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慶國境內的事。

北夷那邊,原先失蹤了的完顏玦兄弟二人有一天忽然殺了回來,並且趁著哈相一個不防,利用女姬活活毒死了哈相。

哈相一代梟雄,就這樣死於女色。

哈相死後,完顏玦很快就順利的坐上了北夷的皇位,從此成了北夷新一代的皇帝。

北夷與慶國之間的戰爭,也總算告一段落。

但冇過多久,之前宮變被逃出去了的楚玉柔竟然逃到瓊國去了,而且還慫恿瓊國皇上出兵攻打慶國,最終兵敗。

瓊國將士不滿楚玉柔,覺得都是她害得瓊國如此,便強烈要求瓊國的皇上處死楚心柔。

瓊國皇上重色輕情,冇怎麼猶豫,就直接一杯鳩酒賜死了楚玉柔。

對於這些事情,遠在尋找神藥途上的楚晴嵐知道的卻並不多,頂多就是在茶餘飯後偶爾聽行彆人說起。

她自己對這些也冇怎麼在意,畢竟這些事情對她來說都冇有太大的關係,唯一跟她有關的,那就是墨北譽。

好在經過長達五年時間的搜尋,終於讓她找起了十樣神藥。

一找起神藥,她便立馬快馬揚鞭,一刻也不停的往景山趕。

如此連著趕了整整九天路,這一日深夜,她才總算來到了景山。

“師父,師伯,我已經找到神藥了,你們快拿去煉製!”

人還冇來得及進來,她迫切不已的聲音就先從外麵傳了進來。

因為事先就已經收到了她的飛鴿傳書,是以此時景山毒師和景山武師兩人臉上都冇有太多意外的表現,直到看到她整個人憔悴得就跟變了個樣子似的,景山毒師和景山武師兩人臉色才猛的一變。

“嵐兒,你怎麼瘦成這個樣子了?”景山毒師根本就顧不上所謂的神藥,騰的一下,整個人就迅速的朝著她撲了過來。

看到自己的愛徒瘦的皮包骨似的,景山毒師的心就疼得厲害。

當初告訴她有複活的法子的時候,他原本就隻是想著藉此讓她有了個活下去的念頭而已,結果冇有想到,她為了能夠複活墨北譽,不惜把自己折磨成這個樣子。

想到這裡,景山毒師心疼得眼眶都忍不住漲紅了。

一旁的景山武師看在眼裡,心裡也是百般不是滋味。

以前景山武師一直覺得她不夠愛他的徒弟,甚至是配不上他的徒弟,以至於他以前對她都冇什麼好臉色。

直到此時此刻,景山武師才恍然發現她愛墨北譽,愛得有多麼的深。

也是這一刻,景山武師頭一次打從心裡徹底接受了楚晴嵐。

楚晴嵐卻不知道自己的師父師伯,此時此刻所思所想,而是急忙把所有神藥全都滴到自己師父跟前。

“師父,藥我全都給您找來了,麻煩師傅您趕緊煉製,千萬不要耽誤了時間。”

“行,師父現在就去弄。”

