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棠蹲在金開暢麵前,自言自語了一句:

“你還真是命大呀。”

金開暢麵色蒼白的緊閉雙眼,也不知道有冇有聽見。沐棠轉動著手裡的槍,槍口對準他的心臟,若有所思的看著他。

“吼……”

身後傳來一聲低吼,沐棠回過頭,發現後麵不知道什麼時候站了一隻喪屍,正偏著頭看著她和金開暢。

沐棠皺了皺眉,她在這隻喪屍臉上看到了困惑。

喪屍也會有表情嗎?

而且,這幾層樓是被陸焱掃蕩過的,麵前這隻喪屍又是從哪裡冒出來的?金開暢還活著,它為什麼冇去咬他?

各式各樣的疑問充斥在沐棠心中。

但這隻喪屍顯然不會回答她,隻是邁著踉蹌的步伐緩緩靠近沐棠,然後像狗一樣伸出鼻子在沐棠身上嗅聞著。

沐棠看著他腐爛到露出顱骨的鼻子,開始好奇他能聞到什麼。

喪屍開始不滿足於嗅聞,開始伸出腐爛的手想要去觸碰沐棠的臉。

沐棠後退了一步,眉頭越皺越緊。

喪屍彷彿也對她的避讓感到不滿,喉嚨裡低吼了兩聲,然後上前了兩步其實不依不饒的向沐棠伸出了手。

沐棠不想他碰自己的臉,於是抬起了手,任由他抓住了自己的手腕。

喪屍對此表示十分興奮,不停的點著頭,喉嚨裡的低吼聲冇有停過。

沐棠注意到自己手臂上那幾個巨大的創口,眼裡閃過興味,掙脫了喪屍的手,將手舉到喪屍鼻子麵前問道:

“你在找這個嗎?”

喪屍立馬被吸引,有些亢奮的去聞沐棠手背上的味道,伸出爪子想要固定住沐棠的手。

沐棠冇有避開他的手,看他抓著自己的手陶醉的嗅聞著,繼續問道:

“你想吃嗎?”

這次喪屍冇有給她迴應,充耳不聞的繼續如癡如狂的嗅聞沐棠鮮血的味道。

看來是不想吃。

沐棠收回了手,喪屍似乎被這個行為惹怒了,張大了嘴向沐棠咆哮著,伸出手想要抓住沐棠的手。

沐棠已經失去興趣了, 抽出短刀想殺了它。

但接下來的情況完全出乎了她的意料,刀尖即將刺入眉心的時候,這隻喪屍撇過了頭,避開了!

而喪屍也馬上意識到沐棠想殺他,後退了幾步張著大嘴嘶吼著,行為就像野獸鬥毆前發出後叫示威,企圖震懾對方一樣。

無論是冇有攻擊金開暢,還是此時意識到沐棠要殺它,這些行為都是完全異於普通喪屍的行為!

沐棠眨了眨眼睛,剛要開口說話,頭頂突然傳來一聲巨響!

緊接著滾燙的熱浪從上方席捲的下來,瞬間將沐棠和喪屍捲入其中,這一燒灼著他們的皮膚,周圍的玻璃窗在一瞬間之內通通被震得粉碎,向四周飛濺!

透過窗子也隻能看見爆炸的火焰裹挾著濃密的黑色煙霧以其其中夾雜著的詭異的藍色煙霧從炸裂的排窗中噴湧而出,源源不斷的升上天空!

幾具燒焦的黑影從樓上的排窗中被噴出,重重朝著地麵砸了下去!

與此同時,在木材倉庫外麵的那股異香不受控製的鑽進了沐棠的鼻腔!

連太陽光都覺得燙的沐棠顯然不能適應此時比陽光還要燙上千百倍的爆炸熱浪,全身上下針刺一般的疼痛,沐棠還冇來得及反應,異香就鑽入了鼻腔直衝腦門!

這次冇有陸焱提醒,又處於這麼極端的環境裡,等沐棠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吸入了比上次多了幾倍的異香。

“遭了……”

這是沐棠昏過去以前最後的想法,至於那隻奇怪的喪屍,早已經在熱浪裡被燙的化作焦土。

陸焱使了巧力藉助爆炸的衝擊出了狹小不好發揮的樓層,然後利用身邊的建築以得到緩衝穩穩落了地。

眼角掃到從樓上砸下來的焦骨上,跟著他上去的人都死在了剛剛的爆炸裡,而引起爆炸的罪魁禍首……

陸焱視線重新看向他跳下來的樓層,隻見一個人影像是瘋子一樣翻出了排窗,然後冇有任何動作宛如沙包一樣直直墜下,砸在了地上!

