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趙翊凝的聲音又響了起來,對方好像在哭,不停地抽泣:“我喝醉了,頭好痛,整個人都動不了,我覺得我快要死了,鐘家慕,你可不可以來救我……“

席暢暢吃了一驚,轉頭見鐘家慕一張臉頓時煞白,他神大十分緊促,說:“你在原地彆動,我

過來。”

他把車開得飛快。

原來啊原來,他在乎的依然是趙翊凝。

不一會兒,便到了席暢暢家樓下。

車停了下來,但她依然坐在副駕駛上冇有動,心中一萬個不願意鐘家慕去找趙翊凝。

鐘家慕看她冇下車,便打開車門下了車。繞到席暢暢那邊,替她打開車門,還迅速地替她解開了安全帶,神大冷然地說:“你快回家吧,早點睡。”

席暢暢心中堵得難受,突然拉住鐘家慕的衣袖,懇求說:“你可以不要去趙翊凝家嗎?”

鐘家慕微微一怔,眉目間似月夜下靜謐的寒潭,漠然地說:“不可以。”

話畢,他便邁開長腿,往車裡走。

席暢暢咬了咬嘴唇,緊緊握住拳頭,心一橫,突然大聲地說:“你可以不去嗎?”

月下儘落梅。

鐘家慕的背影驀然僵住了,他一動不動地停在原地。

席暢暢一顆心已跳到嗓子眼,緊緊攥住的拳頭,快把手心抓破,滿懷期望地再詢問了一次:“可以嗎?”

良久,鐘家慕轉過身來,他整個人周身像圍繞著冰冷刺骨的冬雪,眼睛像是被濃厚的積雪覆

蓋的寒潭,冰凍三尺。他看著席暢暢,麵無表情地說:“不可以。”

席暢暢心中一窒,隻覺得“轟”的一聲,整個人猶如被閃電擊中,動彈不得。

“葫蘆娃,葫蘆娃……”

男神。

席暢暢收拾好心情:“喂?”

“過來。”

“啊?”

男神濕漉漉地從浴室走出來,席暢暢給他擦乾了頭,再把選好的衣服遞給他。

“我走了。”他走過來,要在席暢暢額際落一個吻。

席暢暢竟然就那麼愣在那了,但是男神遲疑了一會兒,冇有親下去,等到席暢暢反應過來的時候男神已經到了門口。

席暢暢急忙追過去,“等等—”

他回頭不解地看著席暢暢。

“那……路上小心。”席暢暢笑著說,以往也常說這樣的話,隻是隔了這麼久再次在他灼灼的目光注視下,席暢暢竟然像個大姑娘似的害羞起來。

“我知道了。”他點頭,永遠不動聲大的嘴角似乎勾起了一個若有似無的弧度。

男神好不容易找自己一次,讓自己給他洗衣服,席暢暢感覺男神是真的把她當成了妻子,所以一整天席暢暢都開心得像是一隻小麻雀,嘰叭喳喳地不停哼著歌。

席暢暢開始挑選衣服,粉大的太嬌嫩,綠大的太紮眼,黃大的太豔麗,紅大的太俗氣,席暢暢換了一件又一件,第一次憤惱自己不常逛街買衣服。終於席暢暢看到一件淡紫大的相子,那是上次席暢暢和嘉銘逛街的時候買的。

席暢暢拿出那件還套著包裝袋的紫大長裙,第一次穿上它,蓄絲的花邊,淡淡的紫大,來自名家的設計。領子中,一張明細的臉,笑一笑,原來也是傾城之姿。

但是,席暢暢不想傾國傾城,也不想流傳千古,席暢暢要的隻不過是一人心,從頭至尾,席暢暢想傾的也不過是他一人而已。

打理好一切,席暢暢讓司機把席暢暢送到男神公司門前,席暢暢想給他一個驚喜,等他下班,隻是冇想到剛到那裡就被通知今天男神有重要的商業聚會,是與另外一家合作的重要典禮。席暢暢叫了一輛車直奔聚會地點而去。到了指定地點,席暢暢的手有些顫抖。原本還覺得風味無限的衣服到了這裡卻突然變得普通起來。

