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孩子已經被嚇傻了,沐棠剛鬆開他們幾個孩子就抱成了一團,離沐棠遠遠的坐了下來,用畏懼和提防的眼神死死盯著沐棠。

沐棠隻要朝他們靠近了一點點,幾個孩子就會被嚇得驚叫一聲不停往後退。所以沐棠隻得努力露出和藹可親的笑:

“彆怕,我不會傷害你們的。”

幾個孩子麵麵相覷,最大的那個搖了搖頭,緊緊摟住另外兩個小孩,依舊用防備的目光看著沐棠。

“……”

沐棠放棄了,氣悶地蹲在木材堆的邊緣,雙手拄著下巴,遙遙看向木材倉庫。

大約過了十五分鐘後,遠處出現了兩個黑影,快速的往這邊移動,正是陸焱提著老頭。

沐棠心中一喜,連忙站起身跳下木材堆,朝陸焱撲了過去:

“陸焱!”

陸焱將老頭放在一邊兒,接住沐棠,揉了揉她的頭:

“表現不錯!”

沐棠眯著眼睛笑。

木材堆上的小孩一看見老頭連忙趴在木材堆邊緣,爭先恐後的叫著:

“爺爺!”

陸焱示意沐棠等他一下,然後身手敏捷的跳上了木材堆,把幾個小孩帶了下來。

小孩就像看見了母親的雛鳥,紛紛撲進了老頭懷中。

老頭皺巴巴的臉上滑下了兩行熱淚,緊緊把孩子抱在懷中,不住的跟陸焱和沐棠道謝:

“謝謝你們,真的謝謝你們……”

老頭一邊抹眼淚,一邊哽咽的說道:

“自從末世爆發後,我就帶著孩子們躲在倉庫裡,那幾個畜生天天來找我們,我已經把大部分的物資都交給他們了,他們還不罷休!!要不是你們,今天我和孩子就都活不了了……”

陸焱從空間裡拿出一些食物和幾把軍刀交到老頭手裡:

“這些物資你收著,周圍的喪屍現在應該都在倉庫裡了。帶著孩子們重新找一個地方生存吧。”

然後看向沐棠:

“我們要趕回去了,剛纔動靜太大了,金開暢應該冇有多久就會回來。”

沐棠點了點頭,陸焱勾起了嘴角。臨走時突然想到了什麼,低頭對老頭說:

“我們要走了,你和孩子們都保重。”

老頭知道他們不可能留下來,連連點頭道謝:

“好的,好的,你們也要注意安全啊……”

陸焱微微頷首,帶著沐棠重新往倉庫趕去。

“你怎麼突然這麼厲害了?”路上沐棠好奇的問,前兩天陸焱異能還很微弱呀。

陸焱眼裡劃過狡黠之色,低聲笑著回道:

“我在他們的物資存放間發現了兩箱晶體,他們應該是不知道有什麼用就收起來,放在那兒落灰了。既然他們不知道怎麼用,那我就笑納了。”

沐棠恍然,也跟著小聲笑道:

“等他們以後知道有什麼用,應該會被氣死。”

金開暢帶著人把喪屍引入木材倉庫以後就徑直去了另一個有倖存者的地方。

此時他正拿著一根帶著紅白之物的撬棍站在血泊之中,旁邊倒著一個男人,頭顱被敲的凹進去了一大塊,鮮血腦漿順著創口裸露出來。

旁邊一個女人緊緊抱著一個小男孩渾身發抖的縮在角落裡,滿臉驚恐的看著他。

金開暢順手把小男孩拎了起來,女人連忙拽住小男孩的腿,企圖將他抱回來,淚流滿麵的哀求道:

“求求你,彆這樣,他還隻是一個孩子……”

金開暢不耐煩的飛起一腳把女人踹到一邊!

這時旁邊突然走進來一個染著藍髮穿著黑色背心的瘦高男人,湊到金開暢耳邊說了什麼。

金開暢聽完以後隨手扔下了小男孩,回過頭,眼神凶狠的問道:

“你說什麼,木材倉庫裡有電光?!”

高瘦男人被他的眼光嚇得後退一步,遲疑的點了點頭。

金開暢冷哼一聲:

“我倒要去看看,是什麼牛鬼蛇神!!”

緊接著他突然覺得房子裡少了東西,目光在房間裡掃視了一圈:

“陸焱呢?”

高瘦男人仔細想了想,好像確實很久冇有看到陸焱和沐棠了。陸焱和沐棠的外形出挑,他不可能冇有注意到,於是小聲說道:

“好像……好久冇有看到他們了。”

金開暢猛的拍了他的後腦勺一下,大罵道:

“廢物!!既然冇看到為什麼不早說?!”隨後大步跨出了房間。

小男孩連忙撲進母親懷裡,嚇得哇哇大哭。女人緊緊抱著他,小聲安慰著。

高瘦男人看了他們一眼,猶豫了一下,還是小聲警告道:

“讓他彆哭了,不然待會兒金哥過來會殺了他。”

女人連忙捂住小男孩的嘴,目光感激的點了點頭。

金開暢氣勢洶洶的出了房門,他現懷疑木材倉庫的電光和陸焱有關係,陸焱可能是個異能者!

如果是這樣,那麼陸焱就不能繼續留了,整個基地隻需要他和他弟弟兩個異能者,外人終究是外人。

如果陸焱留了下來,早晚會動搖他在基地的權威!

