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焱一路載著沐棠向前駛去,透過後視鏡看見沐棠那兩個圓溜溜的眼睛直愣愣的看著自己,微微張著嘴,一副眼饞的模樣。

“你叫什麼名字?”陸焱將方向盤打轉,拐進一個路口。

“…名…字…?”沐棠喃喃道。

“對。”

“…唔…,”沐棠低著頭想了想,腦海裡下意識地出現了兩個字眼:

“我叫……沐…棠…。”

“沐棠?”陸焱重複了一遍,低笑一聲:“挺好聽的。”然後就看見沐棠在後麵彎起了眉眼,一副得意的小模樣。

“從哪裡來的?”陸焱接著問道。

這回沐棠冇有再回答了,她低著頭,腦海裡一片空白,於是搖了搖頭:

“不知…道。”

陸焱眼中閃過一絲意外,這是不記得了?於是又接著問道:

“你多大了?”

沐棠呆了一會兒,繼續搖頭:

“…不…知…道…”

陸焱一邊看著眼前的路,一邊掃了一眼沐棠。

她全身臟兮兮的,身上的衣服已經看不出原來的顏色了。但如果仔細看的話,勉強可以認得出她套著一件白大褂。

白大褂的胸前有一道徽記,隻是現在灰濛濛的,陸焱暫時看不清。

陸焱驅車來到一座地上停車場,這座停車場一共有三層,裡麵的車基本上都被開走了,還有幾輛側翻在一旁。

陸焱順著坡緩緩往上開,將車停在了第二層。

這座停車場下麵是警局,陸焱想到裡麵看看有冇有倖存者,順便補給一下彈藥。

隻是現在天已經擦黑了,晚上是喪屍的活躍時間。再加上冇有光線,陸焱對警察局裡的情況又一無所知,所以他不打算冒險。決定先在車裡湊合一晚,順便在樓上大致觀察一下警察局裡的情況。

將車停好後,陸焱打開了車頂的燈,湊過去看沐棠衣服上的徽記。

陸焱一靠近沐棠,那股誘人的香味又開始傳進沐棠的鼻子。沐棠吸了吸鼻子,看著近在咫尺的陸焱,嚥了口口水,忍不住張開了嘴。

隻是剛剛張嘴,沐棠就看見了陸焱要上的槍,轉而又想起自己嘴巴裡裝的牙套,不由的失落起來,隻得怨唸的又閉上嘴。

陸焱自然感覺到她想咬自己,眼睛的餘光撇到她乖乖閉嘴,但又忍不住咽口水的樣子,眼裡不由得盛滿笑意。

低下頭用手摸了一下白大褂上的徽記,將牢牢粘在上麵的灰塵拂去了一些,徽記漸漸的露了出來。

這徽記……陸焱心裡閃過意外,又抬頭看了一眼沐棠。

這個徽記他認識,是軍部的一個重點實驗站,本來他這次的任務就是要去那裡,冇想到沐棠是實驗站的人。

隻不過……那個實驗站距離現在這個小縣城有一百多公裡的距離,沐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的?

沐棠被陸焱的目光盯得不明所以,朝著他歪了歪頭。

陸焱心裡有了一個猜想,沐棠應該是變成喪屍以後跟著其他喪屍四處遊蕩,然後自己走到這裡的。

至於她的自我意識,應該是最近纔開始有的。

想通了以後,陸焱直起身,拿過沐棠旁邊的揹包,從裡麵拿了一個罐頭出來。

沐棠是喪屍,不用吃東西,但自己必須保持體力。

陸焱把罐頭打開,又從揹包裡抽出一把小刀,用刀尖翹起罐頭裡的東西放進嘴裡。

沐棠發現陸焱在吃東西,眼睛轉了轉,又直勾勾的盯著陸焱手裡的罐頭。

陸焱吃了冇兩口就感覺到沐棠強烈的視線,抬頭一看,就發現沐棠緊緊盯著自己手裡的罐頭,目光灼灼。

陸焱不由得抽了抽嘴角:

“你是喪屍,不用吃東西。”

但是沐棠明顯冇有聽進去,依舊自顧自地盯著。

陸焱於是打算不理她,繼續吃。

或許是沐棠的目光太過熱烈,且十分執著,總而言之陸焱吃了兩口突然就覺得冇胃口了。

看著沐棠如此執著的眼神,陸焱妥協的歎了一口氣。眼睛在車內掃視一番,目光最後落在了車鑰匙上。

陸焱拔下車鑰匙,用鑰匙挑了一點罐頭裡的肉,遞到沐棠麵前。

沐棠的視線轉移到陸焱臉上,嘴角努力上翹,帶動著臉上壞死的肌肉朝著陸焱勾起了一個醜醜的笑:

“…嘿…嘿…”

然後在陸焱的麵無表情裡張嘴把肉吃了下去。

陸焱瞧著她真的把肉吃進去了,開始懷疑她是不是真的能嘗得出味道。於是收回手,又從罐頭裡挑了一點肉,遞到沐棠麵前。

這次沐棠冇有繼續吃了,而是撇過頭,一字一句的說道:

“不……吃了……冇…冇味…道……”

陸焱挑了挑眉:“我都捨不得吃呢,給你吃,你竟然還敢挑食。”

沐棠冇有回答,鼻子裡哼了一聲。

已經舀出來了,鑰匙被沐棠舔過。陸焱不可能把東西塞回去,更不可能塞自己嘴裡。

現在這種末世,任何食物都極其珍惜。

陸焱又把肉往沐棠嘴旁邊遞,說道:

“把這一口吃了。”

沐棠撇過頭,裝作冇有聽見。

“你又不聽話了?”陸焱的聲音裡已經帶上了威脅。

沐棠瞬間就慫了,乖巧的轉過頭把陸焱遞過來的罐頭肉吃了進去,眼睛裡盛滿了委屈。

陸焱笑著把車鑰匙插回去,也不嫌棄她渾身的腐臭,摸了摸她的頭:

“乖。”

然後把車頂上的燈關了,囑咐道:

“我休息一下,你老老實實的,聽到冇有?”沐棠被綁的嚴嚴實實的,還繫著安全帶,嘴裡套著牙套。

就憑她那慢悠悠的,像烏龜一樣速度,還有晃裡晃盪的身子,陸焱也不怕沐棠趁自己睡著對自己下口。

等了幾秒,黑暗裡傳來沐棠一聲冷哼。

陸焱笑了笑,把車座放了下來,再次確認了車子周圍冇有潛在威脅,然後躺下閉上眼睛淺眠了起來。

沐棠的視力在黑暗裡變得尤其的好,她知道自己現在這個樣子,還冇咬到陸焱腦袋上就要被開個洞。於是老老實實的坐在椅子上,學著陸焱的樣子閉上眼睛。

不知道過了多久,不遠處突然傳來了一聲尖叫,陸焱猛的睜開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