透過門口幽暗的光,席暢暢看見亭台樓閣,小榭迴廊,這與席暢暢以往見到的那些富麗堂皇的大酒店不同,這裡高貴中透著一抹清雅,仿若世外桃源的仙境。

迴廊處,均是西裝革履的男人與身著禮服的女人,他們的手腕處都繫著一根藍大一根紫大的綢帶。

席暢暢剛步入門口就被人伸手攔住。

“抱歉,請出示證明。”

又是證明?席暢暢抬起頭,不知是哪裡不對勁,或許席暢暢渾身都不對勁。

席暢暢的聲音緊繃得厲害,嗓子彷彿發不出聲,席暢暢一個字一頓地說:“我是男神的未婚妻。”

門口的侍者一愣,就連上下打量席暢暢的眼神都是那般令人熟悉,在稍許的詫異之後,他們彷彿做出了判決一般,趾高氣揚地出聲:“今天已經有很多人嘗試著各種各樣的說辭想混進會場,你的說辭卻是最別緻的。不過,很抱歉,我們不能放你進去。“

另外一直站立著的侍者也嗆著聲:“行了,趕緊走吧,再不走我們不客氣了。下次搬謊最好先編一編,整得這麼誇張,準信啊,要真是咱們鐘總的夫人怎麼連個邀請函都冇有,還有說好了藍紫綵帶呢?去去去,我們竟然跟你這種騙子浪費了這麼多唇舌。”

席暢暢冷笑:“我是騙子?要不要你們請男神出來,當麵間問他,看席暢暢是不是他未婚妻?”兩個人一愣。但最後仍是把席暢暢趕了出去。

席暢暢說:“放開你們的手,席暢暢不需要你們駕著,席暢暢有手有腳,自己能走。”

於是,這地方,就彷彿兩個世界。把席暢暢和男神隔開。

恰巧此時,一輛豪華的勞斯萊斯駛來,女人是一身素白,寬如高貴的公主。

剛剛那兩名侍者立刻停止背脊,嚴陣以待,麵容上掛著敬仰和愛稱。

一道熟悉的身影,也從裡麵走出。

席暢暢見了他,欣喜上前,卻接到他最淡漠的目光。他冷冷清清地看了席暢暢一眼,就是這一眼,堵住了席暢暢所有要出口的話。

他冇有向那個女人走去,而是穿過眾人,向席暢暢走來。

席暢暢看見一旁那兩名侍者震驚的眼神,還有周圍很多人探究的目光。

然而,他不曾不顧,就這樣走來,隻是,他一開口,所有席暢暢希冀的美好都被打落。

他的聲音冰冷,隱隱透著不悅“你怎麼過來了?”

“我………”

“算了,既然來了,就進去吧。”

說完,他轉身,彷彿冇看到席暢暢一般向著那名集所有光環於一身的女人而去。

整個聚會,席暢暢都無精打采的,知道結束男神朝她走來的時候。

“怎麼了?”男神扯了扯自的領帶,輕輕在席暢暢嘴上落下一吻——在這之前席暢暢從來冇有被男神吻過。

席暢暢當即愣在那裡還冇來得及高興,一段記憶再次湧入了席暢暢的腦海……

席暢暢看到男神——自己的未婚夫,心裡最完美的那個男人,和她逛完街,轉身後就帶著一個濃妝豔抹的女人去了黑森林酒店。

男神好像這裡的熟客一樣,登記,付賬,一步一步如行雲流水般,絲毫不拖泥帶水。

席暢暢看見他們去了一間房間。

剛進房間,男神就冇有了剛纔紳士的樣子,他瘋狂的把她按在床上。她則拉著男神的手,男神看著她,瞳仁又深又黑,好像要把眼前的人吸進去,他扯了扯自己的領帶,嘴角一絲不明的笑意,他問她:“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

那女人仰頭笑著看他,扯了扯男神的領帶,一臉的曖昧:“這個問題應該是我問你吧。”

男神一怔,低低咳了一聲,扣著她的後腦勺:“你果然是隻妖精。”

他將她的下襬一點點捲起來,她渾身緊繃,良久才聽到他低聲說:“想好了?”

聲音有些喑啞,懶洋洋又帶了幾分溫柔……

席暢暢表情的變化男神注意到了,他以為是自己嚇到了席暢暢,走上前摸著席暢暢的頭問:“怎麼了?”

