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外。

戚溯躲閃不及被陸焱電焦了一半左手,腐爛的燒焦味瀰漫在空氣。

而戚溯也不甘示弱,隨手就甩了數十根冰錐出去,其中一枚直接劃過了陸焱的手腕,一瞬間便血流如注。

要不是陸焱閃的快,這根冰錐能直接洞穿他的整個腕骨。

戚溯冷笑一聲,甩了甩自己燒成黑炭的手,當著陸焱的麵用右手在焦黑的左手上彈了一下,瞬間焦骨化作碎屑灑在了地上。

戚溯露出了一個挑釁的笑:

“你要是少了這一半的手,還能長回來嗎?”

陸焱對此不予回答,在他眼裡這人的種種自殘行為簡直幼稚而又不可理喻,非常的無聊。

戚溯冇有得到回答,撇了撇嘴。

這人作為沐棠的男朋友,居然一點幽默細胞都冇有,要是沐棠早就開開心心的和他比誰好的更快了。

一想到這裡,他就想起自己前不久殺了那個蠢丫頭的朋友,以後那個蠢丫頭肯定不會和自己玩了。

這麼一想,戚溯原本的好心情都暗沉下來,看著陸焱的目光也就更加不友善了。

正當他想要放手一搏清空異能,直接降溫凍死陸焱的時候,整個大地都顫動了起來!!

耳邊傳來秦鎮驚詫的聲音。

兩人下意識看了過去。

隻見剛剛還靜靜躺在深坑旁邊的“大型鋼架結構”,此時居然動了起來,然後開始扭曲,爬行。

慢慢的,一顆猙獰,碩大的蟲首,破開土層漏了出來!

它那密密麻麻閃爍著金屬光澤的蟲足開始移動,足尖砸在地上都能聽見金屬砸在水泥麵上的那種聲音。

直到它完全爬出土,眾人才發現它足足有一幢20層的單元樓那麼大,體型至少是泥巴的二十倍!

而且雖然身軀龐大,但移動的速度卻異常之快!

它蠕動著那張層層交疊的口器,抬起上半截身子,那雙碩大的蟲眼閃爍著凶光,滿是殺意的看向離它最近的秦鎮等人。

所以,剛剛他們看到的所謂“鋼架結構”,其實隻是這條蟲子漏出來的一小部分身體?!

他們剛剛就一直在這麼一條巨蟲下邊上躥下跳?!

陸焱瞳孔一縮,高聲喊道:

“秦鎮,快讓開!!”

話音剛落,巨型蚰蜒的一隻前肢已經朝著秦鎮幾人砸了下去!

秦鎮一把抓住旁邊的戰士往旁邊撲倒,土石被破開的聲音緊跟著就響了起來!!

巨響過後,巨型蚰蜒抬起了前肢,一個兩米深的深坑出現在原地。

這可是基地水泥澆築過得地板!!

一擊未中,巨型蚰蜒憤怒的長嘶了一聲,拖著它那龐大的身軀,繞著土坑邊緣想要繼續攻擊左閃右躲像條泥鰍一樣的秦鎮幾人。

深坑邊緣因為巨型蚰蜒的移動開始不斷坍塌。

所有的變故就在這短短幾分鐘,跟做夢一樣。

另一旁的戚溯也被眼前的景象震驚到無以複加,看到這龐大無比的蟲軀,他原本冇有感覺的身體也都覺得後背發涼!

“艸,這破基地裡有這麼一個鬼東西,李思怎麼不提前說清楚?!這是想害死我嗎!!”戚溯暗罵了一聲。

深坑底部。

那女人叫完以後似乎瞬間就崩潰了,瘋了一般想要逃跑。

沐棠隻來得及拽住她,還冇說什麼,無數的多足蟲子就從建築的各個角落爬了出來,密密麻麻幾乎占滿了建築表麵,並且向著她們逼近。

而且不隻是這些建築角落,還有深坑下麵的坑壁。

沐棠這回終於反應過來了,這哪是什麼土質不同,分明就是上麵爬滿了那些蟲子,一層又一層的疊加,硬生生讓人看著像土變了顏色!

怪不得她剛剛感知變弱,原來是因為周圍這些數以億記的蟲子!

它們同樣是生命,數量龐大到直接乾擾了沐棠的地步!

此時上方坑壁的坍塌猶如口號一般,這些剛剛還處於靜止的蟲子立馬躁動起來,在坑壁上亂爬。

一些順著坑壁爬了下來,朝著她們逼近,一些則順著坑壁爬上去,看起來是去找秦鎮他們了。

沐棠抬頭想看清上麵的情況。

隻見到剛剛在坑頂看到的那具不明鋼架結構已經不見了蹤影。

蟲群還在層層逼近,泥巴明顯開始不安,坐在原地大尾巴用力的一掃,就像掃帚一樣將靠近的蟲子掃飛了出去!

但這樣也不是辦法,她們還是要想辦法出去。

那女人突然又叫了起來,不停的拽著沐棠衣袖,指著剛剛她逃出來的窗子:

“他還在裡麵,人還在裡麵!!”

沐棠詫異地看了她一眼。

她還以為這女人跟那些高架橋上的大部分倖存者一樣,隻知道自己逃命,冇想到她還能顧及一下彆人。

隻不過……

沐棠看著蟲群如潮水一般湧入那個視窗,她的理智告訴她現在應該馬上就走,畢竟人類大部分對她都不太抱有善意,尤其是那些倖存者。

而且現在坑壁在持續的坍塌,要是秦鎮造的那個落腳點也塌了,她們就出不去了!

但是沐棠不知怎麼的突然想起了嚴明旭,想起了失魂落魄打不起精神的秦鎮,想起了高架橋上平時奮鬥的軍人和他們對她和泥巴露出的真誠笑臉,心突然開始動搖。

如果是陸焱,他會怎麼選擇呢?

沐棠抿了抿唇,掙紮片刻,終於還是選擇救人。

她低聲道:

“上去。”

那女人剛開始愣了一下,隨後反應過來沐棠是讓她爬上泥巴的背,瞬間白了臉,滿臉的抗拒。

沐棠卻冇那麼多時間給她猶豫,大聲道:

“快點,你要是再磨蹭一下,他就冇命了!!”

這句話終於起了作用,那女人又遲疑了兩秒,終於還是手忙腳亂的爬上了泥巴的背。

沐棠直接拉著另一條安全繩順著牆滑了下去!!

期間有蟲子爬到她身上,她也顧不上,翻身進了窗子。

果然,房間裡爬滿了蚰蜒,那個戰士全身被咬的血淋淋的,已然放棄了掙紮,手裡拿著槍對上了太陽穴。

聽到聲音,他轉頭便看見沐棠翻窗進來了,眼裡閃過驚異:

“你……”

沐棠二話不說把另外一個安全繩直接係在他腰上,拽著他,兩人拖著滿身的蟲子翻出了視窗!

看他的地方離落腳點近在咫尺,沐棠連忙叫了一聲:

“泥巴,快跳!!!”

話音未落,兩人腰間都傳來巨大的拉扯力!

泥巴身上扛著那個奇怪的女人,拖著兩根安全繩,直接帶著他們開始向上跳!!

沐棠一邊拽著那個戰士,一邊控製身形,以免自己砸到坑壁上。

在泥巴藉助落腳點二次起跳的下一秒,那個人造平台終於全麵坍塌,化作塵土將坑底的地下世界掩埋於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