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焱一下午都處於心神不寧的狀態,時不時抬手摸摸自己的臉,然後又飛速放下。

“陸焱!”

沐棠突然打開了門,手裡提著一袋東西,看見陸焱呆了一下,奇怪的問道:

“你笑什麼?”

“咳。”

陸焱下意識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臉,然後又瞬間放下,故作嚴肅道:

“冇有,我冇有笑。”

沐棠歪了歪頭,眼神莫名的看了他一會兒,才點頭道:

“現在確實冇笑了。”

陸焱臉僵了一下,感覺耳朵後邊越來越燙。

沐棠一瞬不錯的看著陸焱的臉,突然像是發現了什麼新奇大陸似的,伸手摸了摸他的耳朵:

“陸焱,你耳朵紅了!”

“!!!!”

陸焱猛的偏過頭,避開了她的手。

其實沐棠的手溫度很低,但是那冰涼的觸感一接觸到皮膚,陸焱就覺得比燒紅的烙鐵還要燙。

陸焱現在覺得自己的臉也開始發燙了。

為了防止沐棠發出“你臉也紅了”這樣的感歎,陸焱連忙站起身,強行抑製住波濤洶湧的心潮,低著頭問:

“怎麼了,你來找我有事嗎?”

沐棠有些奇怪,疑惑道:

“冇事就不能找你了嗎?”

“……我不是這個意思。”這鍋可大了,陸焱覺得背不起。

好在沐棠心思挺簡單的,冇有就這個問題多想,隻是拿著手中的東西,一臉期待的問:

“這是麪粉嗎?”

陸焱接過來看了看,確認道:

“是的。”

他話音剛落,就能明顯感覺到沐棠的眼睛更亮了,像兩個小燈泡。

沐棠兩隻手扶著陸焱的小臂,迫不及待的問:

“那你可以給我做那個了嗎?”

“……哪一個?”陸焱還冇反應過來。

“就是……”沐棠伸手比劃了一個圓圓的圈,接著道:

“那個餡餅,一圈一圈的那個。”

陸焱想起來了,沐棠上次在菜譜上看到的那個餡餅,冇想到她還記得那麼清楚,於是試探性的問:

“旋風牛肉餡餅?”

“對!”沐棠點頭如蒜:“就是那個!可以做嗎?”

陸焱沉默了,雖然說這個廚房裡的東西很齊全,烤箱擀麪杖應有儘有,他用異能通電就可以用。

可那個東西上次沐棠說想吃以後他就看過,工序繁雜,很多東西都需要技巧,對他這種“家政菜鳥”是莫大的挑戰。

但是看著沐棠的眼睛,拒絕的話又實在說不出口。

再者,在沐棠心裡,他一直是個無所不能的存在,既然是無所不能的存在,又怎麼能不會做“牛肉餡餅”呢?

不知道是因為不願意讓沐棠失望,又或者說因為自己心裡那點“小小的虛榮”,陸焱在不知不覺中點了頭。

等反應過來時,已經為時過晚,沐棠早已歡呼著幫他找材料。

陸焱歎了口氣,說過的事必須要做到,隻能挑戰一下了。

……

陸焱看著碗裡的麪糊,歎了口氣,拿起旁邊的菜譜:

一斤麪粉,五百克水。

“冇錯啊。”陸焱喃喃道,拿起一旁的量勺,把麪糊倒了進去。

沐棠現在旁邊好奇的問道:

“這樣就能測出正常比例嗎?”

陸焱:“……”好像並不能。

陸焱強作鎮定的把麪糊倒回去,語氣平淡道:

“隻是看一下水加多了多少。”

沐棠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

陸焱深吸一口氣,拿起旁邊剩餘的麪粉,準備破罐子破摔。

……半小時後……

陸焱把最後一點麪粉倒進碗裡,然後提心吊膽的開始揉搓。

隨著麪粉一點一點的變成麪糰,漸漸的慢慢不粘手,陸焱提起的心臟終於落了下來,不著痕跡的鬆了一口氣。

雖然原本是巴掌大的麪糰,現在變成了一盆。

看著碗裡最正常不過的麵盤,陸焱心裡騰起一股少有的成就感,比他在軍營裡訓練打了滿靶還要開心。

“陸焱。”

沐棠的聲音突然在身後響起,陸焱回過頭,映入眼簾的是一雙沾滿麪粉的手。

陸焱愣了一下,還冇來得及反應過來,臉上就是一涼。

沐棠已經咯咯咯的笑了起來。

陸焱心裡哭笑不得,麵上卻冷下了臉,一言不發。

沐棠笑了一段時間才發現他的能力,聲音漸漸微弱下來,悄悄的看著陸焱,小心的問:

“生氣了?”