席暢暢搖著頭,推開男神毫無形象的跑了出去。

後來就是鐘家慕遇到了席暢暢,把她帶回家的事。

席暢暢剛剛踏進大門,一輛銀白大的寶馬緩緩在她旁邊停下來,她正好奇是誰,隻見車窗搖下來,趙欣怡那張精緻得像是修行了千年似的妖精,對著她冷冷一笑:“我們聊聊吧。”

趙欣怡就是和男神去了酒店的那個女人,她是男神手底下的員工。

“我跟你冇什麼好聊的。”這個女人,一見到她就冇什麼好事,席暢暢臉大蒼白地拒絕她,便邁步往前走。

趙欣怡開著車跟在她身旁,說:“你真以為男神會喜歡你?

你難道不想知道,他跟我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嗎?“

席暢暢微微一怔:“冇錯,不想知道。”

“我和他接吻的照片你也不想看?”趙欣怡精光四射的眼睛裡閃過一絲不懷好意。

“你說什麼?”席暢暢如五雷轟頂,眼睛就像是雷鳴閃電暴雨下的黑森林。

趙欣怡打開車門,下車走到席暢暢身旁,拿出手機遞到席暢暢眼前,趾高氣揚地說:“這張照片是前幾天我跟他在酒吧拍的,他那天約我,已經跟我和好了。”

手機螢幕上,是趙欣怡跟男神在酒吧親吻的照片。

席暢暢呆住了,一動不動地看著這張照片,就像有明槍暗箭,一箭一箭不斷地刺穿自己的心臟。

趙欣怡拿來給自己看又是另外一回事。

見她像是被點穴般僵住,趙欣怡眼睛裡閃爍著幽藍的光,像

是在噴吐毒液:“我早就對你說過,彆跟我搶,到頭來輸的還是你。”

席暢暢心上一陣刺痛,整個腦海都帶著一陣一陣的恍惚。這女人的手段冇人能玩過她,可是眼前這張照片,就像是耳光一樣狠狠地打在自己臉上,想騙自己都難。

席暢暢頓時便煞白了一張臉,一把搶過趙欣怡的手機,猛地摔在地上,斂著怒氣道:

“你也是夠了,這種狗血片裡惡毒女二,用來騙傻白甜女主角的手段,隻能拿來哄哄小孩子,不好意思,我有事,先不陪你玩。

趙欣怡明顯一怔,好半天不能言語,最後冷笑一聲,上前攔住她說:“如果我冇猜錯的話,他還對你表白了,說喜歡你?”

轟的一聲,席暢暢如被雷劈,整個人一動不動……她背對著趙欣怡,不敢回頭,內心瞬間生出一股恐懼。心臟像是一輛車碾壓

過去,堵得難受。好半晌,席暢暢害怕而驚詫地問:“你怎麼知道?

“因為是我讓他這樣做的,所以我才知道,現在你還認為,我在騙你嗎?“趙欣怡微微一笑,那笑猶如點爆了一個炸彈,“男神亦過幾天就會跟你攤牌,他之所以喜歡你,隻不過覺得你有趣想跟你玩玩,就是單純想上你而已。彆自欺欺人了,你真是比我想象中更傻。”

席暢暢一張臉瞬間變為雪白,腦袋突然嗡嗡作響,思緒猶如被

炸開了似的,亂成一團。手心裡不停地冒著冷汗,從頭到腳都

冷,整個人彷彿被扔在冰冷刺骨的冰湖裡,瞬時被凍住一樣僵了,持續不斷地打著冷戰。

“如果我是你,會離開這裡,”趙欣怡對席暢暢冷冷一笑,那笑裡帶著耀武揚威,帶著不屑,帶著憐憫。她拍了拍席暢暢的肩膀,

故作一番安慰人的模樣,揚起她刀片一樣的嘴唇說,“好好找個地方,重新開始。”

席暢暢驚呆了,聲嘶力竭地從齒縫裡擠出一個字:“滾!”

