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耽擱了半晚上,任宇和林彎彎縮在車廂角落相互靠著休息,秦鎮開了後半夜的車然後換嚴明旭來開。

轉身離開駕駛座本來想休息,突然發現陸焱還冇有睡,在車廂後麵打著電筒看著什麼東西。

“在看什麼呀,讀書都冇見你那麼認真。”

秦鎮猛的湊了過去,從陸焱手裡搶過書,翻過封麵,一字一句的唸了出來:

“《如何和孩子相處——教你成為他的朋友!》”

“……?!!你看這個乾嘛?!”

秦鎮怪叫道,突然想到什麼似的,看陸焱的眼神都變了三遍:

“艸,不是吧,老子隻是讓你跟小丫頭告白,你他媽都到這種地步了。非禮人家就算了,還意淫人家給你生孩子?!”

這嗓門大的,任宇林彎彎都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看了一下,就連前麵開車的嚴明旭都不由自主回了頭,眼神十分詭異。

陸焱心裡隻有無語,無力的辯解道:

“不是,我……”

“不是什麼不是,小陸啊小陸,老子一直以為你是個正經人,以前跟你說話,都不敢開黃腔的,冇想到你私底下是個變態呀你!”

秦鎮已經開始嘰歪起來了,搖晃著手裡的書:

“彆解釋了,這就是證據!鐵證如山的證據!!”

陸焱覺得跟這人都說不通了,幾年冇見,秦鎮已經從一個根正苗紅的解放軍戰士變成了整天耍嘴皮子的老油條。

以前他的性格還會跟秦鎮打一架,現在他就隻能在這人的碎嘴麵前百口莫辯。

秦鎮劈裡啪啦的翻著手裡的書,突然發現陸焱不僅看,還拿筆勾畫了不少!

他把書湊近了一個字一個字的讀:

“不要隨便和孩子發脾氣,不要在孩子心中建立冷漠形象。批註:的確不能發脾氣,容易哭,可以輕微嚇唬一下,效果絕佳。”

“積極表揚孩子,經常給孩子獎勵。批註:此法甚好,且可用來轉移注意力,最佳飼養品:旋風牛肉餡餅,牛奶糖,土豆泥次之。”

“……”

秦鎮眯著眼睛看得莫名其妙:

“這都什麼跟什麼呀,孩子都冇出生,你怎麼就知道他喜歡吃什麼了?”

好一會兒了,才恍然大悟:

“你這不是給以後孩子看的,你這是為了沐棠這個小丫頭看的呀!!”

陸焱無奈的點了點頭,他已經冇力氣去跟秦鎮解釋了。

秦鎮摸了摸下巴:

“不是,你哪兒來的這麼多育兒書啊?”

“彆墅區順便拿的。”

和沐棠一起掃蕩彆墅的時候,突然發現書架上有,陸焱不知道為什麼鬼迷心竅的就拿了。

後來偶爾翻翻,突然覺得還挺有用的,裡麵很多方法對沐棠來說都很適用,她就吃那一套。

秦鎮把書遞給陸焱,囉囉嗦嗦的:

“不是,小陸啊,我說你怎麼就是不開竅啊?這書是你該看的嗎?你不應該看這個,你應該看的是《愛情三十六計》!!那纔是你該看的!!”

“那些東西冇用。”陸焱擺了擺手。

“怎麼冇用的?這可是我們部隊裡被譽為‘單身漢寶典’的神聖作品,不少兄弟依靠它脫了單,怎麼到你嘴裡就冇用了?!”

秦鎮恨鐵不成鋼的搖頭,要不是打不過,他甚至想敲陸焱的頭。

“你怎麼那麼笨呀?你是想娶她做媳婦兒,不是養她做女兒,你這麼搞下去,萬一她把你當爹了,怎麼辦?”

“老子真是服了,活這麼多年,第一次見過這麼追媳婦兒的。”

陸焱懶得跟他解釋,沐棠腦迴路跟正常女孩子根本不在一條線上。

比如一捧棒棒糖花朵,正常人看中的是裡麵藏的鑽戒,沐棠看中的是那100顆棒棒糖。

又比如吵架了,彆的女孩子在乎的是對方到底是不是真的愛自己,而沐棠在乎的隻是他還會不會給她做好吃的。

諸如此類的事太多了,講起來三天三夜都講不完,相比起“戀愛寶典”,他更需要的是“如何能準確知道喪屍在想什麼”。

陸焱把書搶了回來,收進了空間。

秦鎮看了一眼車中間裹在被子裡的沐棠,擔憂道:

“這都快睡了兩天了,這小閨女也太能睡了,不會說出什麼毛病吧?!”

陸焱倒不擔心,對沐棠來說,休眠可以快速恢複身體機能,而且按照沐棠以前的休眠規律,她差不多也要醒了。

秦鎮突然又撞了撞他:

“我說,你真的不需要嗎?”

“需要什麼?”

“愛情36計啊!”

秦鎮臉上甚至帶了幾分得意:

“我跟你說,雖然我冇有書,但我還記得一點,我現在背給你聽聽,讓你長長見識?”

陸焱頭疼的按了按眉心,冷麪無情的拒絕:

“不用了,你還是留著自己用吧。”

“切。”

秦鎮見他油鹽不進,也不想再說了,冇好氣的坐在角落裡就要補覺,陸焱卻突然扯住了他:

“先彆睡,你是不是找錯路了,怎麼開始翻山了?”

秦鎮冇好氣道:

“怎麼可能?!我老秦絕不會犯這種低級錯誤!你這是在侮辱我!”

陸焱抽出地圖:

“按道理,我們現在應該過河了,怎麼會往上走?!”

嚴明旭回過頭說道:

“陸長官,冇錯的,就是這條路,河在下麵,差不多隻有五十米寬。”

陸焱訝然:

“橋建在山上?!”

嚴明旭點了點頭:

“這一帶雨多,地勢低,河道又窄,河水容易漲潮,橋建低了容易被淹,一般都建在半山腰。”

陸焱點了點頭,然而看著車子越爬越高,突然有了種不祥的預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