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棠一路上指揮泥巴避開了很多喪屍聚集的地方,冇注意到身後陸焱的視線。

沐棠,好像對異能的掌握更加精準了。

跟桐城基地不同,明日基地本來就是末世剛剛爆發時,情況還能控製的時候,上層出於以防萬一的考慮,以軍事設施為中心慢慢擴建出來的,整座基地都遠離市區。

身為末世以後最大的官方倖存者基地,無論防禦力,還是軍用火力,人力,甚至是資源的儲備以及再生,全都在桐城基地之上。

這樣的一個基地淪陷了,當時攻擊基地的高階喪屍的可怕可想而知。

陸焱從空間裡拿出電子密鑰,握在手心裡,若有所思。

這次出來,不僅僅是要營救倖存者,還有另外一個任務——

轉接明日基地的中央導彈權限。

之前陸中將想要將低階喪屍全都聚集在一起直接導彈轟炸,避免喪屍養蠱式進化,產生更多高階喪屍。

然而這一行動卻因為桐城基地軍用物資枯竭而不得不叫停。

但是這一次,他們又看到了計劃展開的希望。

因為明日基地本身就是軍事設施改造的,它攜帶有大型中央軍事導彈。

並且明日基地有單獨的供電設施,從倖存者還能使用通訊站來看,供電設施並冇有被損壞。

因此,陸中將想讓陸焱在儘可能保證自身安全的情況下,直接轉接導彈權限到桐城基地。

到時候他們就可以通過明日基地的中央導彈進行轟炸任務。

當然,計劃成功的關鍵在於中央軍事導彈冇有被損壞。

但隻要有希望,就要用儘全力一試!

陸焱將控製密鑰收回了空間,拿出信號彈開始檢查。

泥巴跟沐棠一樣,已經死掉的身軀可以無視能量消耗,長時間的快速奔跑並不會感到疲憊。

兩人一狗很快脫離城區,一頭鑽入了山林之中,明日基地的高牆上那血紅的五星紅旗已經隱約可見。

明日基地建在山頭,軍隊將圍牆周圍的山體挖掉了很多,形成了天然的保護罩。

泥巴最後一個飛躍跳過山澗,來到了基地的城牆下。

陸焱聽著裡麵熙熙攘攘的喪屍吼叫聲,心裡很是悵然。

明日基地遠離城區,裡麵的喪屍很大一部分其實是基地裡本來就有的倖存者。

這些人好不容易來到基地,本以為能留得一線生機,冇想到因為高階喪屍,硬生生的讓這一線生機之地淪為人間地獄。

城牆上方有一個巨大的破損,應該是高階喪屍造成的。

但是這個破損距離地麵也有三十五米之高,低階喪屍要是不受刺激是不會從缺損裡爬出來的。

因此,這座龐大的倖存者基地,現在已經徹底淪為了喪屍的養蠱地,這樣的環境,很容易會產生高階喪屍。

秦鎮他們想要進到裡麵又不驚動喪屍,隻能通過鋼索攀爬上城牆,然後翻進去。

隻有幾個小時,他們應該不會跑的太遠。

陸焱讓泥巴順著城牆跑一圈,尋找秦鎮留下的突破點,然後從相反的地方發射信號彈,以免會將喪屍全部吸引到秦鎮附近。

泥巴飛速奔跑著,繞到了基地的後方城牆。

然後,眼前的景象卻讓兩人的心都瞬間沉到了穀底。

隻見城牆上,密密麻麻的凸起了一連串數十米寬的冰錐,猶如一條巨大的冰龍,蜿蜒攀爬在城牆之上。

而這條冰龍的下方,赫然是一條攀登繩!

這條攀登繩並冇有被風雨腐蝕過的痕跡,很明顯是秦鎮他們留下的。

所以,他們是在進入基地的時候就已經遭受到高階喪屍的伏擊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