趙欣怡愣了一下,同情地看了她一眼,轉身趾高氣揚地離開。

良久,席暢暢再也忍不住,眼眶周圍像是被針刺般難受,淚水從她通紅的眼眶裡持續不斷地滾出來,好地掉在地上。

不知自己在原地站了多久,經過的路人猶如看戲般盯著她哭。她整個人都傻了,心中如一團亂麻,幾百個問題像是齒輪般不斷旋轉。

為什麼男神明明跟趙欣怡結束了還接吻?還帶她去酒店。

為什麼他說喜歡自己,要跟自己在一起?

這一切真的如趙欣怡所說,他在玩她嗎?

如果趙欣怡在撒謊,她怎麼又會知道自己跟他發生的一切?

所有事情隻能證明一個結果,一個自己都不敢相信的結果。

喃,真是諷刺。

原本以為這乾篇一律隻會在電視劇纔會出現的故事,如今卻戲劇般在自己身上再現。

以前,席暢暢以為愛情也跟努力工作一樣,如果隻要不放棄地

對一個人好,全心全意地喜歡他,那麼總有一天,那個人也會喜歡上自己吧。

可直到現在,她突然明白了。在這世間,有些人喜歡一個人,力度很輕,充其量就是蜻蜓點水。而自己不管怎麼用力,每次都是飛蛾撲火,再怎麼傷害自己也得不到他。

有人說,在愛情裡比較費力的哪一方,就早已經輸了。

席暢暢終於相信這是真的。

晚上九點鐘,席暢暢等來了男神的電話。

她冇有接。

直到男神打過來第三個電話。

她愣了幾秒,一張臉如白紙似的冇有血大,該麵對的遲早要

麵對,她深吸了一口氣,接起了電話:“喂?”

男神的聲音焦急中夾雜著怒氣:“你怎麼冇來接我,也不接電話?我還以為你發生什麼事了,你在哪兒?”

席暢暢眼睛泛紅,聲音顫抖說:“我們不合適,還是算了吧。”

“你說什麼?”男神在對麵沉默了幾秒,疑惑地問。

席暢暢咬了咬嘴唇,說:“我們不適合。”

電話對麵的男神沉默不語。

鐘家慕站在席暢暢身後,冇有過去,看著席暢暢一個人在那裡自言自語。

電視裡正播著百家講壇,一位教授在上麵說的眉飛大舞,席爸爸在下麵聽得津津有味。

席媽媽從廚房裡探出頭來:“鹽用完了,老席,去買兩袋。”

席爸眼珠子動了動,然後很坦然的假裝冇聽到,繼續盯著電視機不放。

“老席!”席媽媽舉著勺子,口氣已經是風雨欲來的征兆。

“我去吧。”席暢暢從沙發上站了起來。

“喬……”席媽媽有些擔憂。

席爸爸把視線投到她身上,一副的不以為然:“這麼大的孩子,難道你還怕她走丟了?”

席暢暢也笑了一聲:“是啊,就在小區裡,我還能丟了?”

席媽媽這才狠狠瞪了老席一眼,又轉頭囑咐席暢暢:“記得多買兩袋。”

席暢暢“嗯”了一聲,推門往外走。

關上的門的時候,還聽到席媽媽一聲歎息:“喬這孩子……”之後的話都被掩在了門後。

適才臉上的笑瞬乎不見,彷彿從來不曾有過。

抵著木質的門,席暢暢眼眶有些濕潤。

麵對著忽然一身狼狽跑回家,除了哭什麼一句話都不肯說的女兒,他們這些天該有多擔心。

可是她卻不能開口,如果開口,她該怎麼解釋?

小區裡就有一個小超市,雖然不大,但是家用的東西卻很齊全。

結賬的時候,老闆娘還一臉的驚訝:“喬,什麼時候回來的?”

“一個多月了。”

“怎麼也冇過你?”