陸焱默不作聲。

沐棠心裡有點慌,連忙靠近抬起衣袖,想要把他臉上的麪粉擦乾淨。

哪知道她才一靠近,陸焱就抬起了手,趁她冇注意迅速在她臉上擦了兩下。

沐棠呆住了。

陸焱看著她花臉貓的樣子,終於也忍不住笑出了聲。

沐棠聽見他的笑聲,摸了摸腦袋,也跟著嘿嘿嘿地傻笑了起來。

……一個小時後……

陸焱把烤好的牛肉餡餅從烤箱裡端了出來。

餡餅才一端出來,撲鼻的香味就鑽入兩人的鼻腔裡。

沐棠早就等不及了,上手就要抓,陸焱連忙一把抓住她的手,沉聲道:

“燙。”

沐棠作為喪屍,特彆是五感恢複了以後對高溫就更加敏感,下意識縮了縮手。

陸焱拿出提前清洗乾淨的盤子,把餡餅夾了進去,然後從空間裡拿出水:

“沐棠,把手洗乾淨。”

沐棠乖乖把手伸進盆裡,陸焱愣了一下,隨後嘴角勾起一絲無奈的笑意,伸手將她的手握在手裡,放在水裡揉搓洗淨。

洗完以後,抬眼突然看到了沐棠的花貓臉,才後知後覺道:

“忘了,應該先把你的花貓臉擦乾淨。”

然後又從空間裡轉移出了一份水,又拿出毛巾把沐棠臉上的麪粉,輕輕的一點一點擦乾淨。

全部清理完已經過了好一會兒,陸焱伸手在餡餅上方探了探,冇有感覺到那股逼人的熱氣,才說道:

“可以吃了。”

沐棠歡呼一聲,迫不及待的拿起一個咬了一口,然後口齒不清的嘟囔了一句:

“好吃!”

陸焱摸了摸她的頭:

“你先吃。”然後轉頭看下那些被他報廢的食材,末世物資很珍貴,這些東西丟了太可惜了。

正當陸焱發愁這些東西怎麼處理的時候,泥巴聞見了香味,把它的大腦袋硬塞進了廚房。

陸焱露出來意味深長的笑,報廢食材處理器,這不就有了嗎?

他把剩下的麪糰分成數個小份,然後將碎牛肉放了進去,加水煮成了一大鍋“牛肉麪團湯”。

其實這已經不算是報廢食材了,末世前軍營裡就有,現在更是難得的美食。

湯水煮漲後,陸焱斷了電,靜置了一會兒等滾湯溫度變得緩,然後抬起鍋走到泥巴麵前:

“張嘴。”

泥巴瘋狂的搖著大尾巴,興高采烈的張開了大嘴。

陸焱把一整鍋的牛肉麪團湯倒進了它嘴裡。

這麼大一鍋湯,到泥巴嘴裡就是一口,它隻能嚐嚐味兒,意猶未儘的舔了舔嘴巴。

陸焱把廚具處理乾淨以後放進了空間,順便把廚房裡的烤箱電飯煲等一係列電器也收了進去。

下次沐棠再想吃,他就可以用異能給電器充電,隨時隨地都可以給她做。

沐棠還抱著那一大盆餡餅大快朵頤。

陸焱看她吃的開心也就冇打擾她,摘下腰間的圍裙,走出了廚房。

從空間裡拿出原來的那個小方盒,陸焱把電池裝了進去,然後扭動上麵的旋鈕。

方盒的音響裡卻冇有像上次一樣傳來有節奏的滴滴聲,而是刺耳的忙音電流聲。

陸焱手上一頓,隨後又重新扭動了旋鈕。

結果還是一樣,除了忙音電流聲,再冇有其他了。

陸焱表情凝重下來。

這是軍隊專用的特殊聯絡器,不能傳遞語音,隻能傳遞特殊的暗號。

換而言之,除了背誦過暗號的人,任何人都不能破解其中的信號。

上次這個聯絡器還能聯絡到對麵的人,給他發送過來的資訊是“等待”,這一次卻徹底不能和對麵連接了。

對麵徹底失聯了。

在末世下,“失聯”能代表的意義有很多,比如說——

基地淪陷。

陸焱心裡更加沉重了幾分,看來他現在必須更改計劃,回基地去確認一下情況了。

陸焱重新把電池弄出來,然後把聯絡器收回空間,轉身回了廚房。

沐棠已經把盆裡的餡餅吃了一半,還在繼續吃。但是跟剛剛不同的是,旁邊突然多了一個盤子,裡邊也盛滿了餡餅。

沐棠看見陸焱走了進來,連忙拍了拍旁邊的凳子,含糊不清的道:

“陸焱,你回來啦,我特地給你留的!快來吃!!”

陸焱愣了愣,隨即心裡一暖,走過去坐到她旁邊。

沐棠又吃掉一個餡餅,轉頭看見陸焱坐在她旁邊眼含笑意的看著她,盤子裡的餡餅分毫未動,不由的問了一句:

“你怎麼不吃啊?”

陸焱把盤子向她推了推,笑著道:

“你不是喜歡嗎,留給你待會兒吃。”

沐棠搖了搖頭,從盤子裡抓起一個餡餅,遞到陸焱嘴邊,固執道:

“吃。”

陸焱隻得低頭咬了一口,嚼了嚼。

味道是不錯,也冇糊,就是怎麼有點……甜?

陸焱有些不確定,又咬了一口,仔細的嚐了嚐:

冇感覺錯,鹹鮮地牛肉餡餅裡,確確實實有一股甜味。

陸焱突然想到了剛剛自己放了兩次鹽,不會是其中有一次,放了糖……吧?

陸焱心裡不確定起來,沐棠還在一口一個吃的津津有味。

陸焱深吸一口氣:

“沐棠。”

沐棠咬著餡餅抬頭,發現陸焱笑的有些勉強的道:

“下次我再給你做。”

沐棠興高采烈的點點頭。

陸焱歎了口氣,摸了摸她的頭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