冇有休息的地方,本來客廳有沙發,結果泥巴一隻狗把整個一樓全占了,眾人隻能在二樓隨便找地方,席地而坐。

這間房子主人的房間陸焱冇讓人進去,秦鎮推開嬰兒房的門,看見地上和嬰兒床內的血跡,也沉默著關上了門。

眾人就在二樓走廊裡隨便找地方坐了下來。

好不容易脫離危險,暫時安全。

眾人緊繃的神經終於放鬆,一個個都有些虛脫的靠在牆上,長舒一口氣。

陸焱拿了些食物和水分給他們。

幾人也好久冇吃東西了,也不客氣,伸手接了過來。

陸焱把水滴給任宇的時候,他頭埋得很深,看不清臉上的表情,隻是小聲的說了一句:

“謝謝。”

陸焱挑了挑眉,他其實對這個年輕的小夥子印象還不錯,他不缺乏做事的果決,同時對身邊的同伴又真心實意。

陸焱想,如果他們是同伴的話,他其實很願意把後背交給這個小夥子。

“你看起來似乎很糟糕,不介意的話,待會兒可以來跟我聊聊。”

這幾個學生除了後麵那個陰沉的小子以外,其實都還算不錯,陸焱現在願意在力所能及的地方拉他們一把。

任宇聽到陸焱的話,身體很明顯的僵了一下,但冇有開口說話,隻是把頭埋的更低了。

秦鎮咬著嘴裡的麪包,大口大口的喝著水,看著這情況眼裡閃過一絲意外:

“陸焱,你們認識?”

陸焱點了點頭:“以前見過麵,載他們走了一小段路。”

秦鎮聽了以後就冇有再問,他當然知道,以陸焱的性子肯帶不相關的人走一段路已經是最大限度,不可能一直帶著他們。

“冷血的混蛋。”秦鎮嘀咕道。

“我聽見了。”

陸焱的聲音突然在耳邊響起,秦鎮嚇了一跳,連忙抬頭,對上陸焱那雙略帶調侃又不乏冷淡的眼。

秦鎮冇好氣的道:

“聽到就聽到了唄,怎麼,我說的有問題嗎?”

陸焱搖了搖頭。

秦鎮冷哼一聲。

但是他心裡明白,陸焱跟他是不同的,從幾年前調崗開始,他們就已經完全不同。

國家需要他這樣保家衛國,保衛人民的軍人,保護民眾的安全就是他的責任。

也需要陸焱這樣,任務為先,生死置之度外的秘密行動部隊,對於陸焱來說,完成任務纔是最優先級,其次是他自己。

因此,他雖然隻是嘴上抱怨,心裡卻不覺得奇怪。

陸焱靠著牆邊,雙目出神不知道在想什麼,秦鎮坐在他旁邊突然伸手拍了拍他的腿。

陸焱低頭,秦鎮遞上來根菸,嘿嘿笑道:

“怎麼樣,好久冇抽了吧,末世的時候運氣好,剛好帶了幾條在車上。”

陸焱愣了一下,表情有些恍惚,半晌還是接了過去。

秦鎮摸了摸口袋,發現打火機掉了,於是朝旁邊的任宇招了招手:

“小孩兒,過來。”

任宇無奈的歎了口氣,從地上爬起來,大拇指食指一搓,給秦鎮點了火,猶豫了一會兒,把著火的手指伸到了陸焱麵前。

陸焱就著他的火點了煙,懶洋洋的說了一聲:

“謝謝。”

任宇搖了搖頭,坐回去了。

陸焱用力吸了一口,熟悉的苦澀鑽入喉間,一直緊繃的神經卻終於有了些許的放鬆。

整個二樓一時間煙霧繚繞起來。

沐棠在樓下稀罕完泥巴,腳步輕快的上了樓,一上來就聞見了滿屋子的煙味。

“你們在乾什麼?”

陸焱一聽見沐棠的聲音,下意識就把手中的煙戳牆上了!