“那師父我跟你一起去吧。”說著,不等景山毒師答應,她就已經率先朝著煉藥房走去了。

她整個人累得路都走不穩的,卻還顧不上休息,一心隻想著趕緊複活墨北譽。

景山毒師看在眼裡,都快要心疼壞了,想要勸她趕緊回房間休息休息,但又知以她的性格,她肯定是不會乖乖聽從。

實在是冇辦法了,景山毒師這纔不得不任由她跟著一起去煉藥房。

就這樣足足練了一天一夜,傳說中可以複活人命的神丸才總算煉製成功。

楚晴嵐一拿到神丸,便連片刻也不敢耽誤,拔腿便急急忙忙的朝著冰洞跑去。

此時此刻,墨北譽就躺在冰棺。

極度的冰寒完美的保持著他的身體不腐,以至於即便隔了整整五年的時間,再次看到他時,還是恍若初見。

以至於看得她一時都有些出神了,忍不住伸手撫了撫他的臉,許久才俯身用自己嘴巴,喂他吃下神丸。

隨後,她便趴在他的身上,等著他的身體有回暖過來。

隻要他的身體回暖過來,很快就可以複活過來了。

但這個過程勢必很久。

不過沒關係,她都等了足足五年的時間了,不在乎再等這麼點時間。

如此想著,她才飽含耐心的繼續,默默的等待,一邊愛惜不已用手撫摸著他身上每一個地方。

直到自己累的實在是撐不住了,她這才昏昏的睡了過去。

睡夢中,她夢到自己辛辛苦苦從蓬萊仙上摘到了最後一朵神蓮,心裡迢迢趕回景山,想要用找到的神藥救墨北譽複活時,一回到景山,師父就告訴她墨北譽早已香消玉殞了。

她聽了立馬慌得不行,用了似的一個勁的往冰洞裡跑。

如果一進到冰洞裡,入目看到的就隻有空空蕩蕩的冰棺,根本找不著墨北譽的身影。

那一刻,她整個人徹底慌了,怕了,一時急的忍不住大喊:“北譽——”

隨著這一聲喊出口,她整個人一下子就被自己驚醒了過來。

醒來一看,冰棺裡居然真的空空蕩蕩,完全不見墨北譽身影!

夢裡那股強烈的恐慌和絕望感再一次猛的席捲。

刹那間,她整個人就快要瘋了,本能的趕緊轉頭四處去尋找墨北譽的身影,一邊絕望不已的大聲呼喚:“北譽,北譽……”

然而回答她的隻有空泛的迴應。

久了,連她都忍不住懷疑之前在冰棺裡看到的墨北譽,是不是是自己的幻覺?

或許,墨北譽就跟她剛纔做的夢一樣,早就已經香消玉殞。

畢竟都已經五年過去了,五年的時間啊,不是五天,不是五個月,而是整整五年!

這麼長的一段時間,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

可是,她還是冇有辦法接受墨北譽的逝去。

畢竟這五年來,她全靠著他一定還會活過來的信念撐到現在的。

如果他都冇了,那她一個人活在這個世界上還有什麼意思呢?

“北譽,為什麼,為什麼你不等等我?為什麼我努力了那麼久,還是複活不了你?”

“你一個人走在黃泉路下多孤單呀,不過沒關係,我說過會一直陪著你的一定會做到,所以你等著,嵐兒現在就下去陪你。”

說著,她緩緩拔出係在腰上的匕首,正準備將刀刃對準自己脖子。

然而就在這時,一個久違的聲音陡然從身後傳了過來:

“嵐兒。”

這聲音?!

楚晴嵐猛的睜開了眼睛,又猛地轉頭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望了過去,隻見墨北譽如同陌生君子一半,長身玉立,站在洞口,臂彎還掛著一條被褥。

洞外的陽光灑落在他身上,襯得他周身像是鍍了層薄薄的金光。

楚晴嵐立馬激動起來,唰地一下就撲了過去。

到快撲到他跟前時,她又突然遲疑了。

“北譽,真的,真的是你嗎?我,我冇有在做夢吧?”

墨北譽笑了笑:“你冇有做夢,是我,嵐兒,我醒過來。”

就這麼簡簡單單的一句話,她卻聽得眼淚瞬間潰不成軍,再也忍不住撲進了他懷裡。

“北譽,你終於醒過來了,你終於醒過來了,你可知道這五年我是怎麼過來的?嗚嗚嗚……”說著說著,她突然就放聲大哭了起來。

這五年,她壓抑得實在是太久了。

好在他終於活過來,一切折磨和苦難到這裡終於可以結束了。

看到她這個樣子,墨北譽感覺自己的心像是被一隻看不見大手揪住了似的,疼得厲害,忙緊了緊她,說:“嵐兒,我們成親吧!”

“好啊,我們成親!”楚晴嵐聞言冇有絲毫遲疑,抬頭對他微微一笑,一顆晶瑩剔透的淚珠卻順著她眼角緩緩落了下來。

那是高興的眼淚,更是幸福的眼淚。

墨北譽微微俯身,親在了她的淚上。

這一輩子,他們再也不分開了。

(全文完結)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