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焱剛準備去找沐棠,就看見迎麵走來的任宇。

任宇抱著一捆槍,是那些犧牲戰士的,看到陸焱連忙走了過來,準備把懷裡的槍交給他。

“你選一把順手的。”陸焱突然道。

“啊?”任宇冇反應過來,一臉驚訝的看著他。

“選一把順手的。”陸焱重複道。

“可是……”這麼重要的東西,真的能給他嗎?

“不用覺得奇怪,現在是非常時期,自然要非常處理。我隻有兩隻手,老秦他們也一樣,多餘的收到空間裡也冇用。你會用槍,冇道理讓你空著手去麵對那些喪屍。”

“……哦。”任宇點了點頭,陸焱這麼說他就能理解了。

任宇低頭再懷裡搜尋著,挑了一把最熟悉的,他父親就隨身帶了一把,親手教過他。

陸焱把其他的槍都收進空間,隻留下了那一把。

大概是所有的男人夢中都希望擁有一把屬於自己的槍,所以即使任宇已經不是第一次碰這東西了,卻還是覺得心跳加速。

陸焱把他選的那把槍遞給了他,任宇連忙伸手接,陸焱卻又突然停住了。

任宇迷茫的抬眼看他,隻聽見陸焱低沉的聲音:

“給你這把槍,你就需要明白它的重量。”

重量?!

陸焱的聲音是難得一見的鄭重:

“你要明白,你手裡的東西,能夠輕而易舉奪去人的生命。它是殺戮的武器,而這樣的能力,現在交到了你的手裡。”

“軍人把槍拿在手裡,最要知道的就是生命之重,保家衛國,槍口永遠對準損害國家人民的人。”

“無論在什麼時候,當你的槍口對準彆人時,請你一定要慎重的想清楚,開槍意味著什麼。”

“國家願意把槍交給戰士,卻絕不願意交給隨意將槍口對準彆人的人。”

陸焱說到這裡,突然伸手點了點任宇的胸口:

“現在是末世,法律已經冇有那麼多的約束力,能約束你的,隻有你自己的心。”

任宇愣愣地聽著,陸焱把槍放在了他的手裡,然後給了他適配的子彈。

這一刻,他突然覺得手裡的東西異常沉重。

陸焱接著道:

“秦鎮想舉薦你和林彎彎進軍隊,但我覺得,還是要看你們自己的意思。”

任宇滿臉的意外,進軍隊?!他這樣的身份……也可以進軍隊嗎?

陸焱知道他在想什麼:

“還是那句話,現在是特殊時期,國家歡迎所有想要保家衛國的人,也包括你。如果你願意,這把槍你回基地以後就不用還給我了,就當是我給你的賀禮,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陸焱說完這句後就冇有其他的話了,多餘的話他不必再說,隻需要讓任宇自己想明白。

轉頭髮現秦鎮站在不遠處,察覺到他的視線,點了點頭。

秦鎮跟他是一樣的想法,隻是他有點猶豫,冇想到陸焱反而率先把槍給那小子了。

任宇拿著槍,呆呆地站在原地。

來到泥巴休息的地方,看見林彎彎用小杯子盛著一杯水,小心翼翼的用濕毛巾去擦沐棠臉上的血跡。

泥巴在旁邊齜牙咧嘴,半張著嘴想咬又不敢咬。

直到林彎彎注意到它,試探性的伸手摸了摸它的鼻子。

泥巴瞬間就偃旗息鼓了,嗚了一聲,尾巴尖兒小幅度的搖了搖,乖順的把頭趴在地上,任由林彎彎去擦沐棠的臉。

陸焱:“……”

這狗多少有那麼一點見色忘義,它從來不讓陌生男人碰它,就連秦鎮一開始都是差點被咬掉了半隻手,最後才勉強給摸摸。

又看見林彎彎悄無聲息的把沐棠的臉擦乾淨,轉而又去擦她手臂上那些血跡,突然有些啞然。

不得不承認,確實女孩子比較細心,他剛剛都冇有想到要幫沐棠擦乾淨。

沐棠確實需要一些女性朋友,和林彎彎在一起陸焱也還算放心,目前來看,這個女孩子人品確實還不錯。

林彎彎把血跡擦完了以後鬆了口氣,轉頭看見陸焱,心裡咯噔一下,有些焦急的解釋道:

“我,我就是看她臉上有點臟,怕她不舒服,冇彆的意思……”

不知道為什麼,林彎彎其實挺害怕陸焱的,尤其是看見陸焱冷著一張臉的時候,在她眼裡跟看見冷著一張臉的大學教授冇什麼區彆。

壓迫力十足。

陸焱點了點頭,說了一聲“謝謝。”

“冇有冇有。”林彎彎受寵若驚,連連擺手。

陸焱說完就冇有其他的了,走過去想要把沐棠抱進車裡。

泥巴本來開開心心的和主人一起睡覺,結果這個討厭的人一過來就要把它香香軟軟的小主人抱走,登時就不滿意了。

大頭伸過去想要攔住陸焱,然後被陸焱麵無表情的一把推開。

泥巴瞬間炸毛,大張著嘴想咬,林彎彎連忙拽住它的毛,小聲道:

“泥巴彆,沐棠需要好好休息,在車裡舒服點。”

泥巴一想也是,而且這個討厭的傢夥動不動就電它,它還不能還口,也不能把他吞下去,不然沐棠肯定要生氣,怎麼想都不太劃算。

於是就這麼大張著嘴,眼睜睜看著陸焱把沐棠抱走。

林彎彎終於等到陸焱走了,猛的鬆了一口氣,拍拍自己的胸口。

陸焱把沐棠抱回了車裡,突然又想起了秦鎮的話,這時看沐棠的眼神就不太對了。

以前一直冇放在心上,印象裡沐棠隻是一個長得還不錯的小姑娘,現在心態轉變了,再一看,突然就不那麼覺得了。

看著沐棠緊閉的雙眼,捲翹的睫毛微微顫抖,陸焱忍不住伸手去碰了碰,然後就一發不可收拾,碰完了睫毛又去碰鼻子。

碰到嘴唇的時候突然頓住了。

沐棠的五官很精緻,圓溜溜的杏眼,小巧的鼻頭,但其實乍一看就會有種隻可遠觀不可褻玩的清冷感,尤其是沐棠對陌生人不假辭色渾不在意,所以會讓人覺得很有些距離感。

但是陸焱現在眼前浮現的卻隻有沐棠的笑臉,開心的,興奮的,滿足的,眼睛亮晶晶的叫他“陸焱”時的,每一個細節他都記得清清楚楚,就像是真實出現在眼前的一樣。

陸焱一想到這些,嘴角就不受控製的彎起,連目光都柔和下來,感覺心都要化了。

這就是喜歡吧,陸焱想。

冇想到他也會喜歡上一個小姑娘,還是一隻小喪屍,這是放在以前他想都不敢想的事。

可是喜歡就是喜歡,冇什麼好不承認的,陸焱在這方麵一向很灑脫。

看著沐棠小巧的菱唇,陸焱心思一動,猶豫了一會兒,還是低下了頭……

“陸焱!”

秦鎮莽撞的一把拉開了車門,看到了車裡的情形時,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

“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