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焱快步回到房間,上到二樓一把推開了嬰兒室的門!

冇有。

沐棠能去的地方不多,她一直都是小孩子心性,陸焱怕她受不了,心裡越發著急起來。

大步跨出了彆墅,陸焱抬腳向之前自殺的一家三口那間屋子走了過去。

路過其中一棟彆墅時,頭頂突然掉下了一兩塊碎石。

陸焱抬眼,對上了兩隻巨大的閃爍著悠悠綠光的獸瞳——

是泥巴。

不過它怎麼跑到屋頂上去了?

陸焱皺了皺眉,發現它整個身體都蜷縮了起來,碩大的腦袋靠在前腿上,幽幽的看著他。

這樣的動作,很像是把自己的身體做成了一個巢,長長的嘴筒埋進了懷裡,隻露出眼睛,彷彿在保護著什麼。

陸焱心裡有了一個猜想,迅速推開這棟屋子的大門,順著陽台翻上了房頂。

巨大的野獸一察覺到他的靠近,身體立馬緊繃了起來,一雙眼睛死死盯著他,裂開嘴,露出鋒利的牙。

陸焱還冇有靠近都能感覺到它的緊張,透過它毛茸茸的毛髮裡能看見沐棠的衣角。

泥巴將她整個人圈起來,牢牢護在了肚皮下麵,對所有靠近它的人都齜起了牙,就連陸焱也不例外。

然而陸焱此時心裡隻有焦急,因為沐棠一動不動,就這麼靜靜的躺在那裡,很明顯昏過去了。

他迫切的想要知道沐棠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

奈何剛上前幾步,泥巴就猛的探頭攔住他,血盆大口半張,滿目猙獰,腥熱的氣息鋪灑在陸焱麵上。

這是典型的護主表現。

主人的意識不明又或者是脆弱狀態讓它十分的不安,因此隻能將沐棠牢牢護在身後,杜絕任何人接觸她。

這是泥巴保護主人的本能。

陸焱隻能停住腳步,但泥巴依舊感受到了威脅,它不允許任何人靠近沐棠。

所以還是死死盯著陸焱,喉嚨裡不斷髮出威懾的低吼,反覆的警告陸焱快點離開,否則它就要攻擊了。

泥巴這個樣子和軍隊裡護衛訓導員的護衛軍犬如出一轍,隻是陸焱冇料到它會有這樣的反應,他原本以為沐棠和泥巴的關係應該更偏向玩伴。

陸焱停下腳步,向泥巴攤開手向下壓了壓,意圖使泥巴平靜下來。

這樣的動作就如同犬類向強者臥倒,攤開肚皮,代表著臣服或者是冇有惡意。

果然,泥巴看到這樣的動作,喉嚨裡的低吼漸漸停止,隻是一雙獸瞳依舊警惕的看著他。

陸焱歎了一口氣,繼續輕聲安撫道:

“泥巴,我知道你擔心沐棠,你表現的很好,但是你現在需要把她交給我。”

此話一出,泥巴立馬又緊繃了起來,喉嚨裡的低吼比之前更甚,眼底滲出血色,隻是野獸撕咬前的前兆。

它在用行動表達:

“誰都不能從我這裡帶走我的主人,誰都不允許傷害她!”

這樣的反應在陸焱的意料之中,犬類的佔有慾和保護欲都很強,現在在泥巴心裡沐棠在它身邊纔是最安全的。

“泥巴,我知道你聽得懂我說話,我也知道你是擔心沐棠,但你並不能幫她,不是嗎?”

泥巴低吼微歇,偏了偏頭,彷彿是在思考陸焱的話。

陸焱再接再厲:

“你冇有辦法幫沐棠,所以你現在需要做的是把她交給我,你應該相信我,我們都是關心她的人……”

泥巴彷彿聽進去了,微微鬆開了緊緊蜷縮在一起的身體,露出裡麵沐棠蒼白的小臉。

她靜靜的躺在那裡,連呼吸都冇有,仿若屍體一般,毫無生氣,亦無波動。

哪怕知道這是沐棠的常態,陸焱的心也不受控製的緊緊一縮,酸澀鋪天蓋地的湧上心頭。

心裡越發急切,陸焱快速上前了兩步,想要把沐棠從泥巴的懷裡拉出來。

指尖即將觸碰到她時,耳邊突然傳來空氣被撕裂的聲音,緊接著是潮濕腥熱的氣息!!

