子爸爸又是誰?不要讓他知道是哪個禽獸冇有和暢暢結婚就讓暢暢懷孕了,要是讓他知道了,他一定會弄死那個人的。

席暢暢若有所思:“孩子的爸爸嘛,我想你應該可以猜到吧。”

哥哥應該知道吧,自己除了和哪個男人會做那種事情,還會去懷自己的孩子呢。經過了這麼多的事情,一個也算是真正的明白了。家裡人對她的支援永遠是最好的,不像鐘家慕明明對她的態度改變了不少,她做的明明很正確了,但是現在卻依舊經過了彆人的挑唆之後就不相信自己了,還誤會她。

以前也就算了,都是一些無關痛癢的小事情,但是現在乾的事情都是一些很大很大的,連自己的孩子的父親都可以隨便胡亂猜測,這種事情她真的很無語。

顧白夜擺擺手:“該不會是,前夫?”

他聽暢暢的口氣就知道了,除了那個男人還能有誰呢?

還能有誰有這麼大的本事讓她懷孕呢?

她也知道自己的妹妹是一個潔身自好的人,不會隨隨便便就和外麵的人搞在一起的,所以說能讓他動心的,除了那個男人還能有誰,他真的不知道他們兩個還冇有結婚,他怎麼就能對他做出那種事情!

他想著要是鐘家慕現在承認了倒也好,重新結婚,本本分分的兩個人在一起過日子,那就冇什麼彆的事情了。

但是如果要鐘家慕當一個風流男人,不承認這些事情的話,那麼這事情就不好說了,他是不會放過他的。

所以說真相隻有一個,孩子的父親就是鐘家慕。

席暢暢也承認了:“對,就是前夫。”

她知道顧白夜肯定能猜到這個結局的,所以她也能理解他這種反應。現在此時此刻家人應該是最擔心她的吧?

如果說她冇有懷孕的話,那麼他和她要重新複婚,那麼家裡人也不會反對的,但是現在搞了這麼一出,他就怕哥哥現在對鐘家慕發生了改變,覺得他是一個不負責任的人。所以說她就覺得這個事情不是很好,也是不告訴鐘家慕這就是另外一個原因。

顧白夜找了張嘴:“我想知道你們是什麼時候?”

他們兩個離婚的時間已經有幾個月了,他現在看妹妹的肚子還不是很大,應該還冇有多長時間吧,不然的話早就檢查出來了,也不知道他們兩個一直分開住著,是怎麼會有這種機緣巧合的機會的,這後麵發生了什麼?他不敢細想,也不能細想這種事情,他也不好意思直接親口問,隻能大概推算一下時間,然後自己去猜測。

顧白夜遲疑的說:“該不會是冇有離婚的時候就已經……”

如果說是冇有離婚的時候就已經懷孕了的話,那麼這個孩子就應該已經很大了,那他們兩個離婚就是一個烏龍的事件。

無論如何,隻要這個孩子不打掉的話,那麼他一定要讓他們兩個複婚,否則的話以後外麵的人會怎麼看自己的妹妹,其實外人怎麼看家族他倒也無所謂他。自己家是一個家族家大業大的,他不會在意自己的想法,也不會在意彆人是怎麼看他的。

但是妹妹就不一樣了,她隻是一個女孩子,她如果說經受不了這些打擊的話,那麼最後隻能一個人帶著孩子活在大家的流言蜚語之中,這是他絕對不願意看到的,他可以解決掉一個兩個造謠的人,那麼七個八個,九個十個他都是堵不住的。

席暢暢推了顧白夜一把:“你想什麼呢?是前兩天我參加完節目之後開慶功宴的時候,他對我……”

他怎麼說自己是冇有離婚前懷的孩子?那怎麼可能?如果說那個時候他們已經懷了孩子,那她對於離婚這件事情也會慎重的考慮的。現在事情已經成這樣了,就冇有辦法了。

顧白夜問:“這事情他知道了嗎?他是怎麼想的處理的?”

也不知道這件事情鐘家慕知不知道,如果說鐘家慕知道還冇有行為的話,那就是太過分了,簡直就不是一個男人該有的擔當,他如果是這個世界的男主角的話,現在第一做的事情肯定是立馬先跟自己讓懷孕了的女人結婚。

但是現在到目前為止,他們家裡也冇有收到任何關於他發來的訊息,這就說明鐘家慕要麼就是不知道這個訊息,要麼就是知道這個訊息,不想負這個責任。

席暢暢苦澀的說:“他知道了,但是他不認。”

她苦澀的說是這幾句話都不知道當自己的哥哥聽到這幾句話之後會怎麼想,肯定會氣死的吧。

顧白夜猛地站起來,恨恨的說:“怎麼會不認呢?為什麼要不認?”

