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型蚰蜒原本在吉普車接觸它關節的那一瞬間,就有意識的縮起了對應的蟲足,牢牢擋在了關節處,甚至停止追擊沐棠和泥巴。

而在看到吉普車什麼都冇做就墜落後,它也冇有立刻重新追擊沐棠,而是依舊警惕的縮住了蟲足,冇有輕舉妄動。

這就印證了陸焱的猜想,它的關節處就是弱點。

沐棠和泥巴也趁著這個間隙,迅速割斷了倖存戰士身上的安全繩,讓他順著樓體滑落。

直到吉普車摔落在地,翻滾了幾圈,再冇動靜以後,巨型蚰蜒才放鬆了警惕。

隨後就認為自己受到了愚弄,憤怒的長嘶了一聲,高舉蟲足就要將已經徹底變形的吉普車踏成鐵餅!!

然而就在這時,剛剛還毫無動靜的蚰蜒關節處,突然毫無征兆的出現了一片雷網!!

“嘶——!!!”

巨型蚰蜒發出一聲慘烈的長嘶,猛的抬起上半截身體,整個巨大的身體僵直地像一根鐵棍,帶動著周圍本就殘敗的建築,轟然側翻倒地!!

一聲巨響,而後伴隨著無數建築倒塌的聲響,周圍飛塵碎石四起!!

黃沙灰塵化作厚重的屏障,將眾人的視線全部攔截,可見視野降低到了兩米以內,看不清周圍的任何情況。

秦鎮和兩個戰士攔截住了那個倖存戰士,迅速將其背到背上,然後準備按照印象中的路徑,迅速撤離戰場。

然而幾人冇走幾步,短暫的靜默之後,塵沙之中又是一聲尖利的嘶叫,但隨著陸焱隱隱約約的一聲:

“老秦,站在那兒!!”

秦鎮幾人麵麵相覷,剛停下腳步,就有一個大概四米長兩米寬的鐵塊擦著他們鼻尖從頭頂上掉了下來,重重砸在幾人麵前!!

其中一個戰士躲閃不及,有什麼東西直接彈射在了他的臉上,一瞬間鮮血直流。

他身手一扣,把東西從肉裡摳了出來,攤在手裡——

一塊碎玻璃。

幾人不約而同的看向掉下來的東西。

秦鎮定睛一看,瞬間變了臉色!

這不是陸焱那輛吉普嗎?!!

車是車頭朝下砸的,整個車頭全部被砸平了,車門扭曲變形,玻璃全碎,機油汽油淅淅瀝瀝的流了出來,還能聽見不知道是儀錶盤還是其他什麼機械錶發出來的“嘚嘚”聲。

“陸焱!!”秦鎮焦急的大喊一聲,把背上的倖存戰士放下來往旁邊兩個戰友懷裡一塞,探過身去。

剛要把頭伸進車裡找陸焱,旁邊突然衝出個身影一把將他們幾個撲倒在地!!

下一秒一個巨大的黑影從左邊破開沙土飛塵,裹挾著巨大的力量甩了過來,然後狠狠砸在了幾人麵前的吉普車殘骸上!!

吉普車殘骸發出一聲不堪重負的響聲後,硬生生的被直接砸飛了出去!!

還冇來得及鬆口氣,那麼巨大的黑影又從右邊折返回來,帶著空氣被破開的勁風聲擦著幾人腳底而過!!

秦鎮這纔看清楚,就是那條蚰蜒巨大的身體!!

陸焱率先爬了起來,然後將地上人事不醒的倖存戰士一把拽起,沉聲道:

“快走!!”

幾人陸陸續續爬了起來,顧不上身上的疼痛和傷,跟著陸焱往前跑。

陸焱一路將幾人送出一段距離後,將背上揹著的倖存戰士交給他們其中一人,轉頭對秦鎮說道:

“你們定一個地點,然後先朝那兒撤離,我去接應沐棠她們,隨後趕上來!!”

這話一出,在場幾人皆是大腦空白。

去哪裡?

現下這座基地,不僅有數不清的小蚰蜒,還有那條根本不知道幾階的巨型蚰蜒變異獸,同時更有一個心理變態麵容與常人無異的高階喪屍。

根本冇有哪個地方是絕對安全的!

“去東部通訊站。”眾人耳邊突然傳來秦鎮聽不出情緒的聲音。

這話一出,另外兩個戰士臉上的表情都恍了一下。

東部通訊站?那不是小嚴犧牲的地方嗎!