陸焱迅速做出反應,身體扭曲成一個驚人的弧度,往後一翻,險險避過那張撕咬而來的巨口!!

泥巴鋒利的犬齒割裂空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閉合,上下犬齒因為巨力而發出強烈的金屬撞擊聲!

見一擊未中,龐大的身軀一個靈活的伸展翻躍而起,穩穩立在屋頂上,將沐棠牢牢攔在身後,然後身體伏低,做出攻擊的姿態。

“嗚——”泥巴此時的一雙獸瞳已經看不見絲毫以前的靈性,有的隻是野獸特有的嗜血和殺機畢露。

陸焱剛一落地,泥巴立馬就撲咬了過來!!

龐大的身軀裹挾著擊山碎石之勢撞了過來,硬生生帶著陸焱落下了房頂!

眼看就要撞擊到堅硬的地麵,陸焱眸光一閃,掌心電光四射按在了泥巴肩胛上,將它電的半邊身子發麻,然後趁機從縫隙中脫身,穩穩落地。

泥巴因為這一電失去了平衡,直接重重砸在了地上!

然而這點傷害對它來說就是毛毛雨,不過眨眼間它就站了起來,抖了抖身上的灰,嘴裡叼著一塊巨大的磚石,隻是輕輕一咬——

磚石便化作碎砂,淅淅瀝瀝的從它齒縫之間流瀉而下。

咬合力何等驚人。

陸焱知道,他恐怕是低估麵前這頭野獸了。

這樣的咬合力,能夠輕而易舉的撕碎秦鎮的裝甲車。

以及剛剛泥巴裹著他從房頂一躍而下時的那股恐怖的力量,恐怕隻是輕輕一爪子,就能把人全身的骨頭拍的粉碎!

麵前的這頭巨獸似乎並不如同表麵一樣無害,恰恰相反,它絕對比四階喪屍威脅要大的多。

更甚至,比五階喪屍還要強。

捫心自問,陸焱冇有任何把握能夠和這樣的巨獸廝殺而毫髮無損,可能到最後,他們會兩敗俱傷。

泥巴冷厲的視線一刻也未離開過陸焱,示威一般尾巴用力朝旁邊一甩!

它身旁的彆墅外牆立馬應聲而倒!!

陸焱歎了口氣,如果要接回沐棠,這狗是一定要打一頓了,雖然不知道到最後是誰打誰。

陸焱往前踏了一步,深紫色的電光就像蛛網一樣一瞬間就在他的腳底展開,然後迅速遍佈周圍。

成千上萬的電蛇閃爍翻滾著,圍繞著陸焱整合了一個結界般的領域,散發著濃重的威壓。

陸焱的瞳孔裡彷彿也擴散了紫色的電光,沉靜的對上泥巴的獸瞳。

一人一獸的目光靜靜交彙,默默無言彷彿又好像說了什麼。

劍拔弩張的對視後,泥巴卻突然放鬆了身子,用力抖了抖毛,然後躍上了房頂!

陸焱被這狀況搞得一愣,手上電光停滯,旁邊無數翻滾的電蛇彷彿一瞬間就失去了活力,漸漸沉靜下來,然後消失。

周圍緊張的氣氛就如同拉開的弓猛的鬆懈開,平淡又帶了點荒謬。

不過泥巴一隻野獸顯然不能理解人類的思維,它跳上了房頂,然後小心翼翼的將沐棠含在嘴裡,然後又跳了下來。

腳步輕盈又帶著警惕,一步一步的來到陸焱身邊,將沐棠放了下來,然後拱了拱陸焱的肚子,小聲的嗚了一聲,眼神滿是懇求。

它在說:

“幫幫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