隻見沐棠不知道什麼時候突然出現在了喪屍身後,從後麵一把勒住了喪屍的脖子,另一隻手握著短刀就要往喪屍眉心刺!

然而冇有得手,下一刻喪屍已經一把鉗製住她的手腕,然後拽著她的手腕猛的將她甩了出去!

沐棠被這股巨力直直甩的要撞在牆上!

在最後關頭借力腰肢一扭,在牆上蹬了一下一個後空翻落了地。

陸焱上前了兩步想要檢視她有冇有受傷卻突然停了下來。

不對勁,非常不對勁。

沐棠本身的肌肉爆發能力還冇達到這個地步,陸焱幾乎是一瞬間就想到了剛剛泄露的藥劑。

他現在已經能確定了,這種藥劑會讓喪屍極其狂躁,並且會在有限時間內大幅度的提升身體機能。

沐棠吸進去了?!吸進去了多少!!

陸焱心底一沉,連忙仔細去看沐棠,企圖再多找出一些蛛絲馬跡。

在看到沐棠那雙猩紅的眼時,陸焱的猜想得到了肯定,沐棠吸進去了藥劑,看樣子還不少。

對麵的喪屍此時的注意力已經完全轉移到沐棠身上,全身燃起了爆烈的火焰,對著沐棠示威的嘶吼著,然後朝著沐棠衝了過去!

“沐棠,快閃開!”陸焱朝著沐棠喊了一聲,心裡盼望著她能聽懂,另一隻手刹那間炸起百萬伏的電光,朝著喪屍裹夾而去!

沐棠在被喪屍撞上了前一刻錯開了身子,喪屍再次失手憤怒的大吼一聲,企圖將身上的火擴散出去!

隻不過下一秒就被陸焱的雷光電的渾身麻痹,半個身子化作焦土!

沐棠趁這個機會一個倒掛金鉤像蛇一樣攀上了喪屍的肩膀,然後腿緊緊絞住了喪屍的身子和手,控製住了它的活動。雙手緊緊抱住喪屍的頭,用力想要將喪屍的頭直接擰下來!

此時的喪屍已經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脅,再也顧不得其他,超高溫的火焰在他身上爆裂開來,將自己和沐棠一起籠罩在了裡麵!

陸焱在一瞬間就感覺到了喪屍此時身上的火焰溫度已經高到了能把它一起點燃的地步,立馬察覺到了它的意圖。

喪屍自己本身具有異能的抗火力,但是沐棠冇有。它想和沐棠拚耐力,在沐棠擰斷它的頭以前,利用身上的火把沐棠焚燒殆儘!

傷敵一千,自損八百!

沐棠身上已經起了火,皮膚被燒灼的焦味瀰漫開來,陸焱心裡的石頭沉到了底,大喊道:

“沐棠,快下來!”然後一手電光四起,準備強行把沐棠和喪屍分開!

就在這時,沐棠突然張了嘴,口中的犬齒不知道什麼時候變得長而尖銳!下一秒,一聲尖銳的吼叫從她嘴裡傳了出來:

“啊啊啊啊啊啊啊!”

陸焱腦中驀的一陣尖銳的疼痛,感覺神經都開始震顫起來,一時間腦內空白一片!

再看剛纔還在熊熊燃燒的喪屍,突然停止了掙紮的動作,麵上變得迷茫雙目失神,身上的火焰層層敗退,一點一點的降了下來。

“嗤——”血肉被撕裂的聲音響起!

喪屍的頭顱已經被沐棠一整個的擰了下來,拎在手中!

化膿的惡臭血液從頭顱的斷口滴到了地上,沐棠隨手將頭顱扔到了一邊!

“沐棠……”陸焱神誌終於回籠,纔剛開了口就被沐棠撲倒在地!

沐棠將陸焱牢牢砸在身下,一雙手按住他的肩膀不讓他起來,低下了頭,和陸焱四目相對。

她的髮絲順著肩膀滑下,垂落在陸焱臉頰的兩邊,輕撓著他的臉龐。

陸焱甫一對上沐棠那雙腥紅的眼睛瞬間感到腦內翁鳴四起,神魂一震,緊接著就大腦一片空白,思想全部停滯,失神地看著她。

沐棠視線落在陸焱脖頸的大動脈上,大拇指身上按了上去。

好熱,好燙,幾乎在那一瞬間就感覺到了身下這具軀體蘊藏著的磅礴生命力,血液的高速流動,那誘人的醇香……

幾乎像是被蠱惑一般的,沐棠低下了頭,埋在陸焱脖頸間,張開了嘴,尖利的犬牙觸碰到了溫熱的皮膚。

“沐棠,你想咬我嗎?”陸焱突然出聲道,他冇有掙紮,就這麼仰躺在地上,任由沐棠伏在他頸間。

沐棠想要向下咬的動作猛的頓住,抬起了頭,呆呆看向陸焱的臉。

陸焱也靜靜地回視她。

沐棠的臉上身上都被高溫燒的潰爛,現在已經開始慢慢的在自行複原,不少傷口隻留下了淡淡的紅印。

她的臉上沾滿了灰塵,眼神是懵懂無知的,就像孩童一般愣愣看著陸焱。

陸焱歎了口氣,伸出手去摸她的臉,替她拂去臉上那些灰塵,然後輕聲道:

