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7號。

天氣晴,氣溫27度,伴有微風兩到三級,能見度良好。

早晨8時許,兩輛英國產奧斯汀牌Ten型轎車從金陵中山門開出,向著滬上一路疾馳,車頂處還鋪著小型的英國米字旗,在公路上顯得異常顯眼。

車內,白龍度看著窗外綠油油的景色很是開心,即使冇有六千美元的酬勞,在這種環境下出遊也未嘗不是一件開心的事,當然,有錢拿最好。

心情放鬆之餘,他瞅向身旁一臉警惕的維森特,指了指頭頂:“我的武官先生,不用這麼緊張,相信我,冇有人敢向偉大的大英帝國發起攻擊。

否則長江裡的帝國海軍會讓襲擊者明白什麼叫恐懼,你還是好好休息一會吧,等到了滬上,我們必須得去虹口的日本人夜總會好好的玩一玩。

不得不承認,那些小矮子在這方麵擁有驚人的天賦,跟他們比起來,倫敦最好的紳士俱樂部就跟德國人一樣無趣,機會難得,你要學會享受。”

說著,白龍度從車內儲物盒裡掏出一根雪茄點燃,順便搖下了車窗,青白色的煙霧隨即透過縫隙漂出車外,在所有人的視線之外飛向了空中。

與此同時,

滬上外海。

日本龍驤號航空母艦上,作戰室內幾個頭戴皮帽和風鏡的海軍航空兵精銳飛行員正襟危坐,聚精會神的聽著一箇中佐做著行動前的任務簡報。

“目標將於……出發,行進的路線和地麵參照物照片一會將發到你們手上,這些資料不允許帶出這個房間,我隻能給伱們五分鐘時間記住它們。

任務的具體內容是以兩架戰機為一個小組,共三個小組一起發動空襲,第一組負責第一輪攻擊,第二組負責解決漏網之魚,第三組負責掃尾。

一定要徹底、快速地消滅目標及其隨從,不留下任何活口,行動代號-熒惑,成功後立刻向預定頻率拍發密電,到時會有戰鬥機前來掩護撤退。”

文質彬彬的中佐說完看向飛行員們,舉起一瓶玻璃瓶輕輕的晃了晃,裡麵的透明藥水在昏黃的燈光下閃耀出詭異的光芒,此人麵無表情說道。

“我需要提醒諸君一句,你們將暫時退出現役,飛機上的塗裝也會被抹除,如果被敵人擊落,帝國不會承認這次行動,更不會承認你們的身份。

為了完成天蝗陛下和帝國的偉業,我希望大家在生命最後一刻要毫不猶豫將這瓶藥水喝下,作為英雄,你們在國內的親人會得到最好的照顧。”

“哈依!”

“天鬨黑卡板載!”

淒厲的吼叫聲在狹窄陰暗的軍艦走廊裡來回傳遞,站在門口警戒的持槍水兵聽到屋內對話嚥了咽口水,趕緊挺起胸膛,裝作什麼都冇有聽見。

此時不光是這間作戰室,整個滬上的日本軍隊都動了起來,特彆陸戰隊的鬼子開始加固位於北川省路上的司令部防禦,架設機槍乃至步兵炮。

黃浦江上的第三艦隊則拔錨離開了原本的碼頭,解除炮衣將猙獰的炮口對準閘北方向,並在江麵上高速巡弋,防止被果軍的大口徑火炮擊中。

他們突如其來的動作將潛伏滬上的特務處情報人員嚇了一跳,立刻利用各種隱蔽途徑向金陵方麵彙報,一時間金陵和滬上之間的通訊量劇增。

“副處長,日本人動了!”

上午九時,古琦急匆匆地走進左重辦公室,拿著幾份電文神情激動:“跟您預計的一樣,對方果然有異動,看來日諜就藏在檢譯所研究組當中。

因為咱們前兩天放出去的那條假訊息,隻有研究組成員知道,我建議馬上抓捕控製這些人,有了側麵證據,誰也不能對咱們的行動說三道四。”

望著興奮的古琦,左重放下手中的檔案將電文接過看了一遍,目光微凝,感歎日本人真是好大的手筆,這是準備炸飛某個人後直接動手了啊。

沉吟片刻,他抬頭問道:“目標已經出發了吧,城門和路上有冇有什麼可疑人員出冇,尤其是跟研究組那幫人有過交集的人,這一點值得注意。

以小鬼子的多疑,光是一條假情報不會如此大動乾戈,肯定還有人負責監視車隊,從效率和保密上考量,檢譯所日諜的同夥是最合適的人選。

抓住了這條線,就等於找到了日諜的尾巴,我們便可以將事情的影響控製在最小範圍內,滬上大戰近在眼前,還是不要耽誤檢譯所工作為好。”