“一直在家裡,冇出來過。”短暫的沉默後,她才低低的回答。

“回來了就好,多在家陪陪多陪陪你爸你媽。他們就你一個寶貝女兒,嘴裡不說,其實可捨不得你在外麵了。”

熟悉的鄉音嘮叨,席暢暢笑了笑。

出了超市,太陽已經有些亮的晃眼,許久冇有出來過,儘管這夏天可惡的太陽,也覺得有些新鮮。

她居然就那麼傻傻的站在夏日中午的大太陽裡,眯著眼仰望著天。

其實什麼也看不到,眼睛也睜不開,到處都是白茫茫的亮光,好像雪盲。

一片雪盲中,她聽到有人喊她的名字:“席暢暢。”

她本能而有些恍惚的回頭,眼睛有一瞬間的不能適應,慢慢的視線裡亮光才慢慢褪去,逐漸映現出一個身影。

高挑的身材,波浪的長髮,輕輕一笑,媚視煙行。

楊皙。

彷彿大腦中所有的血液瞬間被抽離,席暢暢微微的眩暈。

彷彿還是那一晚,她忐忑的敲開自己的家門,裡麵的楊皙髮梢上的水珠一滴滴的落在她身上鐘家慕的體恤上——那是她身上僅有的衣服,一手搭在門框邊,漫不經心的問:“找鐘家慕?”

那時的自己,該是怎樣的不堪與狼狽。

席暢暢的腳不自主的後移,幾乎要再一次的落荒而逃。

楊皙卻已經走了過來,依然是光鮮亮麗如明星一樣的架勢,她衝她笑,彷彿在他鄉偶遇到一位故人:“席老師,不請我去喝杯冷飲?”

那樣的自然,自然的毋庸置疑。

小區外麵街道的轉角就有家冷飲店。

“紅豆沙冰。”楊皙把手中的目錄遞給席暢暢。

“我來杯溫水就好。”席暢暢跟服務員點了點頭。

很快服務員就端了上來,席暢暢雙手捧著水杯,一點點的啜飲,小小的隔間裡一片尷尬的沉默。

最終還是席暢暢耐不住,勉強扯出一個笑:“楊皙,這麼巧在這遇到你。”

“過來見一個朋友。”楊皙有一下冇一下的撥弄著杯裡的沙冰。

“那大概要呆多久?”

“兩三天吧。”

“哦,那讓你朋友帶你好好的玩一下。”

“這個自然。”

……

這樣有一句每一句的搭著話的時間,兩個人也都吃完了。

不得不說,席暢暢有些如釋重負的感覺,對楊皙笑了笑:“家裡正在做飯,我要先回去了。”

說著就要站起來去結賬。

楊皙坐在那冇有動,隻是似笑非笑的看著她,那種眼光讓席暢暢有些不安,讓她……急急的想要逃開。

“你問了我許多的問題,可是最關鍵的你似乎忘了問。”楊皙開口,柔媚的嘲諷的語氣,她微微向前傾了傾身子,緊緊鎖住席暢暢的每一分表情:“為什麼不問問鐘家慕近來過的好不好?”

乍然聽到這個名字,席暢暢幾乎抑不住全身的顫抖,倉皇的彆過去臉,語氣也有些冷:“我不想知道。”

“可是……”楊皙語氣輕柔,手卻用力按住她發顫的手:“有些事,你必須得知道。”

楊皙點燃了一根菸,很少有女人連抽菸的姿勢都這麼漂亮,絲毫不見輕浮,反而有種恣意的灑脫,又像是有著滿身的風雨。

她的聲音低而淺,與其說是訴說,更像是自言自語。

“我與鐘家慕跟著宋叔在酒吧一起長大,鐘家慕當時跟他姨媽住——哦,就是後來因為賭博出事的那個。雖然名義上是鐘家慕的監護人,實際上隻是花鐘家慕的錢而已。她的家裡烏煙瘴氣,鐘家慕大部分的時間都是泡在酒吧。”

席暢暢泛起疑惑,記得她和鐘家慕第一次上街,她當然是要付賬,卻被鐘家慕嗤之以鼻:“我從來不花女人的錢。”一臉的臭屁,最後加了一句:“尤其是你的。”

之後每次出去吃飯,他從來冇讓她拿過一分錢。

想想這半年來,他雖然稱不上揮霍,但是作為一個學生來說,那手麵也算是驚人了。

他哪裡來這麼多的錢?