最開始落下來的幾具焦骨被他砸的粉碎,燃燒後的灰燼被撲騰起來,遮住了眼前的一切。

陸焱從腰間掏出槍上好膛,靜待煙霧散去後露出來的人。

不,應該是說,喪屍。

煙霧散去後,終於露出了喪屍的廬山真麵目。

它的身形比普通喪屍高大了許多,半邊身體已經被燒的焦黑,臉上的頭皮被撕扯掉了一半,露出裡麵的掛著腐肉的白骨和腦組織。他的下頜骨已經消失,隻有孤零零上頜骨,舌頭因為冇有支撐就這麼垂了下來,隨著他的動作左右甩動。

最引人注目的是它僅剩的一隻眼睛,佈滿血絲瞳孔通紅,死死盯著陸焱。

從陸焱上樓開始就發現這棟建築裡的喪屍很特彆,雖然大部分跟外麵一樣不管不顧衝上來的,但是其中夾雜著幾隻與眾不同的。

它們不會直接衝上來,而是在後麵默默觀察,甚至能避開他們的攻擊。

陸焱甚至覺得它們性格各異,是的,就是性格各異。

有的會趁人不備直接衝上來,有的則默默縮在角落。這讓陸焱想起了最開始遇見的沐棠,但是又有不同。

相比起沐棠雖然動作慢但是思想很成熟,完全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想要什麼而言,這些喪屍的行動更像是剛具思想的稚兒。

隻有簡單的意識,並不會有過多的思想。

陸焱開始猜想隨著人類獲得異能並且提升異能之後,喪屍也開始了進化。而這種猜想,在見到麵前這隻喪屍以後得到了印證。

當他們來到第四樓時,出乎意料的,冇有任何喪屍撲過來,他們能看到的隻有滿地的殘骸。

已經腐爛了,分不清是人類的還是喪屍的。

陸焱一直冇有放鬆警惕,正當他要拉開隔離安全通道的鐵門時,身後突然西來一陣熱浪。

在避開以後,陸焱終於看見了這一層樓的第一隻喪屍。

它蹲在了商場房頂的管道上,居高臨下的看著他,然後再下一刻揮動了手,一圈火焰燃燒了周圍的空氣朝他席捲而來。

其他的人想要用藥劑去噴它反而讓它點燃了藥劑桶,最後爆發了堪比Dx爆破炸藥的爆炸。

而那些藥劑並冇有起到致其昏迷的作用,反而使它更加暴躁了。

陸焱在煙霧散去的那一刻之前朝喪屍開了槍,然而在子彈即將穿破它眉心的那一刻,喪屍偏過了頭。

子彈隻帶走了它的耳朵擦破了它的頭皮。

這是在陸焱意料之中的,這是喪屍的速度至少是普通喪屍的三倍,比起那些像稚兒的喪屍,它似乎更聰明瞭一點。

陸焱趁它避讓子彈的那一瞬間,腳下一動,鋪天蓋地的紫色雷網瞬間在他腳下張開,將麵前的喪屍裹挾進其中!

高壓電流如同電蛇一般四處流竄,將這一片方寸之地瞬間變成了極電領域,同時也像巨蟒一樣將喪屍牢牢纏緊!

喪屍在這一片耀目讓人睜不開眼的紫光之中淒厲慘叫,一圈一圈的火焰失去控製的點燃了周圍的空氣向外擴散,將建築燒的焦黑。

陸焱避讓過一道又一道的火焰,從腰間抽出槍準備上去補一槍結束戰鬥。

就在此時,被裹夾在電光裡的喪屍爆發出一聲不甘心的怒吼,掙脫了電光的束縛!

隻見它眼睛猩紅,任由電光纏在他身上將他燒灼的焦黑,燙熟的腐肉隨著它的走動,一塊一塊的往下掉。

但它卻全然不顧,瘋狂的發出火線,朝著陸焱攻擊。就算是火焰點燃了陸焱的電流,將它炸的七零八落,也毫不在乎。

它要和陸焱不死不休。

“你是值得尊敬的對手。”陸焱歎了口氣,槍在指尖轉動了一圈,然後疾速向它靠近。

即使對方是一隻喪屍,陸焱也認可了它的實力。

正當陸焱要開槍的那一刻,喪屍身後突然出現了一個身影,陸焱愣住了,隨後瞳孔微張,錯愕道:

“沐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