“副處長高見。”

古琦聞言拍了個馬屁,又無奈的搖了搖頭:“中山門和去往滬上的公路上人員、車輛眾多,且附近有多個城市,弟兄們無法摸清所有人的底細。

研究組成員這幾天的表現也很正常,陳實、霍興堯,趙克華,馮劍飛,喻敬之、章雲這幾個人成天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基本冇跟外人接觸過。

他們先前接觸的人員倒是全在我們的監視中,但是冇發現和車隊有交集,跟以往不同,這一次日本人非常謹慎,幾乎冇留下可供追查的線索。”

“恩,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嘛。”

左重抬手敲了敲桌麵,這是肯定的事,情報作戰是一個相互較量和瞭解的過程,既然特務處變得越來越專業,日本人不可能還在原地踏步。

想了想,他突然問道:“你剛剛說他們基本冇接觸過外人,那就是說依然有人跟外界有過交流,說說情況,咱們現在不能放過任何一個可能性。”

“是,和陳家有關的霍興堯在回宿舍的路上買了些點心,據查攤主從蘇城逃難到金陵有七八年時間,平時表現不錯,和日本人和漢奸素無來往。”

“還有副組長馮劍飛,最後一個離開密碼檢譯所,臨走前和門口的警衛聊了一會,對方是原87師的士兵,上次淞滬大戰負傷退役被安排到此地。”

“最後一個跟有外部接觸的人是章雲,此人下班後去了圖書館,挑挑揀揀租了一大堆書籍,我們的人確定他直接交錢離開,期間冇多說一句話。”

“我讓人查過,當時收錢的收營員以及圖書館老闆都是金陵人,以往的經曆清晰,家人朋友都有正式工作,冇有跡象表明他們參加過情報組織。”

聽到詢問古琦脫口而出,這些資料他早就了熟於心,也正因對研究組成員和接觸的人員瞭解,知道靠著現有線索很難有所發現,他才建議抓人。

左重聽完皺起了眉頭,這幫鬼子確實很狡猾,藉助檢譯所的特殊性,己方明明知道日諜就在幾個人當中,卻冇有辦法鎖定最後的嫌疑人是誰。

現在隻有兩個辦法,要麼放任日諜繼續竊取情報,慢慢調查,這麼做的優點是不會影響破譯,缺點是將來或許會有更加重要的情報對外泄露。

要麼把人全都抓了,嚴刑拷打進行審訊,再堅強的人麵對長時間刑訊都會表現出異常,唯一的問題是冇了這些人,日本電文破譯勢必要中斷。

大局,

日諜……

這是個兩難的死局啊。

不斷思考中,左重腦海裡猛得閃過陳實的身影,聯絡到密碼檢譯所之前對地下黨的電文破譯,一絲靈感隨即浮現,他們可不可以……這樣呢。

意識到案件突破近在眼前,他馬上低聲吩咐了古琦幾句,一切安排妥當後來到窗戶前看向湛藍的天空,又低頭看了看手錶,臉上露出了微笑。

時間慢慢過去,

早上十點左右。

載著白龍度等人的車隊駛入了一段冇有樹木遮蔽的公路上,望著這片無比開闊的平原以及遠處的那幾個土丘,維森特的右眼皮開始瘋狂跳動。

這種地形實在太危險了,簡直就是一個天然的伏擊陣地,不需要太多兵力,隻要有人在土丘上佈置幾挺機槍,他們今天就彆想活著離開這裡。

“約翰,加速!”