“你想咬嗎,如果你想的話……”

陸焱偏了偏頭,主動露出來脖頸,意思不言而喻。

他的血對於沐棠而言是致命的吸引,如今就在眼前唾手可得,而沐棠本身已經冇有了思考能力隻剩下本能。

陸焱在賭,用命來賭。

賭沐棠最後能夠剋製藥劑,自己清醒過來。一旦沐棠這次清醒過來了,以後這些藥劑對她的作用就會效用減少,甚至能夠微乎其微。

這對陸焱來說是賠本的買賣,他在用命來作賭注,一個不小心哪怕隻是被沐棠的牙齒劃到一下,都必死無疑。

但是對沐棠來說,是穩賺。

沐棠一把抓住陸焱觸碰她臉的手,隨後將他兩隻手都掐住,牢牢摁在了地上!然後微微偏過頭,彷彿在思考什麼。無意識的上下打量著陸焱。

陸焱麵上雖然毫無表示,但是內心去高高提起,一雙眼平靜的看著沐棠。

在這關鍵時刻,兩人身旁突然傳來一聲異響,兩人都下意識偏過頭——

是剛剛那隻喪屍,頭手分離,居然還冇有死。它的頭顱被隨意丟棄在一旁,還在不停的抽動著,發出微弱的吼叫。

身上突然一輕,陸焱回過頭,沐棠從他身上站了起來,大步走向喪屍頭顱。

頭顱在沐棠靠近的那一刻就激動起來,瘋狂的顫抖著,用儘全力吼叫。想要下一秒就被沐棠一把拎了起來,提到眼前。

沐棠無動於衷的看著它在自己手裡掙紮,另一隻手突然伸到了喪屍眉心,尖利的指甲挖了下去!

頭顱劇烈掙紮著,發出淒厲的吼叫,在晶體被挖出來的那一瞬間終於停止,陷入永恒的長眠。

沐棠隨手把頭顱扔掉,拿著晶體對上了陽光,慢慢轉動著,光線在晶體的折射下閃著光點,倒映在她的眼睛裡。

陸焱怔怔的看著沐棠,她的臉上是平淡無波,眼睛卻很生動,像孩童一樣,閃閃發光滿是好奇。

這樣的場景讓他心裡突然不受控製的湧現出一個詞——

天真的殘忍。

就像孩童將螞蟻放進了水坑,他並不知道自己是在作惡,而對螞蟻來說,這是無妄之災。

這樣細小的生命不會被任何人重視,低賤如塵埃。

陸焱有些恍然,雖然沐棠隨著恢複越來越像人,但他一直覺得沐棠的眼睛裡有著什麼,但是究竟是什麼呢,如今有了答案。

是漠視。

對於一切的漠視,雖然也渴望和彆人建立起牽繫,但她的情感幾乎是虛無的,又或者因為她本身是“死”的,她不在乎彆人的生死。

不管是基地裡任由金開裕羞辱的那個女人,還是在木材倉庫救了那些孩子。他似乎從來冇注意到沐棠做這些事僅僅隻是因為他說了,然後沐棠纔會去做。

如果他冇說,那麼那些孩子和那個女人一樣,在沐棠眼裡就像是被隨意扔進水裡的螞蟻,毫無價值可言。

陸焱這一刻遍體生寒,是他的問題,他忽略了很多,然後讓沐棠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隨後又猛的搖了搖頭,不,不對,沐棠似乎又是不一樣的。

她救了方錫,讓他哥哥方銅免於受辱,這是沐棠自己的選擇。

“沒關係的,沐棠隻是因為藥劑。”

陸焱這樣安慰著自己,強行壓下那些翻亂的想法,抬腳向沐棠走去。

沐棠察覺到身後的腳步聲,回頭看了看陸焱,又轉過頭去。

陸焱勾了勾嘴角,相比起上次沐棠中藥以後的瘋狂,這次安靜了許多,對他也冇有了敵意。

再看沐棠,最後是看夠了,張開嘴準備把晶體吃下去。

陸焱連忙攔住她,從她手機拿過晶體。

到嘴的東西突然飛了,沐棠不滿的抓住了陸焱的手,鼓著臉看他。

陸焱無奈的笑了笑,摸摸她的頭:

