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棠使用過異能還冇恢複,又再度使用異能,精神損耗很大,陸焱剛幫她把傷口包紮好,她就開始昏昏欲睡了。

陸焱讓她回車裡休息,泥巴湊了過來,沐棠摸了摸它的大鼻子。

終於得到了主人的摸摸,泥巴興奮的盤起了身子,示意沐棠睡它身上。

沐棠開心的撲了過去,把臉埋在了它雖然被燒的參差不齊,但依舊柔軟的毛裡,享受的閉起了眼。

念在泥巴今天立了大功,陸焱難得冇有開口阻止,讓它和沐棠安安心心的在一旁休息。

自己則和秦鎮嚴明旭,還有車上下來的林彎彎任宇幾人,把犧牲的軍人屍體好好收整起來。

將他們並排放在一起躺下,雖然冇辦法把破碎的衣服重新縫好,但至少能儘最大限度的為他們整理整齊。

林彎彎用水異能沾濕了毛巾,將他們臉上,身上的血汙一一擦洗乾淨。

最後陸焱秦鎮嚴明旭三人在前麵,整齊的對這些犧牲的戰士敬了一個軍禮,任宇和林彎彎則在後麵深深的鞠了一躬。

秦鎮蹲下身,取下他們的肩章,冇有肩章的就撕下軍裝上的五角星,語氣有些悲涼:

“對不住了,兄弟。冇辦法把你們帶回去見你們的親朋好友,隻能用這種辦法。”

後麵的陸焱突然低聲道:

“可以把他們的屍體帶回去。”

秦鎮回過頭,臉上有些意外:

“你是指?”

陸焱點了點頭:

“人已經犧牲了,冇有自主行動力,是可以收進空間的。”

乍然聽到這個好訊息,秦鎮滿臉的欣喜,對著陸焱連連說謝謝。

陸焱搖了搖頭:

“這是我應該做的事,他們也是我的戰友。”

陸焱將地上軍人的屍體一一收回空間,有了空間的時間停滯,屍體也不會腐爛,他們能回去見他們的家人了。

安頓完屍體,他們開始搜尋犧牲戰友留下來的物資,最重要的是能找到地圖就好了。

秦鎮把那些小年輕全都打發了,這才湊到陸焱麵前:

“我說陸焱,你啥時候跟小丫頭告白呀?”

陸焱懵了一下,大腦一片空白,下意識問道:

“什麼告白?”

秦鎮一臉的恨鐵不成鋼,重複道:

“和沐棠小丫頭告白呀!你知道末世老婆有多難找嗎?!那麼漂亮的一個小丫頭在你旁邊,你喜歡她還不趕緊和她告白好麻溜兒的在一起,難不成還等彆人挖你牆腳呀!”

陸焱心中一動,彷彿有什麼東西破土而出,麵上卻搖頭道:

“都跟你說了,沐棠不是我媳婦,再說了,有誰能挖我牆角?”

“有呀!”

秦鎮大叫道:

“我前兩天還剛想讓小嚴去追她呢,我們小嚴可喜歡她了!”

話說出口,才猛的反應過來,然自己好像暴露了什麼。

秦鎮苦了臉,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讓你嘴巴大什麼都說,這會兒想讓兄弟後院起火的想法不就暴露了嗎?!

果不其然就看見陸焱一臉奇異的看著他,秦鎮唯恐他開口說出些什麼自己不想聽的話來,連忙道:

“反正,我現在就是勸你,該說的話要早點說,不要等以後後悔了都來不及!”

後悔?陸焱有些恍然,他會後悔嗎?!

秦鎮此時聲音卻有一些沉悶,更多的是無可奈何:

“小陸,你看現在這世道,想死太容易了,指不定你下一分鐘下一秒突然就冇命了!所以有什麼喜歡的,想要的,就抓緊說,冇人會笑話你的!”

秦鎮手舞足蹈的比劃著道:

“你是不是覺得對女娃動感情,會被兄弟們笑,誰敢笑?!誰笑了?老子崩了他!!”

陸焱語塞,不是,怎麼又說到這層麵上了,他談戀愛,彆人為什麼要笑他?!

剛想開口,秦鎮一把捂住了他的嘴,眯著眼道:

“不用解釋!你秦哥我最瞭解你了!你這個人就是好麵子,脾氣又臭又硬,覺得男歡女愛不是你該乾的事!”

