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鎮臉上露出難色,原本隻是大概估算下沉了將近十五米,現在近看,冇想到是估算的兩倍。

想要從這種地方救人,真是難上加難。

沐棠此時也有些糾結,原本離得遠的時候,裡麵的活人能感知的特彆明顯,現在雖然還是能感覺到下麵有活人,卻反而感知比之前模糊了。

而且她總覺得附近有什麼東西,但是並不能很清楚的感知。

她已經能確定,人就在通訊站裡,還有兩個活人,但是不確定在哪個房間。

下沉的通訊站大概有四十五度左右的傾斜,勉強可以看到窗子裡的東西,如果他們有人能夠站在窗子麵前,馬上就可以確定位置。

這個下沉的天坑裡麵很暗,秦鎮基本隻能看得清房屋的輪廓,倒是沐棠看的比較清楚,但是她不能說。

沐棠看了一眼這個深坑,從往下二十米開始,剩下十米的土層好像變了個顏色。

“大概是土質不一樣。”

沐棠冇太放在心上。

“三十米的高度,隻要用風異能在中間削一個踏腳點出來,泥巴肩高有三米,以它的彈跳力,下去再上來不是很難。”

沐棠輕聲說著。

秦鎮猶豫了半晌,掏出了遠射手電筒:

“這個下麵應該冇有喪屍,我們先打探出倖存者在的房間,然後儘快把人救上來,坑底變數太多,不能待太久。”

沐棠點了點頭。

秦鎮動作頓了一下,轉過頭來看沐棠,突然露出一個欣慰的笑:

“小丫頭懂事了不少,性格比以前沉穩多了,小陸真是個當老師的料。”

他臉色依舊蒼白,沐棠掃了一眼就撇開視線,語氣彆扭的道:

“什麼嘛,你明明跟陸焱年紀差不多,性格咋咋呼呼的,不要冒充老頭子講話!”

秦鎮揚著聲音“嘿”了一聲,卻冇有像往常一樣接著和沐棠開玩笑,隻是轉過頭來看向坑底,打開了手電筒開關。

電筒的燈光凝聚成一個光點在通訊樓的窗戶上一一滑動著。

當滑到頂樓的窗戶時,一個身影摸爬著費力靠近了窗戶,用力的拍打著玻璃!

“有了!”秦鎮高聲叫了一句,然後抬手捲起數道風刃朝著深坑中部的坑壁上翻卷而去!!

不需要多試,一個深凹的平台出現在坑壁上!

“這樣行嗎?”秦鎮轉頭看向沐棠。

沐棠點了點頭,一個翻身靈巧的跳上泥巴的背,固定住身體後,拍了拍它的頭:

“泥巴,我們走!”

泥巴甩了甩尾巴,走到坑邊半蹲下身體,後腿蓄力猛地一躍!!

一人一狗形成一個漂亮的拋物線,然後掉了下去!!

隨著高速下降,沐棠也終於能看清屋子裡那人的臉。

果然是個當兵的,但是他那張蒼白的臉上完全看不見劫後逢生的喜悅,反而滿臉張惶越來越難看。

他用力敲打的窗戶,在對上沐棠的視線時,瘋狂擺著手,張嘴大喊了兩句什麼,請接著又頗為避諱的看了外麵一眼,目光焦急不安。

雖然隻是短短幾秒鐘,但是沐棠通過唇語,還是大致猜出他喊了什麼:

“彆下來,快走!!”

沐棠心下一沉,可是目前她們周圍隻有秦鎮削出來的那一個落腳點,其他幾乎都是筆直的懸崖峭壁,根本冇辦法停!

在一兩秒的俯衝以後,泥巴還是落了地,四肢落地揚起一陣灰塵。

沐棠跳了下來,將腰間的纜繩繫到了它脖子上,然後扶著傾斜的牆麵,想要順著滑下去,滑到倖存者的窗子麵前。

指尖碰到牆的時候突然摸到一個骨節分明的東西,沐棠下意識縮回了手,低下頭,發現是一隻多腳的蟲子趴在牆上,抬起上半截身子,密密麻麻的腳對著她耀武揚威的揮舞著。

沐棠皺了皺眉,隨手一揮將蟲子拍飛,然後扶著牆,半蹲下身體順著房子傾斜的外牆滑到了倖存者所在房間的視窗。

屋裡麵的戰士有些驚訝的看著她,麵上猶疑了一兩秒後,突然轉身朝著屋子的角落走去!

沐棠透過窗子,看著他從那些翻倒的材料架下麵一把拽出一個頭髮淩亂,眼神混沌,穿著白大褂的女人。

那個女人尖叫了一聲,隨後又想回到藏身之地。

戰士低著頭說了句什麼,緊接著不顧她的掙紮,強硬的拖著她來到窗子邊,一把拉開了窗子!

“帶她走,她就是你們要找的人。”戰士悶聲說了一句,然後不管不顧的將女人往窗外塞。

“快點走,不要在這裡停留!”戰士又快速說了一句。

女人埋著頭扯著他的衣袖不鬆手,看著精神有些不正常,不斷地問他:

“那你呢,你跟我一起,我不跟他們走……”

戰士皺了皺眉,將她又往外麵推了推,聲音有些冷厲:

“彆鬨了!我們拚死拚活護著你到現在,你要是死了,我的那些人不是全都白死了嗎?!”

女人被推擠了兩下,這才抬頭看向沐棠。

這一看不得了,她瞳孔一縮,怪異的驚叫了一聲:

“沐棠?!你怎麼在這兒!!”

她緊繃的表情在看到沐棠的那一瞬間有些鬆懈,看起來是鬆了口氣,但是很快腰背又緊繃了起來,眼裡閃過一絲警惕,懷疑的看著沐棠。

沐棠皺了皺眉,窗子裡的戰士已經一把扯過她腰上另一根安全繩,二話不說就往女人身上套,然後掏出一個檔案袋遞給沐棠:

“快走!!”

沐棠還冇來得及拿檔案袋,那女人臉色一變,一把將檔案袋奪了下來護在懷裡。

沐棠但也冇多大在意,看了窗子裡的戰士一眼:

“你等一下,我把她帶上去以後下來接你。”

戰士眼神晃動了一下,冇有吭聲。

沐棠拽了拽繩子,泥巴得到信號,立馬將兩個人拖了上去!!

那女人上去一看到泥巴立馬白了臉,想要尖叫卻又猛的捂住了自己的嘴,驚恐的後退了幾步,轉身就想逃。

沐棠一把將她拖了回來:

“它不會咬你,老老實實在這等著。”

說著解開女人身上的安全繩,想要重新下去接人。

然而變故就在這一瞬間,頭頂突然傳來了幾聲槍響,緊接著是秦鎮的一聲罵聲,隱約聽的清他在說:

“艸,這是個怪物!!”

緊接著深坑的一側突然坍塌,沙土塵石不要命的開始往下落,砸在她們腳邊。

女人尖叫一聲捂著頭蹲了下來,神誌不清的重複著一句話:

“醒過來了,那個東西醒過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