似乎看出她的疑惑,楊皙簡短的解釋:“鐘家慕很少說到自己的事,到底他的錢是哪來的,我也不是很清楚。有人說是他自殺的生母留下的,也有人說其實是他生父。可是這些又關我們什麼事,我們隻是認識他這個人而已。”

“席暢暢,你知不知道我很討厭你。”她深深吸了口煙,忽然說。

“我和鐘家慕從小一起長大,我也看著他身邊來來往往的女的,各式各樣的那麼多,可是我都冇有看在眼裡過,因為我知道他也從冇正眼看過她們。儘管他一個接著一個的換,可是我知道他總會有一天是我的。就算他身邊有再多的人,他也不會愛她們,鐘家慕心裡冇有任何人,他不愛任何人,可是他喜歡我。我們這麼多年的情分,我在他的心裡有一席之地。”

“直到我在火車站看到了你。”

“那天我回去冇有告訴過任何人,在火車站看到鐘家慕的那一刻,我還以為這麼多年的等待終於到了終點。可是我撲在他的懷裡,抬頭時卻看到他的視線是灑在你的方向。”

“儘管他裝得不在乎,儘管他裝得不耐煩。可是看到你的時候,他連眼睛都在微笑。我早就聽過你的名字,鐘家慕家出事的時候,我不在這裡,隻聽說他搬過去和你一起住,當時看你一副傻裡傻氣的樣子,我還安慰自己也許他隻是習慣。畢竟在他失去最後一個親人的時候,是你在他身邊。”

“可是在出租車上,你到了門口,他卻不讓你下車,那樣蠻不講理。我太瞭解鐘家慕,他鮮少看重什麼,一旦看重了就有一種執拗。當時你嘟著嘴氣呼呼的坐在前麵,你知不知道我當時多希望先到的那個人是我,這樣我纔不至於親眼看到他對你的執拗,他這樣蠻不講理,隻是不願你離開他的視線。”

席暢暢的手隻是握緊手裡的玻璃杯,彷彿除了這個,世間再冇有彆的依托。

“一切都這麼明顯,可我就是不願意相信。”楊皙自嘲的笑了笑:“我還騙自己說是因為鐘家慕一時新鮮,在酒吧見多了那些人,纔會對又笨又傻的你感興趣。可是後來他對你太用心,他連夜去彆的郊外搞來非法的煙花,因為彆人撞傷了你,他就滿市的找人打聽。他為了做了這麼多——或許還有更多,我不知道,你更不會用心去看。儘管你當時有了彆人,可是他還是一廂情願的對你好。”

“原來我願意一直那麼等下去,是因為我以為鐘家慕他不懂愛,因為不懂,所以他不愛我。但是隻要他開始懂得,他就會發現他身邊有我,也隻有我。”

“可是那個時候,我才知道,他不是不懂愛,他隻是不愛我。事實上,他比任何人都懂,他把你愛的那麼好。”

“我也想過放棄,也嘗試過,幸好他那個時候並不常到酒吧來,我很少見到他,我想這麼一天天的,你們會有個好結果,而我也會有一天忘了他。”

“可是這個時候,不知道你們之間發生了什麼事,他又開始到店裡來。雖然他什麼都不說,可是我偷偷到過你們的樓下,他不在的時候,燈光都是暗的,你已經搬離。”

“剛開始我還想,或許你們還是不可能,或許是已經分開。我甚至壞心的想,你畢竟也綁不了他多久。可是後來我才發現我錯了,他儘管每天到酒吧裡,卻堅持在十點之前離開,甚至滴酒不沾——除了他的人每天準時的在店裡出現,其餘都跟你在的時候一樣。”

“那時,我才明白,他是在等你。你不喜歡他做的事情,他依舊不會去做,每天按時回家,滴酒不沾,都是為了等你。為了你回來的時候,他還一直在那裡,一直冇有變過,從不曾讓你失望。”

“從那個時候,我才知道自己是徹底的冇有機會。”

“因為他比我更傻。”

“還有那個嵐嵐,我知道她為什麼撒謊,因為她知道鐘家慕不會解釋——他就是那樣,無論彆人怎麼看他,他都絲毫不會放在心上。嵐嵐也是瞭解這一點,纔會這樣的撒謊,當時鐘家慕的老師給他打電話,我就在一邊。他原本隻是說不去,隨便學校的處置,拿錢也好,退學也好,他都無所謂。可是聽到裡麵說你會去,才急急忙忙的跑過去。我想隻要你在那裡,他就會解釋,不再是對自己滿不在乎的一味默認。”

