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焱一早就要去見陸中將,沐棠眼睛亮晶晶的問他:

“是那個有很多很多牛奶糖的大伯嗎?”

陸焱點點頭,沐棠眼睛更亮了,揪著他的衣袖問:

“那我能去嗎?”

她眼睛亮的嚇人,一副興致勃勃的樣子,陸焱都能預見她見到陸中將第一眼就會迫不及待要糖的樣子。

不過陸焱本來就想帶她去見陸中將,畢竟那是他還在世的唯一的親人和長輩,自己找到了心上人,理應帶著她去讓陸中將看看。

“本來就要帶你去。”

話音剛落,小姑娘就笑的眯起了眼,十分滿意的用小手在陸焱的手背上拍了拍。

半晌,沐棠突然想到了什麼,連忙晃了晃陸焱的衣袖:

“快把我的衣服都拿出來!”

陸焱蒙了一下,拿衣服做什麼?

冇等他想明白,沐棠這已經開始催促了:

“快點快點!”

旁邊的房門突然被打開了,林彎彎打著哈欠的走了出來,看見陸焱和沐棠的房間大門是打開的,走過去看了看:

“早上好,……這是在做什麼?”

房間裡,沐棠正纏著陸焱把空間裡的衣服一件一件的拿出來,攤在床上。聽見林彎彎的聲音,連忙轉過頭來開心的道:

“彎彎,陸焱要帶我去見他大伯,身上有很多牛奶糖的那個大伯!”

林彎彎這才知道陸焱要帶女朋友去見家長了,麵上也浮起笑容:

“恭喜。”

這下再看堆在床上的衣服也知道他們在做什麼了。

女孩子要去見心上人家的長輩,哪怕單純如沐棠,也都會想要好好打扮,給對方留一個好印象的。

陸焱還處於狀態之外,納悶的看著麵前兩個女孩子對著床上的衣服挑挑揀揀。

兩人討論的熱火朝天,旁邊突然遞過來一條到膝蓋的小白裙,耳邊響起陸焱的聲音:

“穿這個吧。”

沐棠轉過頭,剛要接過裙子,林彎彎就不讚成的搖了搖頭:

“不對不對,陸中將在軍隊裡大半輩子了,應該對乾淨利落的女孩子更容易留下好印象,而且咱們沐棠戰鬥力一點都不弱,應該穿的利落一點!”

陸焱:“……”還有這麼多學問?

接下來房間儼然變成了女孩子的主陣地,陸焱對此真是一竅不通,識趣的坐在一旁看她們忙活,並且在被詢問意見的時候鼓掌讚同。

沐棠滿意的點了點頭。

半小時後,兩個姑娘還是決定穿沐棠平時的那身風衣配束身衣褲,腳踩短靴,看起來英姿颯爽,朝氣蓬勃。

隻不過畢竟是去見家長,也不能完全和平常一樣。

林彎彎打量了沐棠好一會兒,決定重新給她梳個髮型。

陸焱抽了抽嘴角,所以糾結了這麼長時間,結果到最後居然隻是換了個髮型麼?

“陸焱,我待會兒可以跟大伯要糖嗎?”

沐棠一偏了偏身子,讓林彎彎梳頭梳的方便些,一邊眨巴眨巴眼睛看著陸焱。

陸焱動作一頓,突然想到了什麼,眸光暗了下來,點頭答應道:

“可以,但是換個問法,按我說的問……”

……

又過了半小時,陸焱帶著沐棠站在了陸中將辦公室門外。

沐棠平常頭髮都是半披散著的,陸焱隻是給她發頂的頭髮紮了起來。

林彎彎今天幫沐棠把頭髮全都梳起來了,在頭髮的一側編了三根蜈蚣辮,然後摻了幾根辮子在豎起來的馬尾間,額際鬢角留了幾絲碎髮。

這樣一來她小姑孃的嬌柔感減輕了不少,取而代之的是鋒芒畢露的利落。

沐棠把手塞進陸焱的大手裡,幾不可聞的撥出一口氣。

陸焱察覺到她的忐忑,安撫的拍了拍她的頭。

推開辦公室的門,第一眼並冇有看見人,陸焱拉著小姑娘走了進去,過了一會才聽見書頁翻動的聲音。

一個看起來五十多歲中年男人翻看著手裡的資料夾,從房間隔斷後麵繞了出來。

他身上穿著筆挺的軍裝,脊背並冇有因為歲月的洗刷而變得彎折,給人帶來如山一般的厚重感。

看到辦公室裡有人時,他先是一愣,隨後目光裡流露出喜意,把檔案夾放在旁邊的桌上,驚喜的叫了一聲:

“小焱!”

陸焱首先立正,朝著他敬了個軍禮,而後才露出熟稔的笑容,聲音不自覺流露出親近:

“大伯,好久不見了,您身體怎麼樣?”

“好,好……”陸中將連聲應著,快步走到陸焱身前,上下打量著他,伸手拍了拍他的臂膀,鬆了一口氣般的道:

“冇事就好,冇事就好。”

就在這時,陸焱身後突然竄出一個毛茸茸的腦袋,手扒拉著陸焱,眯著眼睛笑眯眯的叫了一聲:

“大伯好!”

陸中將愣了一下,下意識回道:

“你好你好。”然後看向陸焱:

“這是?”

陸焱往旁邊站了一步,把身後的沐棠漏了出來,介紹道:

“這是沐棠,是我的……”

他本來想說女朋友,話到嘴邊突然改了口:

“我們準備結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