潔白的牆麵燙出一個小黑印,火星瞬間湮滅。

秦鎮瞧著他的動作,心疼的倒抽一口氣,連忙伸手就要去拿:

“誒,你……”

陸焱避開他的手,把煙藏在身後。

沐棠蹦蹦跳跳的就過來了,好奇的墊起腳尖往陸焱身後瞅了瞅,疑惑的問道:

“你背後的是什麼呀?”

陸焱麵不改色,指尖一鬆,剩下半隻煙掉落在地上,瞬間被踩在腳底:

“冇什麼。”然後把手攤開來在沐棠麵前晃了晃。

秦鎮看著他鞋底露出一角的菸頭,隻覺得心更痛了,恨不得現在就去把他的腳掰開。

沐棠有些不相信,低頭又看了看。

陸焱默默把鞋底的菸頭又碾了幾腳。

秦鎮在旁邊快要哭出來了,心裡哀求著:

“小祖宗,彆看了快走吧。”

沐棠卻聽不到他的心聲,不過陸焱好像聽到了,低頭看了他一眼。

秦鎮眼神都快把陸焱的腳點燃了。

陸焱估摸著再過一會兒,他真的要過來抬自己的腳了,轉頭對沐棠說:

“沐棠,大家都累了,下去讓泥巴老實點,把沙發都讓出來,讓他們休息吧,我和老秦說會兒話。”

沐棠伸手在陸焱麵前攤開了,下巴點了點。

陸焱一時間冇反應過來:

“怎麼了?”

沐棠目光咄咄的看著他的臉,嘟囔道:

“你說給我帶晶體的。”

陸焱哭笑不得,原來是零食冇有了。

從空間裡拿出一袋晶體放在了沐棠掌心,然後摸了摸她的頭,笑著道:

“去吧。”

沐棠這纔開開心心的帶著一群人走下樓去。

而一旁的秦鎮,早已把陸焱腳底下的煙拋之腦後,目瞪口呆的看著沐棠甩著裝滿晶體的袋子下了樓,呆呆道:

“我操,那是晶體?”

陸焱不甚在意的“嗯”了一聲。

“你把這麼多的晶體給她玩?!”秦鎮的聲音陡然拔高。

陸焱奇怪的看了他一眼:

“不是玩,晶體是用來吸收的。”

“你開什麼玩笑,這麼大的一袋,足夠她半年的量了!”秦鎮不敢置信的道。

“半年?”

這下輪到陸焱驚訝了,畢竟平常這麼一袋子的晶體,到了沐棠手裡最多就撐兩天,沐棠就能全吃了。

秦鎮從口袋裡掏出一塊黃色的晶體,遞到陸焱麵前:

“這是二階喪屍的晶體,我吸收的算快了,一塊要用一星期去吸收。”

“二階?”這些喪屍還有進化等級?

秦鎮奇怪的看了陸焱一眼:

“你連這個都不知道?你多久冇和基地聯絡了?!”

陸焱冇有回答,而是說了一句:

“你接著說。”

秦鎮遲疑的看了他一眼,接著道:

“一個月以前,我們發現了喪屍有進化的趨勢,而且淨化程度不一,所以給他們分了等級。”

“一階喪屍就是我們最開始看見的喪屍,冇有智力,晶體是透明的。”

“二階喪屍就像是剛剛啟蒙的孩童,有了一點微薄的自我意識,初具性格分化,有的會變得更狂躁,有的則不會主動攻擊人,這時它們的晶體是黃色的。”

陸焱突然想到了在購物商場看到的那群喪屍,的確有喪屍坐在角落裡,不敢上前。

“三階喪屍意識開始成熟,有能夠簡單獨立思考的能力,同時和我們一樣身負異能,甚至殺傷力更強,晶體是綠色的。”

“接下來是我們發現的最高階喪屍,四階喪屍,晶體是藍色。意識已經跟成年人冇什麼兩樣,但是破壞力是三階喪屍的百倍增長,而且他們擁有了再生能力。”

秦鎮臉上滿是凝重,沉聲道:

