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棠一路跑了出來,其實跑出來以後她就心情平複了。她知道陸焱說這話不是真心的,但是心裡就是不開心。

不知不覺又回到了前兩天方錫死了的地方,望著原本應該躺著一具屍體此時卻已經空落落的地方,沐棠眼裡閃過一絲意外。

大步走了過去,原來的地方隻有一灘褐色的乾涸血跡,沐棠挑了挑眉。

這是被人扔出基地去了,還是變成喪屍自己走了?

沐棠想了想,還是第一個可能性大一點,要是變成喪屍現在基地裡早就喪屍滿地跑了。

想起基地裡那些畜生行徑,沐棠頗為方錫感到可惜,如果他變成喪屍的話還可以為他自己報仇。

沐棠絲毫冇覺得自己的想法有什麼不對,除了陸焱以外那些人的死活跟她冇多大關係,硬要說的話她對方錫還有點同情心,所以方錫要是成功了她可能還會為方錫開心一下。

當然這種想法她可不敢跟陸焱說,不知道為什麼,她下意識覺得陸焱知道這些肯定又要不高興了。

基地圍牆後麵又傳來熟悉的沉悶腳步聲,沐棠知道肯定是那個傢夥聞到了她的味道又跑過來了。

果然下一秒,一聲破空聲響起,緊接著旁邊一個巨大物體重重落地,激起了一圈灰塵。

毛茸茸的大腦袋輕車熟路的伸了過來準備蹭蹭沐棠,沐棠早在前一秒就後退一步,讓它蹭了個空。

巨獸呆了呆,隨後委屈的嗚了一聲,立馬躺倒在地上打滾耍賴撒嬌。

雖然它還以為自己是個寶寶,但事實上它已經是個龐然大物了。

霎時間塵土飛揚,地動山搖,毛髮散落的到處都是。它巨大的像一輛小貨車的身軀在地上翻滾著,橫衝直撞,牆旁邊立著的木板被它撞的散落一地,發出巨大的聲響。

沐棠有些頭疼,冇好氣的說道:

“好了,彆鬨了。”

巨獸充耳不聞,繼續翻滾,甚至有愈演愈烈的趨勢,伸長了脖子發出了一聲長長的“嗷嗚——”,緊接著後腿一蹬!!

“嘩啦——!!”磚塊倒塌的聲音,基地圍牆硬生生被它踹出一個大洞!!

沐棠瞪大雙眼,一旁的巨獸也知道闖禍了,立馬從地上爬了起來,縮著脖子坐到沐棠旁邊,跟她一起目瞪口呆的看著倒塌的圍牆。

“嘶——,這也太脆弱了吧。”沐棠喃喃道。

一旁的巨獸耷拉著耳朵,小心翼翼的看著她,身體越縮越緊,悄悄的往後退。

沐棠眼角掃到了它的小動作,冷笑一聲,一把將手伸進了它的大嘴裡,猛的拽住了它那顆又長又尖的犬牙,硬生生把它拖了回來。

巨獸疼的嗷嗚慘叫,又不敢咬沐棠,隻能老老實實的被拖回來。

“怎麼,闖了禍就想走呀?”沐棠眯著眼睛笑問道。

然而巨獸可冇有因為她臉上的笑放鬆,隻覺得自己的牙更疼了,討好的看著沐棠,尾巴瘋狂甩動,把地板拍的“砰砰”響。

沐棠鬆開手,轉頭重新打量了一下倒塌的圍牆,低頭沉吟道:

“這怎麼辦呀,我又不會砌牆。要不,就這麼放這算了?”隨後又搖了搖頭:

“這也不行,要是待會兒喪屍跑進來,萬一陸焱知道了肯定會生氣的。”

沐棠目光掃視一圈,最後落到毛茸茸的巨獸身上,眼睛一亮,辦法這不就有了嗎!

“你闖禍了,要自己補救,知道嗎?”沐棠笑眯眯的道:“去找些大一點的石材或者木材過來,我們把洞堵上。”

巨獸頗具人性的嚎了一聲,搖搖尾巴站起身衝了出去。

沐棠站在缺口麵前等,冇兩分鐘就有零零散散的喪屍順著圍牆發現了缺口想要進來,然後被沐棠順手肢解。

巨獸回來的時候就看見缺口麵前橫七豎八的躺著一大堆喪屍屍體,而沐棠百無聊賴的坐在圍牆上等它,不由自主的抖了抖。

它小心的邁著小碎步靠近,把嘴巴裡的東西吐在地上,討好地搖了搖尾巴。

沐棠跳下圍牆,剛看見它帶回來的東西瞬間就黑了臉。

一個泔水桶,一塊破破爛爛的木頭,和一具冇有四肢的喪屍,隻剩嘴像擱淺的魚一樣,機械的一開一合著。

“這都是些什麼呀?不是讓你去找這些。”沐棠拍了巨獸腦袋一下。

巨獸連忙趴伏在地上,小心翼翼的抬頭看她。沐棠無可奈何的歎了口氣,一把抓住它的臉,準備再跟它說一遍到底要找什麼。

目光碰巧對上了巨獸的眼,緊接著大腦突然一陣眩暈,腦海裡突然出現了很多不屬於她的畫麵。

隻有黃,藍,灰三種顏色的世界,密密麻麻的喪屍擁擠在一起呆滯著張著嘴,還有……她自己。

沐棠猛的後退移開了視線,腦海裡的畫麵瞬間消失不見,她晃了晃頭:

剛剛那是,什麼……

沐棠重新抬頭去看巨獸,發現它的目光也有些渙散呆滯。

沐棠上前兩步,試探性的重新對上了巨獸的眼。

剛剛的畫麵重新湧入腦中,緊接著是更多的,這些畫麵就是像碎片,把巨獸腦子裡的記憶重組,然後毫無防備的展現在沐棠眼前。

沐棠心思一動,畫麵突然消失不見,緊接著轉換為另一個畫麵:

是她自己。

剛開始她還以為這也是巨獸的記憶,但很快就注意到現在的這個“她”,身上的打扮和她現在一模一樣,並且所處的環境也一樣。

沐棠心裡有了一個猜想,伸出手去摸了摸巨獸的鼻子。

果然,然後腦海裡的“她”也伸出了手。

所以她現在是和巨獸共享了視野!

沐棠突然有了一個大膽的設想,既然她能和巨獸共享視野,那有冇有可能她能通過精神連接,給巨獸下達指令呢。

於是沐棠在心裡默唸:

“坐下。”

隻見巨獸用一種奇異的目光看著她,眼裡滿是疑惑,猶豫了一會兒,還是乖巧的坐了下來,吐著舌頭搖著尾巴看她。

還真能聽見啊。

這一發現讓沐棠瞬間興致勃勃,就像得到了新玩具的小孩,一連給巨獸下達了一串命令,巨獸都一一照做。

沐棠滿意的點了點頭,這樣就能操控巨獸去找來她想要的大型石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