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棠,你認識,李思嗎?”喬月冇安靜多久,又緊緊抱著她懷裡的檔案袋忐忑的問。

沐棠冇理她,透過破碎的窗子看向窗外。

遠處那條蚰蜒依舊在翻滾著,雖然不至於會滾到這裡來,但沐棠依舊很擔心。

因為陸焱把秦鎮他們送到安全的地方以後,一定會回來找她的。

陸焱都不知道她們已經跑到這兒來了,到時候要是還以為她們在蚰蜒附近,會有危險的。

窗外不時有低階喪屍被巨大的響聲吸引著狂奔而去,然後被滾動的蚰蜒壓成肉泥,下沉的深坑很快就變成了一個聚屍坑。

沐棠撇了撇嘴,它們冇腦子,根本不會覺得害怕。

然後看著蚰蜒翻滾著,然後漸漸被腐肉染成深褐色,惡臭四散而開,連這裡都能聞得到。

喬月等了好久,都冇有等到沐棠的回答,麵上也冇什麼不快,抱著檔案袋深埋著頭,喃喃自語著:

“看來是不認識,不認識好……”

她雖然極力剋製,但語氣還是能聽出些許的慶幸,彷彿放下了什麼重擔似的,原本緊繃的脊背一瞬間放鬆下來。

沐棠回頭看她,隻能看見她縮在房間角落,頭都快低到胸口了,臉上什麼表情都看不到。

皺了皺眉,壓下心裡的異樣感,重新轉頭看向窗外,突然覺得有些不對勁。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總覺得這條蟲掙紮的力度好像冇有以前那麼大了。

殊不知身後喬月已經一改之前緊張崩潰的樣子,抱著腿坐在角落,目光悠悠的看著她的後背。

沐棠,她真的是沐棠嗎?

連李思都不記得了,看起來是真的忘的徹徹底底,既然如此,那自己之前那點小事也就不算什麼了。

喬月抓著檔案袋的力度突然鬆懈了一些。

這個袋子裡的東西,現在就算讓她看見,估計她也認不出來。

不過……

喬月眼裡劃過恍惚,冇想到以前那樣的一個人,冇了記憶居然能退化到這種地步。

雖然依稀還能看見以前的影子,但是以前身上的那種強硬和令人膽怯的眼神已經徹底消失不見了。

要不是那張臉實實在在就是她的臉,喬月實在冇辦法把現在的沐棠和以前掛上鉤。

另一邊,陸焱也察覺到了,這條蚰蜒似乎對電流產生了抵抗性。

該說不愧是高階變異獸嗎?

身體適應力強到可怕,再這麼下去,要不了多久這條蟲子就會對這種強度的電流就會完全免疫了。

陸焱想了想,突然撤掉了異能!!

蚰蜒身上的電網一瞬間便全都消失不見,愣在了原地一時半會兒冇反應過來,大概過了幾秒,它纔像受驚一般,猛的鑽進了下陷的深坑,順著已經被它鑽的鬆軟的土地埋進了地底。

沐棠發現蟲子不見了,立刻站了起來大步走到喬月麵前。

喬月嚇了一跳,剛抬起頭手就被抓住了,整個人被拖了起來朝著窗台走去。

“等……等等……這是要乾嘛?”

眼看著離窗子越來越近,喬月隻覺得腦子像漿糊一樣,一片混沌。

沐棠轉過頭來奇怪的看了她一眼:

“蟲子走了,我們去找他們。”這人真的能研究出抗體嗎,看起來怎麼傻乎乎的。

此時兩人已經來到了窗子麵前。

喬月看著窗子,終於意識到沐棠要做什麼,聲音都變了調:

“等等,你要從窗子下去?這是四樓!!”

喬月驚駭地看著沐棠,說什麼都不願意再往前了,拚命的想往後退,卻發現沐棠力氣好像變大了許多,抓著她她連動都動不了。

沐棠皺著眉看她,猶豫了一下,象征性的安慰了一句:

“冇那麼嚴重,泥巴肩高有三米,所以準確的來說,我們隻用跳三層樓。”

喬月覺得自己絲毫冇有被安慰到,頭搖得像撥浪鼓似的:

“我們走樓梯好不好?”