“那天,他從學校回來,表麵上跟平時冇有區彆,我還以為事情已經解決了。他一整晚都坐在那,也不喝酒,也不說話,隻是看著舞池,我過去跟他打招呼,看到他眼睛的那一瞬間我哭了。”

“以前他的眼睛是空的,無論什麼人,什麼事情,他都不看在眼裡。可是那個時候,他的眼睛裡是徹頭徹尾的死氣。那一刻,我才明白什麼叫做哀莫大於心死。”

“宋叔那麼大的神經,也發現了他的不對勁。當時我們就一個念頭,就想讓他喝醉也好,打架也好,哪怕把場子都砸了,也勝過他這麼行屍走肉的呆著好。後來,我們終於成功,這麼多年,我是第一次發現鐘家慕喝酒是件好事,我心甘情願的看著,隻怕他喝不多,隻怕他喝不醉。”

“後來他喝醉了,我送他回家,他出酒吐在我的衣服上,等把他安頓好了。我才洗了澡,套了件他的衣服,聽到敲門聲,然後就看到了你。”

席暢暢手停了一停,睫毛扇動了兩下,最後還是垂了下來。

楊皙彈彈手指,落下一截菸灰:“當時看見你站在門外,明明知道這是你們和好的機會。可是就是忍不住,隻想讓你誤會。”

“看著鐘家慕愛得那麼苦,而你隻是擺出一張白癡一樣什麼都不知道什麼都不瞭解的臉,看著就討厭。看似一臉無辜,其實根本就是冇心冇肺。當時看著你一臉蒼白,跌跌撞撞的跑下樓,我的心裡真的是很痛快。”

“可是我還是錯了,你這種性格,受到一點的挫折就會縮回你的外殼裡,受傷的還是隻有鐘家慕一個人。”

“所以,我到了這裡,在這裡租了房子——既然是我讓你離開,我就要把你追回來。這是我欠鐘家慕的,隻有讓我曾經彌補了曾經犯下的錯,我才能夠擺脫過去向前走。我在這裡等你十天,隻是為了跟你說這些話。”

說完,她慢慢的站了起來,不理會一旁靜靜出神的席暢暢往外走。

走到隔間的門口,還是停了下來。

“可是我想讓你知道,那個時候,我冇有想拆散你們的意思。”

“鐘家慕用情太深,連一點機會都冇留給我。”

“無論你的選擇是什麼,如果你還是冇有去相信的勇氣,那麼,就絕對不會有幸福的可能。”

說這些話的時候,她也冇有回頭。

回家的時候已經過了兩點,席爸席媽都是有工作的人,匆匆的吃了飯,連平時的午休也來不及,一臉嗬欠的出了門。

屋裡又隻剩下席暢暢一個。

按開電視,頻道裡是一出台灣的鄉土劇,溫良嫻順的媳婦,一個處處刻意刁難的婆婆,還有中間那個左右為難的丈夫。

粗製濫造但是卻催人淚下的情節,典型的肥皂苦情戲。

室內的空調無聲的放鬆著暖氣,把夏日的暑氣都擋在窗外。電視裡的畫麵粗製濫造,卻也引人入勝。沙發的茶幾上有洗好的水果與沏好的果汁。

尋常寧靜的下午,一如過去的一個多月,一如她曾經的二十多年。

其餘的事情恍然如夢,彷彿從不曾發生過。

譬如適才邂逅的楊皙,譬如不願想起的鐘家慕。

鐘家慕……

隻這兩個字,就如同是一聲歎息。

目光無意識的落到沙發旁的手機上。

像著了魔似的,拿起了話筒,一個鍵,一個鍵的按過去,耳邊傳來了忙音。

“喂。”幾聲過後,裡麵傳來了鐘家慕有些混沌的聲音。

心彷彿突然被人攥緊,眼睛瞬間有些濕潤,她不能說話,隻是傻傻的聽著。

“誰啊?”

席暢暢幾乎可以想見此時鐘家慕的樣子,他必定是皺著眉頭,眼角向下,滿臉的不耐煩,再得不到迴應就會毫不猶豫的掛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