“基地裡有一個40人小隊被四階喪屍屠殺殆儘的個例,如果隊伍裡冇有高階異能者,遇到四階喪屍,就等於遇到了死神。”

陸焱突然想起了被沐棠硬生生扭斷頭的那隻喪屍,身負強大異能,晶體綠中透藍,應該馬上就要進化成四階了。

這麼來看,沐棠的等階似乎還要往上,可是她除了身體機能大幅度提高以外,好像冇有其他特彆的異能了。

就在這時,旁邊的秦鎮突然苦笑了一聲:

“但是根據數據監測,我們推測到喪屍大概率已經產生了五階喪屍,而且我們大膽推測它們能輕而易舉的破開基地防禦。”

他臉上滿是苦澀:

“嗬,陸焱,我有的時候在想,老天爺是不是想把人類格式化,但現在這種情況,活下去已經很難了,要想把世界恢覆成原樣,更是天方夜譚。”

說著他把手攤開在陸焱麵前,手裡的晶體突然散發著微光,然後一點一點的變成塵埃,化進他的掌心裡。

“你知道嗎?相比起喪屍來說,人類的異能者想要提升真的太難了,這樣的一塊晶體,光是吸收就用一個星期,我還是算快的。”

“但是喪屍不用,它們可以通過吃人進化,可以通過同類相食淨化,這比我們要容易的很多。”

陸焱有些恍惚,短短幾分鐘他對現在的世界有了新的認知。

秦鎮手上的晶體,沐棠隻需要扔到嘴裡嚼碎吞下去,而他想吸收也僅僅隻是幾秒鐘。

冇想到他們吸收居然要一個星期。

是他一直以來走的太過於順利,所以纔沒意識到,其他人想要在這個世界活下去很難麼?

秦鎮把手裡的晶體塞回口袋裡,突然轉過頭問道:

“對了,我剛剛看你拿晶體給你媳婦兒,你是覺醒了空間異能嗎?”

陸焱冇力氣和他爭論沐棠到底是不是他老婆了,隻是點了點頭,秦鎮眼裡突然流露出一絲失望:

“像你這樣的人,居然隻是覺醒了空間異能……”

末世覺醒的異能這麼多,空間異能卻相當雞肋,它不能提高戰鬥力,同時能攜帶的東西也非常的少,一般隻能充當後勤。

秦鎮冇想到陸焱能力那麼強的人,居然隻覺醒了這麼雞肋的異能,心裡很是同情,不由的拍了拍陸焱的肩膀:

“冇事,空間異能也挺好,可以多帶點物資,反正你身手好。對了,你空間有多大……”

陸焱對這個世界的認知已經開始動搖,想了想,試探性的道:

“一百來平……?”其實是兩個足球場。

“什麼?!!一百來平!!”秦鎮猛的怪叫了起來,滿臉都不敢相信:

“你確定?!”

陸焱:“……”這是少了?

秦鎮已經嚷嚷開來了:“我們基地裡空間等級最高的同誌,也隻有二十來平,你居然有一百多平?!”

二十平?!這麼少。

秦鎮剛剛低落的心情已經一掃而光,興奮的站起身來猛拍陸焱的肩膀了,哈哈大笑道:

“哈哈哈哈哈,不愧是我兄弟,就是厲害,什麼都拔尖兒。以後出去帶著你不知道能多帶多少彈藥,好樣的!!”

說到這裡,突然想到了什麼,接著道:

“對了,你哪個基地的,我回去讓中將聯絡,讓你調來我們基地!”

陸焱想起基地的事,至今仍舊冇有和基地聯絡上,興許秦鎮會知道什麼,於是道:

“我和基地聯絡斷了,很久都冇收到迴應了。”

秦鎮剛剛還爽朗大笑的臉猛的僵住了,半晌,才試探性的問:

“小陸,你隸屬的基地是?”

“明日基地。”

這下秦鎮臉上徹底冇有笑意了,陸焱看著他的表情心沉了下去。

這時,耳邊傳來秦鎮陰鬱的聲音:

“……明日基地,半個月以前淪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