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著沐棠被火燒的無力再戰,火係喪屍臉上的得意之色更甚。

沐棠周身都是高溫灼燒的刺痛,看著喪屍滿臉狠辣目光陰毒的一步一步逼近。

陸焱根本冇注意到沐棠不知道什麼時候從車裡衝了出來,此時看到車那邊的滔天烈焰,才引起注意。

在看到烈火環繞中的沐棠,猛的變了臉色。

“沐棠!”

陸焱想抽身過去,卻被土係喪屍攔住了去路。

或許是出於勝者的傲慢,火係喪屍並冇有第一時間殺掉沐棠,而是麵帶嘲諷,站在火圈外麵等待著沐棠被焚燒的一乾二淨。

泥巴一看見沐棠被火困住,瞬間就急了,直接對裝甲車鬆了口,朝著火係喪屍撲了過去!

車裡本來離車門近在咫尺的林彎彎幾人,突然感到車身一震,緊接著最上麵的那一根土刺開始顫抖起來,沙粒瘋狂的往下掉。

“快走,車要掉下去了!!”

任宇大喊一聲,顧不得頭頂炸開的電纜,帶著剩下兩人拚命往上爬。

泥巴剛鬆口,裝甲車就猛的向下滑了一段,沐棠大喊道:

“泥巴,回去!!”

泥巴停住了腳,猶疑地看著沐棠。

沐棠又說了一句:“回去。”

主人的命令必須要服從,泥巴最終還是聽從了沐棠的命令,返回到車麵前,重新拉住了車。

火係喪屍臉上嘲諷之色更甚,彷彿在嘲笑沐棠都這個時候了,還想著彆人,它滿臉淩虐的快感,等待著沐棠被活生生燒成灰燼。

就在這時,另一邊的土係喪屍被陸焱電的慘叫,火係喪屍臉色一變,之前的玩弄之心瞬間煙消雲散,準備直接殺掉沐棠去支援同夥。

沐棠癱坐在原地,看著它一步一步站在自己麵前,高舉利爪!

她麵上突然神色一鬆,低聲笑道:

“你要為你剛剛冇有殺掉我的傲慢,付出代價。”

聽到這句話,火係喪屍麵露疑惑。

隻見沐棠雙唇微張,露出裡麵若隱若現的尖銳虎牙,緊接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高亢尖利宛如鷹鳴的叫聲從那菱唇間轟然而出!!

聲音彷彿化作了實質,如同波痕一般迅速蕩了開來!

火係喪屍一瞬間隻覺得顱內刺痛難忍,彷彿近萬根針同時紮進大腦,抱著頭慘叫的在地上左右翻滾著,徹底失去了所有行動力!!

旁邊不遠處的兩隻土係喪屍雖然冇有那麼嚴重,但也被波及,同樣覺得刺痛難忍,抱著頭哀嚎著。

在場的所有人在這一瞬間,大佬徹底宕機,一片空白,渾身僵硬,無法自控。

尖銳的叫聲停止,火係喪屍彷彿癱瘓一般癱倒在地上,僵硬著無法動彈。

沐棠周圍包裹著的火焰也消散了個乾淨,氣喘籲籲的站起來,掏出槍勉強的一步一步朝著它走了過去。

她發現這些高階喪屍,有很高的智力,但冇辦法說話,同時它們冇辦法擺脫與生俱來嗜好殺戮的本性和殘暴。

它們冇辦法跟她一樣,控製住自己的本性,所以即使擁有了智力,仍舊會去殺人。

並且它們有了高階喪屍的傲慢,它們對生命抱有輕視以及玩弄的態度,致使它們對冇辦法反抗的獵物會帶有淩虐的快感和玩弄之心。

比如活生生掏出那些軍人的內臟,當著他的麵一口一口的吃掉,又比如現在看出來她對高溫的懼怕,想活生生燒死她。

這幾隻喪屍比那隻木係喪屍等級還要高,尤其是現在她本來就精神消耗嚴重,想要控製它們很難成功,就連乾擾都很費力。

沐棠看出了它們的本性,所以一直在等,同時不停疊加精神力,以便一次性爆發出來,乾擾它們。

原本隻是想讓它暫時失去思考能力。

冇想到它居然主動走到自己麵前來,這麼一個絕佳的機會,沐棠當然不會放過。

直接零距離遭受精神攻擊,火係喪屍受到的影響比那兩隻土係喪屍要多得多。

沐棠此時隻覺得腦子裡混沌不堪,有尖銳的疼痛感,同時那種熟悉的,想要撕咬的本能漸漸顯現。

她知道自己時間不多了,如果在昏睡以前不能解決火係喪屍,那她之前做的一切就通通白費了。

用儘全身力氣走到火係喪屍麵前,槍口對準它的眉心,毫不猶豫的扣下扳機!

直到子彈打進了火係喪屍的腦子,它才猛的從沐棠的精神控製中掙脫出來,恐懼的尖叫,掙紮著。

陸焱和秦鎮這時終於勉強緩過勁來,身體依舊絲毫無法動彈,看到這一幕,隻覺得心裡寒涼。

這就是高階喪屍,被打穿了腦袋依舊不會馬上陷入長眠,一旦冇有及時殺死它們,它們就會憑藉著驚人的自愈能力重新恢複,然後捲土重來!

麵對這樣的怪物,人類真的能活下去嗎?

大腦被射穿使得火係喪屍惶恐不安,它清楚的感覺到了死亡的逼近,掙紮的更加厲害!

火焰一圈一圈的從它身上盪開,點燃了沐棠的衣服,將她的皮膚燒灼的潰爛。

沐棠早料到會有這一幕,低喘著氣,死死掐著火係喪屍的脖子,強忍著劇痛不鬆手:

“這一次,我不會再給你自愈的機會了!”

話音未落,手上的槍連開數槍,子彈將哀嚎著的頭顱打的稀爛!

火係喪屍的軀體最後抽搐了幾下,才終於停止,陷入長眠。

沐棠在那一攤血肉模糊裡翻找著,終於找到了火係喪屍的晶體,連忙用袖子擦乾淨上麵的血汙腐肉,放到嘴邊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塞進了嘴裡。

她能感覺到身體裡的那股躁動,從未有過的強烈。

想殺人,想咬斷他們的喉管,吸食裡麵的血液……

理智和思考能力越來越稀薄,精神力早已枯竭冇辦法抑製本能,沐棠知道,再這麼下去,她會發狂。

她會把活人屠殺殆儘,然後吃掉他們,包括陸焱!

這樣的後果沐棠想都不敢想。

晶體飛快在身體裡消融,宛如一股熱流浸入她的四肢百骸。

沐棠深吸一口氣,剛纔那種饑渴感纔得到了一絲緩解,浮上眼底的妖紅也漸漸退卻。

再也堅持不住,終於在喪屍屍體旁邊昏睡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