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小時時間轉瞬即過。

陸焱拉著沐棠前往工廠門口,金開暢說在那裡集合。

遠遠的就聽見人群的起鬨聲,還是最開始的那三輛皮卡車,大約十五個人身上揹著鐵鍬撬棍圍在那裡,金開暢和金開裕站在車兜上。

走近一看,金開裕手心漂浮著一團紅色的火,霹靂啪拉的炸出火星,引得眾人一陣驚呼。

金開裕得意洋洋的昂起頭,一臉炫耀。

圍在旁邊的人起鬨道:

“頭兒也來一個!”

周圍的人紛紛複合。

金開暢靠在車頭上,雖然麵容平靜,但是忍不住翹起來的嘴角還是泄露出他心裡的得意,他享受眾人的仰望,享受這種淩駕於彆人的優越感。

旁邊也有人極有眼色的去拍他的馬屁,湊著他,捧著他,極大限度的滿足他的虛榮心。

終於在聽夠彆人的追捧聲以後,金開暢抬起手,眾人瞬間安靜。

隻見他打了一個響指,旁邊一個瘦小的男人身上立馬起了火!

灼熱的火舌燒滾著他的皮膚,男人尖叫的連忙臥倒在地,左右滾動,企圖撲滅身上的火,但是毫無作用。

金開暢就這麼看著,嘴角勾起淩虐的笑,頗為享受的閉上眼,聽著那個男人的慘叫聲。

滾燙的火焰持續燃燒,直到地上的男人漸漸停止翻滾,變得悄無聲息。

金開暢這纔打了一個響指,男人身上的火焰瞬間熄滅,露出他被燒的潰爛的皮膚,手指和小腿已經焦化。

金開暢仰身大笑問道:

“怎麼樣?”

眾人靜若寒蟬,麵麵相覷。過了好一會兒,人群中纔有人高喊道:

“好!!不愧是頭兒,厲害!!”

眾人才如夢初醒,連忙跟著用力鼓掌,拍的掌心都紅了也不敢停,大聲拍著金開暢的馬屁。

金開暢掃視著下麵眾人的臉,滿意的從每個人眼裡都發現了畏懼,這才抬頭,示威的看向陸焱。

陸焱將眼前的一切看在眼裡,同樣也看到了金開暢的挑釁。但是這樣的挑釁,在他眼裡不過是充滿了低級趣味的卑劣行為罷了。

他麵無波動,拉著沐棠走了過去。

金開暢死死盯著他的臉,但是絲毫冇有看到他想看到的東西,心底不由的有些惱怒。轉而又看見他牽著的沐棠,冷笑一聲:

“陸兄,咱們是去尋找物資,帶著這麼嬌滴滴的小美人兒去,不太好吧?”

陸焱不為所動,淡然道:

“沒關係,我會保證她的安全。”

金開暢對陸焱已經冇有多大的耐心了,上下掃了一眼沐棠,煩躁道:

“隨便你!彆到時候自己護不住,被喪屍活活咬死!”

不過是一個女人罷了,金開暢雖然想睡,但此時的他更想看陸焱的笑話,看到他失敗!

金開暢跳下車,坐進了副駕駛,伸出手來比了一個手勢。

周圍的眾人連忙爬上車,陸焱也帶著沐棠上了其中的一輛。剛到車上,陸焱就發現了車兜裡載著的試劑桶,就是他在冷庫裡看到的那些,目光一閃。

三輛載滿人的皮卡車浩浩蕩蕩的開出了廠區。

這裡其實是一個工業園,並不隻有金開暢他們一個廠區。隻是大概是生產的東西屬於高危風險,所以每個廠區相隔的地方都很遠,大概有一到五公裡的距離。

周圍的喪屍是已經清理過的了,因此隻能看見寥寥幾隻喪屍聽到車聲以後跟在車後麵,遠遠的就被甩開。

大約走出了兩公裡左右,後車兜的人突然拿出了巨大的音響,每張車有一個。

下一秒,炸裂的搖滾音樂轟然而響!

這裡的地勢空曠,而且遠離城區且建築物很少,聲音能傳到很遠的地方。不一會兒,陸焱就看見遠遠有幾隻喪屍狂奔而來!

隨著車子的行進,後麵聚集的喪屍越來越多,到後麵足有四百多隻,密密麻麻的跟在車子後麵,伸長爪子嘶吼著。

喪屍群大概和車輛有著三百米左右的間隔,司機刻意放慢了速度,保持著這個距離,防止喪屍跟丟。

沐棠趴在車兜圍欄上,看著後麵奔跑著的喪屍,轉頭問陸焱:

“不是說要去尋找物資嗎?他們吸引喪屍做什麼,難道喪屍也可以吃嗎?”

陸焱搖搖頭,看著遠方初顯輪廓的建築,心裡突然有了猜想,目光銳利的看向坐在副駕駛的金開暢的背影。

車子終於來到建築物麵前,是一個木材倉庫。

倉庫圍牆被人用木材重新擴建過,比原來高了兩米左右。倉庫的大門被從內鎖住了,門口撒了很多玻璃碎片。

很明顯,這個裡麵是有倖存者的。

車子在倉庫門口停了下來,一個男人提著斧頭迅速跳下車,用力劈向鎖門的鐵鏈!!

鐵鏈有成年人的手臂那麼粗,男人這一劈冇有成功,緊接著,第二次劈砍了下去。

鐵門裡傳來腳步聲,有人在鐵門裡叫罵的:

“媽的,你們還敢來!!”

工業電鋸的拉鋸聲響起,下一秒一把飛速轉動的電鋸順著門縫伸了出來,上下揮舞著:

“還敢來,你們這群豬狗不如的畜生,老子跟你們拚了!!”

握著斧子的男人連忙閃開,身後的喪屍嘶吼聲逼近,他臉色一白,祈求的看向金開暢。

金開暢不為所動,目光陰沉的看著他,顯然是不同意他上車。

那個男人咬了咬牙,再不把門鎖弄開,金開暢能看著他被喪屍咬死!目光定在從裡麵生出來的電鋸上,男人目光一厲,猛的伸出的手!

慘叫聲和金屬崩壞的聲音同時響起!

男人的小臂和手連同粗壯的鎖鏈一齊掉在了地上!

倉庫大門應聲而開,露出裡麵拿著電鋸,一臉呆滯的胖老頭。男人一連蒼白,捂著噴血的手臂,猙獰的笑著朝老頭比了一箇中指,隨後跌跌撞撞的跑開了。

下一秒,喪屍狂吼而至,如同潮水一般湧進了倉庫!

斷臂的男人奮力的爬上了車,金開暢打了一個響指,三輛皮卡車呼嘯而去!

冇人注意到本該在車上的陸焱和沐棠,此時已經不見了蹤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