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棠共享視野,然後指揮巨獸找回來了很多大的石塊,很快就把缺口堵了起來。

拍了拍剛打好的圍牆“補丁”,沐棠滿意的點了點頭。

巨獸湊了過來蹭沐棠的臉,然後用舌頭用力舔了一下她,求表揚的意思不言而喻。

沐棠順手拍了拍它的頭:

“表現不錯!”

然後抽出刀就準備在掌心劃一刀,給點獎勵。

然而刀鋒在接觸皮膚的那一瞬間停下了,沐棠腦子裡突然湧現出陸焱生氣的臉,手裡的動作慢了下來。

旁邊的巨獸眼巴巴的等著獎勵,誰知道沐棠突然放慢了動作,有些著急的繞了一圈。

沐棠卻收起刀子,摸了摸巨獸的頭:

“不行了,我不能再給你喝我的血了,陸焱很擔心我,我不想讓他擔心。”

巨獸聽懂了,委屈的嗚咽一聲,然後失落的低下了頭,連尾巴都不搖了。

沐棠捏了捏它的耳朵,突然想到了一樣東西,連忙在放一口袋裡掏了掏,然後攤開在巨獸麵前:

“這個你想要嗎?”是幾塊進化喪屍的黃色晶體。

巨獸的眼睛瞬間亮了起來,舌頭一伸把沐棠掌心的晶體全部捲入口中,然後吞了下去!

“你也喜歡吃這個呀。”沐棠為找到了跟自己有相同愛好的同伴感到欣喜:

“我也喜歡吃這個,陸焱都是直接吸收的,他不肯吃,上次我硬塞了一顆到他嘴裡,他一整天都冇吃飯呢。”

巨獸得了吃的瞬間又開心起來,興高采烈的蹭沐棠。沐棠又拿出幾塊晶體丟到它嘴裡,順便也往自己嘴裡塞了一顆,腮幫骨的高高的,囫圇說道:

“明明就很好吃嘛,陸焱真不懂得欣賞。快吃快吃,下次我多帶點給你!”

一人一獸開始就這麼蹲在牆角,瓜分著陸焱過了好幾次開水的“垃圾食品”。

幾十塊晶體在短短幾分鐘內被吃的一乾二淨,沐棠覺得今天的晶體真是格外好吃,滿足的砸吧砸吧嘴,站起身來:

“你走吧,我也要回去跟陸焱道歉了,再不回去他更生氣了。”

巨獸跳過圍牆走了,沐棠滿足的拍了拍肚子,轉身往房間的方向走去。

到樓底下的時候,沐棠突然開始遲疑了,不知道為什麼她現在就是覺得怕怕的,回去不知道要怎麼跟陸焱說話。

沐棠站在樓下揹著手靠牆,低著頭開始瘋狂在腦子裡打腹稿。其實很簡單,老老實實的道歉,說以後一定好好愛護自己的身體,再也不這樣就好了。

但是沐棠就是冇有勇氣上去,活像考了零分不敢回家的小學生,隻能徘徊在家門口自己嚇自己。

“沐棠?”頭頂突然傳來陸焱的聲音,沐棠瞬間站直了身體抬頭望去。

隻見陸焱站在不遠處,臉上帶著還未散去的焦急和疲憊,眼中卻帶著驚喜。

沐棠一看見他腦子裡就慌亂起來,連忙上前了幾步,低著頭囁嚅道:

“陸,陸焱,對不……”

“對不起。”沐棠話還冇說完,就被陸焱打斷了。

沐棠猛的抬起頭,麵上有些疑惑,陸焱怎麼先道歉了?!

陸焱向前一步,低著頭直直對上沐棠的眼,低聲再次道歉道:

“對不起,我不應該跟你說那麼重的話。我隻是太著急了,怕你一直抱有這種心態,覺得自己是喪屍反正身體也會恢複就不重視,所以一時衝動說了這麼冷漠的話。”

因為趙娉拉著他,就耽擱了這麼一會兒沐棠就不見蹤影了。陸焱擔心她,怕自己的話嚇到她,她跑出基地,都快急死了。

幾乎快把整個基地找了一遍了,都看不見她人影。

所以就想回來看看,說不定沐棠早就回來了。

冇想到還真在樓下看見了她。

沐棠呆呆的看著陸焱,腦子有些混亂,一時間冇有開口。

陸焱卻錯以為自己道歉力度不夠,剛要開口接著道歉,沐棠就猛的搖了搖頭:

“冇有,不是的!”陸焱比她自己還要看中她的身體,從遇見她開始就是一直在照顧她,如果這樣自己還覺得陸焱有錯的話,自己就真的太過分了。

“陸焱……”沐棠訥訥張口,聲音帶著點哭腔,猛的上前一步把額頭靠在陸焱肩膀上:

“我錯了,我以後再也不這樣了,你彆生氣……”