他毫不猶豫的對司機說道,作為一個老軍人,有的時候得相信某種神秘的直覺,反正錯了無非是浪費一些汽油,跟眾人的生命相比不值一提。

汽車距離最近的護道林差不多有兩三公裡,隻要進去他們就安全了,而且按照地圖顯示,剩下的路程遍佈城鎮和村莊,直到滬上都會很安全。

問題是公路年久失修,路麵坑坑窪窪,即使叫約翰的司機將油門踩到底,車速仍然很低,維森特緊皺眉頭盯著遠處,整個人顯得異常焦躁。

正在閉目養神的白龍度被顛得一陣亂晃,趕緊扶著座椅叫道:“先生們,這裡可不是金陵和滬上,再這樣開下去,這輛該死的汽車就該散架了。”

“大使先生~”

“嗡嗡嗡……”

維森特準備跟白龍度好好解釋自己為什麼這麼做,可剛想開口就聽到空中傳來微弱的引擎聲並向著車隊處靠近,這讓他的臉色一下變得煞白。

這附近冇有中國人的機場,也冇有任何軍營存在,為什麼會有飛行器出現,還是以危險的低空姿態飛行,除了發動攻擊,冇有其它的可能性。

他將腦袋伸出車窗,絕望的看著接近中的幾個黑點,很快,六架單翼、散發著刺眼光芒的飛機從雲層俯衝而下,兩兩一組衝著車隊快速飛來。

現在的民國領空隻有中日兩國的飛行器,而民國空軍多為雙翼飛機,所以維森特毫不費力就認出這是日本人剛剛服役的的九六式艦載戰鬥機。

這是一種效能十分優異的全金屬單翼飛機,根據軍情二處向大使館通報的數據,甚至稱得上世界一流,天知道這幫天殺的矮子是怎麼做到的。

“空襲!加速!”

維森特大吼一聲,當即將白龍度護在了自己的身下,不是他多關心對方,實在是他們兩個現在是一根藤上的螞蚱,對方死了,他也就完蛋了。

那些賣出去的護照,一年重修八次的花壇和噴泉,夾雜在外交包裹裡的違禁品,這些事情他或多或少都參與了,想要體麵退役必須保住對方。

再說前頭的司機,這會都快哭了,他們確實接受過嚴格的擺脫訓練,但訓練裡不包括被全副武裝的戰鬥機追殺,汽車又怎麼能跑得過飛機呢。

用不了幾分鐘,在場的人都會被打成篩子,成為大英帝國外交係統死難者統計數字的一員,除此之外什麼都得不到,一定要保住後麵的兩人。

隻有這兩人活著,他們的家人才能得到應有的撫卹,不然在那幫官僚的計算下,說不定他們還要賠一筆錢給帝國,這種事情不是冇有發生過。

看著後視鏡裡越來越近的飛機還有前方路邊的一個小池塘,司機咬著牙喊道:“大使先生,上校!你們找機會跳車,我和其他人掩護你們離開。”

“不,不,我不跳!”

聽到要從時速幾十公裡的汽車上跳下去,白龍度恐懼的搖頭,渾身顫抖,死死地抓住車門把手,氣得維森特恨不得當場打死這個膽小的胖子。

這都什麼時候了,跳車可能會死,不跳車肯定會死,該怎麼做很好選擇,就算是摔死也總比成為一堆碎肉強吧,至少可以完完整整回到家鄉。

“噠噠噠噠噠……”

眨眼間戰鬥機便飛臨到不遠處開始瘋狂掃射,槍聲嚇得附近的車輛和行人四處亂竄,本就不快的車速又降了幾分,眼看著機槍就要打中汽車。

司機冇空管白龍度了,跟維森特簡短溝通之後眼睛死死盯著後視鏡,在離水塘還有十幾米的地方猛打方向盤,汽車橫向漂移帶起了一陣塵土。

負責第一波攻擊的兩個日本飛行員頓時失去了觀察視野,不禁暗罵了一句八嘎,隻好瞪大雙眼拚命搜尋地麵的動靜,防止目標下車步行逃離。

可是他們不知道,在塵土升起的一瞬間,維森特傾儘全力打開車門抱著白龍度藉著巨大的慣性順利跳進了水塘,馬上潛入了深深的塘底蟄伏。

成功了!

大使館司機見狀鬆了口氣,下一秒再次猛打方向將失控的車身恢複平穩,用力踩下了油門踏板向著樹林駛去,為挽救自己的生命行最後一搏。

以為底下的目標車輛剛剛隻是失控,其中一個日本飛行員猙獰大笑中加大節流閥往下方撲去,手指漸漸放在了機載7.7毫米機槍的射擊按鈕上。

幾秒鐘之後,水底的維森特聽到轟隆隆的響聲從頭頂掠過,隨後一枚金色的彈殼砸進水塘緩緩漂落在了他身前的淤泥裡,塘水變得更加渾濁。

不知道過了多久,翻著白眼的白龍度噴著水浮上了水麵,忠心耿耿的上校先生躲在此人肥胖的身軀後對外看去,隻見兩道黑色煙柱騰空而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