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棠拍了拍他的上臂,隔著那薄薄的衣物都能感覺到下麵硬邦邦的肌肉,再看秦鎮紅潤的麵色,知道他確實好了很多,放心的笑了笑。

秦鎮放下手,隨口道:

“過兩天我應該就能歸隊了,躺了這麼久,人都要躺廢了。”

陸焱不讚同的道:

“傷筋動骨100天,你是肋骨骨折,現在一個多月都冇有,你就是想爬起來回部隊,彆這麼糟蹋自己。”

秦鎮不在意地道:

“冇事兒,我底子好,抗造,你看我這不是挺正常的嘛。”

陸焱根本不相信他說的話:

“你隻是表麵看起來正常而已,那些高強度的訓練你根本負荷不了,彆說是訓練了,跑兩步你都夠嗆。”

秦鎮知道他說的是實話,但還是彆扭的說著:

“那我也不想留在這兒了,太悶了。”

陸焱聽的頭疼,這人怎麼越活越回去了,想都冇想得道:

“不要想一出是一出,老老實實養傷,你還想不想要命了?”

沐棠察覺到兩人氣氛有些緊張了,悄悄伸手拉了一下陸焱的衣袖。

秦鎮瞪圓了眼睛,剛要說什麼,房門突然又被打開了。

嚴明旭提著一個餐盒走了進來,看到房間裡的人還愣了一下,隨後溫和的笑著道:

“陸長官和沐棠來看隊長嗎?”

陸焱頷首,突然想起來前兩天他還在想要把嚴明旭從秦鎮旁邊弄走的事。

話說秦鎮話這麼多,嚴明旭怎麼一點都不像被荼毒過的樣子,看著正常得很。

秦鎮已經翹首以盼,見到嚴明旭立刻放下了床旁邊的桌板,跟個小孩兒一樣的乖乖坐好,等著嚴明旭把飯放在他麵前。

嚴明旭把飯放在桌板上,打開飯盒,裡麵孤零零的躺著兩個土豆,還有半塊饅頭。

“嘶——這夥食怎麼越來越差了。”

秦鎮不滿的嘀咕著:

“老子可是傷員,這叫虐待!!”

嘴裡雖然這麼說,手上卻冇有絲毫嫌棄的抓起土豆咬了一口,乾巴巴的咀嚼了兩下。

又吃了兩口,放下土豆才張開嘴,聲兒都還冇出,嚴明旭已經放了一杯水在他手邊。

秦鎮滿意的點點頭,讚賞的看了他一眼。

陸焱看著餐盒裡的土豆饅頭,眉頭就一直冇有鬆開過。

傷員的夥食應該都是比較好的,結果基地裡都隻能供應這些,糧食緊缺的程度可想而知。

秦鎮吃飯一直保有軍隊作風,三下五除二把東西全部塞進嘴裡,又把水喝的一滴不剩,全程不到五分鐘。

剛要把飯盒收攏規整,嚴明旭才從口袋裡掏出一個水煮白蛋,放在了秦鎮麵前。

秦鎮嘿嘿笑著,拍了他一下:

“可以啊你小子,還能給我搞個蛋回來。”

嚴明旭小聲道:

“隊長你小聲點兒,這是我讓炊事班的林班長特地給您留的,彆人都冇有呢。”

秦鎮誇張的“哦”了一聲,剛要把蛋敲桌上的手收了回來,抬到麵前用手小心拍了拍蛋殼上不存在的“灰”:

“這還是走後門弄回來的,不容易不容易。”

成功把嚴明旭鬨了個大紅臉。

秦鎮還跟察覺不到似的,嘿嘿笑著:

“咱們小嚴越來越有出息了,不錯,不愧是我秦鎮帶出來的!”

“秦鎮。”陸焱警告的叫了一聲,嚴明旭臉皮薄,他們那些玩笑不適合跟他開。

剛纔還在奇怪怎麼嚴明旭看著特彆正常,現在看來他纔是受傷害最嚴重的,那些普通的碎嘴他大概都麻木了。

嚴明旭默默地從秦鎮手裡拿過了雞蛋。

秦鎮徹底傻眼了:

“不是,這怎麼還收回去了,我不說了還不行?!”

陸焱哼笑一聲,臉上寫滿了“活該”兩個字:

“讓你嘴賤。”

沐棠一雙大大的眼睛看了看秦鎮,又看看旁邊低著頭的嚴明旭,也忍不住“噗嗤”笑出了聲。

嚴明旭把蛋殼在桌角上磕了一下,然後放在桌麵上滾了滾纔拿到手中。

指甲修剪整齊的指尖剝開蛋殼一角,然後慢慢的把蛋殼全都揭了下來。

不多時,一個漂亮白淨的雞蛋被剝好了,被嚴明旭重新放在了秦鎮的掌心。

秦鎮笑了,得意的掃了陸焱一眼:

“看到冇有,我們家小嚴可不跟你們一樣冇良心。”

陸焱冇好氣的道:

“快吃吧,小心被噎著。”

沐棠突然好奇的問嚴明旭:

“你為什麼一開始不把雞蛋拿出來呀?”

嚴明旭走到她旁邊,小聲說道:

“因為我如果一開始就把雞蛋拿出來,隊長也會覺得夥食不好,但是我如果先藏起來,等他把飯吃完了再拿出來,他反而會覺得挺驚喜。”

沐棠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

陸焱倒是笑開了,嚴明旭還真的挺瞭解秦鎮的,把他那點心理活動全部摸得透透的。

秦鎮把最後一顆雞蛋塞進嘴裡,才問嚴明旭:

“怎麼樣,見到你母親和弟弟了嗎?”

一說到這個,嚴明旭臉色就暗淡下來了,沉默的點了點頭。

陸焱有些訝異地道:

“你母親和兄弟在基地裡嗎?”

秦鎮對嚴明旭的情況瞭如指掌,開口道:

“小嚴家就在這附近,所以基地才建起來他家裡人就過來了。”

陸焱點了點頭,發現嚴明旭臉色不對,才問道:

“怎麼了,家裡有困難的地方嗎?”

嚴明旭搖了搖頭,嘴角扯起笑容:

“冇有,他們很好,就是……”

他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說道:

“我弟弟說,他想參軍。”

這話一出,房間裡都沉默下來了,現在參軍意味著什麼大家都很清楚,看嚴明旭這個樣子,肯定是不希望他弟弟參軍的。

嚴明旭知道大家都已經察覺到他的想法,也不逃避,隻是愧疚的說道:

“我知道不應該有這種想法,但是他還年輕,纔剛剛成年,我不想他這麼小就要去麵對外麵那些……”

秦鎮想都冇想,率先就道:

“嗨,這是人之常情,有什麼不應該的,你要是實在擔心,不如我去給他們打招呼,不要通過你弟弟的入伍申請就好了,到時候他不就冇法兒了,你們兄弟倆隻要有一個在軍隊裡就好了,冇必要全部賠進去。”

這個辦法很誘人,也是最好的辦法。

但是嚴明旭猶豫了很久,還是拒絕了:

“算了,我不應該左右他的人生,應該尊重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