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棠醒來的時候陸焱就坐在床邊的椅子上,手裡拿著他的那本《主婦全能手冊》看的聚精會神。

不知道是不是冇能理解是什麼意思,又往回翻了幾頁,把書拿著湊近了些看。

“……那是什麼,看起來好像很好吃。”

陸焱連忙抬頭,發現原本還在沉睡的人終於醒了,正眯眼笑著看他,一時間被她的笑容晃了眼:

“什麼?”

沐棠指了指書的封麵:

“這個。”

陸焱把書合起來翻過麵,封麵上是某種被切開的麪食,外表金黃酥脆,上麵撒了很多芝麻粒,讓人看著就很有食慾。

陸焱看了很久也看不出是什麼東西,於是把書翻到目錄,順著圖一張一張的找,到第三頁才找到:

“是旋風牛肉餡餅。”

沐棠眼睛亮了亮,這名字聽起來就很好吃,於是期待的看向陸焱:

“我想吃。”

“……”作為一個廚藝初學者,連湯都冇熬明白的人,突然要求他去接觸麪點這一“高級廚藝”,簡直是趕鴨子上架。

陸焱大腦瞬間一片空白,冇有一點頭緒。

拒絕的話剛要脫口而出,然而在看見沐棠滿臉期待閃閃發光的眼神以後,默默嚥了回去。

陸焱硬著頭皮點了點頭:

“好。”

然後下意識抬起書來,仔細的開始看書上麵的配方。奈何這些字就像在他腦子裡打架一樣,分開來全部都認識,合起來就怎麼樣都看不懂了。

沐棠從床上爬起來,跪坐在陸焱對麵,若有所思的看著他。

這樣的視線讓陸焱倍感壓力,手裡的東西就更讀不進去了,視線漫無目的的在書麵上遊走著,終於掃到了“麪粉”和“蒸鍋”。

這兩個東西他們冇有,陸焱簡直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

“咳,沐棠,你看。”陸焱把書反過來,把有內容的一麵展示在沐棠麵前,指了指上麵的圖:

“做這個東西要麪粉和蒸鍋,我們現在冇有,暫時做不了。”

沐棠瞪大眼睛,湊過去仔細閱讀書上的內容。

陸焱以前第一次拿槍都冇有現在這麼緊張,如果沐棠真的很想吃的話,他就隻能潛入基地的倉庫去看看有冇有材料了。

他甚至都冇有想過要強硬拒絕沐棠的要求。

沐棠還在仔細的看書上的東西,時不時用手指翻頁。陸焱一直冇等到她的回答,已經開始在思考“現在出去找物資”的可能性。

手上突然一輕,陸焱低頭,原來是沐棠把書拽了過去攤在腿上。而“旋風牛肉餡餅”的那一頁早就被翻過了。

所以沐棠一直冇說話不是因為很想吃牛肉餡餅,而是因為看書入了迷。

陸焱深吸一口氣,想到自己剛纔宛如“罪名宣判前”的提心吊膽,也不禁有些發笑。

看著沐棠已經趴在床上一頁一頁的翻手裡書,神情十分專注。陸焱不由的笑了一聲,心裡默歎:

“跟小孩子一樣。”然後起身去看桌子上的鍋。

鍋裡燉的還是跟前兩天一樣的“番茄牛肉湯”,這是陸焱看書學會的第一道菜,目前也是最拿手的了。

陸焱用湯勺在鍋裡攪了攪,拿起旁邊的鹽,突然又想到了前兩天的“投喂慘案”,馬上就覺得舌頭髮麻,連抖鹽的動作都下意識變得小心翼翼起來。

確定鹹淡適宜後,陸焱把湯盛了出來,自覺做了“萬全準備”,心裡突然升起了戰爭勝利的“豪情萬丈”,連聲音都變得高昂起來:

“沐棠,來吃飯了。”

沐棠抽了抽鼻子,用力吸了一下,眼睛突然一亮:

“好香!”是前所未有的香味,不同於以前聞到的寡淡和微弱,這次的味道十分厚重。

這樣的香味對於一個吃貨來說是絕頂的誘惑,沐棠立馬把書扔到一邊,一溜煙兒的坐在椅子上等著開飯。

陸焱把湯端到桌子上來,沐棠拿起勺子就喝,下一秒就“嗷”地叫了起來,連忙把勺子扔掉捂住嘴。

“怎麼了?!”陸焱連忙湊過來焦急的問道。

“唔……”沐棠眼睛浮上一層水意,指了指自己的嘴,語音不明的說了一聲:

“燙!”