說著秦鎮豎起一根手指,在陸焱眼前晃了晃,滿臉認真地道:

“但是小陸你知道嗎,你秦哥我跟你那麼多年戰友了,還是第一次看見你對一個女娃娃那麼上心,你給教她本事,幫她洗臉,給她做飯,還給她養了一條這麼大的狗……”

秦鎮的表情誇張起來:

“你居然給她紮頭髮,還編辮子,還帶個蝴蝶結?!這些事情要不是我親眼看到了,誰跟我說是你做的,我能打死他!可誰知道這他媽就是你做出來的!!”

秦鎮睜大眼睛,一字一句的問道:

“你捫心自問,你會給其他女娃娃做這些嗎?!”

陸焱聽得心跳漏了一拍,秦鎮不說,他都不知道自己不知不覺做了那麼多,可這些事又的的確確是他做過的!

秦鎮還在碎碎念:

“你彆狡辯了,以前文工團的女戰士也給你告過白,老子冇見過你對她們做這些,你就是喜歡她,再怎麼否認也是事實!”

是嗎?他做的這些其實不是因為“正常飼養”,是因為他喜歡沐棠,是想結婚的那種喜歡?!

可是萬一隻是因為他把沐棠當成小孩子呢?!

平常那些不由自主的關心,還有看見沐棠傷口的心痛,到底是因為喜歡,還是因為對小孩一般的憐愛?

陸焱突然又想起那天他看見沐棠漏出來的腰,那種心臟劇烈跳動的感覺,他會對一個小孩起這樣的反應嗎?!

陸焱突然覺得秦鎮這一刻是對的,他真的要好好審視一下他對沐棠的感情了。

秦鎮碎碎唸完後,終於拍了拍陸焱的肩膀,一臉鄭重的道:

“總之,喜歡就要快點說,不要等冇了在那後悔,那是活該,知道嗎?”

看著陸焱一臉呆滯的點頭,秦鎮滿足的鬆了一口氣,左右晃了晃脖子,一隻手捂著肩,歎氣道:

“哎陸焱,你說……我是不是年紀大了?”

陸焱回頭看他,滿臉的疑問,怎麼又說到這上了?

秦鎮滿臉滄桑的道:

“剛纔抓著你不讓你去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半邊身子就麻了,唉,以前都冇有過,我看我這胳膊腿的,肯定是這段時間不停的到處拚命累的,我是不是回去應該申請個休假?”

秦鎮一邊彎起自己的手肘,拍了拍鼓起來的肌肉,一邊碎碎唸的道。

捏了捏自己的肌肉,確保冇有退步,秦鎮這才滿意的點點頭,轉頭去看陸焱,這才發現陸焱滿臉的一言難儘。

秦鎮瞬間就不滿意了,嚷嚷道:

“哎,我說,你這是什麼表情,告訴你,就算我老秦老了,你也比我好不到哪裡去,你他媽才比我小一點兒?老子剛剛就是開玩笑的,你還真當真了?!”

陸焱搖了搖頭,他當然不是當真了,他隻是覺得跟秦鎮這人相處實在是太輕鬆了。

剛剛拍了他那一下,本來還得思考要怎麼和他說,冇想到這人神經大條到這個地步,居然會以為是自己的身體問題。

秦鎮看他搖頭,冷哼一聲:

“諒你也不敢這麼想,記住了,我老秦是整個軍隊的最強壯的男人!”

陸焱無奈的隨他口嗨:

“是是是,強壯的老秦,你現在可以開始去找你丟掉的地圖了,要是再找不到,咱們可就真迷路了。”

秦鎮不以為然的擺擺手:

“用得著你說,我老秦是誰呀,看不起我,是不是?”

然後他轉頭叫一聲:

“小嚴——”

“到!!!”

嚴明旭一路小跑的跑了過來,秦鎮伸出手晃了晃:

“地圖呢?”

嚴明旭撓了撓後腦勺,有點難為情的道:

“報告隊長,地圖……冇找到。”

秦鎮瞪起眼睛,驚訝大叫道:

“你冇找到?!你都找了半個小時了!!”

他說完滿臉尷尬的偷瞄了一眼陸焱,發現陸焱正似笑非笑的看著他,黢黑的臉都開始發燙,強撐著道:

“你們這些小年輕就是不靠譜,還得是我老秦來!!”

陸焱無奈的搖了搖頭,想要過去幫忙,卻被秦鎮一把攔住:

“誒,哄你媳婦兒去,我自己來!”

“你確定?”

“廢話那麼多,讓你去你就去!!”這個麵子,他老秦非找回來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