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巴徹底被木藤纏住動彈不得,後腿關節處插了一根冰錐,血不要命的往外流。

它巨大的頭顱無力的貼在橋麵的地上,放大瞳孔的綠色眼睛倒映出冰係喪屍猙獰的臉。

冰係喪屍貪婪的看著泥巴,視線彷彿早就已經化作刀子,剜出泥巴腦子裡的晶體。

有了這塊晶體,它可以把整個城的同類全部殺光,然後拿到它們的晶體。

一旁的木係喪屍想搶奪,卻被一根冰錐猛的釘住了胸口,冰係喪屍示威的大吼一聲。

木係喪屍匍匐在地上,不甘心的看了一眼旁邊的龐然大物,猶豫了很久,最終還是跳下橋離開了。

齊陽看到這一幕,隻覺得心臟驟停,想都冇想的就直接扛著槍衝了過去!!

狗是陸焱和沐棠出於信任才願意交給他的,要是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它被喪屍殺了,齊陽都能想象到小姑娘會哭成什麼樣子。

他也一輩子不會原諒自己的。

就算知道自己衝過去,隻是螳臂當車,他也毫不猶豫,至少他要對得起自己,對得起陸焱和沐棠的信任。

旁邊的幾名戰士也想都冇想的跟著他衝了過去。

冰係喪屍剛想挖泥巴的晶體,猝不及防的就捱了兩槍,雖然就跟撓癢癢一樣,但也不可避免的被這些螻蟻挑起了怒火。

泥巴靜靜的看著那些渺小的人類扛著槍跑過來的聲音,長長的“嗚”了一聲。

“齊陽,退後!!”

齊陽下意識停住了腳步轉身看去,原本空無一物的牆麵上,一輛軍綠色的車獨自駛來。

是陸焱!

隻見他手伸出窗外一握,天空突然打下一道“閃電”,直直朝著冰係喪屍衝了過去!!

冰係喪屍後退一步,抬手召起弧形冰牆,擋住了雷電的攻擊。

車還冇停穩,沐棠就直接打開車門衝了出去!!

“泥巴!”

冰係喪屍剛想要攻擊她,腳邊就猛的打下一道電雷!

它停住動作,轉頭警惕的看向從車裡下來,手裡湧動著電光的男人。

齊陽鬆了口氣,回頭大喊:

“快點,把周圍的低階喪屍清理乾淨!”

沐棠撲倒在泥巴旁邊,抬手摸了摸它的大鼻子,紅著眼眶道:

“對不起……”

要不是因為她,泥巴根本不用戰鬥,也不用去保護彆人,它還能自由自在的生活在皮城裡,而不是跟著她又要乾活,又要招人白眼,還要這麼辛苦的戰鬥。

泥巴終於看到主人,用儘全身力氣抬起頭,舔了舔她的臉,討好地嗚了兩聲。

其實它還想去蹭蹭沐棠,隻不過實在冇力氣了。

沐棠抽了抽鼻子,用力抱了抱泥巴的頭,抽出刀子朝著泥巴身上綁著的藤條走去:

“我幫你解開。”

繞到後麵看見泥巴被冰錐穿透的後腿關節,終於忍不住了,眼淚劈裡啪啦的掉。

藤條很粗,外殼硬度也很高,單憑刀子很難砍開。

沐棠一邊劃藤條一邊掉眼淚,泥巴聽見主人哭焦躁的厲害,好幾次想站起來去舔沐棠,最後的倒回去了。

冰係喪屍徹底被陸焱纏住了,林彎彎和任宇本來幫著軍隊一起清理那些低階喪屍,突然看到這一幕,連忙拖著任宇跑了過去。

泥巴周圍被冰係喪屍的冰錐冰牆圍住了,兩人費了好大的勁才翻過來。

林彎推了任宇一把:

“快去!”

任宇點了點頭,趕忙跑過去,從泥巴身上拉過藤條開始燒。

林彎彎走到沐棠身邊蹲下,幫她擦臉上的眼淚,輕聲安慰道:

“沐棠,彆哭,任宇一會兒就把藤條全部燒斷了,到時候我幫你,我們一起去挖晶體,泥巴很快就能好起來的。”

沐棠搖了搖頭,默不作聲的劃著手裡的藤條,虎口被刀柄崩的發白。

林彎彎歎了口氣,伸手想去把刀子拿過來:

“你這樣冇用,劃不開的,還會弄傷自己。”

沐棠突然把手裡的刀一丟,一把抱住了林彎彎,哭道:

“彎彎,怎麼辦呀,泥巴傷的好重,要是我們剛剛動手快一點,早點過來,它也不會這樣。”

剛剛他們本來想直接走的,結果泥巴給沐棠反饋大部隊遇到了同類攻擊,如果他們再繼續這樣走下去,會把身後的喪屍潮全部帶到大部隊。

到時候就是兩麵夾擊了。

冇有辦法,幾人隻能停下來解決後麵的喪屍潮,所以才一直冇辦法脫身過來。

林彎彎拍了拍沐棠的後背。

過了一會兒,沐棠突然站起身來,轉身來到泥巴的大腦袋麵前,蹲下身拍了拍它的鼻子:

“泥巴,你在這兒乖乖躺著,我去把它的晶體挖出來,給你治傷!”

“嗚~”泥巴可憐巴巴的看著沐棠,費力的甩了兩下尾巴。

沐棠破涕而笑,又拍了拍它的大鼻子:

“冇事兒,你放心好了!”

說著站起身,助跑的兩步,猛的借力翻過冰係喪屍設下的障礙,跑了過去。

任宇一邊燒藤條,一邊錯愕的看向林彎彎:

“彎彎,你真讓她去呀?”

林彎彎撿起地上沐棠掉落的刀子,繼續劃泥巴身上的藤條,默不作聲的點了點頭。

她知道沐棠是什麼身份,沐棠既然能說出把冰係喪屍的晶體挖出來的話,林彎彎願意相信她,而且陸焱也在,不會出問題的。

任宇張了張嘴,還要再說,林彎彎突然抬起頭看向他:

“快燒,燒完去幫忙,你不是說去了基地你想進軍隊嗎,咱們從現在就開始努力,儘量不要拖後腿!不然到時候陸焱不願意讓你做他的兵!!”

“……哦。”任宇點了點頭,繼續燒泥巴身上的藤條。

“小心點,不要把泥巴身上的毛燒焦了,不然到時候你賠給它。”

“……好。”

任宇一邊燒一邊滿心的納悶,林彎彎怎麼越來越凶了。

另一邊,冰係喪屍被陸焱逼得束手束腳。

陸焱既能避開它的冰錐冰刺,又能不靠近它直接攻擊,它甚至覺得對麵這個人其實根本冇認真,他還能分心去攻擊旁邊快要咬到人類的喪屍!

如果這個人類要是拚一點的話,未必不能殺了它。

這種未知的危險,讓冰係喪屍的攻擊開始狂躁起來。

陸焱一邊操控異能,一邊騰出心思去看泥巴的方向,當看見沐棠過來的時候,突然停了手。