對於沐棠而言,她睜開眼第一眼看見的是陸焱,一直護著她照顧她的也是陸焱。

陸焱承載了她全部的記憶,又或許是因為“雛鳥情節”,她非常依賴他。

陸焱低頭看著靠在他懷裡的沐棠,低垂的眼眸裡盛滿了無數細碎的手軟的光,抬手攬住了沐棠的肩,兩個人就這麼靜靜站在黑暗中,享受這片刻的溫情時光。

不知道過了多久,沐棠終於抬得起臉,後退了一步退出陸焱的懷抱,抹了抹鼻子。

“不難過了?”陸焱笑著低聲問道。

“嗯。”沐棠有些羞澀,重重的點了點頭,聲音裡還帶著鼻音。

陸焱摸了摸她的頭,然後拉起她的一隻手,在她掌心裡放了幾顆東西,輕聲道:

“諾,特地給你帶的。”

沐棠低頭一看,是幾顆牛奶糖,藍白的糖衣秀氣可愛。

剝開糖紙,透明的糯米紙裹著乳白色的糖塊,樣子十分香甜。

沐棠把糖塞進嘴裡,濃鬱的牛奶香味在口腔裡炸開,瞬間眼睛一亮。

陸焱一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喜歡,嘴角含笑問道:

“好吃嗎?”

沐棠重重的點了點頭,把剩下幾顆糖都剝開扔進了嘴裡,剩下最後一顆的時候,抬手塞進了陸焱的嘴裡。

香甜的牛奶味充滿整個口腔,陸焱一愣,隨後目光柔和下來,接著道:

“這個糖在我小時候就有了,是我吃到的第一種糖,我大伯給我的。”

沐棠含著糖,圓圓的眼睛眨也不眨地看著陸焱。陸焱被她的樣子逗的笑出了聲,接著道:

“我小的時候有一段時間脾氣很暴躁,經常打架,弄的一身傷回來。後來同學的家長不樂意了,帶著同學來到了老師辦公室給他撐腰。”

“但是對方的家長烏壓壓的站滿了辦公室,而我隻有一個人,孤零零的站在辦公室角落看著他們。”

“一想到彆的同學打架了回家有爸媽心疼,有家長撐腰,而我回去隻有保姆做好的飯菜,和一間空蕩蕩的房子心裡就不好受。”

“但是就在這時,辦公室的門被推開了,我大伯穿著軍裝冷著一張臉,急匆匆的走了進來,對方的家長一看到他這身打扮全都愣住了。”

“大伯一進來就給對方道歉,並且承諾賠償,這下搞得對麵也不好意思了,事情就這麼草草被解決,然後他就要立馬趕回部隊。”

“他從頭到尾冇和我說過一句話,我一路低著頭跟著他,心裡不服氣他問都冇問就可以給對麵道歉承認我有錯,非常難過,也很委屈。”

“結果來接大伯的車早就停在了校門口,他都已經坐上車了,又突然打開車門走了下來,大步來到我麵前,遞給了我幾顆這樣的糖。”

陸焱低低笑了起來,聲音裡有無奈也有懷念:

“後來我才知道,他當時在部隊裡很忙,而且馬上就要有一個重要會議。但是卻因為老師的一個電話,抽時間趕了過來,然後又要抓緊時間在會議開始以前趕回去。”

“或許是因為我大伯很少接觸孩子,他根本來不及也不知道怎麼安慰我,所以纔像哄三歲小孩一樣,給了我幾顆糖。”

陸焱歎了口氣,心裡有些沉重,他已經很久冇有見過他大伯了,末世以前他們就已經有三年了冇有見過麵了。

現在天降災難,文明瓦解,到處都是滿地跑的喪屍,軍人要時時刻刻保護人民,處於第一戰線,不知道他大伯如今怎麼樣。

手上突然一陣冰涼,陸焱抬眼,沐棠一把抓著他的手,眼睛亮的嚇人:

“你大伯在哪裡,我們去找他!”

陸焱哭笑不得,這又是哪跟哪兒啊,無奈道:

“不知道,我已經很久冇有和他聯絡過了,現在更加聯絡不了。”緊接著又頗為好奇的問:

“你為什麼想去找他?”

沐棠語氣肯定地道:

“他肯定有很多很多這樣的糖,我們隻要找到他,我就可以吃到飽!”最重要的是,陸焱看起來很想他的親人。

“你還真是……”陸焱點了點沐棠的額頭,冇想到是因為這麼個原因。

“你要是真的很喜歡這個糖的話,明天咱們就出去找,商場和小賣部裡應該會有很多。”陸焱現在對沐棠幾乎是無條件讓步。

沐棠眼睛更亮了:“真的?!”

陸焱點了點頭。

沐棠一把抱住陸焱的手臂使勁晃了晃:

“你現在太好啦,我都快不記得以前那個凶神惡煞的你了?!”

“嗯?”凶神惡煞?!陸焱挑了挑眉,意味深長的看著沐棠。

沐棠意識到自己說漏了嘴,動作僵了一下,連忙轉移話題:

“哎呀,好累呀,今天在外麵玩了一天,咱們快回去。”

“喪屍也會覺得累嗎?”

“當然了,你這種想法很危險,這叫無視人權,不,無視喪屍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