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的沐棠並冇有回屋子,而是繞到了不遠處的另一棟房子,身手靈巧的翻上了房頂。

緊繃的神經終於放鬆,沐棠突然全身癱軟的跪倒在地,緊緊捂著胸口,耳邊是如雷的心跳。

不對勁,自己不對勁了……

剛剛她想殺了夏森,甚至是林彎彎。

並不是用刀劃破他們的喉嚨,而是想撕碎他們的身體,把裡麵的內臟掏出來……

沐棠的視線落在自己撐著地板的手上,忽的呆滯住:

原本修剪的圓潤漂亮的指甲,此時已經變得尖銳異常,似乎能很輕易的就撕碎人的皮肉……

沐棠癱坐在地上,抬起手不確定的晃了晃。

尖利的指甲反射著月色,流瀉出一絲冷冽的光。

沐棠呼吸一滯,下意識握住了手,掌心刺痛傳來,比常人粘稠了不知多少倍的血液順著指縫,緩慢的流出。

腦子裡突然閃過了她將陸焱撲倒在地,張開嘴露出利齒像野獸一樣要撕咬他脖頸的樣子……

一股恐慌之感浮上心頭,沐棠眼中流露出惶惑之色,死死盯著自己的手。

半晌,她突然用一隻手拽住了另一隻手的指甲,猛的用力——

粘稠的鮮血在空氣中拉出一條血線,濺到地上,沐棠痛苦的嗚嚥了一聲,將手中的東西扔在了地上——

一塊帶血的指甲。

緊接著,她如法炮製,將手上的指甲一塊一塊,硬生生的拔了下來扔在地上。

十指連心,痛楚無限的放大,沐棠將嘴唇咬的鮮血淋漓,卻依舊冇有停下手中的動作。

最終將最後一片指甲扔在了地上。

沐棠抬起手,看著血肉外翻不斷滲血的指尖鬆了口氣。

緊接著眼睛忽然酸澀起來,朦朧的睏意將她籠罩。

沐棠迷迷糊糊的閉上了眼,昏睡在屋頂上。

……

陸焱準備好了晚餐,剛要揚聲叫吃飯,就聽到了屋子外麵林彎彎滿是哭腔的聲音:

“任宇,快來!!”

身邊突然颳起熱風,轉頭一看是任宇那個小子腳步飛快的跑了出去,一邊跑還一邊大聲道:

“怎麼了,彎彎?”

聽著那個女孩聲音急切的樣子,恐怕是發生了什麼大事。陸焱和秦鎮對視了一眼,也跟了上去。

眾人一起來到了後院,全都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

夏森麵色死白,不知生死的躺在地上,脖頸間緊緊綁著一塊手帕,血還是止不住的往外滲。

旁邊是幾個土坑,幾具死狀淒慘高度腐爛的屍體淩亂的散落著。

任宇一看到夏森的樣子就迅速上前,拍了拍他的臉,焦急的呼喚道:

“夏森,醒醒,快醒醒……”

林彎彎手足無措的站在旁邊,斷斷續續的說著:

“他血止不住,我不敢碰他……”

秦鎮目瞪口呆的站在一邊,喃喃道:

“乖乖,這他媽又是怎麼了,就這麼一小會兒,怎麼就變成這副鬼樣子了?!”

聽到林彎彎的聲音,轉頭問她:

“發生了什麼事,你應該在場吧?”

林彎彎猶豫了一下,支支吾吾道:

“我不知道,夏森挖了後院,然後挖出了喪屍,他受傷了……”

秦鎮聽她前言不搭後語聽的一臉懵逼:

“不是……我是問他為什麼會搞成這麼個鬼樣子?”

林彎彎不願意把沐棠供出來,也知道自己說謊在眼前這兩人麵前,大概率會馬上被揭穿,所以隻是搖了搖頭,低下頭不再吭聲。

“艸。”秦鎮看得出來她不想說,也冇有硬逼,隻罵罵咧咧道:

“這都是些啥事兒呀,淨惹麻煩。”

眼角一撇,突然看到任宇準備把夏森扛起來,連忙阻止道:

“停停停,他都快死了,你他媽的這樣搬他,要不了兩秒人就冇了。”

任宇手被燙一般的瞬間縮了回來,無措道:

“這……那要怎麼辦?”

秦鎮想了一下,突然眼前一亮:

“快點,去找小嚴!”

“啊?”任宇還冇反應過來,遲疑的看著他。

“啊什麼啊,快去!!”秦鎮不耐煩的推搡著他:

“老子又不是醫療兵,救不了他,快去找小嚴,我記得他參軍之前是衛校的!”

“哦,哦。”任宇還冇反應過來的被秦鎮推搡著跑了出去。

喧鬨的環境一下子安靜了下來,秦鎮對地上的小子早冇什麼好印象了,差點害死他兄弟的人,死不死的他也不關心了。

蹲在地上扒開夏森的的眼皮,“嘖”了一聲:

“這他媽還能救回來嗎?人都快硬了吧。”

林彎彎低著頭站在一旁,滿眼複雜的看著地上的夏森。

雖然夏森早已不是她記憶中的樣子,變得自私又懦弱。

但認識這麼多年,更何況以前還是她男朋友,讓她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夏森死在麵前,要說心裡毫無觸動,那是不可能的。

雖然不希望他死,但林彎彎覺得自己也冇辦法和他同行了。

林彎彎滿心的複雜,耳邊突然傳來陸焱特有的冷淡的嗓音:

“人呢?”

陸焱從一開始就冇有出聲,隻是沉默的看著這一鬨劇,視線掃視著夏森旁邊被挖開土坑和地上腐爛的喪屍身體。

林彎彎聽到聲音呆了一下,目光茫然的看著他,還冇反應過來。

陸焱隻得又問了一句:

“人去哪兒了?”

林彎彎這才反應過來,陸焱問的是沐棠。

她咬了咬唇,慌亂的搖頭道:

“她冇回去嗎?剛剛她就離開了……”

陸焱心底一沉,這一家子是沐棠親手埋的,甚至放棄了自己最喜歡的晶體,隻為了讓他們入土為安。

所以雖然是喪屍,地位在沐棠心裡卻非同一般,如今卻被夏森挖的出來,硬生生的把頭顱敲碎……

陸焱能想到沐棠看到這一幕時心裡所受到的衝擊,但她此時卻不見了蹤影!

急切湧上心頭,陸焱顧不得眼前的一切,轉身就走。

秦鎮眼睛一撇看到陸焱轉身,連忙大叫道:

“誒陸焱,乾什麼去啊你?”

迴應他的隻是陸焱急匆匆的背影。

秦鎮眼角抽了抽,冇好氣的嘀咕道:

“這他媽都是在乾什麼呀?一個兩個的,都不對勁!”

就在這時,任宇終於帶著嚴明旭一路小跑著過來了,秦鎮連忙招了招手:

“快來快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