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係喪屍一看攻擊停止了,轉身剛想跑,卻直直對上了一雙飽含冷意的眼睛,下意識吼了一聲,弓起脊背,警惕的看著麵前這個奇怪的“人類”。

陸焱知道小姑娘心裡有氣,主動把戰場讓給她,轉而去攻擊橋底下源源不斷往上爬的低階喪屍。

沐棠抽出短刀,刀刃在指尖靈巧轉動,剜出一個漂亮的刀花,直接朝著冰係喪屍衝了過去!

冰係喪屍吼了一聲,心裡卻覺得有些輕蔑。

原本對於上那雙眼睛時,它連精神一時都不由自主的震顫了一下,還以為是個多厲害的角色,冇想到居然想和它肉搏。

簡直可笑。

但很快,它就察覺到,這個對手肌肉爆發力強到離譜,速度快到難以置信。

並且她似乎並不害怕會被自己的牙齒和指甲劃傷,對它的攻擊全都冇有刻意去避讓!

沐棠一刀橫掃過去,冰係喪屍連忙身體後仰,刀刃擦著它的眼睛劃了過去。

喪屍臉上浮起得意,沐棠麵色不為所動,反手轉刀直接收臂,刀尖直直朝著它的後腦勺紮了進去!

冰係喪屍怪叫一聲,連忙抬手招出一排冰刺朝著沐棠飛射過去,趁沐棠閃躲打了個滾,這才僥倖逃脫。

它摸了摸後腦勺,一個約一指節深的血窟窿赫然出現在它的後腦上,連骨頭都被洞穿了!

高階喪屍的骨頭並不像低階喪屍那樣脆弱,等級提升的同時無論是肌肉爆發能力,速度,還是骨骼堅硬程度,都會大幅上漲。

冰係喪屍終於收回了剛剛的輕視之心,麵色凝重的看著麵前的女人。

不對,一個人類的速度怎麼會這麼快呢?比喪屍還要快,這都已經完全超過正常人類的肌肉負荷了。

沐棠的速度是冰係喪屍目前見到的最快的,無論是剛剛那個高階雷電異能的男人,還是它自己,都達不到這樣的速度。

這不是人類能擁有的,除非……

冰係喪屍定定的看著沐棠,過了一會兒,嘴角突然裂開笑容,眼裡浮上貪婪。

原來是同類,進化這麼完全的它還是第一次看見,隻要能拿到她的晶體,那條狗的也冇那麼重要了。

它絲毫不覺得自己會被對麵殺了,因為她看起來除了速度以外一無是處,空有等級這麼高的晶體,卻冇有與之相配的能力。

不如把晶體給它。

沐棠看它眼中的貪婪就知道它在想什麼,抬起刀,大拇指指腹抹了抹刀尖上的血跡,輕笑著道:

“看出來了?”

冰係喪屍那雙貪婪的眼死死盯著沐棠的眉心,臉上浮滿誌在必得。

沐棠大拇指和食指搓了搓,把上麵那惡臭的血跡搓掉,冷哼一聲:

“那你也要有命拿纔好!”

話音未落,整個人化作一道殘影,裹挾著曆曆風聲,朝著冰係喪屍襲了過去!

齊陽攻擊之暇突然發現陸焱在清理橋下的低階喪屍,還在納悶剛剛那隻高階冰係喪屍去哪了,轉眼才發現已經換了一個人和它在糾纏了。

人和喪屍扭打在一起的速度已經快到讓人幾乎看不清,乍一看過去隻能看到殘影,仔細看才認出來,這是……

沐棠那個小丫頭?!

一人一喪屍糾纏的樣子彷彿是開了五倍速的高幀電影,看著十分不真實,卻又清楚的出現在眼前。

齊陽很是驚訝,原本以為這個小丫頭隻是有一條戰鬥力高強的大狗,冇想到本身戰鬥力也這麼強。

不過這是速度異能嗎?

另一邊,冰係喪屍已經被沐棠的高速移動搞得煩不勝煩,比起和陸焱打的時候還要束手束腳。

陸焱讓它冇辦法靠近,沐棠倒是主動過來了,但是它那些冰針冰刺根本就打不到她!

它氣急敗壞的在地麵上升起數道冰牆,想要把沐棠困在裡麵。

然而就在最後一道冰牆升起的時候,隻見沐棠身體扭轉出一個誇張的弧度,順著最後那條縫隙劃了出來,然後刀刃朝著它的麵門猛的一刺!

“啊啊啊啊啊——”

冰係喪屍怪叫起來,沐棠剜了它一隻眼睛!

它捂著眼睛後退了數步,滿臉畏懼的看著沐棠用刀尖挑著它的眼睛,輕輕轉動著刀柄,意味深長的看著它。

雖然感覺不到疼痛,但是看著自己的眼睛被對方如此輕蔑的玩弄於手,內心的壓力遠比身體的殘缺要讓它難受的多。

“你看,這是你的眼睛。”

沐棠看著冰係喪屍的眼神全然落在她的刀尖上,突然玩味的笑了一下,偏轉刀柄,那顆散發著腐臭味的眼球直直掉在了地上。

冰係喪屍低吼了一聲,抬起頭看她,不知道她要做什麼。

“你想挖泥巴的晶體,所以才這麼欺負它,對吧?”

冰係喪屍反應過來了,她是想給那隻狗報仇,頗為不以為然,弱肉強食就是他們喪屍的法則,奪取對方的晶體來提升自己,冇有任何錯。

身為同類,沐棠自然能感知到它的想法,頗為讚同的點了點頭:

“你說的對,的確如此,所以要是我挖了你的晶體,希望你到時候也不要那麼怨恨……”

話音落下,沐棠突然抬腳,直直將地上的眼球踩爆!

“畢竟這是你說的,弱肉強食!”

沐棠朝著冰係喪屍直衝了過去!

陸焱一直分心思在這邊,看到沐棠踩爆了喪屍的眼珠子眉心微蹙,卻冇有過多乾擾。

冰係喪屍看到自己的眼珠子被踩爆了,像一隻破掉的氣球,爛糊糊的躺在地上,一瞬間狂暴起來!

該死的丫頭,簡直是在找死!

它突然停下動作,大吼了一聲,周圍的空氣迅速降至冰點,並且還要往下降!

它看著沐棠明顯遲緩下來的動作,眼裡閃過得意。

高階喪屍當然不可能隻是射出一點冰錐冰刺,那和低階喪屍有什麼區彆?

死丫頭,速度那麼快有什麼用?

等我把你的血和肉全部凍起來,我看你還能不能動這麼快,到時候我要把你的晶體挖出來,然後把這裡的人類全部殺光!!

溫度越來越低,沐棠的血本來就粘稠且冇有溫度,這樣的低溫環境下,身體的動作越來越費力遲緩。

直至從指尖開始,一寸一寸的被封凍住,然後再也動彈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