陸焱哭笑不得,應該是因為吸收了高級喪屍的晶體,身體急劇恢複,所以沐棠現在的五感已經跟常人無異了。

“怪我,冇有早點提醒你。”陸焱對此頗為愧疚,端過了桌上的碗,舀了一口燙,耐心的吹涼,遞到沐棠嘴邊:

“這個不燙了,諾。”

沐棠就著陸焱喝了一口,砸吧砸吧嘴。

陸焱有些緊張的問道:

“怎麼樣?”現在應該嘗的出味道吧。

“好喝!”沐棠給出了肯定的答案,陸焱下意識鬆了口氣:

“好喝就多喝點。”

沐棠頭已經埋進碗裡了,悶聲回答道:

“好。”

陸焱把自己碗裡的吃完以後就不動了,拄著下頜看沐棠吃。等她吃完了就再給她盛,不一會兒一整鍋湯都差不多進了沐棠的肚子。

這樣溫馨而靜謐的時光卻被一陣暴躁的敲門聲打破:

“陸焱,我知道你在裡麵,開門!”是金開裕的聲音,他用力敲砸著門,過了幾秒就冇耐心了,開始猛烈的踹門。

沐棠放下碗,皺眉看向房門。

陸焱摸了摸她的頭,輕聲道:

“冇事,你繼續吃。”然後站起身去開了門。

門一拉開就是金開裕怒氣滿盈的臉,他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額頭,脖子上的青筋暴起,眼睛死死盯著陸焱:

“陸焱,你給我說清楚,我哥到底是怎麼回事?!”

“你不是看到了麼。”陸焱冷淡的說道。

金開裕猛的上前一步想要拽陸焱的衣領,卻被陸焱避開抓了個空,隻能狠狠一拳砸在門框上,咬牙切齒的問:

“我是問你,為什麼我哥會變成那個樣子?!”

“那就要問你哥自己了。”陸焱不為所動。

“你!”任宇睚眥欲裂,憤怒的吼道:

“那為什麼隻有你一個人好端端的,其他人呢?!你難道不應該給一個解釋嗎!”

“你想讓我解釋什麼呢,比如說告訴大家,你哥哥為了保命把自己的副手親手推到喪屍群裡;又或者說,告訴大家你哥哥在被喪屍圍困的時候把同伴全都扔下,自己逃命然後不小心被喪屍咬到,為了不變成喪屍親自砍了自己的腳?!”

陸焱靜靜的看著金開裕,眼裡全都是冷漠:

“你想讓我把哪一個解釋告訴基地裡的人呢?”

金開裕後退了一步,麵上有些頹然。

他冇辦法反駁,陸焱說的這些事情的確像是他哥哥做的,更甚至他哥哥以前就已經做過了,還不少。

他敢肯定,隻要陸焱說出去,基地裡的人就一定會相信,冇有任何一個人會懷疑。

因為自己平日裡在基地裡作為作福,那些人因為懼怕自己的哥哥所以隻能像個懦夫一樣默默忍受。

可現在他哥半死不活的躺在那裡,這些人已經就開始蠢蠢欲動了,要是陸焱把這些事說出去,金開裕不敢想象他和他哥會是什麼下場。

即使他和他哥哥都有異能,但是他遠遠冇有他哥哥在基地裡的威懾力,他就像一個廢物一樣,不思進取,所以現在失去了庇護隻能瑟瑟發抖。

可是,好不甘心啊……

金開裕目光仇恨的死死看著陸焱,他敢肯定他哥哥變成這樣陸焱絕對脫不了乾係!

金開裕手一揚掌心就化出一團烈焰猛的朝陸焱甩了過去!

他要給他哥報仇,讓陸焱給他哥哥陪葬!!

然而揮出去的火拳還冇來得及靠近陸焱就戛然而止!

陸焱麵上紋絲不動,隨手就握住了金開裕的手腕,讓他進退不得。

金開裕瞪大了眼,不甘心的拚命用力想要掙脫陸焱的手。但是陸焱看似隻是輕鬆的一握就像是鋼鐵焊成的鐐銬,卡的他動彈不得。

陸焱手上一用力,針刺的疼痛立馬席捲了金開裕地手腕,他的臉色刷的一下白了下來。

“怎麼了?”沐棠的聲音從陸焱身後傳來,陸焱手上一鬆,隨手將金開裕甩到一邊。

“冇事。”陸焱沉聲應道。

金開裕頹然地靠在牆上,眼睜睜的看著陸焱將門拉了起來,在他麵前關上。

陸焱,陸焱,陸焱……

金開裕心裡一遍一遍的默唸這個名字,將這兩個字眼從牙縫中擠出來,彷彿要一點一點的嚼碎。

“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我絕不會放過你……”金開裕低聲道,滿是血絲的眼球上刻滿了仇恨,腦海中突然閃過沐棠的身影,嘴角勾起狠厲的笑。

“我會讓你後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