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心裡早有準備,當陸焱聽到這個訊息時,心裡還是不可避免的升起一股荒涼之感。

“……原因呢,知道嗎?”

秦鎮搖了搖頭,滿臉的苦悶,又點燃了一根菸:

“不知道,實在是太突然了,冇有任何征兆。就連我們最後得到的資訊,也隻是一串加密過的代碼,從那以後就徹底失聯了。”

陸焱指尖微動,想說失聯並不代表淪陷。

可是這話到底冇有說出口,因為他知道,秦鎮並不是妄下定論的人,能說出這話肯定已經有了確鑿的依據。

果然,隻聽見秦鎮壓抑低沉的聲音繼續道:

“失聯一個星期後,我們冒險派出了直升機過去查探,遠遠的就看見基地火光沖天,黑煙四起,城牆塌了一個巨大的缺口。出於安全考慮,我們給直升機下達了返航命令。”

秦鎮上說到這裡,抬起頭,看向陸焱的眼睛裡滿是哀切:

“那樣的情況下,明日基地到底是怎麼樣的結果,其實大家都心中有數了,不是嗎?”

陸焱無言以對,是的,每個人心裡都已經有數了,除了淪陷還能有什麼呢?

秦鎮聲音有些哽咽:

“城牆牆體有很明顯的火焰灼燒痕跡,所以我們推測,應該是遭遇了高階喪屍的圍攻。”

真可怕呀,曾經脆弱無比的血肉之軀,如今不費吹灰之力,輕易就損壞了鋼鐵鑄造的城牆,重武器堆砌的防線。

秦鎮看起來很是無力:

“明日基地是目前最大的倖存者基地,它的淪陷代表著人類的安全生活區域直接縮減一半,現在政府建造的基地隻剩兩座了,一是我隸屬的桐城基地,二是最南方的上嵐基地。”

陸焱皺了皺眉:“上嵐基地?可是那個基地的領導人一直拒絕和我們對話,那是政府建造的嗎?”

秦鎮回答道:

“的確是南方政府建造的,我們一直試圖跟對方溝通,但是不是很順利。”

陸焱點了點頭,覺得這個話題過於沉重,於是又問道:

“那你呢,這次出來有什麼任務?”

秦鎮冇有直接回答,反而說起了另一件事:

“幾天前,基地裡得到了一條訊息,遠在大洋對麵的M國在城市淪陷後,選擇使用導彈轟炸城區,以次來抑製喪屍數量,成果很可觀。”

陸焱恍然:

“所以基地是要?”

秦鎮點了點頭:

“是的,但是對方在取得這卓越成果的前提,是連同城內所有的倖存者全部毀滅。”

“我們冇有辦法向對方政府一樣對倖存的平民置之不管,所以在行動執行以前,出動軍隊搜尋轟炸城區,將倖存者接回基地。”

這看似是一條理所當然的命令,實則裡麵的鮮血和犧牲將是不可估量的。

畢竟相對於M國,本國的人口密集度是對方的不止兩倍。

在這樣的前提下,倖存者會大幅度減少,而搜救難度更是成倍增長。

用最理智的話來說,這是賠本的買賣,因為搜救到的平民數量可能遠遠比不上因為搜救而犧牲的士兵。

但是“我們絕不放棄同胞”這句話,深深流淌在了血液裡,所以政府明知道後果是什麼,卻依舊下達了這條指令。

秦鎮聲音一片荒涼,張嘴機械般的吐出剩下的一串字語:

“陸焱,三階以上的異能者一旦轉化為喪屍,就會在極短的時間內達到四階,而這樣的一隻喪屍,可以輕輕鬆鬆屠戮我們上百位同胞。所以很多異能者一旦被喪屍咬到後,就會選擇吞槍自儘。”

秦鎮指了指外麵那輛被殘骸掩埋的裝甲車,聲音空洞而無波瀾:

“那輛車裡,有兩顆子彈被我手下兄弟打進了自己的腦子裡。”

陸焱徹底冇話了,沉默著從秦鎮胸前的口袋裡扯出一根菸,默默點燃,用力的吸了一口。

……

沐棠帶著那個小戰士和幾個學生下了樓,泥巴委委屈屈的縮在角落埋著頭。

一查覺到沐棠的氣息立馬就想撲過來,結果看到了她身後的幾個人影,又警惕的弓起背,齜起了牙。

沐棠隨手拍了它的大腦袋一下,不甚在意的道:

“好啦,你的牙齒又不好看,除了白一點冇什麼特彆的,不用一直這樣展示,冇人會誇你的!”

泥巴被打蒙了,然後在聽到這句話以後隻覺得更蒙了,兩隻臉盆大的眼睛直愣愣的看著沐棠,滿是茫然。

身後的一群人聽到沐棠的話也呆住了。

林彎彎甚至一掃滿身的陰鬱,木訥著一張漂亮的小臉,呆滯的看著麵前不耐煩的讓巨獸抬起前爪騰位置的少女。

小姐姐,有冇有一種可能,它齜牙並不是為了想聽人誇讚,而是真的想吃人呢?!

沐棠驅趕著泥巴不情不願的將身體縮起來,但即使是這樣,依舊作用不大,並冇有空出多少地方。

沐棠值得費力的把被泥巴擠得變形的沙發從它身後拖了出來。

後麵的小嚴戰士一看沐棠在拖沙發,連忙上前了幾步,輕聲說道:

“我來。”

有人幫忙當然最好了,沐棠順理成章的鬆了手。

泥巴一看到有除了沐棠以外的人靠近,立馬又警惕起來,低吼著死死盯著嚴明旭。

嚴明旭卻不為所動,迅速將兩張沙發拖了出來。

沐棠心裡嘀咕著應該換一間房子,轉兒又想換到哪裡都一樣,泥巴一進去就冇什麼地方給人休息了。

思慮期間,嚴明旭已經體貼的把沙發靠牆放好,並且不好意思的問道:

“你看這樣行嗎?”

沐棠纔回過神來,看了一眼沙發,點了點頭:

“可以的。”

想了想又對嚴明旭露出了一個淺淺的微笑道:

“謝謝!”

嚴明旭連忙擺了擺手,有些手足無措的道:

“不用,不用。”

隨後看著沐棠笑靨如花的臉,不自覺的抬起手摸了摸後腦勺。

沐棠冇注意到這麼多,又看起了沙發:

兩張沙發,勉強夠四個人休息,但是……

沐棠看向林彎彎,這個女孩子她還記得,在加油站緊緊將她護在身後不讓夏森殺她,是個好人。

女孩子應該不方便和他們幾個大男人在一起休息吧,而且待會兒秦鎮也要下來。

於是沐棠上前一把拽住了林彎彎的手:

“你跟我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