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治癒跳檔——不死之身實驗,高階有意識喪屍捕捉:22隻,冇有任何采集對象資訊,尋找抗體,ACET(沐棠實驗站簡稱)”

這是當初筆記本上的內容。

陸焱冇有把筆記本上交,現在還好好放在空間裡。

他現在更在意的是,筆記本上的“采集對象”,到底是隨機的,還是特有的,跟ACET到底有什麼關係。

陸焱的目光落在了秦鎮身上,眼神若有所思。

他不建議用已經有的資訊,去換取更有價值的東西。

陸焱手心翻轉,一瓶晶藍色的試劑憑空出現在掌心:

“我在遇見你們之前,路過了一個工廠,這個工廠在末世以前似乎跟ACET有些關係,裡麵儲存了很多這種藥劑。”

陸焱將藥劑立起來,晶藍的試劑藉著陽光折射出璀璨的光芒,顯得妖豔而詭異:

“這種試劑能短暫的麻痹喪屍,但是喪屍在短暫的休眠過後,就會進入狂暴期,攻擊指標成倍上漲。”

“ACET?”秦鎮臉色有些怪異。

“是的。”

陸焱頷首:

“我知道最早的喪屍病毒就是從那裡流出來的,你還知道其他資訊嗎?”

秦鎮搖了搖頭:

“如果你連這個都清楚的話,那我們知道的應該是一樣的。”

“好吧。”陸焱有些失望。

過了一會兒,秦鎮好像想到了什麼,轉頭看向陸焱:

“還有一個,明日基地在淪陷以前,好像就保護了一位ACET的研究員,但是現在我們也不知道她在哪,應該在基地淪陷的時候……”

潛意思就是已經死了。

陸焱點頭示意自己知道了。

“小陸,都已經到基地了,你有什麼打算嗎?”秦鎮問道。

陸焱冇有回答,他所有的安排都會跟沐棠息息相關,如果沐棠不想留在這裡,他會帶著她離開。

秦鎮看出他的想法,歎了口氣:

“我們需要你,不隻是我需要你,陸中將也同樣需要你,他年紀大了,隻剩你一個親人了,好不容易回到他身邊,你再離開,他免不了每天為你擔驚受怕。”

秦鎮眉眼中帶著肅穆:

“而且,你依舊是一名軍人,一天冇有退伍,就要儘好一天的職責,這是我們應儘的義務。”

陸焱麵上依舊毫無表情,瞳孔卻顫抖了一下。

比起秦鎮和齊陽,他的確不合格,也冇有儘到自己應該儘的義務。

就在這時,房門出來又被推開了,沐棠從門後探出身來,好奇的看著房子裡的兩個人:

“你們在聊什麼,什麼退伍?”

陸焱笑了起來,摸摸她的頭,轉移了話題:

“冇有,怎麼在外麵這麼長時間冇進來,齊陽跟你說什麼了?”

沐棠目光閃躲了一下,指尖蜷縮了一下,隨即又鬆開,嘿嘿笑道:

“他跟我說要管好泥巴,白天不要讓它跑出去了,會嚇到彆人,他會儘量找個機會,到時候讓泥巴跑跑,活動活動筋骨。”

陸焱目光沉靜的看著她。

沐棠一定不知道,對於她,哪怕有一絲的不正常,他都能很快察覺到。

不過既然她不想說,陸焱也就體貼的暫時不問。

沐棠腳步輕快的走到秦鎮床邊,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秦鎮,恢複的怎麼樣呀?”

秦鎮大大咧咧的道:

“好的不能再好了。”說著彎起手臂,向她展示肌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