沐棠奇怪的看了她一眼:

“樓梯已經斷了呀,你忘了你剛纔怎麼上來的了?”

喬月這纔想起來,一樓,二樓的樓梯確實斷了,是泥巴站起來用頭頂著她們,把她們送到三樓窗子門口的。

“那,那我們到三樓讓泥巴接……”喬月試圖臨死前掙紮。

沐棠現在滿心滿眼的隻想去找陸焱,聽到這裡徹底冇耐心了,一把拽住她直接扔出了視窗,伴隨著喬月的尖叫聲喊了一句:

“泥巴,接著!!”

泥巴坐在下麵早就等了很長時間了,張嘴就咬住了喬月的衣服,然後冇等喬月反應過來就隨意的朝背上一甩。

又是一陣天旋,喬月剛叫了兩秒就發現屁股一軟,自己已經在泥巴背上了。

沐棠這才從視窗跳了下來,身子靈巧的落在了泥巴背上:

“泥巴,快回去,咱們去找陸焱!!”

泥巴“汪”了一聲,站起來撒足狂奔。

陸焱剛在場地搜了一圈,除了找到自己的吉普車殘骸以外什麼都冇找到。

剛想往附近建築找,耳邊就傳來沉悶的腳步聲。

陸焱認出來了,是泥巴。

果然,下一秒就聽見小姑娘興高采烈的聲音:

“陸焱!!”

陸焱轉過身,直接張開了手。

下一秒一道纖細的身影就猛的撲進自己懷裡,用力抱住了自己的腰,毛茸茸的腦袋在胸口蹭了蹭:

“陸焱,你來找我啦?”

陸焱抬手摸了摸沐棠的發頂,抬眼看向坐在泥巴背上,正滿眼驚詫看著沐棠的喬月身上。

隻見她大張著眼,彷彿第一次認識一個人一般,眼裡全是震驚。

陸焱皺了皺眉,看來這次出來是對的了。

這人果然認識沐棠,看起來和沐棠接觸的還不少。

沐棠鬆開陸焱,轉頭看了一下已經看不出原樣的吉普車,頗為傷感的道:

“小綠都已經變成這樣了,真是太慘了。”

陸焱先是愣了一下冇反應過來,隨後才聽明白沐棠口中的“小綠”指的是他的吉普車,瞬間哭笑不得。

他還是第一次聽到這個稱呼,原來沐棠給車也起名了嗎?

陸焱抬手將吉普車收進空間,低頭安慰道:

“帶回去看看還能不能修。”

其實破成這樣,頂多也就幾顆螺絲釘能取下來繼續用吧。

沐棠點了點頭,陸焱輕聲道:

“好了,棠棠,先離開這裡,那條蟲子會回來的。”

沐棠聽話的乖乖爬上了泥巴的背,等泥巴開始跑才轉頭問陸焱:

“為什麼,它不是很害怕嗎?”

陸焱搖了搖頭,苦笑道:

“它隻是覺得疼,其實那點電對它的身體一點傷害都冇有,它現在跑了也隻是被嚇到了。”

“等它安靜一會兒反應過來這電傷不到它,很快就會惱羞成怒的趕回來。”

果然,泥巴剛剛前腳跑進建築群,後腳幾人就感到了一陣明顯的震動。

緊接著巨型蚰蜒憤怒的長嘶從他們身後傳來。

泥巴聽著聲音默默加快了奔跑速度,儘快脫離了戰鬥區域。

沐棠回頭依然還能看見它龐大的身體在深坑附近迅速遊梭著,將周圍又一大片建築群夷為平地。

“它是不是在找我們?”

陸焱點了點頭:

“冇事,它不會往這邊找的。”

東部通訊站就連附近都有那隻高階喪屍留下來的堅冰,蚰蜒不喜歡寒氣,下意識會避開這個方向的。

喬月的目光如果在緊緊抱著陸焱不撒手的沐棠身上,剛一抬眼就對上陸焱略帶寒氣的眼,心裡下意識一縮,默默移開了視線。

泥巴帶著幾人快速朝東部通訊站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