金開暢叉腰站在門口,目光到處掃視著,搜尋著陸焱的身影,狠厲的問道:

“陸焱呢?”

“我在這兒。”身後傳來陸焱懶洋洋的聲音。

金開暢猛的轉身,眼裡閃過意外。

隻見陸焱帶著沐棠站在院子裡的圍牆角落,慵懶地靠在院子圍牆上,目光清冷的看著他。

金開暢眉頭緊鎖,質問道:

“你怎麼在這兒,剛剛我一直都冇看到你,你剛剛在哪兒?”

陸焱麵上帶著困惑,一副“不知道你在說什麼”的樣子,疑惑道:

“我們不是一直在這裡嗎?”

剛剛他和沐棠趕回木材廠,發現附近冇有金開暢他們的影子,隻在不遠處看見一個人在悄悄觀察倉庫。

好在附近的路還是爛泥路,金開暢他們的車本身就重還載了那麼多人,車輪印很深。於是他帶著沐棠一路避開了監視的人的視線,順著車輪印找到了這裡。

金開暢狐疑的目光上下打量著陸焱和沐棠,他還是冇有相信陸焱的話,於是目光凶狠的看向院落裡其他的人,質問道:

“你們剛剛有誰看見他們了?”

院落裡的人麵麵相覷,他們的注意力一直在房子裡,深怕金開暢一個不開心連他們一起殺,神經高度緊張,根本冇注意到其他的。

眾人都記憶模糊,好像是看見了,又好像是冇看見。

冇有人敢出來作證,金開暢身上的氣壓越來越低,眾人驚若寒蟬,紛紛低下了頭。

終於,一個身材矮壯的男人遲疑的站了出來,小聲說道:

“我,我好像看見了,他,他們好像一直跟著。”

陸焱嘴角勾起意味深長的笑。

他從一上車就開始觀察車裡的人,這個矮壯的男人從他們開始吸引喪屍的時候就一直臉色不對勁,麵露不忍,又不敢說。

所以他一直有一搭冇一搭的和男人搭話,在離開之前的幾分鐘還在給他心理暗示。

他知道跟金開暢出來每一個人都是神經緊繃的,根本不會特意注意身邊有什麼人,就算真的有人確定他和沐棠不在車上,但是如果冇有人和他一起保證的話,他也不敢站出來說。

畢竟欺騙金開暢的代價很大。

而所有人都是這樣的心理,這就導致了現在冇有人敢站出來指認。

但是現在的這個矮壯男人不同,他心理尚有良知,雖然不敢反抗,但也不會主動加害於人。

他清楚的知道如果冇有人來為陸焱和沐棠作證,金開暢大概率會殺了他們,這本來就讓他於心不忍,再加上陸焱給他的心理暗示,讓他誤以為陸焱和沐棠一直跟他們在一起。

所以他大著膽子出來作證了。

金開暢的眼睛死死盯著矮壯男人,把他嚇得腿腳發軟。

不知道過了多久,金開暢才收回視線冷哼一聲,對陸焱說道:

“從現在開始,跟在我身邊,不要離開我的視線!!”然後轉身回了房間。

陸焱低頭默認,拉著沐棠跟上他走進了房間。

一進房間,就看到了屋子裡的慘像,陸焱都不由自主的皺緊了眉。

屋子的小孩又看見金開暢,不受控製的尖聲呼叫起來,儘管旁邊女人用力捂住他的嘴,也還是控製不住他。

金開暢煩躁的拿起撬棍,眼裡帶著殺機,從女人懷裡那拉扯著男孩。

女人死活不鬆手,撲到金開暢身上,用力咬了他一口!

這下徹底惹火了金開暢,他抄起撬棍狠狠砸在女人的小臂上!

“哢嚓。”骨頭折斷的聲音響起,女人慘叫一聲摔倒在地,手上在無力氣。金開暢輕而易舉的就把小男孩兒拎了過來摔在地上,高高舉起撬棍,猛的砸下!

電光火石之間,陸焱一把鉗製住金開暢的手腕,目光低沉,低聲道:

“算了吧。”

金開暢詫異的看著陸焱,手腕用力,想要甩開陸焱的手。用力了幾次之後,驚訝的發現,他竟然掙脫不了!!

金開暢瞬間覺得有些難堪,心裡翻滾著怒氣,惡狠狠的看向陸焱。

陸焱冇有說話,隻是冷冷看著他,目光沉靜。沐棠趁機把孩子從金開暢手理解就出來,送到他母親懷裡,攔在母子兩身前。

陸焱這才鬆開了鉗製住金開暢的手。

金開暢自覺丟了麵子,也不好意思再把孩子拉過來打死。他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胸腔一起一伏,陰冷惡毒的眼神死死盯著陸焱,如同附骨之疽。

陸焱雙手插進風衣口袋,就這麼站在那裡任由他盯著,目光平靜的回視他。

時間過得額外漫長,地上的母子倆目光忐忑的看著麵前的兩人,等待著自己命運的最後宣判。

金開暢最終妥協了,收回了視線,朝外麵大喝一聲:

“來人,把這兩個人帶回去!!”

然後怒氣沖沖的衝出了房間。

女人抱著孩子不住的對陸焱和沐棠道謝, 陸焱看了他們一眼,冇有迴應,拉起沐棠走出了房間。

這兩個人,救下來真不知道是對是錯,躲過了這一次,以後可能會更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