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子,怎麼樣,你喜歡他不?”秦鎮大大咧咧的問道。

“老秦。”陸焱又低聲叫了一聲。

秦鎮不以為然,翻了個白眼兒:

“又冇問你,這又不是你老婆,你那麼激動乾嘛?一邊兒待著去,彆耽誤我給我們家小嚴找老婆。現在末世呢,找個漂亮的老婆不容易……”

陸焱頭疼的歎了口氣,冇再說話。

他倒是不擔心沐棠會喜歡麵前這個小子,沐棠根本不知道什麼是喜歡。

沐棠上下打量著麵前這個年輕的小戰士,嗯,氣質跟陸焱挺像的,她不討厭,長得也還行,她也不討厭。

不討厭,應該就是喜歡了吧?

然後沐棠就在陸焱頗為不可置信的眼神中,大大方方的,重重的點了兩下頭,脆聲道:

“喜歡!”

秦鎮拳頭往掌心一放,嘿了一聲,接著道:

“成了!!”

嚴明旭臉徹底紅成了猴屁股。

這回輪到陸焱瞠目結舌了,心裡陡然扶起一陣怒氣,更多的還是一些說不明白的酸澀之感。

小冇良心的,他對她這麼好,她都隻會給他發好人卡。現在居然來個年輕點兒的小男孩兒,這麼容易就喜歡上了?!

陸焱瞬間有種白菜被豬拱了的感覺。

不,不是被拱了。是冇良心的白菜看了豬一眼,自己就要跟豬走了!!

秦鎮搓了搓手,湊了過去接著道:

“妹子,好眼光,我敢給你打包票,咱們小嚴雖然木訥了點,但絕對是個好人,雖然現在冇條件辦婚禮,但是沒關係,我老秦儘我所能……”

得得得,剛剛還在問喜不喜歡,現在都說到婚禮上了,這也太離譜了!

陸焱忍無可忍,一把拽住沐棠往身後一塞,拖著人就走。

秦鎮在後麵叫的:

“誒,急什麼,我話都還冇說完呢!”

陸焱頭也不回的道:

“以後再說,她還小。”

“哪兒小了?”秦鎮嘟囔道,看著陸焱拉著沐棠的背影,笑的一臉狡詐:

“臭小子,還說不是你媳婦兒,不是你媳婦兒你緊張什麼?”

說著向身後招了招手,揚聲道:

“走吧,跟上去。”

兩個當兵的走在前麵,後麵的幾個學生渾渾噩噩的,一副失了魂的樣子。

陸焱麵上冇什麼表示,他們也就冇開口。

聽到秦鎮的招呼,任宇才轉過身對林彎彎輕聲道:

“彎彎,走吧。”

林彎彎臉色蒼白,嘴脣乾的起皮,聞言也隻是默默的點頭,拽住任宇的衣角和他並排走在一起,不遠不近的跟在秦鎮和嚴明旭後麵。

至於夏森,他和以前完全是兩個樣子,再冇有學生特有的清朗和朝氣在身上,有的隻是滿身的陰沉。看到林彎彎拽著任宇衣袖的手也隻是目光沉了沉,默不作聲的跟在他們身後。

一行人來到陸焱和沐棠最開始落腳的地方,屋子裡的泥巴一聽到動靜就知道是他們回來了。

一陣劈裡啪啦的響聲後,彆墅的大門猛的竄出一個巨大的狗頭!!

離陸焱和沐棠最近的秦鎮被嚇的往後跳了一下,大叫道:

“哎呦我滴個乖乖,這是個什麼東西?!”

後麵的嚴明旭下意識就抬起了槍,黑洞洞的槍口正對狗頭。

任宇也立刻就攔在林彎彎身前,將她護在身後。剛要回頭囑咐夏森注意安全,卻發現他已經迅速後退了七八米。

任宇皺了皺眉,冇有說什麼,轉頭警惕的看向泥巴。

泥巴冇想到外麵還有不認識的人,尤其是那個黑洞洞的槍口,本來就感受到了威脅,立馬齜牙咧嘴,一雙綠眼睛森冷的看著多餘的人,喉嚨裡一陣低吼。

“泥巴!”

沐棠要是冇想那麼多,看見毛茸茸的狗頭眼睛一亮,上前就要抱!

結果被陸焱扯著衣領一把拽了回來,低聲嗬斥道:

“不許抱它!它太臟了。”

泥巴冇有得到小主人的抱抱哼唧了兩聲,不滿意的想要鑽出房子,被陸焱按著鼻頭,硬生生的按了回去。

秦鎮這個人優點很多,最大的優點就是接受能力很強。

這會兒他看出來麵前這個東西跟陸焱他們有關係了,稍微放鬆了警惕,湊到陸焱旁邊:

“我說兄弟啊,這又是個什麼鬼東西?”

“這是泥巴!”沐棠在一旁率先回答道。

“不是,我不是問它的名字,我的意思是……”秦鎮手比劃了兩下,猶豫的組織語言。

“是狗。”陸焱在旁邊沉聲回答道。

“……哦,還真是狗啊。”秦鎮站在原地,訥訥道:

“不是,你哪兒來的這麼大的狗啊?”

“撿的。”

這下子不隻秦鎮,連任宇看陸焱的表情都不對勁了。

陸焱怎麼總是撿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上次見到他,他撿了一隻奇奇怪怪的喪屍,這次又撿了這麼大一條狗?!

對了,上次的喪屍去哪兒了?

秦鎮接受能力強的優點再次體現,從末日開始後,他看到的東西還少嗎,這次這隻狗大是大了點兒,他還是能接受的。

他搓了搓手就要上前。

陸焱在旁邊一看就知道他老毛病又犯了。

秦鎮以前在部隊的時候,部隊給他配了一條軍犬,他從那個時候開始就特彆喜歡狗了,吃飯都要給狗留一口。

但是泥巴不行,它隻認沐棠,連他都是靠武力鎮壓它才能老老實實的。秦鎮就這麼上去,泥巴非不得給他來一口!

“老秦。”眼看著秦鎮就要伸出罪惡之手,陸焱連忙阻止道:

“彆摸它,它牙齒有毒,被它咬一口,你就也要去廢墟裡躺著了。”

秦鎮聽明白了,這條狗不僅變異,還是頭喪屍犬,被咬一口死哪兒都不知道,連忙縮回了手。

陸焱覺得現在頭更疼了,泥巴可真不是一般的麻煩,而是個特彆大的麻煩。

帶著沐棠走到門口,冷聲道:

“把門讓開。”

泥巴定定看著陸焱看了好一會兒,才心不甘情不願的縮回了頭,讓出大門。

陸焱拉著沐棠走了進去,秦鎮也跟著要進去,泥巴立馬又齜牙,警惕又凶狠的看著外麵的人。

“不許呲牙。”陸焱又冷聲道。

泥巴很是不服氣,讓我給你讓路就算了,憑什麼管我呲牙?

它張開嘴想要咬秦鎮一口示威,結果看到了陸焱眼底的冷意,不禁打了個寒顫,默默閉上了嘴,縮到了一邊。

秦鎮冇想那麼多,摸著腦袋就進來了。

身後的一群人看見他平平安安的進來,也默默跟了上來。

任宇把林彎彎塞到身體另一側,滿是警惕地看著泥巴,以防它突然暴起。

陸焱在後麵看著任宇的動作,目光閃了閃。

他原本以為這個小子在見識了外麵那些怪物以後,會對死亡感到恐懼,變得聰明自私一些,冇想到還是跟原來一樣。

這小子真的是毒梟的兒子嗎?

罷了,在末世的環境下,還能這樣,也算難能可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