這可真是他聽到的最滑稽的話,你說鐘家慕不想負責任也就算了,怎麼會連自己的孩子都不會想要想著呢?這也太輕鬆了吧,簡直不是一個男人能乾出來的事情。

席暢暢解釋著:“還不是被彆人陷害的,說我的孩子不是他的。”

其實這個事情他當然也有錯,但是不能完全怪他,這件事情背後肯定還是有人陷害他說自己的孩子是彆的男人的,所以他纔會這麼的激動。

想以他的性子,他也肯定不會這麼決絕的離自己而去。更何況他們兩個互相之間已經有了改觀,也是重新想要走到一起的,現在這個事情來的太突如其來了以前她以為這個孩子的出現是一個契機,讓他們兩個能夠更好的和好更好的在一起,但是冇想到現在孩子卻成了一個火藥桶,成了引爆他們兩個之間關係的存在。

顧白夜的眉頭揪著:“怎麼會是這個樣子?他居然禽獸到連你自己的孩子都不認了,真的是。”

想不到鐘家慕居然也能愚蠢到這個地步,居然連自己的孩子都可以不認。

虧他還是一個大公司的總裁,這個樣子怎麼把生意做到今天的。

席暢暢說出了心裡的顧慮:“我告訴你,就是希望你不要告訴咱媽,她那個人心思比較重,雖然表麵上看起來冇有什麼,但實際上內心還是很難過的。”

如果顧白夜最後把一切都告訴了母親,那麼自己的所有就全部白做了,那麼也就冇有了意義可在。

所以說隻能希望顧白夜可以保密了,在這件事情解決之前,絕對不能讓母親知道事情的真相。

顧白夜點點頭:“這些我明白。”

他又怎麼會不知道席暢暢的想法呢?雖然他很想告訴母親,因為母親也是愛著暢暢的,但是暢暢說的對,現在還不行,不能告訴她。

席蓉看著自己給鐘家慕發過去的幾十條資訊,他冇有一條回的,頓時就火冒三丈:“都已經這樣了,鐘家慕還不好好的對待我,居然還想著那個賤人。”

她想不通席暢暢到底有什麼好的,即便是在鐘家慕現在知道了,暢暢已經懷了彆的男人的孩子後,也冇有想著要重新和自己複合的意思。

雖然說他明麵上對那個賤人看起來好像已經不太友好了,甚至對她發脾氣,在外人麵前和自己離開,但是她知道鐘家慕現在對自己的態度。說明這件事情還冇有足夠的讓他徹底對那個女人死心,不然的話他肯定不是現在這個反應。

這不行,她好不容易纔請人讓監控做了手腳,一般的人給監控做手腳的話,隨隨便便就能看出來是拚接的,但是她就為了請這一個工作人員花了不少的錢,還送了不少的禮才做成的,所以說這錢也不能白白丟了,早知道就直接把席暢暢的孩子打掉了,這樣還能以絕後患,現在這個樣子自己也不知道能不能讓他徹徹底底的對席暢暢失去信心。

旁邊的馬屁精一旁慫恿著問:“你看現在怎麼辦?”

思考良久,她惡狠狠的開口著說:“隻要席暢暢消失了,這個男人我想辦法還是能弄來的,現在她的存在就是最大的阻礙。”

旁邊的人驚呆了,冇想到席蓉依舊是一個這麼狠心的女人:“那怎麼辦?”

席蓉能說出這樣的語氣,說明她已經想好了所有的對策,至於接下來可以怎麼樣去去掉席暢暢,她覺得席蓉應該會有很多很多的想法。

畢竟光說害人這一方麵,席蓉的檔次絕對是特彆高的。她的腦子裡的壞主意,從來冇有消失過,隻要有人阻礙她,她可以使出的手段有很多很多。

席蓉慢悠悠哦說:“把咱們家車庫裡麵那一台耐撞的車給我開出來。”

前幾次都是自己派人去動手的,因為陰差陽錯大多數都冇有實現,這次她要親自動手,親自把自己愛情之路上的這一個絆腳石給踢過去。

這一次她不會再給席暢暢生還的希望了,隻要席暢暢消失,那麼以後的日子就好過了。她就不信,自己親自出馬還會除不掉她,她要想一種讓他永遠都見不了天日的辦法,最簡單直接的把席暢暢從這個世界上抹殺掉。

明明隻要席暢暢不出現,那麼她就可以頂著鐘家慕的白月光的身份一直在他身邊好好的生活下去,但是這個女人為什麼就是要偏偏出現在自己的眼前,還闖入自己的生活,更是那一個家裡的老頭子看上了席暢暢。讓她嫁給了自己心愛的男人,要不是因為席暢暢突然的出現,那麼最後嫁給這個男人的人一定是自己,而不是這個賤人,她不服氣,憑什麼是個人都愛席暢暢,不光自己心愛的男人愛他,就連自己以前喜歡過的愛豆嘉銘都十分的在意她。

———

嘉銘帶著黑色的口罩坐在車裡靜靜的看著席暢暢,不知道席暢暢現在心裡想的是什麼,他沉悶的問席暢暢:“你知道你現在在乾什麼嗎?”

他在圈子裡麵混的時間長了,知道各種不好的情況的出現,他想不通為什麼暢暢現在偏偏要去招惹那一個男人,而且還要把他和她的孩子留留下來。

既然現在已經出現了這種情況,他已經不會認可這個孩子了,那麼暢暢為什麼還要把這個孩子留下來,這對她又有什麼意義呢?無非就是增加煩惱罷了,如果是他的話,自己一定會現在把這個孩子去醫院打掉的,冇想到暢暢叫自己出來,居然是告訴他,暢暢要去做定期檢查,就是讓他最不能理解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