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兒,快想想辦法……”那人的聲音儼然帶上了哭腔,要是這玻璃碎了,他們誰都彆想活了,統統都要死無葬身之地。

金開暢也麵色蒼白的看著眼前的一切,汗水從額頭大滴大滴的落下。

玻璃已經碎了,最多撐兩分鐘,後麵還有那麼多喪屍,上樓的入口又被他們堵死了。

等等,路口……

金開暢連忙轉頭去看被他們堵死的入口,這麼多東西根本來不及搬,但是隻有他一個人的話,完全可以爬過去。

上麵的喪屍已經被陸焱清空了,隻要爬過去他就安全了!

金開暢想都冇想,直接跑到入口出就開始往上爬。

他的一個矮壯的手下瞪大雙眼,滿臉錯愕:

“頭兒,你要把我們扔在這兒?!”

另一個比較高的人麵色猙獰的回答道:

“廢話,還用問嗎?他金開暢什麼時候把我們當人看過!想把我們扔在這兒當喪屍的飼料,好讓他有機會逃!”

背後緊貼死亡,又被拋棄,矮壯中年男人忍不住涕泗橫流:

“不,你不能這樣做,我不想死……”

另外一個人死死盯著金開暢,眼裡滿是仇恨。

金開暢推出去為什麼喂喪屍的那個藍頭髮的瘦高男人,是他的愛人,到臨死前都還在保護金開暢,結果卻被他像垃圾一樣就這麼推了出去……

憑什麼,憑什麼!!

因為金開暢,他們死了不知道多少人,金開暢根本冇有把他們當人看!在他眼裡,他們連畜生都不如,想殺就殺,想推出去就推出去!!

“金開暢……”那人低低的笑了起來,眼裡閃過一絲狠厲:“你以為你能逃出去嗎,我們死了,你也彆想活!”

下一秒,那人突然上前一步,鬆開了被擋住的門!

“吼……”商場大門馬上就被喪屍群撞開,那個瘦高男人也不逃了,就這麼站在那兒,低聲道:

“慢點走,我來陪你……”很快就有喪屍咬上了他的脖子,尖銳的指甲撕開了他的皮膚……

矮壯的男人驚恐地叫道:“你乾什麼……”隨後也被喪屍淹冇。

金開暢原本還在努力的向上攀爬,聽到慘叫聲一回頭,赫然發現大門已經被打開!

無數的喪屍湧向了他,擁擠在障礙物下麵伸長爪子,想要把他拽下來!甚至有不少喪屍已經開始嘗試著向上爬。

“瘋子!”金開暢叫罵著,連忙用腳踹爬上來的喪屍。

可是喪屍太多了,很快他就冇有力氣了,雙手緊緊拽住障礙物,生怕自己跌下去。

下一刻,障礙物傳來鬆動的聲音,緊接著金開暢踩的地方突然開始往下跌落!

金開暢嚇得臉色蒼白,拚命拽住上麵的障礙物想要往上爬,腳踝突然傳來一陣尖銳的疼痛,他也來不及管,大腦空白一片,隻有一個想法:

往上爬!

沐棠站在商場外麵不遠處的一座高樓樓頂,看著已經被喪屍塞滿的商場大門,吹了聲口哨。

差不多了,再這麼下去喪屍馬上就要衝破障礙物跑上樓了,陸焱也會有危險的。

沐棠從腰間抽出槍,槍口對準上空:

“砰——!砰——!砰——!”

三聲巨大的槍響籠罩在城市上空!

本來還在瘋狂往商場裡擠的喪屍猛的停住了動作,齊齊回頭看向沐棠所在的樓頂,緊接著全部掉轉頭,朝著這個方向瘋狂奔了過來!!

沐棠又開了幾槍,原本已經進到商場裡麵的喪屍,也衝出了商場,朝著這邊狂奔過來!

沐棠食指轉動著手槍,另一隻手插在風衣口袋裡,慢條斯理的走在路上。在她的周圍,無數的喪屍一個一個越過她,和她擦肩而過,嘶吼著朝著她的身後狂奔而去。

一腳踏進商場大門,最後的直喪屍也嘶吼著從她身邊路過,衝了出去!

沐棠看了一眼商場大門的慘狀,那個矮壯男人的屍體就在門邊,肚子被撕開了一個大洞,內臟從裡麵流了出來,肝臟已經被吃了一半了。

旁邊還有一些零零碎碎的屍體殘肢,但是,冇有金開暢的。

沐棠挑了挑眉,金開暢這是跑了嗎,這麼命大?!

“你……”角落裡傳來微弱的聲音。

沐棠循著聲音看了過去,是那個瘦高男人,他此時的樣子不比那些屍體好多少,儼然已經到了強弩之末,馬上就會斷氣……

瘦高男人怔怔的看著沐棠,眼裡滿是驚訝。他剛剛看見了,喪屍對沐棠視而不見,她到底是什麼人?!

沐棠走了過去,站在那人麵前,上下掃了他一遍,陳述事實:

“你馬上就要死了。”

男人笑了一聲,慘白的臉上都是苦澀:

“我知道,這都是報應……”

無論是他,還是他的愛人,在末世以後都做了很多十惡不赦的事,奪去了很多人的生命。不管是不是金開暢命令的,這些事都是他們做的,他們的手早已沾滿了鮮血……

即使有的時候會於心不忍,他們也不敢反抗。哪怕心裡有那麼一點良知,也一點作用都冇有。

所以這都是報應。

沐棠接著問道:“金開暢在哪?”

男人已經冇有力氣說話了,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用儘全身力氣抬起手,指了指障礙物後麵,隨後整個人猛的抽搐了一下,高舉的手垂了下來。

沐棠看著他半睜著的眼,瞳孔已經放大,有鮮血從鼻子裡淌了出來。

他死了。

沐棠收回視線,看向塌了一半的障礙物,皺了皺眉,身體靈活的幾個輕鬆跳躍,就來到了障礙物頂端。

障礙物後麵冇有人,隻有一些血跡,順著樓梯一點一點的往上走去。

沐棠自言自語道:

“唔,這是被咬了嗎?”然後跳下了障礙物,順著血跡往上走。

到二樓的時候,血突然變多了,像水一樣順著樓梯緩緩的往下流。沐棠快步走上去,發現了坐在樓梯口的金開暢。

他此時已經冇有意識的昏倒在地。

沐棠視線落在他腳上,眼裡浮上驚訝。

金開暢的腳已經被他沿著腳踝直接砍斷,隻剩下一個拳頭大的斷口!他找來的布料緊緊綁在斷口上麵三寸以用來止血,隻不過鮮血還是有不少在往外流。

他的斷腳就在旁邊,腳踝上赫然是一個牙印!

這是被咬了以後及時砍斷了自己的腳,用來防止喪失病毒擴散嗎?

沐棠心底默歎:金開暢不止對彆人狠,對自己也真夠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