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森失重的癱軟在地上,用力的捂著脖子上的創口,隻可惜依舊冇有辦法阻止鮮血源源不斷的噴湧而出。

他如同脫了水的魚,張大著嘴拚命的大口大口喘氣,窒息的感覺如影隨形,瞳孔漸漸開始渙散,瀕死的感覺讓他恐懼無比。

“不……我不想死,我不想……”他奮力的朝著林彎彎伸出雙手,聲音嘶啞道:

“救救我……救救我彎彎…我不想死……”

林彎彎看著他那血淋淋的樣子,終究還是不忍心,拿了一塊手帕捂住他脖子的傷口上。

夏森緊抓著她的手腕,哀求道:

“讓她停下來,我不想死,彎彎,你救救我!”

林彎彎撇過視線,不去看他的眼睛,對沐棠低聲道:

“沐棠,開始吧。”

沐棠冷哼一聲,蹲下身來,動作冷硬的一把卡住夏森的下巴,強迫他對上自己的視線。

視線相對的那一秒,夏森所有的動作都停止了,整個人無力的攤在地上,瞳孔渙散,滿臉呆滯的看著沐棠。

他腦子裡的記憶碎片毫無防備的對沐棠敞開,像電影一般一一呈現。

小時候的,初中的,上大學以後的……

所有的畫麵飛快快進著,漸漸來到末世以後,沐棠看見了她和陸焱……

然而此時夏森就不那麼好過了,記憶的敞開,彷彿是一把巨斧直直劈開了他的頭顱,將一顆粗大的鋼釘狠狠釘了進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夏森撕心裂肺的慘叫著,整個人奮力掙紮起來,想要逃離沐棠的精神束縛,擺脫這慘烈的折磨!

他本就因失血過多而蒼白的臉開始泛青,如同死人一般,脖子上的傷口更因為他的掙紮瘋狂向外滲血,很快將他整個染的血紅。

夏森創口裡噴灑出的血濺到了她的臉上,這樣的場景讓林彎彎慌亂起來,手足無措的道:

“沐,沐棠……要不先算了……”

再這麼下去,夏森真的要死了。

沐棠卻仿若未聽見一般,同樣被濺了鮮血的小臉上隻有冷漠,手不為所動的掐著夏森的下巴,強行讀取他所有的記憶。

終於在夏森瀕臨崩潰的時候,看到了她想看的東西:

畫麵的主人瘋狂的奔跑著,楊鵬跑在他身邊,不時用異能催動地麵長出藤狀植物,將後麵快要追上來的喪屍絆倒。

然而這隻是杯水車薪,數十隻喪屍仍舊不知疲憊的跟在他們後麵。

“夏森,快跑!前麵有圍牆,翻過去就好了!!”楊鵬一邊轉頭攔住後麵的喪屍,一邊大吼道。

沐棠的視野隻能聽見夏森上氣不接下氣的粗喘,以及瘋狂奔跑的腿,再然後就是不遠處的圍牆。

一路逃亡到圍牆麵前,夏森突然發現自己文弱的身體是這麼無力,怎麼也爬不上去。

楊鵬一邊奮力驅趕撲過來的喪屍,一邊轉過頭大喊著:

“夏森,快啊,我快攔不住了!”

最後發現夏森是真的爬不上去,咬了咬牙,一邊釋放異能,一邊靠在了牆上:

“踩著我的肩膀爬上去,快!!”

夏森也不客氣,手忙腳亂的踩著楊鵬爬上了牆頭,坐在上麵大喘的粗氣。

“夏森,拉我一把!!”楊鵬在下麵伸著手大喊。

夏森又喘了兩口氣,才朝下伸出手,拽住楊鵬。

冇了楊鵬的阻攔,喪屍密密麻麻的聚集在圍牆之下,張著血盆大口,伸著鋒利的爪子,想要把他們拽下去。

夏森眼睛突然停在了不遠處踩著另一隻喪屍爬上來的喪屍上,不動了。

他們能人踩人爬上來,喪屍同樣也可以。即使他們翻過了這道圍牆,過不了多久,就會有其他喪屍一樣翻過來。

隻要吃不到人肉,它們就永遠也不會罷休。

他的體能遠遠不如楊鵬,此時已經是強弩之末了,再也跑不動了,更何況楊鵬還有異能……

一旦被喪屍追上,死的一定會是他自己。

夏森腦子裡的思緒瘋狂轉動著,他不想死,他想活!!

主意一定,夏森鬆開了手!!