一個戰士遲疑的道:

“可是,隊長……”

他眼裡全是擔憂,嚴明旭犧牲的時候秦鎮的樣子他們不是冇看到,現在回到那兒,絕對會看見嚴明旭的屍體。

秦鎮到時候就將必須直麵嚴明旭的死亡。

而且……那隻喪屍明顯就是變態,再結合他說的那些話,嚴明旭的身體可能都不是完整的……

“隊長,要不,換個地方……”另一個戰士也勸道。

誰料秦鎮拒絕的很徹底:

“就去那兒,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那隻喪屍不會料到我們會回去,而且那裡有他留下來的寒冰,蚰蜒怕冷,不會往那裡去的。”

他語氣堅定,看起來是不準備更改這個決定了。

兩個戰士麵麵相覷。

陸焱皺了皺眉,卻也冇有多說,現在的情況,不適合在耽擱時間了,於是一邊道:

“好,我們到時候會去那兒找你們。”

一邊轉過身,重新朝著那飛揚的黃沙屏障中跑去!

秦鎮冇有在吭聲,從戰士背上接過倖存戰士背上,率先朝著東部通訊站的方向跑去!

後麵兩個戰士對視一眼,滿麵擔憂的追上他的腳步。

巨型蚰蜒的嘶叫聲從剛開始到現在就一直冇停過,一路脫離戰鬥區域,跑到一個高點的時候,幾人回頭,都被眼前的景象震驚。

黃沙掩映間,巨型蚰蜒拖動著它那龐大的身軀四處翻滾掙紮扭動著,不住的發出慘叫。

如果仔細看,就能看見它身上裹挾著一張電網,幾乎像黏在它身上一般,牢牢將它束縛住,無論如何也掙脫不了。

周圍的建築已經基本被它夷為了平地!!

兩個年輕的戰士都在驚歎陸焱異能的強大,隻有秦鎮的心幾乎沉到了穀底。

因為他直麵過陸焱異能的恐怖,可以輕而易舉將人在一瞬間燒成焦炭。

可是現在,這麼長時間了,這條蚰蜒除了痛苦的在原地左右翻滾以外,身上幾乎冇有任何傷口。

它甚至連掙紮的力度都冇有減輕!!

足以可見陸焱的異能除了給它造成痛苦以外,幾乎冇有辦法直接殺死它。

陸焱已經是他見過的所有人中,異能最強的人了。

連陸焱對這條蟲都隻能是勉強牽製,秦鎮幾乎不敢想象一旦這條蟲出了明日基地,會造成什麼樣的後果。

而且那麼長時間了,維持這麼大麵積的異能發動,就算是陸焱也不可能堅持太久。

秦鎮很清楚的意識到,雖然陸焱冇有直說,但是他現在也隻是勉力在為他們爭取撤離時間。

一旦陸焱異能耗儘,這條蚰蜒立馬就能脫離束縛,然後繼續對他們發動攻擊。

更可悲的是,他們除了逃命不給陸焱拖後腿以外,冇有任何能幫他的。

另一邊。

沐棠把那個倖存戰士扔下去之後,看還有時間,原本想把泥巴背上那個女人一起扔下去的。

誰料那個女人已經被嚇傻了,沐棠說話跟冇聽見似的,死活不鬆手。

眼看著巨型蚰蜒瘋狂掙紮著,把旁邊的建築掃倒一片,馬上就要撞到她們腳底下的斜樓了,隻得爬上泥巴的背,讓它先離開這裡。

泥巴叫了一聲,站起身,剛剛跳下斜樓,下一秒巨型蚰蜒就直接撞了上去,整棟樓轟然倒塌。

緊接著,一輛吉普被甩的飛出了黃沙,然後重重砸在了不遠處。

沐棠認出那是陸焱的車,不過感應到到他不在車上,鬆了一口氣。

隨後就感到幾個生命體脫離了她的感知範圍,到相對安全的地方去了。

沐棠這才指揮泥巴脫離蚰蜒的攻擊區域,躲進遠處的一處建築群。

那女人僵硬著身子像狗皮膏藥一樣扒在泥巴身上,兩隻手緊緊拽住泥巴的毛,撕都撕不下來。

沐棠看著她手裡指縫間拽下的一大堆白毛,心疼的額角青筋直跳。

“你先鬆開它,你把它抓痛了!”

沐棠強忍著直接擰斷她手的**,耐著性子讓她鬆開泥巴。

結果那女人突然抬起頭,死死盯著沐棠,眼睛亮的嚇人:

“你不認識我?”

沐棠呆了一下,隨後緊皺眉頭:

“我為什麼要認識你?”

女人呆呆的看著她的臉,反覆確認她是不是自己認識的那個人,然後遲疑的問出聲:

“你是沐棠,對吧?”

沐棠點頭,隨後皺起眉,她怎麼知道自己的名字?

小姑孃的心一下子警惕了起來,上下打量了這女人一遍,就牢牢閉上了嘴,任憑這女人再問其他的也不回答了。

喬月再三追問問不出其他的,終於放棄。

但是心裡也一鬆,不管如何,隻要確定她是沐棠就好了,這是最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