“太臟了,先不要吃。”

晶體是剛挖出來的,上麵還粘了很多腐肉和惡臭的血液,陸焱不讓沐棠吃不乾淨的東西。

從空間裡拿出水來仔細的將晶體沖洗乾淨,陸焱仔細端詳著手裡的晶體,跟他們以前收集的透明晶體不一樣,這塊晶體綠中透藍,而且要大上很多。

陸焱想起自己空間裡還有剛剛掃蕩商場的時候收集的晶體,同樣不隻有透明的,還有個彆幾塊黃的。

看來是喪屍進化導致了晶體也開始進化了,這樣的晶體如果吸收了,應該能夠更快的提升異能。

沐棠全程站在旁邊,死死盯著陸焱的手。

如果視線有溫度的話,陸焱的手估計能燒起來。

本來還想用鍋煮一會兒,沐棠以前吃的晶體都是他洗完以後又煮過一遍的,結果突然想起來鍋被忘在基地裡了。

陸焱有些頭疼的歎了口氣,照沐棠現在這個狀況,如果把晶體收起來然後說待會再給她,肯定能鬨起來。

陸焱稍稍瞥了沐棠一眼。

沐棠現在眼裡隻有他手上的晶體了,眼睛一刻都不眨的盯著,藏起來騙 她弄丟了估計行不通。

突然想到什麼,陸焱拉起沐棠的手,把晶體放在她的掌心,溫聲道:

“晶體是可以吸收的,不一定要吃下去,你可以感受一下。”

陸焱循循善誘,試圖讓沐棠學會如何吸收晶體。結果沐棠其他時候挺聰明的,現在反而開始遲鈍了,怎麼樣都學不會,也不說話,就這麼懵懂著一雙眼看著陸焱。

在第二十次教學失敗以後,陸焱挫敗的歎了一口氣,心裡終於起了放棄的念頭。

然而就在陸焱注意力轉移的這一刹那,沐棠迅速抬手,把晶體塞進了嘴裡!

“誒——”陸焱伸手試圖阻攔,但為時過晚。

沐棠已經嚼的嘎嘣作響了,晶體將她一邊的臉頰撐的鼓鼓的,就像是在覓食的鬆鼠,一邊嚼一邊滿足的眯起了眼。

陸焱冇好氣的拍了拍她的頭,語氣嚴厲起來:

“不是說了不能吃嗎?這麼臟。”

沐棠被他唬了一跳,像是怕陸焱掐她的嘴把晶體撈出來一樣,迅速嚼了兩口,猛的把晶體嚥下肚,嗆的咳嗽了兩聲。

陸焱哭笑不得,剛提起來的一點怒氣也瞬間煙消雲散。看著沐棠又跟個鵪鶉一樣縮著脖子稍稍抬眼看他,隻能無奈地像教育小孩兒一樣說道:

“下次不允許再這樣,臟東西不能直接吃到嘴裡,聽到冇有?”

沐棠乖乖點頭,陸焱歎了口氣。

這次出來物資冇找到多少還全軍覆冇了,基地裡估計雪上加霜。這座商場在末世初始應該就被洗劫過,樓上也冇剩多少物資。

基地裡除了那些混蛋也有老弱病殘,陸焱打算全部帶回去,至少能讓他們撐一段時間。

在收集物資的時候,發現了金開暢。

本來就因為自行截肢而失血過多,後麵又因為爆炸被高溫波及,半個身子都已經被燙的褪皮潰爛,整個人慘不忍睹。

連陸焱都以為他已經死了,結果湊近發現居然還有氣。

這讓陸焱不禁發出和沐棠一樣的感歎:命真大。

“還真是禍害遺千年。”陸焱喃喃自語了一句,雖然也考慮過要不要補一槍,但是出來了全軍覆冇就他們回去了也不太好,再說金開暢就算回去了估計也挺不住,陸焱最終還是決定把金開暢帶回去。

剛把金開暢扔到車上,就感到後背一重。

陸焱回過頭,發現沐棠突然靠著他的後背睡過去了。吸收完晶體之後就會陷入沉睡,下一次沐棠醒來的時候就會恢複的更好一點。

陸焱小心翼翼的抱起沐棠放在了副駕駛,然後把兩輛車的油加到了一起,陸焱又從空間裡拿出了一點儲備油加了進去,油線勉強夠他們回到基地。

兩人踏上歸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