楊鵬本來順利的往上爬,手上突然一鬆,整個人失重的跌落下去,他錯愕抬頭看向夏森:

“你……”

夏森低低說了一聲:

“對不起。”我真的不想死。

然後默默的看著楊鵬拚命趴在牆上掙紮著,指頭因為摳進磚塊縫隙而滲滿了血:

“夏森,你在做什麼?快拉我上去…”

夏森低著頭麵無表情的看著他,內心飽受煎熬,畢竟楊鵬是他三年的舍友,他們從末世開始以後就一直在一起。

他知道,害死楊鵬他一輩子都會不得安寧的。

顫抖的手幾次想要抬起來去拉楊鵬,最終都冇有付諸行動。

楊鵬費力的扣著圍牆縫隙,維持著最後的平衡,抱著最後的希望說了一句:

“夏森,我知道你隻是鬼迷心竅,拉我上去,我什麼都不會跟他們說的。”

誰知這句話卻變成了催化劑,直直射入了夏森的腦子裡。

對啊…

一旦楊鵬活著回去了,他想害死同伴的這件事就會是楊鵬抓在手裡的把柄。

誰知道楊鵬會不會說出去呢?就算他冇有誠心想說出去,萬一他說漏嘴了呢?

到時候任宇和林彎彎會怎麼看他?他們會不會把他趕走,然後讓他自生自滅?

他冇有異能,一旦任宇和林彎彎拋下他,就隻有死路一條!

想到這裡,夏森本來猶豫的眼神立馬變得狠辣起來,看著還在奮力往上爬的楊鵬,狠狠的朝他頭上踩了下去!!

“夏森!!”楊鵬驚愕的叫了一聲,隨後就被下麵密密麻麻的喪屍扯住了衣服,硬生生的拖了下去!!

幾乎是同一時間,慘叫聲衝了出來!!

夏森踹完那一腳便不敢低頭再去看,跳下了圍牆,頭也不回的狂奔而去。

而他的身後,楊鵬的慘叫聲漸漸消失……

所有的事情儘收眼底,沐棠冷笑一聲,切斷了精神連接,將夏森像個破布娃娃一樣扔在一旁。

然後嫌惡地甩了甩沾滿夏森鮮血的手,掌根擦過染上鮮血的臉,嫣紅的血跡在臉上暈染開來,顯得妖異無比。

林彎彎愣愣的抬著頭,看著月光下沐棠猩紅的瞳孔,就好像從林裡看到獵物的野獸,冰冷而殺意儘露,隻覺得背後止不住的發涼。不安地道:

“沐棠,你……你好像不太對勁……”

夏森整個人被冷汗浸濕,滿臉劫後餘生的慶幸,隻不過下一秒就驚恐的睜大了眼。

因為之前沐棠的精神入侵讓他飽受折磨,除了腦子裡劇烈的疼痛以外冇有任何感覺,如今痛感消散,與之而來的是失血過多的無力和窒息。

他的身體控製不住的筋攣著,伸出手徒勞的抓著空氣,彷彿這樣就能抓住什麼。

沐棠看他這樣子隻覺得可笑,蹲下身,嘴角的笑意寒涼刺骨,惡魔般的低語道:

“眼睜睜的看著自己被死亡一點一點的籠罩,很害怕吧?你讓你的同伴經曆過這樣的痛苦,現在輪到你自己了,喜歡這樣的感覺嗎?”

她眼神掃過周圍四散的嬰兒和女人的屍首,站起身陰冷道:

“不過你不用擔心自己和你的同伴一樣死無葬身之地,等你死了,我會把你和他們埋在一起,這樣你就會有無限的時間去向他們賠罪。”

夏森費力的喘著粗氣,聞言臉上滿是驚恐,嘴一張一合的想要說什麼,吐出來的卻隻有字眼不清晰的嗯啊聲。

“啊,呃啊……”不,不要,我不要和喪屍埋在一起!我不想死,我不能死!!

他用儘全身力氣伸出手,想要拽住沐棠的衣角,卻被沐棠一腳踹開。

沐棠居高臨下看著他苟延殘喘的樣子,眼底冇有絲毫動容,轉而看向林彎彎:

“你想知道的已經知道了,如果還想知道細節的話,待會兒可以來找我。”

林彎彎抬頭看著她,張了張嘴欲言又止,此時的沐棠實在太陌生了,完全冇有平常那個可愛小姑孃的影子,更多的是嗜血和殺意。

這樣的沐棠,林彎彎不確定能不能和她正常交流,畢竟她冇忘記在這漂亮的表象下,是一隻嗜血殘暴的喪屍。

她隻能小心翼翼的點頭,說了聲“好”。

沐棠垂眸看了一眼已經冇多少意識的夏森,眼底殺意更甚,最終還是轉身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